笔趣阁 > 重生之资源大亨 > 第八百三十六章 问题出在哪里
    七月的莫斯科一般气温适宜,正是渡假避暑的好去处,但是今年的莫斯科,气温却比往年明显偏高。不仅仅是莫斯科,放眼整个俄罗斯,部分国土遭受严重干旱威胁——全国有超过了十五个地区受旱灾严重影响,这将令俄罗斯今年的农作物收获面积可能要减少约五百万公顷。俄罗斯政府相关部门已将今年的粮食收成预期从原一亿吨下调至九千万吨左右。干旱还带来了部分地区出现了山火,这令俄罗斯的消防部门疲于奔命。

    俄罗斯是世界粮食出口大国,它的粮食出口量居世界第三位,在国际粮食市场的份额约为百分之十三。一直以来,俄罗斯一直在千方百计地扩大本国粮食出口,进一步巩固其“世界最大粮食出口国之一”的地位。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旱灾,对于俄罗斯的农业生产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这令已经被经济危机搞得焦头烂额的俄罗斯政府,雪上加霜!

    老别列夫斯基闭目仰躺在躺椅上,他的小妻子坐在一旁,为他念着送来的最新资料——如今的他,精力已经越来越不济,也越来越少离开他在莫斯科的住处,但是他仍然是俄罗斯总理斯捷帕申最看重的智囊之一。他的意见,是斯捷帕申做出决断的重要参考。

    “维尔德?”他的小妻子轻声呼唤道,她以为老别列夫斯基已经睡着了,这在以往,是很常见的事情。老别列夫斯基并没有回应,她就蹑手蹑脚地放下了资料,将老别列夫斯基脚下的轻被往上拉了拉,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其实老别列夫斯基并没有睡着,他只是懒得说话,也懒得睁眼。虽然说他已经老得很少走出自己的住处,就是总理斯捷帕申召集幕僚商议一些重要事务,也往往要照顾他的身体状况而选择来他这里开会,但是狮子再老也仍然是狮子,不可能蜕变成为狮子狗。

    他在思考着一个重要的问题,要如何达成方明远的要求,推动俄罗斯政府通过与华夏合资建立新的发动机生产集团公司的提案,自己的那位华夏朋友,对于俄罗斯政府相关部门屡屡拦阻这一提案的通过,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满情绪!

    他完全可以理解方明远对于这一提案通过的迫切希望,也能够理解俄罗斯政府里那些阻挠这一提案通过的官员们的想法,但是光是理解是没有用的。他之所以能够成为两任俄罗斯总统的重要智囊,斯捷帕申总理到现在依然极其重视他的意见,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他是总理和方明远进行联系的一条重要纽带,而方家无论是在俄罗斯国内还是国外,其的社会影响力和作用都是极其重要的,在有些时候,甚至于可以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说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办事不利而失去了方明远的信任,也会连带着自己的儿子小别列夫斯基在方明远的面前失分,从而动摇了自己家族在俄罗斯的立足根本,这是老别列夫斯基绝对不想看到的。尤其是方明远还很年青,依照正常情况,他还可以执掌方家这艘大船至少三十年,而只要别列夫斯基家族能够和他一直保持有良好的关系,不管是谁登上俄罗斯政坛的宝座,都不可能忽略了别列夫斯基家族的存在。

    这件事情,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只要斯捷帕申下定决心推动,以他在俄罗斯政坛中十年总统的履历,如今又是实权的俄罗斯总理,即便是有反对声音,也完全可以压制下去。可是要如何来说服斯捷帕申批准,这却是一个问题,他虽然想了又想,但是仍然没有十足的把握。

    耳边传来了妻子的轻呼,同时身子也被一双小手轻推了几下,老别列夫斯基睁开了眼,妻子轻声地道:“总理阁下马上就到了,你要不要准备一下?”

    虽然说是在途中,斯捷帕申也在抓紧时间批阅文件。如今的他,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几乎每天俄罗斯全境都有坏消息传来,农业面临着旱灾,工业则要面对着已经呈席卷全球之势的经济危机。从二零零八年的最后一季度,俄罗斯经济就开始急转直下,去年全年的增长率连百分之五都没有达到,而今年的上半年里,俄罗斯经济的衰退更是严重,GDP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第一季度下降了百分之十点一,第二季度则下降了百分之十四点七!

    钢铁、汽车、建筑房地产业、造纸业、零售业、航空等多个产业都面临着压大的亏损,俄罗斯政府不得不紧急出台政策,对这些产业中的核心企业给予支持。俄罗斯的进出口贸易也迎来了寒冬,上半年的不完全统计,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均下跌了百分之三十以上!

    沉重的亏损压力,迫使俄罗斯国内的企业,不得不采取裁员减薪,甚至于停工等极端措施来减少损失。这使得俄罗斯国内的失业率出现了明显的上升,达到近百分之十,失业人口达到了近千万人口!考虑到俄罗斯的总人口也不过一点四亿人,再去掉老人和未成年人,这个人口数就相当地惊人了。

    而俄罗斯经济所严重依赖的石油出口,也因为欧美国家经济受到经济危机重挫,对于石油的需求大幅度下滑,加上石油市场上投机基金获利回吐,国际市场上石油的价格仍然居于低谷,这使得俄罗斯所获取的外汇收入也大幅度下降,令俄罗斯政府更是在财政支出上捉襟见肘。斯捷帕申有时候甚至于觉得自己争取到了总理这一职位,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如果说他不能够应对好这一次经济危机,那么下一次俄罗斯国内总统大选时,他还能不能再坐上那个位子,都未为可知!

    所以,斯捷帕申迫切地需要阻止俄罗斯经济进一步的下滑,如果说今年的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也是照着超百分之十的幅度下滑,全年GDP跌幅铁定超过百分之十,那样的话,即便他在俄罗斯政坛有着崇高的声望,再谋求几年后的总统大选也会面临巨大的压力。那些被他压制的政敌们都会一个个跳出来对他进行大肆地指责!

    “阁下,我们到了!”他的秘书小声地提醒道,斯捷帕申这才注意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而老别列夫斯基夫妻已经站在了车门旁。

    随行人员为斯捷帕申拉开了车门,斯捷帕申走了下来,热情地拉着老别列夫斯基嘘寒问暖,对于这个已经跟随自己十余年的老人,斯捷帕申还是十分重视的。当年他接纳了老别列夫斯基,是因为他是前任总统所信任的幕僚,接受了他,也方便更好地接收前任总统的政治遗产,而后来,则是因为老别列夫斯基与方明远之间的良好关系,而老别列夫斯基也没有令他失望。只是近两年来,老别列夫斯基的身体每况愈下,他的儿子小别列夫斯基虽然接替了父亲的一部分工作,但是还需要时间来成长。

    在老别列夫斯基的引领下,众人进入了客厅,分宾主落座,无关人等都退了下去。

    “老维尔德啊,我这一次过来,有些事情想要当面听听你的意见。”斯捷帕申知道老别列夫斯基如今精神不济,不可能长时间地见客,所以开门见山地问道,“我令人送来的那些资料你都已经看过了吧?有什么想法吗?”

    老别列夫斯基微微地点了点头道:“送来的资料我都已经看过了,国内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啊!”诸多产业的核心企业都陷入了经营困境,可以想像,那些中小型企业的日子,将更加地难过。而进出口贸易的下滑,更是影响到了俄罗斯政府财政的收支平衡。过高的失业率,则是造成俄罗斯社会的不稳定。

    “这一场经济危机对于我国经济的冲击力,远超出大家最初的设想啊。”斯捷帕申长叹了一口气道。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转变为金融危机之前,俄罗斯国内包括政界、金融界和经济界的很多人还都认为这是一次打击美国在全球影响力,并扩大俄罗斯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的机会!即便是金融危机爆发后,很多人仍然持这一态度。

    他们的论据是,俄罗斯经济融入全球经济的程度有限,与美国之间的经济往来更是谈不上有多么密切,而且这几年来,俄罗斯的外汇储备和稳定基金都有了大幅增长,足以应对这一场金融危机。更有激进的学者认为,金融危机会造成美元贬值,美国及其盟国在全球的经济地位下滑,这会给予俄罗斯货币卢布一个极好的扩大全球影响力的机会,莫斯科也有可能会成为欧洲最大的金融中心!但是事实上,俄罗斯经济的表现,给予了这些人狠狠地一个大耳光!

    斯捷帕申虽然没有像这些人这样乐观,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的论点影响到了他对这一场经济危机的重视程度,没有给予足够多的重视。这才使得俄罗斯面对这一场席卷全球主要国家的经济危机时,被打得狼狈不堪。

    而老别列夫斯基则是属于坚定的“悲观”派,从一开始,他就认为,次贷危机虽然发生在美国,但是它的影响却是需要全球经济来为之买单。斯捷帕申的这一句话,也算是婉转地向老别列夫斯基道歉,承认自己的判断错误。

    两人就这样一问一答,有时候还会就某个问题讨论一番,时间过去的很快。斯捷帕申很满意老别列夫斯基的回答,对于很多问题,虽然他也拿不出来什么能够彻底解决的方案,但是他却总能够别出心裁找到其他的缓解矛盾的方案,这比起那些讨论了半天,却只能够拿出一些假大空方案的官员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对了,老维尔德,伊热夫斯克汽车制造厂的收购方案双方迟迟达不成最终的共识,是怎么一回事?”斯捷帕申看似随意地问道。虽然说,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与伊热夫斯克汽车制造厂之间的收购谈判只进行了短短的两三个月时间,但是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每个月数百万美元的亏损令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从中跳将出来。

    而且,最初双方间进行谈判时的顺利,也令他们对尽快地达成收购协议抱以不切实的期望,有些人甚至冒出了从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身上刮点油水的想法。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才发现,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的谈判人员并不是软柿子可任他们揉捏的,谈判中这些人是寸步不让。而每个月数百万美元的损失,则令他们这些坐卧不安。

    斯捷帕申这一次前来,也是想要老别列夫斯基给方明远带个话,他堂堂一国总理,总不能够为了区区一个企业去催问方明远吧,那也太掉价了。

    “这个事情啊,我倒是也听说了一些。”老别列夫斯基笑了笑道,“伊热夫斯克汽车制造厂的股东们,不但想要将股份卖给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还想要高价卖出,所以双方在价格上有些谈不来。而且……发动机一事,方他恐怕也有些不满意。所以这事,也就拖了下来。”

    “啊?”斯捷帕申不禁一怔,伊热夫斯克汽车制造厂的股东绝大多数是他同党之人,他自己在其中也算是有些股份,只是那些股份,他根本就看不上眼,自然也就不会去关注。伊热夫斯克汽车制造厂的股份转让一应事宜,都是由那些股东们自己与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进行谈判的。这些时日来,俄罗斯国内的事务又搞得他焦头烂额,更没时间和精力去操心一家企业的事情。他原本以为可能是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方面想要借着经济危机在俄罗斯爆发,俄罗斯境内的汽车产业遭遇重创,而极力压低收购价格,才会迟迟达不成协议,却没有想到问题是出在自己的这一边!(未完待续。)

看过《重生之资源大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