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1037章 万邦来贺


    第1037章  万邦来贺

    杭州湾,一群大小官员点头哈腰地看着庞大的舰队远去。

    舰队里的大人物不少,有辅国公杨旭、曹国公李景隆、前内阁首辅解缙。

    护送的军队则是携老扶少、举家迁往天津卫的双屿官兵,船队的规模达到了百余艘,不过在见识了郑和所率领的千舰北上的壮观场面以后,百余艘大舰的场面已经不致于叫他们大惊小怪了。

    大官们由中官们的巴结着离开了,然后小官们耀武扬威地也走了,剩下市舶司的几个小吏也准备走人。

    “瞧瞧人家国公爷这排场,声势浩大啊!”

    “嗨,各有各的命,羡慕不得。咱小人物有咱小人物的爽快处。你瞧这大年就要来了,就不说越往北去天气越冷吧,光这北风就够瞧的,他们得在海上划着之字往前绕,万一碰上场大风浪,那多危险?

    当年大元伐日本,几百条船可不全扔那儿了?没法子啊,玩命也得赶在春节前到北京,要给皇上老爷拜年去,大人物也不容易啊。”

    “说得也是,你瞧咱们那些上官,平素里简直就是天王老子第一,他老二,喏,这不府里的官儿们一来,一个个也得陪着笑脸哈着腰,你瞧他们这一回去,少不得要陪着吃吃喝喝,临走还得把人家答兑的舒舒服服的,还是咱们好啊,犯不着那么巴结。”

    “嘁,那是因为你巴结也就是个小吏的命!”

    “得得得,你又来了!早点回去置办年货吧,过年啦,咱们职微人穷,可过年这时候咱们最自在、最快活,不用绞尽脑汁地想着给上官送什么礼,不用扔下老婆孩子去陪人家喝个翻江倒海,喜欢了找几个朋友喝,要不然就在家陪老婆娃儿,舒坦!”

    “哈哈哈……”

    几个小吏互相打趣着走开了。

    ……

    山东半岛。

    早在上古时期,商汤的祖先就通过这里实现了与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的联系。

    胶东半岛的莱夷人最早掌握了航海和造船技术,少昊时期,先人就在这一带活动,夏代帝芒曾“东狩于海,获大鱼。”商末,箕子渡海,由此入朝。

    春秋末叶,孔子曾在此望海而叹:“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先秦时期,由此赴海外寻找三神山的航海活动更是层出不穷,直至北宋灭亡,宋室南迁,建立南宋,航海中心才渐渐南移。

    这几年来,山东的几个港口重新恢复了繁荣景像,此刻,港湾里就停泊着三十多条准备启航的大船。

    “彭少东,这大雪寒冬的,还要出航啊?”

    彭子期领着几个人踩着积雪正咯吱咯吱地往码头赶,碰上一些刚从码头出来的人。

    冬天,港口萧条了许多,码头的人并不多,这些刚从码头出来的人也是常年在此进行海洋贸易的人,只是他们财力有限,缺少远洋大船,主要只跟日本、朝鲜往来贸易。

    老远看见彭家少东主彭子期,他们就热情地打招呼。

    “哦,韩老大,过年好啊!”

    看见来人,彭子期站住身子,笑着拱手:“呵呵,我们这趟不是远洋,这不是我那妹夫要举家迁往北京么,我琢磨了,皇上迁都北京,以后这北方航运的生意一定小不了。我爹打算带些人随我妹夫一块儿去北京,等在那儿铺个摊子。”

    “哎哟,恭喜恭喜!彭少东,你那妹夫是当朝国公啊,有这么一门亲戚,那还有啥说的,等你彭家在北京城站住了脚跟儿,你们可得帮衬兄弟一下呀!”

    彭子期哈哈笑道:“韩老大,瞧你说的,大家乡里乡亲的,互相帮忙、互相帮忙!”

    对答了一番,双方拱手作别,彭子期一行人又往码头赶,北风呼啸,彭子期用毛巾掩着口,问旁边一人:“老爷子啥时到的?”

    “刚到,老爷子正发脾气呢,所以我才赶紧跑来找上东。”

    “发脾气?因为啥?”

    “还不是因为西门家么……”

    彭子期叹了口气,无辜地道:“这能怪我么?我也不知道他会来啊。”

    码头上,停泊在岸边的一艘大船上,彭老庄主正在吹胡子瞪眼睛。

    西门庆翘着二郎腿坐在下首,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儿。

    小东嫂子跟怀孕的女儿坐在一旁说着悄悄话,南飞飞则揽着小女儿,正给她讲故事。

    彭老庄主拍着桌子愤怒地道:“谁叫你来的?”

    西门庆一脸的无所谓:“我自己啊!”

    “你的店铺生意呢?”

    “我这几年没闲着啊,早就暗中陆续盘出去了,接手最多的就是北京谢老财!”

    彭老庄主的桌子捶的更响:“你把你在山东的店铺盘给北京的谢老财,然后你去北京做生意?这鬼话谁信?一旦查出,岂非大大的破绽?”

    西门庆摊手道:“查出了又怎么样?他们上哪儿查我去呀,我这不是跟文轩兄弟情深么,要不你以为我愿意抛家舍业的?”

    彭老庄主恨恨扭头:“老子船上没带你一家人的口粮!”

    西门庆:“可拉倒吧你,老庄主,你们这么多大船,装的全是粮食,你以为我不知道?就差我一家几口人?再说了……”

    西门庆嘻皮笑脸地道:“你们就不需要郎中么?”

    彭老庄主昂头道:“希罕!我们各行百业,各种各样的人都有,用得着你?”

    西门庆撸撸袖子,傲然道:“要说这妇女科里,还有比我更高明的么?”

    “你……你……,你气死老夫了!”

    “气死我可治不了。”

    “你……你……,真真气杀老夫了!”

    “哎哟!舱前刚刚走过的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女子,好漂亮啊!”

    “西门庆!”

    小东嫂子和南飞飞登时条件反射般,同时抬起头来,柳眉倒竖,一双凤眼杀气腾腾。

    “庄主,惜竹夫人到了。”

    关键时刻,彭家家丁解围,西门庆立即跳起来作惊喜状道:“岳母大人来了?”便屁颠屁颠地逃了出去……

    ※※※※※※※※※※※※※※※※※※※※※

    大年初一。

    大明睥睨万邦,万国来贺。

    铙钹奏乐,大象垂下鼻子,云状的烟雾从龟、鹤型的香盒嘴中升起。

    皇宫中排起盛大庄严的仪仗,大明皇帝陛下以大朝会时的盛大仪式步入金殿。

    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勋贵公卿济济一堂,一向宽敞宏大的殿堂今天似乎显得有些拥挤,因为上面挤满了世界各国的使节。

    曾经占据中亚和西亚,威摄着整个西方的强大的帖木儿王的儿子所派来的使者,第一个朝永乐大帝磕头,可是因为礼部要教授太多国家使节礼节,教习的不够熟练,第一个头磕的不标准,于是御前内侍命令他重新磕头,直到他第三次跪倒,才被永乐大帝摆手赶到了一旁。

    满剌加王的使者跪了,因为大明不但让他们摆脱了暹罗人的控制自立一国,册封了他们的国王,而且通过大明在那里建立的港口和众多贸易店铺,确保了他们在整个南洋的贸易中心的地位。

    暹罗王派来的使者跪了,虽然他们失去了满剌加,但是在大明的支持下,高棉人和真腊人再不敢明目张胆地同他们开战,同时他们也获得了许多贸易特权。

    朝鲜王的使者跪了,他们一直依剌着中国,他们的使者谄媚地禀报皇帝陛下,他们奉旨建造的天文台已经完工,并且再次奉献一批高丽少女。

    大明册封的日本国王足利义嗣也跪了,在大明的支持下,他成功地击败了他的兄长,继承了他父亲的权力,如今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他已成为日本国最有权势的人,而这权力的稳定倚剌于大明。

    和宁王阿鲁台跪了,他如今一直生活在沈阳卫,仅仅是鞑靼名义上的领袖,整个鞑靼已完全纳入大明的治下。

    顺宁王把秃孛罗和瓦剌都指挥佥事脱脱不花(万松岭)也跪了,大明已向内耗到无以为继的瓦剌派出了第一批流官,他们需要用他们向皇帝陛下的恭驯来挽留尽可能多的权力。

    古里王跪了,四十大盗闹王宫的消息令得越来越多的国家觉得这块肥肉很容易吃掉,他们需要这个强大的宗主国的庇护。

    来自教廷和密宗的使者向皇帝陛下献上了他们的祝福,来自欧洲的使者们被慷慨的皇帝陛下允许他们按照西方的礼节,向他行了单膝下跪的吻手礼。

    来自奴儿干都司的一位部族首领发现他们的皇帝陛下在最初的欣然之后,开始变得心不在焉,他总是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人或等候着什么。

    御阶下,皇太子朱高炽由一个小内侍扶着,陪同他的父亲一起会见群臣和中外使节,在他左手边是皇太孙朱瞻基,这时一个小内侍正走到朱瞻基面前窃窃私语。

    朱瞻基皱了皱眉,小声道:“还没有到?”

    小内侍道:“是,奴婢刚刚问过,还没有消息送到。”

    朱瞻基生气地道:“这个杨旭,明知道冬天海路不好走,不早些上路?竟然延误了皇上的大典,真是无君无父!”

    朱高炽站久了直冒虚汗,隐约听见儿子在抱怨什么,便微微侧了身,问道:“什么事?”

    朱瞻基忙道:“父亲,杨旭还没有到。”

    就在这时,又一个小内侍匆匆走过来,急急说道:“太子殿下、太孙殿下,天津港口送来消息,恐怕……辅国公的船队出事了!”

    p:凌晨求月票,推荐票!

    ……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