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1034章 天涯咫尺


    第1034章天涯咫尺

    又是一天下午,夏浔依旧坐在达克家的院里喝茶。(《》)

    庭院一角,一棵椴树下,唐赛儿和让娜不知在搞些什么,达克这个宠溺女儿的父亲,只能无奈地站在一边,看她们玩游戏。

    唐赛儿叫让娜把她绑在那棵椴树上,在唐赛儿提示下,小让娜反复检查了几遍,确认她绑得紧紧的,唐赛儿根本不可能挣脱,这才点了点头。

    唐赛儿嘻嘻一笑道:“好,你转过去,数三个数,然后再转过来!达克大叔,你也一样!”

    “这两个孩子!”

    达克无奈地笑着和女儿一块转过身去,数着:“一、二、三!”

    一齐转身,然后他们就惊讶地发现,唐赛儿正笑嘻嘻地站在他们背后,绳索依旧套在树上,垂落在地上。

    “上帝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达克惊讶地跑过去,反复检查那条绳子,让娜也惊奇地拉住唐赛儿,连声追问。

    唐赛儿得意地道:“这脱缚术算不了什么,一会儿我考考你的口技,要是已经练好了我就教你,我师傅还教过我火遁术呢,那可是本门的最高法门,我从六岁开始学,十二岁才练成,只要你好好学,回头我也一并传给你!”

    “嗯嗯嗯!”

    让娜小鸡啄米似的一个劲儿点头,唐赛儿拨乱了她火红的头发,两个人一起开心地笑起来。

    这时通译江旭气喘喘地跑进达克家的院子,对夏浔眉飞色舞地道:“大人,郑公公来了!郑公公的船队到了!”

    夏浔霍地一下站起来,兴奋地道:“他果然来了!我就知道,他是不会叫我失望的!”

    郑和舰队的到来震惊了整个地中海,这些东方人驾驶着不可想象的巨舰,舰船上载着相当于一个城市那么多的人口,这巨舰根本就是一座浮动的城市。(《》)

    郑和舰队刚刚驶入直布罗陀海峡,各个国家的商船就像发了疯似的赶回去,向他们的国家当局报告这个惊人的消息。马赛港也是一样,江旭赶来报的信是一个法国水手带回来的消息,这时郑和的舰队刚刚赶到西班牙的港口。

    十二天后,郑和庞大的舰队才如同沿地中海巡演一般,来到马赛,法王已闻讯派特使赶到马赛,同马赛的地方官员一同迎接这位来自遥远东方国度的神秘使者。

    马赛所有的权贵和平民全都涌到码头去,因为他们都想亲眼见识见识那据说如同海上浮城一样的巨大舰只。

    为了给这支东方舰队腾地方,港口所有的船只都被清理一空,海面上空空荡荡,远远的,遮天蔽日的帆樯已跃入眼帘。

    码头上的欢迎队伍五花八门,港口一座高高的圆形石台上,艺人套着各种动物造型的衣服在表演,野猪吹喇叭、山羊唱赞美诗、大灰狼吹奏长笛,四头驴子把蹄子捧在胸前,正准备放声高歌。

    码头一角的一块平地上,则有一些一丝不挂、头发蓬松、身上涂着一道道油彩的女人扭动着身子翩翩起舞,丰乳肥臀,全无遮掩,以致许多男人的目光从那壮观的舰队上时不时地收回来一下,在她们诱人的部位剜上两眼。

    剃着光头的或者裹着头巾的水手在码头上不停地徘徊,等着接住从船上抛下的绳子,拴系在码头上。还有一些壮汉只在羞处搭了一条毛巾,身上涂着金色或银色的粉,一动不动地在欢迎队伍前面摆着造型,仿佛一座座雕塑。

    市长大人紧张地询问他的秘书,市政厅里的大型宴会和舞会是否已准备妥当。(《》)主教大人全副盛装,戴着十字架,持着法仗神情庄重地站在他左边,法官大人则在他的右边整理着被海风吹歪的白色假发。

    一群贵族戴着三角帽,帽子上插着羽毛,一个个挺胸腆肚,贵妇和小姐们则长裙曳地,头上戴着垂了轻纱的帽子,前端的垂纱已经掀起,手中小扇子摇得飞快,看她们的腰肢一个个全都好象要勒断了似的。

    戴着圆筒帽的仪仗队拿着鼓号等各色乐器,在被警察推搡着围观的市民硬挤出的一块空间里走着队形,演奏着乐器。

    人群里面的小丑也不甘寂寞,他们戴着高帽、满脸涂满油彩,在人群中费劲的钻来钻去,大声地喊着:“看好钱包,小心小偷……”

    人群则像潮水似的涌来涌去,看着越来越近的巨大舰队,发出一声声惊呼,夏浔也站在码头的欢迎人群里,看到欧洲国家对大明舰队的尊重和敬畏,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自豪的感觉。

    可是眼见如此欢迎场面,他又不禁惊叹:“上帝啊!这些法国人是要把欢迎仪式办成狂欢节么?”

    ※※※※※※※※※※※※※※※※※※※※※※

    郑和船队的到来,就像一块陨石从天而降,正落在地中海的中间,在周边各国中掀起了一股比海啸更强大的冲击波。

    他在马赛停留期间,还未等应法王之邀去他们的都城访问,其他各国就已纷纷派出特使,赶来同这个东方国度的来使进行会唔,盛情邀请他去自己的国家访问。

    就连不在地中海沿岸的匈牙利,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都派来了使节,而教皇马丁五世更是派了一位红衣大主教亲自赶来。

    大明帝国一连串的访问活动就此在欧洲各国展开,郑和谈外交,随船商队谈生意,在了解了这个东方的神秘国度之后,各国纷纷答应派遣使节随郑和船队返回,拜访那位东方的伟大皇帝。

    访问持续了大约六个月的时间,直到季候风来临,一支前所未有的巨大舰队才开始集结,准备沿新航路到东方去。船只的数目超过一千艘已经成为必然。

    这时候,威尼斯已经先行一步,抢在各国前头出海了,不过他们发现,要完全占领一个咽喉之地,卡住整个欧洲的喉咙的确非常困难。

    他们在地中海之内,他们要卡欧洲各国的脖子,占据地理优势的葡萄牙就可以在直布罗陀海峡卡他们的脖子。

    外海上,葡萄牙有优势,地中海上,威尼斯人有优势,为了决定好望角这种关卡要地的归属,在大明舰队离开之后,一场场大海战就在他们之间展开了,本就战乱不休的欧洲陷入了更大的混乱。

    达克一家人站在码头上,看着驶离码头的夏浔的船队,他们的船队已渐渐远去。小小的马赛港是停不下那么多船只的,各国的舰队都在直布罗陀海峡集合,然后随郑和船队一同下东洋,夏浔的船队也是到那里去汇合的。

    达克一家人拿着他们的全部家当,他们已经退租了这里的房子,马上他们就要回到乡下去了。小让娜眼泪汪汪地看着远去的船队,她舍不得那个大姐姐样的师傅,舍不得那个每次到家里来都给她带好吃的那位夏叔叔。

    在她耳边还萦绕着夏浔临行时留下的话:“放心吧!我们会回来的!”

    “如果夏叔叔不遵守诺言带赛儿师傅来见我,等我长大了,就自己去找她!”小让娜攥着粉拳暗暗发誓。

    海边送行的人群陆续散去,达克一家人也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可是海边的沙滩上依旧站着两个人。海边徐徐吹来,拂动着他们的衣衫,他们的衣袂在风中微微地抖动。

    “先生,我们回去吧!”

    站在前边那人身后一步之远的老人踏前半步,习惯性地佝偻着身子说着,这个老人正是那个柯洲。

    前边的朱允炆轻轻摇了摇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

    柯洲退后半步,垂手欠身,不再语言了。、

    朱允炆才三十多岁,那容貌却似五旬的老人,眼角有了浅浅的雏纹,头上花白的头发在风中瑟瑟发抖。

    他又想起了那一天,那天,他跪倒在夏浔的面前,恳求道:“这一次,我不逃,也不躲,你可以割下我的人头向四叔覆命,我只求你饶过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不能跪啊皇上!您是皇上啊!”

    忠心耿耿的老柯抱住了他的身子,撕心裂肺地哭着。

    他的一双儿女虽然还不大明白他与夏浔的对答,却知道这个人要对他们的父亲不利,他们敌视地瞪着夏浔,那个小一点的蓝眼睛的男孩子跑到夏浔身边,攥起小拳头在他大腿上捶打着,用法语嚷着:“恶魔、强盗,滚出我的家!”

    朱允炆闭上了眼睛,伸长脖子,等着那雪亮的钢刀落下,他等了许久许久,却只等来了夏浔的一句话:““太祖开国,以金玉为质,制十六宝玺以行国事,建文三年,皇上您又制‘凝命神宝印’一方,至此我大明宝玺共十七方。

    后来,当今皇上入宫,检点宝印,缺了‘皇帝奉天之宝’、‘皇帝亲亲之宝’、‘皇帝敕命之宝’三枚宝印,臣请问皇上,这三枚宝印何在?”

    装着三枚宝印的匣子被满脸是泪的柯洲递到了夏浔的手里,夏浔打开匣子认真地检查过三枚宝印后,将匣子扣好,对朱允炆道:“很快,还有一支更庞大的陛下的舰队会来这里,我建议您近期去乡下散散心,希望你在法国,生活的愉快!里贝里先生!”

    朱允炆缓缓抬起头,愕然望着夏浔离去的背影……

    朱允炆轻轻地吁了口气,思绪收回,放眼望去,舰队在海平面上只剩下一片模糊的黑影了。朱允炆长叹一声,背转身,只留给大海一个落寞的背影……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