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64章 好日子


    彭梓祺刚刚走出杨府大门,就看见曹玉广和江之卿一狼一狈,穿得跟情侣装似的,欢天喜地的走发过来,曹大少爷脚下发飘,好似云中漫步。一见他从府中出来,江之卿立即耀武扬威地叫道:“你是杨府的人么?叫杨旭出来,本公子是来收账的。”

    “啪!”

    他的后脑勺马上挨了一记扇子,曹玉广笑骂道:“收什么帐啊,表哥又不是放印子钱的,我们是来收他的店铺的。”

    江之卿马上改口道:“对对对,收店的。”

    说着就从怀中掏出厚厚一叠捆扎起来的宝钞,叫嚣道:“喏,钱我们已经带来了,你们什么时候交割店铺?”

    彭梓祺没好气地道:“滚!不想死的,给我滚远点儿。”

    “哟嗬,还挺神气!”

    江之卿狞笑道:“这几家店铺一到手,本公子一定能取代杨旭,成为……”

    那个公开的秘密,他终究是没敢说出来,只是哈哈一笑,说道:“小子,你还跟着杨旭干什么?还有什么前途啊,不如机灵点儿,投到我的门下,做我江之卿的伴当好了。”

    他打量了一下彭梓祺,嘿嘿淫笑道:“本公子看你细皮嫩肉、俊眉大眼的,挺适合当兔子的,本公子水道旱道一视同仁,你若雌伏于本公子胯下,定比我那妻妾还要受宠,到时候……”

    他说的这些荤话,换个女人未必明白,可彭梓祺虽不曾经历过男女之事,但她是在什么环境长大的?这些话说的甚么哪能听不懂,彭大姑娘登时臊了个满脸桃花,她脚下微微一抬,一个箭步便闪到了江之卿面前,一扬手就是电光霹雳般的一个大嘴巴,“啪”地一声响,江之卿被她这一掌扇成了滚地葫芦,差点儿没滚到墙边的排水沟里去。

    “哎哟,哎哟,你们……你们想赖账不成。啊!本公子的门牙,你不要走……”

    江之卿满口是血,牙齿露风地喊,彭梓祺都没正眼看,早已风风火火地走开了。

    曹玉广被这白袍俊公子火爆的脾气、俐落的身手,吓得早已远远躲开,百忙之中他还没有忘了捡起那一大捆钱。眼见彭梓祺离去,他才壮着胆子回来,也不去扶自己表弟,只是翘着脚儿冲门里喊:“姓杨的,你出来,欠债不还,本公子要告你一状。你晓得本公子是什么身份,本公子非让你蹲大狱不可。”

    正喊着,门里又走出一个身材高大,脸庞方方正正的壮汉,右手提着只桶,右手夹着一捆纸卷。曹玉广赶紧跳身闪开,躲到刚刚站起的表弟身后,那壮汉没理他们,径自走到门侧,刷刷刷地在墙上贴了一张告示,然后提起桶走到他们身边,粗声大气地道:“别喊啦,我家少爷不在家。”

    曹玉广从江之卿肩膀后面探出头来,问道:“杨旭去哪里了?”

    二楞子憨声道:“我家少爷的贴身丫头小荻走失了,少爷叫我张榜寻人呢,少爷自己也出去找朋友帮忙了。”

    江之卿手里托着两颗带血的大门牙,眼珠转一转,漏着风问道:“昨晚你家少爷被你匆匆唤回来,就为了这事儿?”

    “是啊。”

    江之卿扭头和曹玉广互相看看,一脸的不敢置信,曹玉广忍不住问道:“你是说,你家少爷的贴身丫头丢了,他就跑回来寻人了?连本公子的赌约也不管了?”

    二愣子理所当然地点头道:“是啊,我家少爷一向最疼小荻,当她亲妹子一样的,青州城里谁不知道啊?小荻丢了,我家少爷当然着急。”说完提着桶走了。

    曹玉广两眼发直,抱着那捆钱唏嘘半晌,才感动地道:“怎么可能?这太……太……,这他娘的太感人啦!”

    江之卿紧张地道:“表哥!”

    曹玉广摆手道:“嗳,感人归感人,收店归收店,这是两码事。走,咱先回去,回头带了里正、保人一块儿来,那时再收店不迟。”

    江之卿苦着脸道:“要早知道不急,我借什么印子钱呐,利息很高的表哥。”

    曹玉广瞪他一眼道:“没出息,等店铺到手,三两天不就挣出利息了?现在上门,你找谁要去?你没看老杨家现在个个都跟火德星君似的?就差鼻孔冒烟了,现在闯进去办交割,那不是找死吗?”

    他把钱往江之卿怀里一塞,打个哈欠,懒洋洋地道:“乏了,昨儿这一宿,折腾得我呀,嘿嘿……,不过那飘飘欲仙的滋味儿……真他娘的快活呀……”

    曹玉广舔舔嘴唇,意犹未尽地道:“走,回去好好睡上一觉,今晚我再光顾‘镜花水榭’,我现在是食髓知味啦,哈哈……”

    江之卿托着俩门牙,含着一口血,怀里挟着一捆钱,苦丧着脸跟他那倒霉大表哥走开了,两个人刚走,又有一男一女急匆匆跑来,男的十**岁,脸上尚存一丝稚气,女的明眸皓齿,娇靥如花。

    两个人跑到大门口儿,也顾不得看看旁边墙上贴的什么,便使劲扣响了门环,门子赶来迎门,刚一开门,那年轻人便急匆匆地问道:“杨旭公子可在家么?”

    老门子应道:“少爷出门去了,公子有什么事?”

    “出门去了?”

    那公子顿足道:“我有要紧事,这个……肖管事可在么,见见他也成,他认得我的。”

    门子看看这对男女的穿着打扮,忙进去送信儿了,一会儿功夫肖管事急匆匆赶来,他还以为是有了小荻的消息,一听二人来意,不由大失所望。

    原来,这对男女就是崔元烈和朱善碧。两人情窦初开,彼此有了情意,很快就打得火热,结果被朱大人听到了些风声,把女儿唤来一问,得知对方不过是个乡绅之子,小小生员,顿时就不乐意了。这样的人家怎么配得上他朱大人?

    崔家与皇帝有恩的这层渊源,崔元烈并没有告诉朱小姐,本来就是嘛,皇帝感你的恩,是皇帝的事,你要是自己不识相,走哪儿张扬到哪儿,说皇帝当初落魄,受过你家的周济,那就太不上道儿了,这正是崔家一向很低调的主因。

    再说这种恩情,也就限于皇帝对崔家老爷子崔迪的感激之情,一旦老人去世,皇上所赐之物、皇帝给予崔家的殊荣,也不过就是一段光荣历史罢了,不可能依仗持久,皇帝的这份恩宠,并不能为崔家的子侄带来什么,朱元璋可不会因为感念崔老爷子的恩德,就滥施权力给他来个鸡犬升天。所以崔元烈不想在心爱的姑娘面前卖弄这些事情。

    朱大人这一出面干涉,正与崔元烈你侬我侬,情深意重的朱大小姐如何忍得,她偷偷溜出府来与心上人商议对策,不想却被父亲派来监视她的人发现,回去告诉了朱大人,朱善碧的两个哥哥马上带了一大票家丁护院跑来抓人,二人见势不妙立即逃走,可是到了城门口却发现早有朱家的人守在那儿,无奈之下,崔元烈想起了好友杨旭,便来向他求助了。

    肖管事正心系女儿,也无心去听他到底有什么事情求助,崔元烈曾经登门拜访过,少爷当时不在,后来听说后曾吩咐过他,说这位崔公子乃是交情极好的朋友,他若再次登门,一定要好好款待,如今听他说只是要暂借府中住上两日,避什么风头,便一口答应下来,吩咐翠云把两个人带去厢房,其他的事等少爷回来再说。

    杨府门外有个小丫环远远地缀着崔元烈、朱善碧二人,见他二人进了杨府许久不再出来,歪着头想想,便转身跑开了……

    夏浔急匆匆地赶到孙府,就见孙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孙府家人进进出出十分忙碌,夏浔纳罕不已,走进药堂对那掌柜的说道:“老掌柜,杨某想见见庚员外,还请代为通传一下。”

    “哎哟,是杨公子来了。”

    老掌柜的一见是他,忙从柜台后面走出来,陪着笑道:“实在抱歉,今儿怕是不太方便,我们孙家今天娶媳妇,亲家都来了,正在签订婚书呢。”

    夏浔一脸茫然:“娶媳妇儿?孙家就只有一个女儿,娶的什么儿媳妇?”

    原来今天正是孙雪莲为女儿妙弋订婚之期。因为孙家是招赘上门,所以礼同娶媳,一般的家庭不会为此大事铺张,等到成亲之日,新郎倌儿登门成亲就行。但是也有家境富裕的人家,不想少了礼仪,因此会让女婿到府上居住,如同儿子一般,却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到亲戚家去住,当成媳妇儿。

    然后纳吉问彩,六礼不缺,一切比照给儿子娶媳妇儿办理,到了婚娶吉期,照样有花轿到亲戚家去迎亲,照样担嫁妆和鼓乐伴行,家中照样安排等新人的队列,照古例踢轿门、请出轿、牵新人上厅堂行交拜礼,同样鼓乐喧天炮声震地,大宴亲友和宾客,用热闹的场面把入赘形式加以掩盖,使男子堂而皇之地娶亲,女儿照样坐花轿“出嫁”做新娘。

    只不过这也就是个形式,并不能改变男方地位,成亲之后,男方的名字要写入女方族谱,并且改跟女方姓氏。一般的姑爷子到了娘家,那是客人,要隆重接待的,入赘的女婿就没地位了,他的娘子若是宠他还罢了,若是不然,叫他滚去睡门房,他也得受着,娘子若有兄弟姐妹,大抵如同公公婆婆、大姑子小姑子欺侮媳妇儿一般,排挤冷落也属寻常。

    孙家是有钱的人家,自然不想女儿成亲这样的大事平平淡淡地过去。同时孙雪莲也想避免女儿再与杨旭有所往来坏了名声,所以上次孙妙弋从玉皇庙回来不久,孙雪莲就以成亲为由,把她送到表姑家去住,把上门女婿招到家来,直到今天才把女儿接回来。

    今天,正是孙妙弋和上门女婿杜天伟换婚贴的好日子。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