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61章 惊人身价


    六个美人儿有的苗条、有的丰腴、有的柔媚、有的清纯,风姿各异,各擅胜场,只一亮相,便看得众人眼花缭乱,原本喧闹不堪的大厅突然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屏着呼吸,贪婪地欣赏着她们各具特色的美丽。

    紫衣藤和其他女孩儿一样,摆出最美丽的姿势、露出最温柔的笑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微微一扫,好象同每一个人都打了声招呼,可她那双眸子看向夏浔的时候,却露出了一丝幽怨,虽然时间很短,却足以让夏浔看得清楚。

    夏浔微微一笑,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虽然不能一概而论,却也是这一行当里大多数人的真实写照。他才不相信只见过一面,说过寥寥几句话,眼前这个女子就把一颗芳心系在了他的身上,她的深情表演,只是让夏浔觉得好笑。

    不过,管她打着什么主意呢,大家各取所需而已。

    夏浔和曹玉廣打了赌,用自己杨家作坊等几处最赚钱的店铺做赌注,和曹玉廣拼紫衣姑娘的初夜权,一场豪赌!但他根本就不想赢。

    虽说赌局并不是输掉的人要把自己的产业无偿地拱手奉上,而是盘点资产,再按市价加两成转让,可是谁愿意把自己下金蛋的鸡让给旁人?当时一听这赌注之高,目中无人的曹公子也不禁大吃一惊,他是很有钱,也的确很有势,可他如果敢这么赌,把自己家的产业都输掉的话,他老爹能打断他的一双腿。

    他老爹是山东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山东承宣布政使司负责一省政务、山东都指挥使司负责一省军事,山东提刑案察使司负责山东全省的刑狱、讼诉,论势,在山东地面上当然是跺一脚四处乱颤的人物。论财,曹家也是有几处产业的,可要他为了一个女人这么赌……,他做不到。

    然而他刚一出现,就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这时要是怂了,真比杀了他还难受,丢不起这人啊。曹公子欲拒不能,欲应不敢,真是难为死了他。关键时刻,还是江之卿帮了他的忙。江之卿很想找回自己在杨旭手中丢掉的面子,更重要的是,他这次把远房表哥从济南请来,是有求于他。

    杨旭的财富能如此迅速地增长,虽然他尽量的隐藏真相,但是在商场上是没有绝对的秘密的,诸多的迹象都表明,他有一个强硬的后台,诸多的线索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齐王府,只不过这层窗户纸没人敢去捅破罢了。

    江之卿也想攀上齐王这条线,以便飞黄腾达,却苦无门路,想不到打听来打听去,却听说齐王的一位宠妃,正是自己远房舅舅曹按察使的外甥女儿,也就是自己这位曹表兄的表妹。

    虽说这亲戚关系七绕八绕的有点远,可他使足了本钱,很快就和这位表兄打得火热,最后还把他请来青州作客,到自己家做客的最终目的,当然是为他做说客。有这个原因在,他自然得竭尽全力地巴结,所以他一咬牙,拿出了自己的两家绸缎庄做了赌注。

    曹玉廣本来正骑虎难下,却见表弟这般义气,便也一咬牙,硬着头皮拿出自家名下一处皮货庄的产业做了彩头,双方签订契约,画了押,豪赌一场。

    一个老鸨走上台去,逐个介绍各位姑娘擅长的技艺,再就她的姿容特点夸赞一番,然后直到了最右侧,想从最右侧的这位姑娘开始。台上的六位姑娘,紫姑娘是站在最左边的,老鸨子已经知道她成了杨文轩和那位济南来的曹公子志在必得的目标,其他人不可能再与他们竞争,今晚身价最高的姑娘也注定了是她,所以想把她放在最后一位,以便给今晚的梳栊仪式制造一个辉煌的**。

    因此说道:“这一位呢,就是老身要介绍给各位老爷的最后一位,柳歆姑娘了,柳姑娘是江南水乡女子,有飞燕之容,则天之貌,昭君之才,尤以一双三寸金莲最是诱人,诨号就叫“小脚柳”了。”

    这位柳姑娘生得娇小玲珑,粉嫩可爱,身着湖水绿的小衣,外罩淡粉色罩衣,精心梳理过的头发俏皮地梳成了一个微微上翘的心形发髻,一张俏皮可爱的瓜子脸薄粉黛,嘴角还有一颗美人痣,摄魄勾魂。至于她那一双特别出名的小脚儿,只在裙下露出那么细细一寸的鞋尖,叫人欲看不得,那风情相貌,正是有资格与紫衣藤一较高下的三个姑娘之一。

    老鸨子手中蒲扇贴着柳小脚的细腰往翘臀上一划,说道:“姑娘们的梳栊之姿,起价均为二十贯,各位想做新郎倌儿的老爷们,可以开价了。”这个价倒也公道,是目前大明各大城阜给红姑娘开苞的标准底价了,问题是,放眼整个大明,竞争到最后,可没有一个红姑娘的身价低于一百贯的。

    “紫衣藤,二十五贯!”

    众人刚要喊价,二楼便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看老鸨那架势,分明是先要推销这位姿色身段皆属上乘的小脚柳,搏一个开门红,这人竟然迫不及待地喊起了紫姑娘的身价。

    众人纷纷抬头看去,竟然是坐在二楼的杨文轩。

    杨文轩看着厅中众人仿佛逐臭之蝇,对这种仗着几个臭钱把嫖女人当乐事的举动很是反感,他只想快些做好自己的事,把产业输个精光,方便他脱手走人,哪有闲情逸致看他们在这里扯淡,故而直接喊出了紫衣藤的身价。

    这输也是有技巧的,他不能直接喊个低价,然后认输走人,那样的话,齐王再蠢也知道有问题了,他只能在一个恰当的时候收手,但是不管怎么做,今晚肯定会产生一个惊人的身价,或许是大明开国以来破记录的超级身价,大出血那是一定的了,可是比起他要达到的目的,还是物超所值的。

    台下许多贵客本来就是看热闹来的,尤其是事先听说了曹公子和杨公子对赌,对紫姑娘是志在必得,没人愿意和他们做无谓的争斗,早把紫姑娘放弃了,所以巴不得看他们两人斗个你死我活,一听杨旭直接喊价了,这些人顿时兴奋起来。

    前些年青州城曾有过一场类似的赌局,双方也是由于意气之争,为了一件小事拿出家产对赌,最后“霁云楼”的掌柜董泽锋输了,把自己那家颇为赚钱的大酒楼三年的经营权输给了他的酒肉朋友王彦稀,直到上个月期限到了,才把酒楼收回。

    仅这三年,王颜稀借鸡生蛋,用董家的酒楼和厨子,给自己赚了四千五百贯巨利。想不到今晚有幸能再次目睹一场豪赌,而且赌注比昔年的“董王之争”更加惊人,看客们疯狂起来,拼命地叫着:

    “曹公子,人家出价了,是个爷们跟他拼呐。”

    “奶奶的,这个时候谁敢当缩头乌龟,以后把脑袋藏裤裆里再上街吧!”

    “江公子,曹公子,杨家少爷这是虚张声势啊,别叫他唬住了,上啊上啊。”

    “怂了不是?怂了不是?我就知道,他姓曹的济南人不带种,看看咱们青州杨公子那是何等气概,呀呀个呸的!姓曹的,你也算个戴头巾的汉子!”

    看客们奚落、嘲笑、鼓励……,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拼命怂恿曹玉廣和杨文轩对赌,一身男装打扮,混在人堆里的彭大姑娘气得七窍生烟,她真想拔腿就走,可是双腿却仍牢牢地钉在那儿,她想知道结果,如果杨文轩真的胜了,今夜留宿“镜花水榭”,她回去收拾铺盖就走,管他这个败类是死是活!

    曹玉廣虽也心中忐忑,可是一见对方这么沉不住气,居然迫不及待地叫价,他反而笑了:“看起来对方比自己还要紧张啊……”

    这样想着,曹玉廣心头大定,很沉稳地坐定,举起茶盏,轻拨茶沫儿,淡定地道:“三十贯!”

    “轰!”众人又一齐看向对面楼的杨家大少,桌椅板凳一阵响,等着他出价。夏浔刚要开口,忽然有一个长得人高马大,方方正正一张大脸,牛眼棱棱,穿短褐系青头巾的大汉跑进了夏浔的雅间,彭梓祺在楼下看见,不由一怔:“二愣子!他来干什么?”

    二愣子满头大汗地对夏浔低语几句,夏浔脸色大变,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说甚么?”

    “少爷,小荻……小荻不见了,到处都找遍了,王员外、赵郎中家的丫头都说早就回去了,咱家的小狗也跑回来了,可是小荻哪儿都找不到。”

    夏浔登时脸色铁青,转身就往外走,楼上楼下的客人登时一片哗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浔蹬蹬蹬跑下了楼梯,一个青楼管事茫茫然地迎上来问道:“杨公子,你这是……往哪儿去?”

    夏浔满面焦灼,脚下不停,一面往外走,一面道:“本公子家中有事,告辞了。”

    “杨旭!”

    江之卿和曹玉廣都站起来,扶着栏杆探出了身子,曹玉廣大声道:“赌局未定,你往哪去?”

    夏浔霍地止步,一旋身,抱拳一推,喝道:“我输了!”说完转身就走,一阵风儿地消失在大门口,满堂男女人人愕然,相顾无语。

    因为赌局的一方杨旭临时退场,而另一方的曹玉廣只有得到了紫衣藤姑娘才算赢了赌局,其他豪客都很明智地放弃了往里边瞎掺和,这一夜,一个惊人的梳栊价在青州“镜花水榭”诞生了:大明宝钞三十贯!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