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58章 一把梳子引起的战争


    两位姑娘各执蝴蝶梳子的一边翅膀,互相打量对方,小荻一身丫环装束,头梳三丫髻,眉眼之间还带着几分少女的稚气。而那个女子大约比她大着两岁,头戴一顶角冠,穿一袭淡绿色的裳子,外边又套一件薄薄的赤褐色褙子,手执一纨团扇。

    虽说只大着两岁,可这位姑娘粉面桃腮,已具十分的妩媚风情,如果说小荻还是一只青涩未熟的果子,这位姑娘就是一枚刚刚散发出成熟香味儿的蜜桃儿了。

    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和打扮,两个女孩眼中同时闪过一抹鄙夷,手上开始较力。

    “喂,是我先看到的。”较力一番未分胜负,小荻忍不住说道。

    那位姑娘轻笑道:“好霸道的女子,你先看到,就是你的。”

    卖首饰头面的老板忙打圆场道:“两位姑娘,何必争执呢,小老儿这里还有很多种款式,两位姑娘可以挑选一下,样子都很漂亮啊。”

    小荻绷着俏脸,很认真地道:“我就要这一只!”

    那位姑娘莞尔一笑,笑得绵里藏针:“不巧的很,我也是!”

    两只手再度同时使力,攥紧了那只“蝴蝶”的翅膀,两双眼神狠狠地碰撞在一起,登时迸起了一串火花。

    夏浔有些好笑,至于么,不过是一柄梳子。

    夏浔虽然到了这个时代已一年有余,但是有很多东西仍然不是他已了解的,比如这位姑娘的装扮,他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儿容颜妩媚,衣着却稍显朴素,却不知道这种装扮实是一种制服,是青楼中人外出时必须穿的衣服。

    按照大明律,伶人出门须戴绿头巾,腰系红褡膊,不容许在街正中行走,只能走在道路两旁。青楼女子出门时不许戴金银首饰,只能带一顶皂角冠,身上必须穿赤褐色的褙子,以此与常人区别,因为这个有些羞辱性的规定,所以青楼中的女子很少出门,这一来却也使得夏浔这个半吊子大少爷根本没从这位姑娘的穿着上看出她的身份。

    夏浔不以为然地摇头劝道:“小荻,不过是一柄梳篦而已,莫要与人意气相争,你另选一只吧,多选几个也无妨,我买给你,你瞧,这只琵琶状的就不错。”

    小荻很不喜欢眼前这个女人,没有什么理由,只是一种本能的感觉,她不想向眼前这个女人让步,执拗地道:“我不!我就喜欢这一只,就要这一只!”

    彭梓祺也是女人,女人可是帮亲不帮理的,她想也不想,立即走到两人中间,伸出两指一拈,那女子和小荻都觉手腕一震,手指拿捏不住,蝴蝶梳子便到了彭梓祺的手中。

    彭梓祺微笑道:“青丝缨络结齐眉,可可年华十五时,窥面已知侬未嫁,鬓边犹见发双垂。我看这蝴蝶梳子鲜艳活泼,正适合小荻,喏,拿去吧。”

    小荻欢喜地的接过梳子,向彭梓祺甜甜笑道:“谢谢彭家哥哥。”然后向那女子示威地一皱鼻子。

    那女子冷哼一声,顿时有些愠意,但她瞟了夏浔一眼,看清了他的英俊模样,双眼一亮,愠怒的神色顿时散去,那双杏眼含烟笼雾地再仔细饧了一饧,在他腰间那枚极其昂贵的上等好玉上定了一定,神情便变得更加温柔了:“这位公子,你怎么说?”

    夏浔摊手苦笑道:“抱歉的很,自家的丫头在下管得,可这位朋友,我可管不得,不过是一件小玩意儿,姑娘就不要与她计较了,不如姑娘另选一把,权做在下送与姑娘的赔礼。”

    那女子眼波欲流地挪揄道:“公子好大方呢,使这几文钱的东西,便想打发了人家。好吧,奴家也不想占公子的便宜,既然如此,就请公子帮人家选上一个中意的梳子好了。”

    她一边说着,便轻移莲步,款款走向夏浔,小荻脚下一闪,立即插到了二人中间,双手插腰,努力挺起娇小的胸脯儿,凶巴巴地道:“离我家少爷远一点。”

    那女子吃吃笑道:“哟,大老远的,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儿啊,小姑娘几岁啦?胸脯儿平平的还是一块未开垦的田,这就急着找牛来犁了?”

    小荻被她这番大胆的话羞得小脸通红,这种话,她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的,有心反唇相讥一番,可是瞄一眼人家挺拔壮观的胸部,再偷偷一瞧自己胸前的小笼包,小荻顿时有些泄气。彭梓祺把她拉到身边,沉着脸说道:“与这种人争吵,没得折了咱们的身份,走!”

    夏浔看那女子烟视媚行,说话又是这般泼辣,也觉出不似良家女子,便拱拱手,转身欲走,那女子却不依不饶地道:“公子刚说要送人一把梳子,这么快就忘了么?”

    夏浔无奈,只好停下脚步,往摊上一瞅,随意拿起一把梳子递过去道:“这支如何?”

    夏浔随手拿起的这把梳子,是牛角制的“麻姑献寿”梳子。这柄梳子是将牛角雕刻成麻姑献寿的图案,麻姑一手执仙杖,杖端系着宝葫芦,另一手执玉盘,衣服的花纹工细匀整,素雅华丽,梳齿利用裙裾部分镂刻出来,比那枚蝴蝶梳少了几分活泼,却多了几分优雅,虽是随意拿起,却很适合那女子的年龄和形貌体态。

    那女子并不介意他有些敷衍的态度,向他福了一礼,笑靥如花地道:“多谢公子赐梳,奴家姓紫,紫衣藤,未敢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姓紫?这姓氏倒是少见啊。”夏浔心里想着,随口答道:“在下杨旭,紫姑娘,杨某尚有要事在身,告辞了。”

    一听夏浔自报姓名,那女子惊讶地道:“啊!杨旭,公子可是杨文轩杨公子?”

    夏浔奇道:“你认识我?”

    紫衣藤欣然道:“奴家虽不识得公子,却是久仰大名,想不到竟是杨公子当面,奴家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公子恕罪。承蒙杨公子惠赐,小女子一定……”

    她还没有说完,就听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哟,这不是杨文轩杨公子吗?”

    声音是从紫姑娘背后传来的,夏浔抬头一看,就见两个公子哥儿像鸭子一样摇摇摆摆地走过来。这两个人一色的交领右衽云纹公子袍,脚下着靴,手持一柄满庭荷花白玉扇,头挽道髻,横插玉簪。

    看年纪,说话的那位约在二十五六,长脸,淡眉,右颊上有个暗疮。另一个比他似乎还年长着几岁,长相比他差了许多,国字脸,八字胡,浓重的眉毛,狭长的眼睛,嘴叉子挺大,虽说一身书生装扮,脸蛋子上却有几条横肉,看起来有些粗鄙,偏偏神情中却带着十分明显的矜持和据傲。

    “紫姑娘!”

    说话的这人收了扇子,向紫衣藤拱拱手:“劳姑娘久等了,这位就是我表兄。”

    他那表兄矜持地点点头,傲然道:“鄙姓曹,曹玉廣。”

    长脸书生又向他讨好地道:“表兄,这位就是‘镜花水榭’的紫衣藤紫姑娘。”

    那人方才看清紫衣藤的模样,已然两眼发亮,这时微微一笑,点头道:“不错,果然不错,搁在济南府,这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红姑娘了。”

    “哈哈,表弟没有说错吧,表兄喜欢就好。”

    说到这儿,那长脸书生不屑地瞪了夏浔一眼,阴阳怪气地道:“杨公子消息很灵通嘛,原来你也听说紫衣姑娘近日挂牌梳栊的事了,怎么着?这就开始私相接触,想要来个近水楼台,捷足先登?不好意思,我表兄也很喜欢紫姑娘,杨公子此番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夏浔自他出现,就在眯着眼看他,隐约觉得此人似曾相识,立即警觉到这人必是张十三曾给自己绘过画像的人物,可他做杨文轩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当初那段记忆已经有些弱化,这时才隐约想起眼前这人的身份,不禁恍然道:“你是江之卿?”

    “这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现在才认出江某么?”

    江之卿只道他是故示轻蔑,有些羞愤地道:“上一次在潇湘馆,依依姑娘挂牌梳栊,本公子因是临时应酬被朋友拉去,所以钱没有带够,才被你杨文轩拔了头筹。这一回可不能如你的意了,我表哥看上了紫衣姑娘,你还是趁早走人吧。”

    夏浔听他说挂牌梳拢,就已晓得眼前这位紫姑娘的身份了,所谓挂牌梳栊,就是青楼里的清倌人长大成人,正式挂牌接客仪式。因为是第一次,寻欢客们趋之若鹜,各自竞价,胜者就能成为这个女孩儿的第一位入幕之宾。

    夏浔曾听张十三说过杨文轩在潇湘馆与绸缎庄员外江之卿争夺依依姑娘的梳栊权,各自挥金斗富,最后杨文轩胜出,还大大地奚落了江之卿一番,两人从此结下仇冤,这人也因此曾被夏浔列为刺客怀疑人之一,想不到时至今日,二人才头一次相见。

    明白了这位紫姑娘的身份,再听江之卿的说话,夏浔已经忖测出了几分真相:想必是这位紫姑娘梳栊在即,而江之卿的表哥从济南来做客,听说了消息,想先看看货色,以便决定是否争夺她的初夜权。青楼梳栊之日,不会只有一个姑娘,而是一群初长成的美人儿同时亮相,参加竞争的男人也是形形色色,背景复杂,所以其中有点黑幕实属寻常。

    夏浔一俟明白了事由,便想抽身离开,可他还没说话,那位曹公子把折肩一收,向前一点,已经指到了他的鼻子尖上:“这个女人,我要了,你走吧。你要是也看上了她,嘿嘿!等本公子玩腻了,你再来喝本公子的涮锅水也不迟。”

    紫姑娘的俏脸顿时一红,虽然她是青楼中长大的姑娘,注定了要生张熟魏,以身娱人,本没什么羞耻可言,但是被眼前的男人当成货物一般争来夺去,说的又是这般不堪,其情其状还不及方才那把被人争来夺去的梳子,叫人情何以堪呐,可这羞辱她只能藏在心里。

    夏浔皱了皱眉,说道:“曹公子,在下并不想……”

    曹玉廣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淡淡地道:“我不想知道你想什么,你只要知道,论财,我比你多;论势,我比你大。和我抢女人,你会死得很难看!识相点,赶快滚!”

    夏浔本来就要走,听他这话却不禁暗生怒气,他站住脚步,冷冷地看向曹玉廣,紫衣藤一旁冷眼旁观,见此情景忽然心头一动,眼前这个对她来说满是羞辱的场面,似乎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呢。

    “杨公子……”紫姑娘背对着江之卿两个人,唤了夏浔一声,她没有再说别的话,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已经把她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她的眼睛里面满是哀求、依恋、委曲、倾慕,这目光足以激起一个男人的豪气,足以激起一个男人的护花之心。

    这一刻,紫姑娘简直就是一个最出色的演员,用最生动的肢体语言,演绎出了一个身不由己、被人所逼,需要人去怜惜、去爱护的无助女子的角色。夏浔看电影很少感动,他对表演并不感冒,紫姑娘出色的表演没有打动他,倒是曹玉廣两眼望天,下巴扬起的样子,似乎让他很有兴趣。

    他端详着曹玉廣两只鼻孔里蜷曲的鼻毛,忽然不想走了。

    曹玉廣睁开那对狭长的眼睛,喝道:“还不走?”

    夏浔笑笑,很愉快地道:“曹公子也喜欢紫姑娘?啊哈,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本来远来是客,兄弟本该礼让曹公子才是,不过很不好意思,在下对紫姑娘也是一见钟情。就算你是强龙,压得住我这条地头蛇么?所以……该走的是你!”

    夏浔一语方罢,旁边立即“咻咻”地射来两道杀人的目光,尽管那两位姑娘似乎根本没资格管他的事。

    曹玉廣好像听到了最荒唐不经的笑话,指着夏浔捧腹大笑起来:“哈哈,之卿,你听到了么,他想跟我争!他叫我走,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江之卿陪着笑了两声,曹玉廣突然笑脸一收,冷声道:“狂妄!不知天高地厚,想跟我曹某人抢女人?小心你输得家都找不着!”

    一丝诡谲迅速掠过夏浔的眼底,他微笑着,很亲切地道:“既然曹公子如此自信,咱们打一个赌怎么样?”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