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57章 金蝉欲脱壳


    第二天,夏浔与肖敬堂又进行了一番长谈,知道了杨旭父子与家族的恩怨之后,夏浔更加胸有成竹了,他开始把自己的打算对肖管事合盘托出:“肖叔,我这几年在青州,生意做的红红火火,一方面是肖叔你经营有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咱们傍上了齐王这棵大树。

    可是傍上这样的强权人物,有利,也有弊,齐王爷为了筹措资金建造王府,现在开始铤而走险了,人家是王爷,真出了事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到那时十有**咱们就成了替罪样。咱们现在家大业大,犯不着冒这个险。再说,我打算成亲之后留在老家,咱们家的老宅子,不能永远荒弃在那儿。

    我们要回去,齐王那里怎么办?想攀上这棵大树不容易,想离开它,一样不容易。我已经对齐王爷说过,去北平,来回得几个月时间,回老家成亲,又得几个月,得到王爷允许,可以找一个人来帮我打理他的生意。我想趁这个机会,把咱们的主要产业和资金,全部移回江南,慢慢与齐王拉开距离。”

    肖敬堂是个踏踏实实的本份商人,当初杨文轩急功近利走齐王路子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妥,曾经劝谏过杨旭,现在一听夏浔这么说,肖敬堂不禁喜出望外:“难怪人家说,男人要成了亲才像个男人,看看我家少爷,这才刚刚打算成亲,做事想法就比以前扎实稳重的多了。”

    肖敬堂连声赞许,主仆二人筹划一番,便开始动作起来,杨家的一些往来帐目开始进行清理,一些不亏不赚的产业开始公开盘售。

    林杨当铺的林北夏林大掌柜很开心,因为那个杨文轩竟然善心大发,愿意让他赎买回现在由杨文轩占有的股份,退出林杨当铺的经营。林掌柜的兴奋之下喝了半坛子美酒,跑到祖宗祠堂又哭又笑地跪了半宿,第二天就兴高采烈地张罗起钱财来。

    原属于杨文轩名下的产业里面最为赚钱的几家店铺,可不能用普通的手法出售了,杨文轩再忠心,也没道理把自己的产业全都卖掉,来为齐王凑齐往北平交易的钱款,再说那笔款子虽然巨大,也不至于让杨文轩倾家荡产。如果这般大张旗鼓,必然引人怀疑,可是用什么妥当的办法,才能把这几块烫手山芋送出去,两个人计议许久,也没有想出办法。

    这天下午,夏浔正坐在书房里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把自己的主要产业用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让与他人,忽然有人来报,从卸石棚寨运来了大批的石料,请东家与王府交接,夏浔只得暂且抛下心事,带着彭梓祺和小获赶往新齐王府。

    最近青州城里什么事儿最引人瞩目?

    不是州府衙门的冯检校得绞肠痧暴病身亡,也不是黄金王老五的杨文轩杨大少爷决定明年春上回祖籍完婚,更不是生春堂药铺的少东家妙弋小姐准备招赘上门。

    冯检校暴死,伤感的只是他那欲哭无泪的房东以及寥寥无几的州府同僚;杨文轩要成亲,失落的只有妙弋小姐还有某些与他有着情感纠葛,却因一直不敢主动与他联络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浮出水面的大家闺秀;而孙妙弋小姐招赘上门,最在意的只有孙家的掌柜和伙计们。

    孙家的掌柜和伙计们已经暗中设赌了,赌小姐成亲后会不会生个儿子,改变孙家连续两代母鸡司晨、招婿上门的命运,在这场赌局中,不可避免地提到了庚员外,话说雪莲夫人能生下妙弋小姐,说明夫人是能生的,可是夫人招赘庚薪后却一无所出,这明显就是庚薪有问题了。

    于是,庚员外又被他府上的下人们暗中嘲笑了一回,庚薪对这些事并非一无所知,他心中那突然萌生的杀意更浓了。他想报复多年来孙家给予他的羞辱,他要扬眉吐气地做一回男人!

    犯罪的念头一旦萌生,就像一粒富有生命力的种子,很快地生根发芽,成长起来。

    对整个青州来说,现在最引人瞩目的,却是齐王爷修房子。

    齐王修房子,弄得许多人要拆房子。房子当然没拆成,那些豪绅富户经营家宅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一旦宅子被夷为平地,损失之大可想而知,而要付齐王爷一笔钱,求王爷高招贵手,这笔账还是合得来的。

    于是齐王府继续轰轰烈烈地起造着,周围的住户眼看那高楼起,花的都是他们的钱,心都在滴血,不过青州城的普通百姓却是兴高采烈,起造齐王府不但给他们直接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给青州的许多行业提供了大笔收入,就连做小买卖的都跟着沾光,新王府周围到处都是卖小吃和各种日用品的摊贩。

    夏浔来到新王府的所在,先见了自家管事,然后忙着与王府点收验货,交接,等这些事儿都干完了,看看那已初见规模的王府,索性带着彭梓祺与小获,在附近游逛起来。

    王府在建筑风格、内部装饰以及人员配备上,与北京城里的皇宫极其相似,只是规模小些,定员少些。王府内有长史司、审理所、典膳所、奉祀所、典宝所、纪善所、良医所、典代所、公正所,还有伴读、教授、引礼、典服、承奉、宫女、内监等等,一应俱全,故而占地之广可想而知。

    不过齐王先天不足,再怎么建造,他这王府的规格气势也无法同燕王的元皇宫一较高下,所以尽量在富丽堂皇上下功夫。整个新齐王府计划占地十五公顷,,建筑殿宇楼台千余处,规模宏大。

    如今王府已经初具雏形,王府门前甬道上的两座四柱三门牌楼式的石坊,也就是百姓们俗称的“午朝门”用料就来自杨家的卸石棚寨石料厂,那些雕刻好的石柱、石台、石坊刚一运到,就被工正所的人指挥着力工们搭建起来。

    这两座石坊各由二十八块巨石组建而成,底座呈须弥状,分上中下三层,下层刻兽足状案底纹和仰莲纹,中层刻牡丹、荷花图案,上层刻饰花纹为狮子、麒麟、缠枝牡丹、莲花,拐角处刻有钻狮图案。底座上的石柱高有两丈,透雕蟠龙,柱顶横匾是浮雕二龙戏珠图案。

    横匾上“乐善遗风”、“象贤永誉”、“孝友宽仁”、“大雅不群”一类的吉祥话儿,据说是特意去陕西汉中府请了府学教授方孝孺给题的字儿,拿回来之后拓刻到石匾上去的。一道石坊都如此讲究,整个王府各处建筑的工程是如何浩大便可想而知了。

    夏浔站在“午朝门”外,看着那气势恢宏、精美大方的石坊搭建起来的时候,恰有青州府小吏李拱、曾名深也站在那里看热闹,李拱气愤地道:“齐王府建造不到二十年,这就耗费民脂民膏重新起造了,我大明立国不久,有多少家底可以供得皇子们如此挥霍?”

    曾名深叹道:“仅是如此那也罢了,王爷还巧立名目,收敛民财,弄得民怨沸腾,可惜你我人微言轻,不能上达天听,那些有资格上书朝廷的官儿们又个个只知明哲保身,否则,一定要参他一本!”

    李拱冷哼道:“怎么参?若不是皇上恩准,齐王敢重造王府么?”

    曾见深苦笑道:“说的也是,皇上勤俭节约,一向没有奢侈之举,以天子之尊,皇上一日三餐不过就是米饭一碗,小菜两样,外加大蒜一头,从无山珍海味。我听金华府的好友说,去年他们那里向皇上进贡了香米一袋,皇上吃了非常喜欢,可皇上担心列此米为贡米会滋扰地方百姓,因此只吃了一顿,就把那袋余米退回了金华,只叫金华的地方官给弄了些种子来,皇上带着内侍在皇家苑林里边开水田自己种植,以作食用。皇上如此严于律己,堪为天下皆模,只是对皇子们……怎么就这般宠溺呢。”

    两个小吏叹息不已,夏浔在一旁听着有些心虚,虽说他不献计的话齐王还指不定干出些什么荒唐离谱的事来,这次利用圈迁勒索的也都是富人,对地方普通百姓并没有影响,可是听到两个官儿当面议论,他还是有种始作俑者的负罪感。

    这一来他也没心情继续看下去了,忙向彭梓祺和小荻打声招呼,离开了王府工地。出了前门右拐,不远处临街就是一溜儿的彩棚摊子,卖小吃的、卖衣服的、卖各种首饰头面的应有尽有。

    “咦?好漂亮!”

    刚刚走到一处摊位前,小荻两眼一亮,突然扑了过去。这个摊位卖的都是女儿家的头面饰物,小本经营自然谈不上什么名贵的质料,因此便在花式颜色上巧用心思,那些首饰头面看着都非常鲜艳。

    小荻相中的是一枚栉,也就是梳篦,篦子是不管男女都要使用的洁发工具,但是对女子来说,它还有另一个功用,那就是可以做为头发的饰物,因此女性使用的篦子花样翻新,式样奇多。

    小荻看到的这枚梳篦,制作成了蝴蝶状,十分的精妙,一眼望去栩栩如生,梳篦上边依着蝴蝶的模样绘制了花纹色彩,而蝴蝶展开的两翼就是用来梳理头发的,巧思妙手,令人拍手叫绝。

    可是小荻刚刚伸出手去,恰好也有润白如玉琢、纤秀若兰花的柔荑伸过来,两只手同时摸到了那枚梳篦。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