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46章 西门大官人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立马长堤,只听咆哮如殷雷滚滚,只见波涛汹涌东去,惊涛拍岸,气势磅礴。

    河水就像一条发了狂的蛟龙,却被两岸雄壮宽厚的长堤牢牢地困住,只能沿着河道奔流直下。这条堤坝修筑的非常好,又宽又高,结实无比,打下了这样坚实基础的堤坝,只要能在维修上及时一些,百年一遇的洪水,至少在这一河段不会有问题的,不太容易出现决堤淹没两岸村庄、城市和农田的情形。

    这一段水利工程是在元朝宰相脱脱的主持下修缮完成的。说起这脱脱,倒也是个人物,元朝末年时,政治**,经济困顿,庞大的元帝国日薄西山,摇摇欲坠。脱脱上任后励精图治,废除伯颜时期旧制,恢复科举取士,减除盐税,蠲免负逋,开马禁,恢复经筵讲学,治水利,兴屯田,堪称一代贤相。

    黄河古道当时已非常破败了,经常出现溃堤决口的事情,朝廷不能不修,但是怎么修却意见不一,脱脱不想再干分段缝缝补补的事情,这位官儿只争朝夕,想轰轰烈烈大干一场,一步到位,修出一条至少遗惠百年的牢固长堤出来。

    可是做好事也要量力而行的,以当时的国情,朝政刚见起色,民生尚未恢复,这样浩大的工程对百姓来说是个多么沉重的负担可想而知,这时是不宜大动干戈的,你想遗惠子孙后代,也不能让当代的人过不下去啊。于是乎,明教北宗的韩山童在河泥中埋石人一只,“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数十万因治河而汇聚到一齐的百姓反了。

    望着眼前滚滚东去的黄河水,想着这数十年间因它而起的风云故事,夏浔忽然觉得,这位脱脱宰相挺像一些穿越小说里的穿越者,不顾眼前实际,一味着眼千年,恨不得把他孙子的孙子的孙子辈儿的问题都在他手里完全解决掉,留一个万世太平。

    殊不知大跃进是行不通的,天机难测,无人可以预料。你预见了这个灾难,把它消弥了,未必就不会因而触发另一个灾难,而且是在原本的发展中本不应该出现的,恰恰因为你的强力干预而衍生。脱脱修河,想要一劳永逸,“功在千秋、患在当代”,把江山都玩没了。

    时人当自强,祖宗难依靠啊。夏浔怀古伤今了一阵儿,听到马蹄声响,扭头一看,恰见彭梓祺刚刚提马上了河堤,夏浔笑道:“这一路奔波,总算是到了,等过了渡口……”

    他说到这儿,忽然吃惊地住口,只见彭梓祺有些虚弱地坐在马上,两眼无神,额头都是细汗,脸色灰扑扑的十分难看,不禁惊道:“你怎么了?”

    彭梓祺这几天一直有点不适,可是仗着身子骨儿结实,她一直强自支撑着,不愿在夏浔面前示弱。上一次她去救人,却满身石灰地跑出来,还要夏浔抱着她去讨菜油洗眼睛,只觉已经丢尽了颜面,一向要强的她自然不愿在夏浔面前再露出软弱姿态。

    可是几天苦撑,既不服药,也得不到良好的休息,她的病情越来越重,到了此时终于支撑不住了,她勉强登上河堤,被风一吹,再一看那滚滚东去的黄河水,顿时天旋地转,心中欲呕,要不是以绝大毅力挟紧了双腿,支撑着身子不倒,此刻她已从马上滑下来了。

    夏浔慌忙翻身下马,赶过去扶住她道:“彭公子,你怎么样了?”

    “我……我没……”

    彭梓祺两眼发黑,身上一阵一阵地发冷,本来还在强自支撑,忽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扶上来,她最后一丝力气也消失了,一句话没说完,便身形一晃,从马上摔下来,昏厥过去。

    彭梓祺这场病来势汹汹,并不是常见疾病。她是练武之人,练武之人不管是主修内功还是主修外功的人,其实日常的起居饮食都会比常人多了许多忌讳,并不是说他们技击之术高明,或身轻如燕、或力大如牛,便百病不侵。

    比如说,用刀的人对腰力的要求很高,而练习腰力,需要对颈、胸、腰、骶、脊椎等部位进行不断的伸拉、压缩,锻炼平常人运动不到的肌肉、韧带和神经,日久自然感应异常灵敏,而使肌肉、骨骼达到坚韧和有弹性,在实战中不惧暴力击打,动作敏捷如豹。

    可是在这锻炼过程中,身体的爆发力、灵敏度固然提高了,然而脊椎、关节经过成千上万次的扭转切削进行发力,不可避免地也会发生一定的错位或伤损,从而诱发多种疾病。因此练武之人比常人需要更多的休养、滋补乃至通过打坐、站桩等方式校正身体归位。

    那一晚彭梓祺双目被石灰所迷,深恐落入仇府家人手中,她使了一式最耗体力的“夜战八方”护住前后左右周身要害,强行杀出重围,只累得筋疲力尽大汗淋漓,在这种情况下本来是最忌洗冷水澡的,而且她当时恰有月事将来,两下里凑在一起,偏又用冷水洗了个透澈,这就落下了病根。再加上一路奔波始终不得休息,此时终于发作了。

    彭梓祺悠悠醒来时,只一睁眼,便看见蓝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清新的风吹在脸上,令她精神微微一振。随即她便发觉,自己整个身子都偎在夏浔的怀里,而身子下边正轻轻颠簸着,旁边传来一阵阵的“哗哗”摇橹声。

    奔跑了一天,夏浔的身上有很浓重的汗味儿,本来彭大小姐最烦男人身上的汗味儿,可是她此刻酥软无力的身子靠在那温暧而结实的怀抱里,汗味儿裹着一股男人特有的阳刚之气,直冲她的口鼻,令她晕陶陶的,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彭梓祺还从来没和一个男人靠得这么近,意识到自己的情况,不禁为之大羞,赶紧又闭上了眼睛,生怕被他发觉自己醒来。夏浔根本没有发觉她张开眼睛,他正抬头跟那艄公说话儿:“大爷,请问这阳谷县里谁的医术最好?”

    一个老者摇着橹,慢吞吞地道:“这位客官,一看你说的就是外行话,哪有什么包治百病的神医呐,大方脉、小方脉、妇科、疮疡、针灸、接骨……,一十三科,耗上一辈子功夫,但凡精通一科,那就是了不得的本事,够吃一辈子的啦。”

    “什么?还有妇人科么?我想看的就是妇人科,这阳谷县里谁看妇人科医术最好?”

    “呵呵,这位小哥儿,你们两个大男人去看妇人科么?”

    “谁说我们是两个男人啦,你看清楚,她可是个女的,只是在外行走,扮了男装方便一些罢了。”

    “啊!他果然认出我是女儿身了。”

    彭梓祺又羞又恨,牙根痒痒的,可惜病来如山倒,这时候额头滚烫,浑身酥软,迷迷糊糊的连咬牙切齿的力气都没有了。

    “女人?我说这位小哥儿咋就俊俏得不像话呢,她是你的……”

    “她……,咳!她是我的媳妇儿。”

    彭梓祺“轰”地一下,好象烈火上浇了油,脸上火辣辣的,心中只是乱骂:“混蛋!大混蛋!你找不到借口,说我……说我是你妹子也成啊,干嘛说我是你媳妇儿,谁倒了八辈子大霉,才做你这花花公子的媳妇儿。”

    摇橹的稍公果然再无怀疑,呵呵笑道:“我就说呢,看你这么疼她,生怕她颠簸了,两只手臂一直这么托着消卸摇来晃去的劲道,又恐她被日光晒着了,一直挺着胸脯替她遮挡阳光,小哥儿,你比我老汉可强多啦,老汉我可是等儿子娶了媳妇儿,又给我生了个大孙子,才突然开了窍,开始疼老婆。”

    船尾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爹,你和人家说这些干什么。”

    彭梓祺这才感觉到夏浔的双臂果然是虚空悬着的,并没垫在他的腿上,船行于黄河浪上时,颠簸的非常厉害,他双臂悬空,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卸掉颠簸摇晃的力道,而阳光是从他背后照过来的,难怪方才一睁眼没看到刺目的阳光,原来是……

    彭梓祺悄悄张开一只眼睛,偷偷瞟了夏浔一眼,只见他坐在那儿,顶着火辣辣的日头,双臂探出去,尽最大可能抱得自己舒服一些,他的额头已有黄豆大的汗水一颗颗地淌下来,彭梓祺赶紧又闭上眼睛,心底最柔软处忽然涌起一阵幸福甜蜜的感觉:“如果……如果他不是那个悖天伦、纵人欲,坏了人家母女两人名节的无耻之徒,那该多好啊……”

    夏浔苦笑道:“大爷,疼不疼老婆,有病也得治啊,你还没告诉我呢,这阳谷县里谁看妇科看的好啊?”

    摇橹的老汉道:“看妇科,那自然是‘维生堂’生药铺的西门大老爷了。”

    夏浔呆了一呆,失声叫道:“西门庆?”

    西门庆在阳谷县很有名,如果一个开着生药铺、盐铺、当铺、绸缎庄,自家产业能占半条街的大富翁在阳谷县还不算名人的话,那么替别人诉讼打官司,身为阳谷县第一“金牌律师”,每打一场官司都是给他扬一次名,不知道他的人可就没几个了。

    西门大官人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手段圆滑做事老成,本人还是一个妇科名医,在阳谷县里名声并不赖,至少没人听说过他干过什么欺男霸女、作奸犯科的坏事儿。

    因为西门庆名气大,所以夏浔进了城一打听,马上就有人给他指明了道路,彭梓祺伏在马上,仍是虚弱无力,腹痛如绞。她过河不久就“醒了”,执意不肯再让夏浔抱着,夏浔只好把她扶上了马背,牵着马儿缓缓而行。夏浔问着路,过了十字大街,来到一条巷间,就见一间生药铺端端正正立在那儿,黑瓦白墙,堂堂皇皇,门楣上黑底儿金漆三个斗大的字“维生堂”。

    夏浔把马拴在门口的拴马桩上,又将彭梓祺扶下来,搀她走进店去,一进大厅,只见迎面一排药匣柜儿,直贴到房顶上去,一个个小柜儿上都贴着药签,漆得黑亮的柜台后面有一个掌柜的正用小秤秤着药材,柜台前面贴墙角坐着一个小伙计,双脚踩着辘辘儿卖力地辗着药材。

    左右墙壁上则挂着许多牌匾,匆匆一看,只见什么“妙手回春”、“杏林国手”、“德医双馨”、“华陀再世”、“仁心仁术”一类的锦旗牌匾琳琅满目,就差一块“妇女之友”了。

    再往左看,两根厅柱之间摆着两椅一桌,桌右坐着一个半老徐娘,桌左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穿一袭青色圆领大袖衫,宽袖皂缘,皂条软巾垂带,身材修长,神态清雅,面如冠玉,五官俊朗,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流光溢彩。夏浔心道:“此人莫非就是西门庆么?”

    只见这位公子用三根手指搭在中年妇人腕上,摇头晃脑地道:“唔,大姐颈上这病是因风湿之邪阻滞肌肤,病久耗伤阴液,营血不足,血虚生风生燥,肌肤失养而成。无妨,无妨,待我开个方子,大姐吃上几服便好,到那时大姐你依然是肤润如玉、肌滑如油,啧啧啧,娇嫩无比呀。”

    那妇人被他赞得眉开眼笑,却抬起手来拍了他一记,笑骂道:“小兔崽子,少拍老娘的马屁,什么大姐大姐的,连你刘家婶子都不认识了?我和你娘论姐们的时候,你小子还穿开裆裤呢。”

    那青年郎中作大吃一惊状,失声道:“哎呀,竟是刘家婶子么,我说瞧着这么面熟呢,还以为是刘婶儿家的大闺女,你要是自己不说,我还真就不敢认。”

    这人嘴里说着,手头也不闲着,提起笔来刷刷刷写下个方子来:“香油1两,全蝎7个,巴都20枚,斑蝥10个,同熬至黑色,滤去渣,入黄蜡1钱,候溶收起,朝擦暮好。”

    写完了拿起方子来吹了吹墨迹,递与那妇人,笑道:“大姐……,哎哟,你瞧我这张嘴,应该叫婶儿,婶子,去抓药吧,街里街坊的,诊资嘛就算了,药钱我也打你个九八折。”

    那妇人被他赞得心花怒放,抓起药方像个小姑娘似的扭扭捏捏直奔柜台,夏浔立即扶着彭梓祺坐到椅上,那人瞧了彭梓祺一眼,立即双眼放光,张开油嘴便赞:“哎呀呀,小生阅人多矣,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柳眉杏眼,粉面桃腮,当真是貌比西子,艳赛貂蝉……”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