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35章 夜救


    夜深,雨小了些,躺在**的地上,听着那晰晰沥沥的声音,夏浔总觉得浑身湿粘粘的不舒服。他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半天,忽尔想起了在小叶儿村度过的那段艰苦岁月,想起身在破庙时躺在稻草堆上也睡的香甜的那段日子,不由哑然失笑:这才当了几天大少爷?当真是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呐。

    心态平和了,也就不觉得那**的地面是如何难过了,静静躺了一阵儿,夏浔渐渐发出了甜睡的酣声。

    东城墙根下有一幢小院落,茅屋矮墙。夜色已深,房中的灯火已经熄灭了,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有人拍打着门环,大声向里边叫嚷着。

    过了片刻,一个老婆子举着灯火走出来应门,腿脚倒还利索,旁边又跟着一个少妇,为她撑着油纸伞。灯光微亮,映着那少妇的容颜,青丝如墨,眉目宛然,纤腰一束,举手投足间颇有一种女儿家的妩媚,小户人家能有个俊俏的媳妇儿却也容易,可是风情韵味如此出色的着实少见。

    婆媳俩走到门下,婆婆隔着门儿问道:“是谁啊,三更半夜的敲门?”

    门外有人急声道:“是唐婆婆吗?我姓严,叫严望,是陆老爷家里的使唤人。唐婆婆,我家老爷的七夫人今夜生产,折腾了一晚上啦,结果到现在孩子都生不下来,人命关天啊唐婆婆,求您老和小娘子跟小的去看看。”

    唐婆婆听了说道:“哎哟,生孩子那是大事儿,怎么到现在才想起请产婆子?”

    严望顿足道:“产婆请了哇,从下晚儿一直折腾到现在,孩子就露出来一只脚,那婆子忙活久了,自己先累晕了过去,好不容易掐人中救活过来,要不然又是一条人命啊。”

    唐婆婆听了大惊道:“脚先出来了?这可糟糕,我老婆子也不敢保证去了就成啊。”

    严望手提着灯笼团团乱转,带着哭音儿哀求道:“成不成的,总得试过了才知道啊,保不住小的,也的想法子保住大的呀。唐婆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黑灯瞎火阴雨连天的,一时半晌儿我是实在找不到高明的产婆了,求您帮忙,千万帮忙啊,不管救活哪个,我家老爷都有重金酬谢。”

    “钱不钱的倒没啥,一身两命啊,”唐婆婆念了声佛,扭头对那少妇小声道:“媳妇儿,你这两天身子不舒服,就歇着吧,老身去走一趟。”

    小妇人道:“婆婆年事已高,这么晚了,还是媳妇儿去吧。”

    唐婆婆摇头道:“不成,这是难产呢,你怕应付不来。”

    “那媳妇儿陪婆婆一起去。”小妇人说着,贴着门缝儿向外看了看,只见两个家丁打着火把分列左右,台阶上还站着一个打灯笼的青衣小帽老家人,颌下一撇山羊胡子。台阶下边还有一乘驴轿,的确是大户人家的排场,便向婆婆点了点头,说道:“婆婆稍等,媳妇儿去取东西,再给婆婆捎件外衣。”

    唐婆婆答应一声,那小妇人便返回房间,一会儿功夫提了包袱出来,先给唐婆婆加了衣服,二人打开院门,那叫严望的老家丁便急匆匆地道:“哎呀,唐婆婆,你老终于出来了,快快快,快把唐婆婆扶上车去。”

    两个打着灯笼的家丁七手八脚地把唐婆婆扶上了车,那小娘子正想登车,严望道:“小娘子,我们出来的匆忙,车上还堆着些东西没有搬出去,坐不下两人,劳烦娘子随行一路吧,我们家不远,到了前门大街往右一拐,第三条巷子就是。”

    驴车棚子本就不大,再搁上点东西确实坐不下两人了,小妇人也没多想,便答应一声随在了车后。车子从胡同里出来,到了前边大街上,往城中方向一拐,刚刚驶出不远,严望突然从袖中摸出一块手帕,追上闷头赶路的小妇人,往她嘴上一堵,便拖向旁边小巷。

    “呜!呜呜”小妇人惊骇不已,竭力挣扎,厮扯中一把扯掉了严望的胡子,原来他的胡子也是粘上去的,看他身手和力气,分明是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小妇人哪里是这男人的对手,被他一手捂嘴,一手揽着腰肢,强行拖进了小巷。

    唐婆婆挂念着媳妇儿,时不时的回头看看,猛一回头,见道上空空如野,媳妇儿和那老管家踪影全无,不由惊道:“媳妇儿?停车,停车,我那儿媳妇怎么走散了?”

    赶车的汉子本来还在装模作样,一见已经被她发现,急急抽了一鞭了,骡车向前疾驰,唐婆婆常在乡间坊里行走为人接生,一辈子见多识广,一见这般情形如何还不知道着了人家的道儿,立即骇声高呼:“救人呐,救人呐,强抢民女啦!”

    “堵上那老虔婆的嘴!”车下随行的那人低低咒骂一声,车把式马上返身钻进车厢,唐婆婆只喊了一声就被他堵住了嘴,车下那人则跳上了车子,接过长鞭,狠狠地又抽了一鞭,骡子放开四蹄向前急奔,四蹄踏在地上,“得得”直响。

    唐婆婆惊呼的时候,骡车恰好经过夏浔借宿的那户人家,唐婆婆惊呼的声音不算大,而且只有一声,很难惊醒熟睡中的人。夏浔此时正睡在堂屋地上,他……睡的很香。

    事实上,没有人要求做卧底工作连睡觉也得保持高度警觉,那完全没有必要,在贼窝里身份一旦败露,人家不会耐心等到晚上才动手。睡觉总是保持轻度睡眠的话,不但会影响白天的警觉和反应,还容易做梦,使卧底人在睡梦中泄露自己的底细,因此选择卧底人员的条件就包括睡眠质量要好、不常做梦、不说梦话。

    如今借宿民居,一时疾驰,就算那个刺客从青州一直辍下来,也不可能追踪得上,所以夏浔睡得非常踏实,根本没有听到这声惊呼。可是觉很浅的彭姑娘却被这声喊给惊醒了。她是女孩儿家,如今和个男人内外间的睡着,睡觉时也穿着一身软靠,这时闻警而起,侧耳一听,便立即抓起鬼眼刀闪出了卧室。

    “呼呼”夏浔传出均匀的呼声。

    “这头猪!”彭梓祺没好气地骂了一声,纵身向前掠去。

    “缩地成寸!”好轻功!虽然黑灯瞎火的,可是身姿那个飘逸,动作那个动灵,行动那个敏捷,人在情急之时,果然能发挥出远超平常的实力,彭梓祺很满意自己这动若脱兔的一跃。

    好,脚尖落地,飘然无声。咦?怎么又有些软?

    身下传出夏浔杀猪般一声惨叫:“啊!谁踩我?”

    彭梓祺脸上一热,暗暗一吐舌头,赶紧起了门栓,身影一晃便追了出去。

    夏浔睡得虽沉,一被惊醒,却迅速恢复了状态,他一睁眼,便见彭梓祺的身影在门口一闪而没,忙也翻身爬起追了出去。屋里老汉听到动静,把着油灯出来一看,只见房中空空,这一惊非同小可,还当那两人是贼,可是仔细瞧瞧,不但行李马包俱在,就连门口廊下的两匹马儿都在,不禁望着大开的房门发怔。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彭梓祺快步追上马车,挡在车前冷冷问道。

    车把式一惊,勒住缰绳,色厉内茬地喝道:“兄弟,大道通天,各走半边,我劝你少管闲事,没你的好处。”

    彭梓祺格格一笑,握紧了刀柄,冷笑着道:“这么说我不必问了,果然是鸡鸣狗盗之辈,而非良善人家。”

    车子里制住了唐婆婆的人低吼一声:“打发了他,赶紧上路!”

    路边另一个扮家丁的歹徒弃了灯笼,合伞为枪,向彭梓祺猛地刺来,与此同时,车把式也纵身下车,扬起了长鞭。彭梓祺身形一错,腰杆儿奇异地一扭,一个斜插柳大弯腰,避过迎面整来的伞尖,手中刀诡异地挥动,举伞刺来的歹徒哎哟一声,肋下被戳了一记,一头仆倒在雨水里,虾米似的蜷成一团爬不起来了,另一个手中一空,长鞭脱手飞去,紧接着喉头一疼,摔倒在地上,喘息都困难,痛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车里扼住唐婆婆喉咙的歹徒见此情形,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刚要纵下车来,可他刚一露头,旁边便伸出一只铁臂,冷不防箍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往外一拖,一记掌刀在他后颈上狠狠一砍,那人立即昏了过去。

    “呵呵,你这绣花枕头倒还有点本事。”彭梓祺向及时出现的夏浔微笑着赞道。

    唐婆婆脱去控制,急叫道:“两位壮士救命啊,老婆子那儿媳妇儿,那儿媳妇儿被人掳走了,求两位壮士相救啊。”

    彭梓祺吃了一惊,忙追问道:“你媳妇被歹人掳走了?”

    唐婆婆急道:“是啊,就在前边不远,老身只一回头,就不见了儿媳妇儿,一定是被歹人拖进了小巷,苍天呐,我那媳妇儿若是受人侮辱……”

    “我去救人,你带婆婆回去!”彭梓祺身形一闪,快逾奔马。

    骡车被赶回了老汉的住处,彭梓祺不是官差,不敢贸下杀手,只是用刀鞘击昏了两人,加上被夏浔掌刀砍昏的那人,三个歹徒都被夏浔用绳子牢牢地捆了起来。

    那老汉与唐婆婆住的虽然不远,彼此却不认得,等他掌灯走到三个歹人面前一看,认出这三人是本城有名的泼皮无赖,不禁暗暗叫苦,只怕惹祸上身,可是事已至此,他也不敢多话,只得远远地避了开去,让夏浔反客为主,暂时利用了堂屋。

    夏浔向唐婆婆仔细询问了一番,原来这唐婆婆并非本地人氏,而是淮西人氏,是此次北迁的百姓,她家刚刚落户蒲台县不过个把月。唐婆婆有一子一媳,一家三口。儿子叫唐姚举,读过几天私塾,却没读出什么成就,现如今是磨刀补锅的一个匠人,故蒙巡检司批准,可在本县各乡镇村寨中走街窜巷做些小本生意,这两天正好不在家。

    唐婆婆则是以接生为业,媳妇嫁过来后,也跟她学到了这门手艺,两人今晚是因为有人冒雨登门,请为主人侍妾接生,因见那户人家排场甚大,不像为非作歹的人,再加上这是在城里头,两人没有多想,很放心地跟着出了门,谁知竟遇上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夏浔刚刚问到这儿,彭梓祺已闪身出现在门口,一路急奔,衣衫尽湿,两颊泛起绯红,仿若两朵桃花。夏浔以目示意,彭梓祺微微摇头,唐婆婆问清没有找到儿媳,不禁放声大哭,夏浔却是默然不语。

    他早估计彭梓祺是不大可能找到那妇人下落的,此刻正下着雨,那歹人纵是谋色,也不可能把那妇人拐进巷子就迫不及待地“就地正法”,再者看他们为了诳骗一个妇人竟然用了这许多手段,显然也不是个普通的淫贼,否则只须破门而入……,何必这么麻烦。

    彭梓祺怒冲冲地道:“这蒲台县是怎么治理的,在城中居然会发生强掳民女的事情。”转眼看到那三个昏迷不醒的男子,彭梓祺又问道:“可盘问过他们了?”

    夏浔摇头道:“还没有,我刚向老人家问清经过。”

    彭梓祺取了水来,泼醒三个混混,大马金刀往上头一坐,扮起了升堂问案的大老爷,一番询问之下,三人也不说自己身份,只是冷笑以待,若想动刑,他们便道:“你敢私动大刑,进了官府,老子先告你一状。”

    彭梓祺怒不可遏,可她有家有业的,又不是江湖亡命,还真不敢把这三个混混儿怎么样,夏浔冷眼旁观,总觉得这三人似有所恃,心中不由一动,说道:“算了,你扶老太太回房歇息一下,明天一早,咱们把他们送官究办!”

    那混混头儿阴阴笑道:“过路人,强龙不压地头蛇,识相的话你们还是早早放我们离去,老子开恩放你们一马,若是不然……,恐怕你们是离不开我蒲台县了……”

    夏浔眉头一挑,冷笑道:“哦?本少爷有身份、有地位,行走天下,那是朝廷特许之权,但凡我大明疆域,就没有我去不得的地方,小小一座蒲台县,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恐怕……你们还没有留住我的本事!”

    这句话彭梓祺听得甚合胃口,脱口赞道:“好,姓杨的,你总算说了一句人话,你放心,水里火里,上天入地,我都陪着你,生死与共!”

    夏浔微笑道:“若是生同衾,死同穴,那就更感人了。”

    彭梓祺狠狠瞪了他一眼,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心中却道:“这个大混蛋,莫非识破我的女儿身了。”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