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34章 暧昧的雨


    杨家主人经常出门在外,府上的下人早已习惯了,小荻一早起身,给少爷梳洗打扮,准备换洗衣物和各种旅途用具,装了满满一个大马包,最后又给他贴身衣袋中塞一叠宝钞,细致体贴,像一个温柔的小妻子,平时毛毛燥燥的样子全然不见了。

    彭梓祺也准备了自己的东西,她是女扮男装,有些女性使用的东西不宜被人看见,所以只能自己动手、自力更生,也装了一个马包,叫人提出去绑在马背上,一切准备停当,夏浔和彭梓祺便告别家人,出了府门。

    平素杨文轩出门,都只带一个伴当,这一次也不例外,只不过以前是杨文轩带着张十三,这一次是夏浔带着彭梓祺。两人离开府邸,先去了一趟知府衙门,夏浔见到冯总旗后,只说王爷急于敛财,要他马上联系货源,至于那开矿采金之计等他回来就会献上。

    冯总旗算算行程,来回最多一个月的时间,便点了点头,又嘱咐道:“你去吧,我告诉你的那个人,本官也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不过消息来源绝对准确,你找到他之后,只须按我所说的方法与他取得联系,他自会着手帮你联系货源。”

    那位阳谷县商人,夏浔已认定了必然也是锦衣卫中人,这么庞大而严密的一个间谍组织,秘谍们之间没有横向联系、彼此毫不知情,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他倒不认为冯总旗对他有所隐瞒。当下随口答应一声道:“是,小人明白,彭公子还在外面候着,小人不便久耽,这就告辞了。”

    冯西辉脸上微微露出古怪的神气:“这小子与那位彭姑娘朝夕相处,居然还没看出对方是女扮男装么?”口中却道:“好,虽说那彭公子武艺了得,不过一路还是小心为上。你放心,官府这边没有放松,三班六房的捕头,都在缉捕凶手。”

    夏浔答应着,由冯西辉亲自送出府衙,与彭梓祺扳鞍上马,扬鞭而去。

    “你要见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生意的,能让你杨公子不辞路远,看来这笔生意利润丰厚呀。”

    二人离开青州一路西行,已经走了几天,几天下来,二人同处日久,厌感渐去,赶路沉闷时,彭梓祺也会主动和他聊天了。

    “那个人……”

    夏浔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气:“那个人生意做的很杂,在阳谷县很有能力,他叫……西门庆……”

    第一次听冯西辉说出要他联络的人时,夏浔就吓了一跳,当时强自保持镇定,才没在冯西辉面前露出异样的神情。西门庆,而且是阳谷县商人,这巧合也强大了吧?还是说施耐庵施大爷偷懒,写《水浒传》时随手把他听来的一些人物塞进小说里跑龙套了?说不定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好象施耐庵就是元末明初的人。

    既然有西门庆,不知会不会有潘金莲、武大郎和李瓶儿……,呵呵,这趟出行还是很叫人期待的。

    彭梓祺见他不说要和那西门庆合作什么生意,也没有多做追问,做大生意的人很少事事循规蹈矩,有些不好向人透露的稳秘也属正常,她却没有发觉,以往只要夏浔稍露古怪、稍显犹豫,她就会马上想到女人这方面去,可是自从她跟在夏浔身边,就没见过他在这方面有过任何不堪的行为,对他的观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了转变。

    她抬头看看天色,此时已是傍晚,天色阴沉,铅云如墨,空气也潮湿沉闷,看样子将有大雨,便道:“走快些吧,不要吝于马力了,看这样子,一会儿就要下雨了。”

    夏浔瞧瞧天色,便也挥鞭加快了速度,二人紧赶慢赶,刚刚进了蒲台县城,瓢泼大雨便倾盆而下,二人无奈只得到民居屋檐下避雨。

    打开马包看了看,夏浔马包里有一把伞,而彭梓祺出远门的经验少得可怜,根本没有准备雨具。风吹雨丝,斜斜吹落,若是打伞,在这样的大雨中估计行不多远也要全身淋透了,夏浔苦着脸道:“这下遭了,看这情形,一时半晌是停不下来的。”

    彭梓祺没好气地道:“还用你说,现在怎么办?”

    夏浔苦笑道:“还能怎么办,你看着马匹,我去找客栈,找到了客栈借了蓑衣再来接你。”

    彭梓祺道:“大雨茫茫,无人问路,天色这么晚了,你得转悠到什么时候才找得到客栈。”

    夏浔摊开双手,无奈地道:“那你有何高见啊,马儿能站着睡觉,要不咱们俩也在屋檐底下凑合一宿?”

    彭梓祺俏巧地白了他一眼,嘀咕道:“谁跟你凑和?”

    她一转身,便叩起了房门,应门的是一个老头子,耳朵有点背,外面大雨倾盆,老头子拢着耳朵听彭梓祺大声说了半天,才咧开掉光了牙齿的嘴巴一笑,大声说道:“哦,哦哦,有地方,有地方,我儿陪媳妇回娘家去了,家里就老汉一个人儿。”

    彭梓祺得意地瞟了夏浔一眼,对老头儿大声道:“老人家,我们两人想在你家借宿一晚,可以吗?”

    老头儿颤巍巍地道:“哦哦,这么大的雨,我看你们也没地儿去。想在我家借宿一晚,成,成啊,不过只有一间房,成吗?”

    “这个……”彭梓祺略一犹豫,夏浔立即上前一步,大声道:“成啊成啊,多谢老人家啦。”

    彭梓祺狠狠瞪了他一眼,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推脱,只得气鼓鼓地站在一旁。

    “哦,好好好,那两位小哥儿就进来吧。”老汉说着客气话儿,却仍站在门口,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一如蒙娜丽莎的微笑,夏浔有些莫名其妙,彭梓祺在一旁恶狠狠地道:“给钱!”

    夏浔恍然大悟,忙从衣袋中抽出几张宝钞来,正想辨认面额,彭梓祺已一把抢过去,统统塞到了老汉手中,然后报复似地睨了他一眼,让夏浔哭笑不得。老汉大喜,连忙闪身将他们让进屋去,老汉凑到桌前就着灯光将那宝钞面额看看清楚,再转身时,那张脸已经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变成了梵高的“向日葵”,笑得无比灿烂。

    “呵呵,呵呵呵,两位小哥儿,一会儿老汉就给你们拾掇拾掇房间,家里有现成的饭菜,也给你们热热。不过……,老汉是本份人家,可不敢胡乱收容身份不明的人物,你们的路引籍证,还须拿出来验看一下……”

    彭梓祺掏出巡检司给她开出的路引,夏浔则拿出了学政颁发的秀才身份证明,秀才功名不是永久不变的,考中秀才的人每三年岁考一次,考的最不好的人会革去秀才功名,而杨文轩刚刚考中秀才一年,这证件自然是有效的。有这秀才身份,按大明律法,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巡游天下,并不需要各地巡检司一一核准。

    那老汉在灯下验过了证件路条的官印花押,又还给他们,热情地道:“哎哟,这位还是诸生老爷,失敬失敬,诸生老爷能借宿我家,那是小老儿的大福气。”

    老头用袖子蹭了蹭椅子,殷勤地道:“诸生老爷,您坐,那位小哥儿,墙旮旯有个凳子,歇歇乏儿吧。”说着转向夏浔,又殷勤致致地道:“小老儿家刚刚办过喜事,我那儿子成亲才三天,今儿跟媳妇儿回门,正好房间空着。老汉去把他们小两口儿的房间收拾收拾,给你们换套新被褥子……”

    老汉唠叼着一掀门帘进了右屋,夏浔搓搓手,在桌边大模大样地坐下,看看坐在墙角的彭梓祺,笑吟吟地道:“啊哈,新郎新娘的房间啊,这可好,也能沾点儿喜气了。”

    彭梓祺乜了他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心道:“想跟本姑娘同房,美得你,咱们走着瞧,哼!”

    夏浔也不见外,自己斟了杯冷茶,慢慢喝着,彭梓祺气鼓鼓地起身,又走出了门去,把马儿在廊下拴好,又去卸马包和马鞍,夏浔见了一拍额头,忙也赶出去和她一块儿卸马。彭梓祺有些诧异地瞟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位大少爷居然还肯动手干这种活儿。那些有功名的读书人她是见识过的,一个个指点江山高谈阔论,以天下为己任的德性,可真要他们动手做一点事情,就好象奇耻大辱似的,这杨旭倒是一个异类。

    两人卸了马包抱进房中,又把两具马鞍解下,放到了堂屋门后,彭梓祺又从马包中取出些豆饼,掰碎了喂马料,这边忙活完了,老汉也把儿子儿媳的房间收拾好了,走出来笑眯眯地道:“老汉去给你们热热饭菜,家里现成的,你两位先就和一口……”

    夜深了,雨还在下。

    老汉回房了,夏浔和彭梓祺端着灯,肩并着肩,神气古怪地迈进了新房。

    虽说老汉已经收拾过了,房间里仍然充满喜气,红色的双喜字儿,红色的窗纸、红色的被面儿,将一间小屋映得红通通的,两个人的脸色便也因此映上了一层绯红。

    彭梓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打量着这间新房。

    夏浔看看炕上那并排放着的两个枕头,抚掌笑道:“幸亏彭公子聪明啊,哈哈哈,要不然我现在还顶风冒雨地满大街转悠呢。”

    彭梓祺咬了咬樱唇,樱唇浅浅的虽没咬红,却也滋润润娇嫩嫩的,在灯光下微微闪烁着动人的光:“我不习惯和人睡在一起。”

    夏浔道:“只是迁就一晚嘛。”

    彭梓祺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不语,一张俏面如霜。

    夏浔搓搓手,又故意问道:“你睡里边,还是外边?”

    彭梓祺的小脸就像雨后的桃花,绽放出了两抹嫣红,有些羞,有些恼,还有些……不自在。

    夏浔干咳一声,改口道:“那么你睡床上,还是地上?”

    彭梓祺横了他一眼,眉眼间自有一股娇嗔,很是叫人爱看。只不过……,只不过她那修长的五指,正一根一根地搭在刀柄上,然后慢慢握紧,一股凛凛杀气慢慢升起。

    夏浔马上摸摸鼻子,干笑道:“我看,我还是去堂屋地上凑和一晚好了。”

    彭梓祺下巴微扬,仰视屋顶,做不屑与之言状。

    夏大少爷抱着一套被褥枕头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忽然回头道:“今儿下雨,天有些凉,晚上记得盖被子。”

    彭梓祺被他异常温柔的语气而弄愣了,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夏浔又道:“睡觉不要蹬被子,还有,不要开窗,今儿有风,会往里边潲雨的。”

    彭梓祺被他体贴关怀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还用你关照?出去吧。”

    夏浔一本正经地点头:“嗯,还有啊,晚上要起夜的话,声音小一点,人家有点动静就睡不着的……”

    他还没说完,一个枕头便迎面飞来,夏浔飞快地逃出去,窃笑着在地上铺开被褥。

    闲来无事逗逗这个傲娇的小丫头,是件很快乐的事。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一个积极的乐天派,虽说艰难险阻,杀机重重,但他从不放弃在生活中寻找欢乐,正如他听过的那个“一滴蜜糖”的寓言:一人孤悬井中,上有群狼环伺,下有毒蛇吐信,他紧紧攀住得以保命的树枝,却正被一群老鼠啃噬着,死亡弹指之间,这时他要做的,只是舐尝树枝上那滴蜜糖的美味,这就是生命的意义。

    房间里,彭梓祺看看床头的喜字,再看看丢在地上的枕头,臊眉搭眼地走过去捡起来,侧耳听听外边动静,忽觉一股难言的暧昧包裹了全身,禁不住热了两颊……

    街上,几个诡异的人影披着蓑衣,手中提着防雨的灯笼,赶着一辆骡车轻轻地走过,那头前的人走到一处巷口,警觉地四处看看,轻轻一摆手,带着那几个人,赶着一辆车,消失在小巷中。骡车经过时,屋檐下的马儿打了个鼻息,不安地动了几下蹄子,彭梓祺抬起头,侧耳倾听片刻,见没有什么动静,这才重新躺回了枕上。

    悉悉沥沥的水声从窗外传来,这个雨夜,着实恼人。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