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29章 杀心再起


    齐王朱榑颐指气使,完全是命令的口气,根本不容夏浔推脱,夏浔不得不认真地想起办法来。

    用什么办法可以迅速赚钱、赚大钱呢?要多到足以弥补朝廷拨款暂停造成的资金短缺,这是多么庞大的一笔数额?除了偷和抢,还能有什么好办法?

    搞发明么?没有《专利保护法》的年代,想靠搞发明赚钱唯一的保障只有科技含量高到让别人无法模仿,否则除非你搞个小作坊,雇三两个知心人,放自己眼皮底下瞅着,一旦大规模生产就休想保密。娘希匹的,以这个时代的基础条件有什么发明是我搞得出来,而且能让人打破了头的抢着买啊?历史上在这个时期什么行业能发大财啊?我想想,我想想……

    夏浔急得脑门上沁出了汗水,想了半天,才依稀记起这个时代发大财的似乎都是晋商和徽商,而他们之所以发了财,聚敛了大量的财富,是依据地利和朝廷政策来贩盐、运输、搞票号,说到底就是嗅觉灵敏,占了政策市的便宜。可我要有本事让朱元璋为我调整国家政策,我还站在这儿干什么?再说,就算是那些富可敌国的晋商、徽商,也是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积累了那么多财富啊,一夜暴富?除非老子中了彩票……

    等等!

    夏浔的眼睛亮了,彩票!对啊,还有比这来钱更快的吗?这可是无本万利,稳拿把掐的好生意啊!

    “你有办法了?”齐王爷一看他的神情,立即追问道。

    夏浔兴冲冲地道:“是,王爷,门下想了一个办法,咱们可以搞彩票啊!”

    齐王爷皱皱眉道:“彩票?彩票是个什么东西,你慢慢说。”

    齐王回到罗汉床上斜身躺下,舒公公赶上两步,给他垫高了身子,夏浔把彩票的原理和经营方式向齐王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齐王听了冷哼一声,不屑一顾地道:“本王还当是什么绝妙主意,不就是‘拈阄射利’吗?不行,这个法子绝对不行。”

    夏浔茫然道:“什么拈阄射利?”

    舒公公奇道:“不会吧?公子没听说过‘拈阄射利’?那么这法子真是公子自己想出来的?要是这样,公子倒真是急智之才。”

    他回头看看齐王,见齐王没有反对,便对夏浔仔细地介绍了一番,夏浔听了不禁大汗,他还以为自己灵机一动抄来一个后世盛行的圈钱之法,从此就可以成为世界彩票之父了,没想到古人并不傻,敢情早在元朝的时候,就已经有人玩过彩票了。

    元朝时候,僧尼道士们搞过彩票,不过那时候的名字不叫彩票,叫“拈阄射利”。寺院要建造殿堂塔院等大型建筑时需要大量资金,就有聪明的出家人发明了“彩票”,他们事先准备几十件极具诱惑力的贵重物品当彩头,委托有权有势的护法施主销售做了记号的签筹,然后公开抽奖,这种法子曾经风行一时。

    可是这种东西从本质上来说仍然是赌,就算是对汉人传统、儒家文化继承的并不彻底的蒙元政府也承受不了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强烈谴责,最终以涉嫌赌博的名义终止了这项活动,朱元璋这位上古宗法制度、礼法制度的坚定拥护者,最痛恨的就是不劳而获,就连一般的赌博活动都在他坚决的打击范围之内,你在大明朝搞“彩票”?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而且发行彩票被统治阶层坚决制止的最主要原因是:一旦搞彩票,你就难以禁止成千上万人的大型集会。而如此规模庞大的群众集会太危险了,这是任何封建社会所不允许的,齐王否决这个办法,主要原因也正在于此。风宪官的弹劾、朝野的谴责,他可以不在乎,真要有事也有王府长史顶着,王府长史职同王相,实际上就是王爷犯罪的替罪羊,专业背黑锅的。

    可是谋反的罪名除外!王爷自己谋反,或者因为他的过错促成了别人谋反,那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责了,就算他是皇子,也要承担主要责任。

    齐王的脸色刷地一下沉下来,不悦地道:“杨旭,孤王看你精明,才将大事相托,如今你就只能想出这么一个拾人牙慧的好办法?”

    夏浔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把冯总旗所说的第二个办法说了出来,他留了个心眼,在他想来,三个办法中,这个办法是危害最小的,而且齐王如果不采用,顶多被他斥骂一声荒唐,还不致于让齐王大怒,一脚把他踢出殿去。

    齐王朱榑听了之后微微侧了身,轻轻拍着膝盖,开始沉思起来。

    夏浔暗暗纳罕:“奇怪,他怎么一点不恼?”

    朱榑沉吟片刻,举起的手掌一停,忽地往空中一挥,断然道:“好办法,就这么干!”

    夏浔一愣,朱榑反而奇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夏浔忙道:“哦,没……没什么问题。”

    齐王微笑道:“这个办法倒是使得。”

    他下了床榻,缓缓踱着步子,抚须道:“贩卖兽筋、牛皮、生熟铁,应该会获利颇非,不过……还是慢啊,至少两个月内难见盈利,不能解本王眼下之渴,这个法子可以用,但是还得想个解决眼前难处的法子,来钱更快的法子,你还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若只是咨询,夏浔便要摇头说无了,问题是齐王目光灼灼,话虽似在问询,脸上的神情却已摆明了“没办法你就去想,总之,一客不烦二主,你必须给我解决”的无赖德性,夏浔一咬牙,只好又把冯总旗所教的扩建王府、藉以敛财的法子说了出来,心道:“如此扰民,巧立名目地敲榨地方,败坏王府声誉,这回王爷总该勃然大怒了吧?”

    不想齐王听了之后竟立即放声大笑,喜不自禁地夸奖道:“妙啊!好主意,真是好主意,哈哈,真亏你怎么想得出来,这个法子妙之极矣!”

    夏浔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定定神,小心提醒道:“王爷,这个法子,固然可以充盈王府库廪,又可解决眼下急需,不过……扩建王府,圈占民居,必然民怨沸腾,于王爷的贤名大大的不利啊。”

    他看看齐王脸色,又道:“而贩卖牛皮、兽筋和生铁,更为国法所不容,一旦被风宪官们侦知,恐怕对王爷大大不利。这些法子虽能生利,是否可行,门下觉得却是大有商榷的余地……”

    “嗳,有什么不可行的。”

    齐王朱榑不以为然:“这天下是我朱家的,这青州府是父皇赐予孤的藩国,这里的山川河流、万千黎民,都是属于孤的,孤王要他们表表孝心,有什么不可以?那些官吏富绅都是有家有业有恒产的,孤要他们孝敬一二,他们还敢造反?”

    齐王振振有辞地道:“再说贩运牛皮兽筋、生铁熟铁,朝廷有管制,是怕有人采买此物铸兵造反,孤会做此大逆不道之事吗?孤赚了钱,还不是要用在地方上?孤采买石料、木料、油漆、砖瓦不花钱么?孤要雇佣匠人工人难道不花钱么?取之于地方,用之于地方,有什么不得了的。你想的法子很好,就这么办了。”

    夏浔听了哭笑不得,他还以为王爷不知其中利害,因此点拨一下,谁知齐王并不是不知其中利害,而是骄纵枉法,根本不在乎其中的利害。在齐王眼里,国就是家,家就是国,天下既然是他们家的,他想用什么、想怎么用,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什么律法,那是给臣民们设立的,管他屁事。

    也是夏浔不知道其他藩王都干过些什么行径,才会错估了齐王的觉悟。谷王朱橞夺民田,侵公税,杀无辜,藏匿亡命,长史虞廷劝谏,马上被他找个罪名给杀了,骄横之极;晋王朱有一天闲来无事,竟然以军马包围一个村落,屠无罪百姓二百余家,还常饲恶犬,以啮人为乐,根本就是一个变态;岷王朱楩杀戮吏民,擅收诸司印信,明目张胆。比起这几位兄弟的所作所为,齐王朱榑还算是好的。

    其实龙生九子,各各不同,也不能说朱元璋的这些儿子个个混蛋。比如燕王、宁王,守土戍边,于百姓却秋毫无犯,在藩国极爱百姓爱戴;蜀王朱椿,人称蜀秀才,孝友慈祥,谦谦君子,不但从无扰民之举,得知藩国内有学子家境贫困时,他还会拿出自己的俸禄救济他们;又比如庆王朱栴天性英敏,勤奋好学,不但写的一手好书法,还大力宏扬文化,在藩国内搜集整理,出版了多部典志文章;而周王朱橚也是一位贤王,对治下百姓十分爱护,现在他正召集人手,重尝百草,准备把所有可以食用的野生植物整理成书,以济世人,一旦成书,这将成为中国植物学发展史上的一本巨著。

    可惜,齐王朱榑虽没那几位混蛋王爷跋扈,却也绝对不是一位贤王,道德、律法都不能约束他,他之所以没有大恶,只是既没有那无故杀人的兄弟王爷心理变态,也没有需要他去为恶的因素罢了,如今他这位藩王被钱难住了,欣然接受夏浔所献的计策,自然在情理之中。

    锦衣卫对这位王爷,可谓了解的十分透澈,每一步计划中齐王朱榑应有的反应,都已在他们的推算判断之下,夏浔所扮演的,只是一个把他引上断头台的角色罢了。

    夏浔见齐王如此喜欢“纳谏”,开金矿的建议可是无论如何不敢再提了,开采金矿,必建护矿队伍,这事可大可小,如果朱元璋继续在位还没什么,若换了建文上台,这就是送上门的造反罪名啊。幸好齐王正沉浸在难题得以解决的喜悦之中,也没胃口大开,继续征询更多如何捞钱的损招。

    齐王兴冲冲地对舒公公吩咐道:“小舒子,告诉工正所,立即扩建王府新址,圈地内的百姓人家,统统择地另建新居。让工正所的人私下透露出去,如果有想不拆房子的,嘿嘿……”

    舒公公心领神会,微笑道:“奴婢明白,奴婢明白……”

    夏浔见缝插针,连忙向齐王告辞,齐王扭头道:“你去吧,哦,对了!关于购销牛皮兽筋,生熟铁料的事,你要马上着手,从何处购进,销往何处,尽快拿出个章程来,需要本王出面的地方,你告诉小舒子一声便是。”

    “是,门下告退。”

    夏浔匆匆离开王府,到外面会齐了女保镖彭姑娘和几个家人,立即赶回了府中,随即便召肖管事捧了大堆的帐册到他书房,两个人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阵,肖管事便施施然地离去了,却把一大堆帐册都丢在了夏浔的书房里。

    当天傍晚,冯检校再次登门,夏浔急忙出迎,二人和和气气地踏进书房,房门一关,冯西辉的脸马上沉下来了,开门见山地喝问道:“本官对你面授三计,为何不在齐王面前合盘托出?”

    夏浔呆道:“大人是说什么?”

    冯西辉目泛凶光,冷冷地道:“你为何自作聪明,献什么‘拈阄射利’之计?却不直接说出我教你的三个办法?”

    夏浔暗自一惊:“他们在王府里果然有耳目,幸亏我未雨绸缪。”

    仔细想想,当时侍候在殿里的除了舒公公之外还有七八个小黄门,舒公公是替齐王理财的人,如果他是冯西辉一党,那就用不着夏浔献计了,完全可以籍他之口说出这些办法,所以此人可以排除在外,那么这个耳目就一定在那七八个小黄门当中了,这个人地位有限,受冯西辉收买后,只能起些通风报信的作用。”

    心里暗暗分析着,夏浔对冯西辉说道:“大人恕罪,小人并非想要自作主张。只是担心直接献上大人的办法,会引起王爷的怀疑,那‘拈阄射利’一旦举行,参与的人成千上万,声势浩大,想瞒也瞒不住人,齐王爷不可能接受这个建议的。”

    冯西辉神色稍缓,说道:“哼,你也懂得用计?以后不可再卖弄自己的小聪明……,钓鱼不是这样钓的。就算你是为了小心从事,为何那开矿采金之计你不曾献上,这又有什么理由?”

    “这个么……”

    夏浔稍一犹豫,冯西辉的双目已冷冷地眯起,两道冷芒凝聚如线,森然瞪向他,夏浔瑟缩了一下,胆怯道:“大人恕罪,小人……小人只是……”

    “只是什么?”

    冯西辉负手逼近一步,夏浔仓惶退了两步,后腰撞在书案上,书案上歪歪斜斜地摞着的一堆账本吃他一撞“哗啦”一下倒下来,夏浔期期艾艾地解释道:“小人……小人是想,那贩铁器牛皮兽筋的生意获利虽厚,终……终不及开矿采金。

    两计若一起献上,小人必被安排贩运铁器兽皮,我的人不在青州,钱也要支用大半,那么……那么开矿采金时我能入的股份就少了,好处……好处不免要被别人家占去,所以……所以我没有马上献上此计,回来后就让肖管事给小人盘了盘账,看看能挪出多少活钱,想着先攒出了本钱,再……再……”

    冯西辉看看那倒落下来的一摞账本,眸中的杀气立即消失了,原来如此,这就说得通了。转念再想,如果夏浔真能在开矿采金上占个大头,赚到更多的钱,最后还不是要给自己做了嫁衣?冯西辉马上转怒为喜,满面春风地道:“嗯,你倒懂得抓住机会,好吧,你想从中捞些好处也未为不可,不过你要尽快筹措资金,时间不能太长,开矿采金的主意务必得尽快献上去,否则,本官也不好对上面交待的。”

    “是是!”

    夏浔忙不迭答应下来,接着把齐王要他尽快联系货源和买家的事向冯总旗交待了一遍,这些冯总旗当然已经知道了,因为计策并非出自冯总旗之手,他也不知道这些具体的门路,还要向那位神秘洞中人请教一番,因此听他说完也不多问,只是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会尽快安排,一俟有了眉目就通知你。”

    夏浔送他离开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

    看看冯总旗远去的背影,再看看天边弯月如钩,夏浔心中的杀气暗暗升腾:“冯总旗在王府中另有耳目,我想两边搪塞是不行的。他步步紧逼,迫我入彀,我若再不自救,悔之晚矣,冯总旗,当速除之!”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