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19章 人人有故事


    ()

    那一行人下了山便进了大云寺,此时正是午膳时间,看来这位施主除了地位很高还捐献了很多香油钱,要不然大云寺不会派高僧接待,陪他们游山玩水,还安排素斋款待。

    冯检校无暇理会那人身份,他下了山便立即快马赶回府衙去见赵推官,随便找个理由,把他“刚刚发现”的夏浔替齐王经营生意的身份告诉了赵推官,推心置腹地道:“大人,一旦这杨文轩真有个三长两短,不要说青州士绅会为之鼓噪,齐王爷那里怕是更会大大不满,到那时,就算青州士绅的不满上面还抗得住,齐王爷只消说一句话,我青州府治下不力,匪盗横行的罪名却一定会压下来,到那时恐怕知府大人都要丢了乌纱帽,大人您……又会受到何等处置呢?”

    推官相当于公安局长,职责所在,治内若是出了重大刑事案件,闹得民怨沸腾,再有齐王这样的大人物施压,结果当然可以想见,赵推官不由瞿然变色,惊道:“那杨文轩竟是齐王的人?这可怎么办,凶手艺高胆大、行踪诡秘,我们迄今毫无线索,恐怕一时半晌是捉不住他的,万一他再次对杨文轩下手……,不成,我得马上把这事禀报于知府大人和州判大人。”

    “大人且慢!”

    冯检校连忙拦住他,说道:“大人,您把此事报与府尊和州判大人,固然是应该的,可是这刑名之事,您才是主管,一旦两位大人获悉杨文轩的身份,为了推脱责任,必然把这事儿全部推到您的身上,说不定还要正式行文,白纸黑字,留一个凭据。如何保障他的安全,最后还不是要着落在大人您的身上?到那时大人又该怎么对府尊和州判大人说?府尊大人、州判大人肯与大人共担道义么?”

    赵推官咬牙道:“那对老狐狸肯接招才怪,他们一旦获悉此事,只会把事情全部推到本官头上,而且一定会明文下发,把场面做得滴水不漏,若是杨文轩出了事,嘿!他们正好推个干净。”

    说到这里,赵推官仿佛已看到一顶黑漆漆的铁锅向自己当头罩来,不禁悲观地道:“杨文轩是有功名有身份的士绅,有他自己的正当营生,我总不能叫他整日龟缩在府上不出来吧?可他纵有功名,也不过是一介百姓,本官又不能抽调刀头捕快们去贴身保护他,有违律法制度不说,传扬开去旁人还道我收了杨家甚么好处,无端惹一身腥,这……这可如何是好?”

    冯检校道:“巡检捕快为国执法,当然不能御于私人,不过,咱们无法出面,可以找人帮忙啊。”

    赵推官脸皮子一动,一把扯住他道:“老冯,莫非你已有了好主意,若有主意快快说来,不要再打哑谜了,我这汗都急下来了。”

    冯检校笑笑,对他低声说出一番话来,赵推官听得双眼一亮,把大腿一拍,叫道:“着哇,我怎么没想起来,若论消息之灵通,爪牙之众多,我青州府也比不得他们家,对!逼他们出手帮忙,只要有他们相助,不但可以保护杨文轩安全,还能迫使他们全力协助本官缉拿凶手,一举两得,果然妙计!”

    赵推官捏着下巴略一沉吟片刻,拍案道:“去,马上调十个捕快、十个快手,随本官走一趟。”

    冯西辉吃了一惊道:“带这么多人,动静是不是闹得太大了些?”

    堂堂青州府的推官大人带人办案,只带二十个人,真的多么?那倒不然,问题是赵推官实际上带的不是二十个人,而是近二百人。

    青州府一共只有六十名捕快、六十名快手,当然,这是指有编制的“经制正役”,而一个正役外出公干,要带两个副役,每个副役又要带上他的“帮手”和“伙计”,这样算来,一个捕快公干,实际上出去的人接近十个。所以赵推官调了二十个人,实际上就是两百人,这样庞大的队伍招摇过市,在承平年代的确罕见。

    赵推官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冯西辉顿时领悟,心道:“娘的,这些官儿们一个个花花肠子比我锦衣卫还多。”当下一拍额头,便去调人了。

    赵推官想要的正是这种效果,他已经不打算把杨文轩是齐王门下的事情告诉府台和判官两位大人了,而且自己也要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姿态,不然的话,一旦杨文轩遇刺,头顶上那两位大人分功诿过,他更加被动。而他今日招摇过市,尽量把动静闹大,来日一旦杨文轩真有个三长两短,他至少可以搬出今日之事,说他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来保证杨文轩的安全,可知州大人和判官大人做什么了?

    这点心思,冯西辉被他乜了一眼,已是心领神会。

    青州府的六十名捕快、六十名快手,平时在府衙待命的只有三分之一,赵推官一声令下,便从中调出了一半,这些人动作虽快,但是要汇齐他们的副役、帮手、伙计,却着实地费了番功夫,大半个时辰后,人马才到齐,赵推官一身官袍,出衙上马,威风凛凛地带着两百号手下浩浩荡荡而去……

    夏浔听肖管事向他汇报了这些天登门拜访或者打听过他消息的人,暗暗记在心里,之后便让肖管事去彭家武馆,自己则拿过那摞拜贴、请柬,逐一翻阅,进行筛选。

    这些大多是来往比较密切的人,有些人张十三曾详细地向他介绍过,有些不太熟悉的,那也没有关系,身边还有个小喇叭呢。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询问技巧,夏浔就能从她那里得到许多对自己有用的资料,比如这个人的身份、和自己关系的远近,大致有些什么往来或恩怨。当然,小荻的叙述中还挟杂着许多家长里短,阿猫阿狗的消息,自动过滤就是了。

    最后夏浔从中挑出了三个最有嫌疑的人:林北夏、庚薪、江之卿。

    夏浔选出的这三个怀疑对象,都有作案动机,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林家当铺的林北夏。

    林家当铺现在已经改了名字,叫“林杨当铺”,因为杨文轩现在也是这家当铺的掌柜,占着一少半的股份。

    杨文轩能入股林家当铺,起因是前年的时候林家当铺起了一场大火,那场火烧毁了林家的一间典当品仓库,库里有许多活当物品,其中不乏珍贵之物。失火的消息传开后,在林家当铺典当过的客人都拿着当票来赎回原物,就算是本来没钱赎回典当品的人也借了钱铁了心的要赎回。

    因为典当行的规矩,活当物品在一定期限内,允许典当者赎回。所以活当物品在未过期之前,典当行是不能进行处置的。现在林掌柜拿不出原物,就得高价赔偿,那些典当东西的人也缺德,哪怕只典当了一件棉袄的,你现在拿出三件棉袄的价钱来赔偿他也不干,硬说他家那棉袄是他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留着是个念想,用后世的话来说就叫记念意义,这无形价值可就大了,人家不要钱只要原物,你能如何?

    这些典当的人把林掌柜的挤兑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上吊的心都有了,这时候杨文轩登门造访了,据杨文轩说,在齐王府和青州知府衙门,他都有一定的人脉关系,他可以帮林掌柜的解决这个难题,条件是要让他入股,成为林家当铺的东家之一。

    就这样,“林家当铺”变成了“林杨当铺”。

    如今杨文轩财势越来越大,得了功名之后在士林和官场也有了一定的地位,渐渐形成以客压主之势,再这么下去,“林杨当铺”就得变成“杨林当铺”,最后变成“杨家当铺”。

    应天杨家在青州这一支就只剩下杨文轩一人,把他杀掉的话,杨氏家族从应天赶来接收这一房的全部财产时,必然要发卖各种不动产的,那样的话,林家祖上传下来的这家当铺,仍然能够掌握在林北夏手中。丢了祖产的人是败家子儿,死了都没脸入祖坟的,对林北夏来说,这个风险无疑值得一冒。

    庚薪,“生春堂药铺”的大掌柜。“生春堂药铺”是青州的大药材商,在益都、临朐、临淄都有分号,店主姓孙,庚薪是入赘孙家做的上门女婿,所以他现在的正式姓名,前边还应该冠上一个孙字,叫做孙庚薪。

    老庚和杨文轩本来只是泛泛之交,两人之所以成为朋友,其实也是有故事的。主要原因是去年初的时候,孙家商号进了一批假药,病人吃了假药闹出了人命,药铺一时陷入危机,店号资金周转不开,便以房产、店铺为质,向夏浔贷了一大笔钱。

    当然啦,林家当铺也罢,生春堂药铺也罢,先后发生的这两件事都是冯检校他们在暗中搞的鬼,杨文轩才成了林家当铺和生春堂药铺的“及时雨”。试想冯总旗他们不过是一群精于破坏却不懂建设的人,你还指望他们有什么好法子来扶持杨文轩呢?

    这些内因夏浔都听张十三说过,夏浔之所以把庚员外列为嫌疑人,是因为杨文轩对生春堂药铺原也没怀什么好意,当初放贷的目的,就是想吞并这家药铺,如今还贷的期限早已过了,杨文轩已多次催促还款,夏浔怀疑杨文轩很可能已经向庚员外透露过一旦无法还款就要入股的打算,这样的话庚员外铤而走险就有了理由。

    杀掉债主虽然赖不了帐,但是杨家在青州只剩下这么一个当家主事的人了,如果他死了,杨家本族得到消息再派人过来处理,各种事务处理完毕,怎么也能拖个一年半载,说不定生春堂药铺资金紧张的危机就解决了。但有一线希望,狗急跳墙,买凶杀人也未必不可能。

    至于江之卿,则是一家绸缎庄的掌柜,夏浔曾帮助安员外与他竞争过生意,此外,“潇湘馆”的依依姑娘挂牌梳栊的时候,两人还曾为了夺得依依姑娘的头筹而挥金斗富,最后杨文轩胜出,所以两人颇有积怨。只是相对于以上两人,此人买凶杀人的可能,要小了许多。

    将这三人整理出来之后,夏浔暗暗决定,第一个,先查林北夏,凭他学来的刑侦知识以及察言观色的本领,如果此人是幕后真凶,一定能查出些蛛丝马迹。

    夏浔正在筛选着犯罪嫌疑人的时候,赵推官和冯检校带着巡捕快手近两百号人手招摇过市,已直奔西城而去。一路上许多百姓好奇追赶,直到他们出了西城,看热闹的人才失望而归。

    青州西去十里有一座庄子,庄主姓彭,彭家开着车行、船行、骡马行,还控制着青州的牙行、开着武馆,青州地面上的城狐社鼠、泼皮无赖都唯彭家马首是瞻,可谓财雄势大。不过彭家经营这些生意,黑白两道都有涉及,虽然有钱有势,也只能归于豪霸之流,同杨文轩这样高贵的缙绅阶级不可同日而语。

    大队人马往彭家一走,立即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赶脚的、种地的、河泡子里拉网捕鱼的,很多地方百姓都和彭家有密切关系,眼见赵推官和冯检校一身官服,胯下骑马,后边跟着近两百号佩刀提棍的衙役,威风凛凛,浩浩荡荡,消息已飞快地传报到了彭家庄。

    彭家的管事二爷彭万里听说之后大吃一惊,立即飞身直奔后宅,去见自己的祖父彭太公。彭老太爷已是百岁高龄的老人,人虽老而精神瞿烁,意气如云,背虽微驼却仍显高大,身材魁梧,看起来十分的健朗。

    老太公穿着一件对襟汗褂,下身着一条黑色功夫裤,脚下一双黑布面的布鞋,手中转着一对锃亮的子母铁胆,正在穿后院而过的溪流前垂钓,背倚垂柳,悠闲自若。

    彭万里急急赶到,挥手摒退侍候着的下人,对彭老爷子低低说了几句话,彭太公脸色微微一变,手中转动的铁胆顿时滞住:“来了多少官兵,共有几路人马?”

    彭万里道:“太公,来的大约有两百名捕快,由赵推官领着。”

    “咣当咣当……”

    彭太公手中的铁胆又飞快地转动起来:“只有捕快……,没有卫所官兵?”

    “没有。”

    “只有一路捕快,没有四面合围?”

    “没有。”

    彭太公手中的铁胆速度变得轻快起来,两枚铁胆在掌心里滴溜溜转得飞快,彼此间却没有一丝碰撞,无声无息。他轻轻一笑,泰然道:“我知道了,你到前庄去接待一下吧,看看这位推官大人亲自出马,倒底有什么麻烦找上门来。”

    彭万里急道:“老祖宗,要我说,您还是先做些准备才是,有备无患呐,万一他们真是奔着咱们来的……”

    “不可能!”

    彭太公傲然一笑,道:“几只阿猫阿狗,就来捉我彭和尚?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了咱们家的底细,青州卫的官兵早就倾巢出动了,就算是齐王,也要带着他那三卫兵马亲自赶来,把老夫这宅子围得铁桶一般那才放心!你去做事吧,既无千军万马来,老夫稳做钓鱼台!”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