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行 > 第010章 肖家有女初长成


    ()

    杨文轩的府邸在青州东城,宅子很大,却算不上如何富丽堂皇。因为杨家发迹的时间并不长,目前虽已济身青州十大富豪之列,但是底蕴总是不及那些传承了几代的人家。再加上守孝期间不宜大兴土木,如今孝期结束刚刚一年,还来不及翻修扩建。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原因,杨文轩这两年生意虽然做的很大,却也不可能敛财的速度如此之快,能在短短两年间就济身青州十大富豪,实际上在他名下的产业,有许多是属于齐王府的。尽管如此,杨府的气派比之许多殷富人家还是要壮观许多,朱漆铜环的大门,条石砌的阶蹬,门左拴马石,门右悬灯杆,黛瓦白墙,高墙深院,飞檐翅角,富丽堂皇。

    马车到了门前,夏浔的心已不由自主地急跳起来。胜负成败,在此一举,成,从今天起,我将成为这道门户里的主人,如果失败……

    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这是第一关,也是最难的一关,无论如何,我得过去!只要过了这一关,以后纵然有人对我生起疑心,他也不敢轻率认定了。”

    杨府的门子看见少爷的车马,早已打开正门欢天喜地的迎了出来,四个护院和车把式从侧门进入,夏浔在张十三的陪同下走进了大门,一进门儿,两个青衣小帽的家丁刚好路过,一见少爷回来,忙也站定见礼,然后便有人飞跑进去报信了。

    杨府的家仆奴婢们并不算多,比起同等身家的豪门来说要少得多,因为庶民是不许蓄养奴婢的,所以杨家以前的下人都是用帮工、奶娘一类的名义雇佣来的,这样就不可能雇佣太多人手,去年杨旭考中诸生后,有了功名在身,杨家才开始名正言顺地雇佣奴仆。但是杨旭时常在外,并不太理会家里面的事,主持府中大局的肖管事又是个极节俭的人,在他看来,雇佣大批奴仆摆排场开销是很大的,所以府里下人仍是不多。

    夏浔心中擂鼓,强作镇静地进了自家府邸,府中居舍建筑布局图张十三已经画过给他看,可那毕竟是一些平面的线条,现在身处如此直观具体的环境,生疏的感觉还是油然而生。好在有张十三的陪同,夏浔这个冒牌货才不至于在杨府中盲人瞎马,胡乱闯荡。

    杨府中亭台楼阁峥嵘轩峻,树木山石葱蔚洇润,景色很是优美,不过夏浔此刻却没有心思观赏,过了前院中院,拐进后院,绕过曲廊,就见正对面疏朗的花木中露出一角红楼,飞檐掩露。夏浔知道,这就是自己的住处了。

    “沉住气,记着,你就是杨文轩!你,就是杨文轩!”

    身后传来张十三略显紧张而严厉的提醒,夏浔用上了自我催眠术,在心里面不断地给自己施加着心理暗示,呼吸刚刚趋于平稳,就听一个欢喜的声音叫道:“少爷回来了么?”

    夏浔驻足看去,就见一个青袍人快步走了过来,这人年方过四十,中等身材,五官清朗,方巾下的头发和颌下三绺微髯都梳得整整齐齐,身上穿着一领淡紫色的交领长袍,也是浆洗得整洁笔挺,他的一双袖子挽子,洁白板整的里衬也是一尘不染,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精明劲儿。

    夏浔只看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杨家管事肖敬堂,这个人的头像他可是看过无数遍的。

    “肖叔,我回来了。”

    夏浔向他安详地一笑,刷地一下展开了竹骨茧纸的折扇。

    杨旭幼年时就随父亲离开了江南,那时他的母亲已经过世,因为杨父没有功名,又已有了子嗣,按大明律不符合纳妾的条件,他又一直不肯续弦,故而在青州,杨旭除了父亲之外再无一个亲人。幼年时父亲整日在外经商,没有时间照料他,杨旭是由肖管事拉扯大的,所以对他极为亲近,一直以肖叔称之,并不以下人相待。

    肖管事满面欢喜,正要躬身施礼,忽地微微一怔,夏浔心中一紧,脸上却是一片洒然,上下一看自己,微笑道:“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肖管事摇头失笑:“少爷离开这几天,可是晒黑了许多,老肖方才头一眼看见少爷,竟觉有些陌生,真是荒唐,荒唐,呵呵……”

    肖管事看见夏浔时,确实有种对着陌生人的感觉,其实他并未发现什么破绽,那完全是一种玄妙的感觉。然而夏浔此时的穿着、相貌、举止、神态乃至语气,都和夏浔一模一样,即便有差异也是极小的,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是很难看出什么问题的,更何况旁边还站着少爷的贴身伴当张十三,肖管事的想像力再如何丰富,也想不到少爷出门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就换了人,所以那诧异的感觉只是在心中一闪,便被他抛到脑后了。

    张十三本已绷紧的脸皮子松驰下来,夏浔却是黯然一叹,哑声道:“经历过生死离别,才能体会人生之无常。听香本是我极宠爱的一个女子,却因失足落水而……,她的死令我郁郁多日,至今想起仍难释怀。”

    听香在固水河意外溺亡的消息已经报回了府中,肖管事知道自家少爷是个多情种子,一见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不禁暗悔失言,忙道:“人死不能复生,少爷就不要伤心了。少爷离开这才几天,人晒黑了、模样也显清瘦,少爷,不要怪老肖多嘴,这钱财啊,终究是身外之物,赚不完的。

    少爷您瞧,这才两三年的功夫,少爷就挣下这么大一份家当,足以告慰老爷在天之灵了。少爷现在应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才对,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少爷应该早些衣锦还乡,迎娶少夫人,咱们家人丁太稀落了,少爷多子多孙,香火鼎盛,老肖有朝一日见了老爷,才好有个交待……”

    肖管事说的动情,忍不住抻起袖子拭了拭眼泪,夏浔忙劝慰道:“你看你看,本来说起我的伤心事,倒让肖叔伤心落泪,好好好,不说这个,咱们都不说这个了。”

    肖管事忙也笑道:“可不说的呢,都是老肖的错。少爷刚回来,风尘仆仆的,我又啰嗦上了,来,请少爷先去沐浴一番,换身衣服歇息一下,一会老肖去厨下吩咐一声,叫他们把晚膳准备的丰盛一点,吃过了晚饭老肖再向少爷说说家里生意店铺近来的情形。”

    夏浔笑道:“咱家的生意一直有肖叔操持,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这些事情明天再说也不迟。”说着又对张十三道:“晚膳后你到书房来一下,有些事还要着你去办。”

    “少爷,十三告退。”张十三答应一声,与他飞快地碰了个眼神,便闪身退了下去。

    肖管事陪着夏浔往红楼走,一边走一边扬声叫道:“小荻,小荻,快些侍候公子沐浴更衣。”

    他推开一道门户,想必就是女儿的住处了,只是里边空荡荡的不见人影儿,肖管事不禁嘟囔道:“这个死丫头,又跑哪儿疯去啦?”

    他一边找着女儿,一边说道:“少爷每次一离开啊,最牵挂少爷的就是我家小荻了,小荻这丫头从小就喜欢黏着少爷,少爷一走半个月,小荻是茶不思饭不想,人都瘦啦……”

    肖管事说着顺手推开了一道门户,往里一瞧,忽然就像掉了下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见迎门一张方桌,桌上堆着一个大水果盘子,一个秀发垂髻的小姑娘正坐在桌后面,双手捧着一只大水蜜桃儿,啃得两颊满是汁水,桌面上还丢着几个啃得不甚干净的桃核、梨核、杏核……

    门突然打开,把屋里的小姑娘也吓了一跳,她很惊讶地捧着桃子,嘴里塞满了果肉,鼓得那张小脸圆乎乎的,三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小姑娘那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先看看夏浔,再看看肖管事,然后很诧异地转了转,就像一只捧着松果的小松鼠。

    夏浔被她可爱的模样逗得“噗嗤”一笑,肖管事马上收起尴尬的表情,用《动物世界》画外音般的深沉浑厚的男中音道:“少爷,你看,这丫头因为茶饭不思,一时饿的狠了,竟然躲在这里吃果子。”

    少女使劲吞下嘴里的果肉,毫不客气地戳破了他的谎言:“爹啊,谁茶饭不思啦?人家现在饿得都能吞下一头牛,可是人家在节食减肥瘦腰身呀,想吃也不敢吃啊……”

    肖管事老脸一红,恼羞成怒地喝道:“臭丫头,真不懂事,少爷回来了也不知道上前见礼,看把你惯的,快服侍少爷沐浴更衣去。”

    小姑娘一跃而起,提着红裙子像一只快乐的小燕子似的飞到夏浔身边,俏巧地蹲了下身,甜甜叫道:“小荻见过少爷!”

    夏浔这才得以认真打量肖荻的模样,这是一个豆蔻少女,穿一件白绫对襟小袄儿,下系红裙子,腰间缠一条湖水绿的小腰裙,显得利落洒脱,十分可爱。她那张秀丽可爱的少女脸蛋,眉弯嘴小,宜喜宜嗔,一双大眼睛黑的黑、白的白,灵动有神,带着一抹浅浅的俏皮笑意。

    要说肥嘛,她是稍有一点肉肉的感觉,不过少女的身子就像刚抽条的柳枝,随着年岁渐大,身段儿长开,婴儿肥现象自然就会消失,根本不需要节食减肥的,她却如此上心,看样子小姑娘已经开始在意自己的容貌身材了,也是的,这个年月的女孩子十四五岁就要嫁人,早熟嘛。

    不容他继续打量下去,小姑娘已亲昵地挽住了他的胳膊,快乐地道:“少爷,你怎么才回来呀,原说只去别庄里住两天的,怎么又跑到卸石棚寨去了,一走就这么多天。少爷,我跟你说啊,你走的第三天,咱们家的小花就下崽儿啦,咱家小花下了五个崽儿,比街东头老王家的小黑还多生了一只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

    “啊!对了,说到老王家啊,老王家的亲家苟员外前两天买了两个丫头,一个十岁,花了四贯钞,另一个十七了,长得挺俊俏的一个姐姐,还做得一手好女红,花了十八贯钞呢,你猜怎么着,过了没两天,那个姐姐就卷了苟夫人房里的金钗银饰偷偷跑掉了,苟家去找人牙子算帐,敢情那人牙子也不知道这个姑娘的底细,根本就是个骗子。”

    “哦,她……”

    “我就对爹说啊,咱家以后置使唤人,可不能像苟员外这么大意,你看翠云姐、刘大娘、大牛哥他们,都是本地人,知根知底的用着才放心,可千万不能雇那来历不明的外乡人。大牛哥前几天和二愣子打了一架,好象是因为他俩都喜欢翠云姐姐,你说他们打个什么劲儿啊,翠云姐又不喜欢他们,结果惨了吧,挨了我爹的罚……”

    肖管事哭笑不得地道:“好啦好啦,就你话多,少爷刚回来,还要受你聒噪,快侍候少爷沐浴去。”

    “哦!”小荻答应一声,转身欲走,忽然又看了夏浔一眼,这一下却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她一声惊咦,歪着头如小鸟睇人般睨着夏浔,脸上渐渐露出犹豫的神色,夏浔故作镇静地笑道:“看什么,少爷我变得更俊了么?”说着还捏着自己的下巴,故意摆出一个poss。

    肖荻左看右看,眉毛轻轻皱起,忽然凑近了像只小狗似的贴到他身上嗅了起来。肖管事脸都气黑了,大吼道:“没规矩的臭丫头!还不赶紧侍候少爷去沐浴更衣~~衣衣”

    肖管事这嗓门儿着实不小,咆哮声在房中回荡,把夏浔吓了一跳,小姑娘显然是怕极了老爹的“狮子吼”,被他一吼,登时抱头鼠窜。肖管事有些难堪地对夏浔道:“少爷,小荻这孩子……其实么,只是因为见到少爷回来,欢喜得有些忘形……,其实她平时还是非常注意女儿家仪表的,见过的都夸她淑女的很,笑不露齿、行不摆裙、举止稳重,言不高声……”

    老肖话音未落,小荻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就从庭院里传过来:“都死哪儿去啦!快准备热水,少爷要沐浴啦~”

    夏浔大囧,原来肖家的狮子吼是会遗传的。

    肖管事微微一僵,有气无力地对夏浔说了句:“我……老肖去给少爷准备晚膳。”说完便无地自容地跑掉了。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