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变 > 第二十四章 身死 下


    今天两次更新合在一起,近九千字啊!

    ————————————

    被天网五大高手以及暗箭五大高手围攻的伍行,突然猖狂之极。

    “十只蝼蚁,去死吧!”

    伍行眼中寒光暴闪,一条条手臂粗细的真元力直接从伍行身体中冲了出来,犹如十余条青色游龙朝四面八方游荡过去,而且根本不攻击这十人,让这围攻的十人错愕不已。

    十余条真元力游龙遍布方圆十余米,十大高手皆是在这区域之中。

    忽然伍行脸色狰狞,狂喝道:“爆!爆!!爆!!!”

    “轰!”“轰!”“轰!”“轰!”“轰!”……

    随着伍行的大喝声,一阵阵爆炸声不断响起,那些真元力完全爆炸开来,十个先天后期高手虽然实力强,可是由真元力所形成的如此强烈的爆炸也是抵挡不住。

    惨叫响起,残肢飞起,鲜血飘洒……

    一下子刚才困扰伍行的十大高手就这么被杀死了,用真元力形成的爆炸,过去伍行从来没用过这种攻击方式,这真元力爆炸威力虽然不错,可是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破不了修真者真元力的防御。

    没有修真者用这等弱的攻击,他们一般都是用飞剑,将真元力集中在飞剑上,通过飞剑上的阵法发出最强的攻击。

    刚才伍行看到那项北自爆,这才有了灵感。用体内真元力也形成爆炸。真元力可是比先天真气整整高上一个层次,威力之大绝对赶上项北的自爆。虽然这爆炸对修真者威胁不够,可是对先天高手却是足够了。

    果然,十大高手被炸的支离破碎,连个整点的尸体都不得。而五件中品灵器短刀也出现在了地面之上,只见三道流光射来。

    一是秦羽,一是蓝衣长老,一是风玉子。他们都是抢夺这五件中品灵器短刀的。

    “师弟,快!”伍德的传音进入伍行的耳朵,只见一道飞剑极速直接射向风玉子,风玉子也是用飞剑抵挡,又是一阵强强碰撞,两大高手又再次缠在一起。

    “滚!”

    伍行一声大喝,大袖连挥,五件中品灵器直接被凌空摄物吸到了伍行手上,之后直接被收入了伍行的储物手镯。而那道冲来的两道流光则是被澎湃的真元力击退。

    秦羽身形连闪,卸去了那强大的力量。

    蓝衣长老身形飞退,嘴角也是逸出了丝丝鲜血。

    “你们也就一个凡人而已,也想要夺中品灵器,简直做白日梦!”伍行看着秦羽和蓝衣长老,一脸的不屑。修真者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凡人,他们一般总是以俯视的心态看着凡人,自然瞧不起凡人。

    “好,师弟,做的好,哈哈,中品灵器啊!”

    伍德也大笑了起来,同时也愈加兴奋地和风玉子大战了起来,“风玉子,你现在也就凭借中品灵器欺负我下品灵器,这才和我斗成平手,待得我炼化了那中品灵器,看你怎么跟我斗!”

    “轰!”“轰!”“轰!”……山石碎裂,石壁倒塌,爆炸不断。

    这伍德一边说着,一边和风玉子厮杀着,风玉子则是冷着脸不说一句话。五件中品灵器被夺,的确是巨大的损失。二人战的是昏天暗地。

    “前辈,我是项家之人,万望前辈杀了秦德、流星以及蓝衣长老三人。”葛闽躬身道。

    伍行哈哈大笑道:“好,今天我心情好。本来那秦德我答应了项广要杀了,其他两个蝼蚁,我也就一并灭了吧!”伍行此刻轻松畅快之极,得到中品灵器,而且对方唯一一个修真者风玉子已经被牵制住了。

    他伍行是一点不担心,要杀谁就杀谁。

    “先收一柄短刀,待得回去以后专心炼化。”伍行此刻轻松之极,在他看来秦德等人命已经在他的掌控中并不急着立即就杀,反而伍行最看重的是刚刚得到的中品灵器。

    伍行取出一柄中品灵器短刀,当即滴血认主。而后那短刀便属于伍行了,一般修真者要真正掌握一柄灵器,不单单要滴血认主,同时还要再次用体内真火炼化,完全掌控才可以。

    不过此刻伍行也来不及浪费时间了。

    黑夜的山谷中,寒风阵阵。

    “去死!”葛闽的耳朵中忽然听到一道声音,当即大惊,但是霎那整个脑袋便感到一震——“轰!”葛闽的脑袋犹如西瓜一样爆炸开来,一道身形出现了。

    秦羽冷冷看着葛闽的尸体。

    “你……”伍行此刻刚刚滴血认主,看到这一幕不禁大怒,“你这个混蛋小子,竟然趁我滴血认主杀了这个老头子。”伍行此刻一阵羞怒,不管如何,这葛闽也算他一方的人。

    秦羽心中却是对自己道:“冷静,冷静,秦羽,你必须冷静!!!”

    到了现在这个关头,战场之上,风玉子完全被伍德牵制住了。他和蓝衣长老要杀掉伍行,实在太难了。伍行得到中品灵器,此刻实力比刚才还要强。

    而秦德刚刚度过四道天雷,伤重的很。正在盘膝闭眼静坐着。

    “唯一的机会!”秦羽眼中寒光一闪。

    唯一的机会就是秦羽的中品灵器——焱炽剑和焱炽拳套。中品灵器的攻击力足以突破修真者的防御,但是他只有一次机会,一旦被这伍德发现他有中品灵器,根本不会容他近身的。

    这也是为何刚才秦羽一直没有动用焱炽剑和焱炽拳套的原因。刚才不用中品灵器便足以杀掉那几人了。

    唯一的底牌!

    “哈哈~~~一个个都给我去死吧!”伍行陡然大笑了起来。

    只见一道暗红色光芒射出,蓝衣长老身上的光芒便暗淡了下来,霎那蓝衣长老就轰然一声倒地,他已然死去。面对修真者的攻击,没有灵器的他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中品灵器虽然没有炼化,但是仅仅速度都比我那柄飞剑要快一些啊。一旦炼化,那威力……”伍行心意一动,刚刚射出的飞刀又飞回到了他手上。

    看着手中的短刀,伍行激动之极。

    “这个家伙好强,一击,只有一次机会,只有靠近他的时候才能使用焱炽剑和焱炽拳套。”秦羽牙关紧咬,蓝衣长老的死,他也没有冲动,他必须抓住惟一一次机会。

    一旦失败,他完蛋,他的父王也必死。

    不容有失!

    “镇东王秦德,人间中你的权势也算极大了,可惜,还是要死在我手上啊。”伍行此刻得意之极,轻轻挥手,便要射出短刀杀死秦德,就在这一刻——

    没有任何风声。

    但是伍行的灵识却是发现了秦羽极速移动的身形,那数十米距离,秦羽仅仅霎那便到了他的身前。

    “轰!”

    伍行一挥手,一道真元力便射出去同时爆炸开来,而秦羽身体的表面陡然紫色光芒大炽,整个人皮肤表面看起来犹如晶莹的紫玉一样,真元力竟然爆炸竟然伤不得他。

    秦羽强忍住心中激动,一拳便朝伍行砸过去。

    看着秦羽攻击而来的拳头,伍行心中一动:“这个家伙是和秦德一方的,说不定是暗棋,也有中品灵器也不一定。不管如何,绝对不能冒险。”心中念头电闪。

    “死!”

    秦羽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手中的焱炽剑陡然出现——

    可是在秦羽焱炽剑还未出席那的时候,伍行就已经开始动了,待得秦羽手中焱炽剑出来,伍行已经躲避到十数米之外了。伍行看到秦羽手中出现的焱炽剑,眼中冒火丝丝愤怒的火焰。

    “小子,竟然暗算我!”伍行怒极,幸亏最后霎那他灵光一闪躲开了,否则……想到那个情景,伍行心中便是一阵后怕,同时也愈加愤怒,体内的真元力猛然涌入中品灵器短刀之中。

    只见一道暗红色光芒从伍行射向秦羽。

    “蓬!”

    秦羽没有的选择,连忙用焱炽剑抵挡,秦羽脸色陡然一变,他只感到一股恐怖之极的能量从那短刀之中传来,那股力量尖锐并且具有强劲地撕裂性,直接攻击在秦羽身上。

    “蓬!”

    秦羽仿佛沙袋一样飞起,同时鲜血飞喷,而后无力“蓬”的一声落下。

    正在和伍德大战的风玉子灵识却是注意到了这一幕,他心中一震:“焱炽剑,那是焱炽剑,这个杀手流星……难道是小羽?不对,小羽不是修炼外功的吗,怎么有真气。可是这个杀手流星和小羽的气息也很类似,难道真的……”

    此刻风玉子虽然心中怀疑,可是他根本脱不开身,那伍德正不断纠缠着他。

    “失败了!”秦羽心中感到一痛。

    他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最后自己出必杀一击的时候,那伍行竟然几乎同时后退,难道他知道自己要出招么?秦羽根本无法明白为何会这样。

    秦羽喉间一甜,鲜血又要涌上来。刚才那伍行怒极的情况下,明显下了杀招,灌输了极强的真元力在短刀中,那短刀也是中品灵器,秦羽的焱炽剑也是中品灵器。可是短刀中蕴含着极强的真元力,如此多的真元力透过中品灵器短刀攻击,威力的确极大。武器一个等级,使用的人却是相差太大了。

    一道道清流从流星泪中散发出来,开始朝秦羽全身幅散开去,秦羽的伤势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快速恢复着。可惜他有中品灵器的事情被伍行知道了。

    “难道老天要断我父王生路么。”趴在地上的秦羽看了一眼远处的秦德。

    秦德依旧平静地闭眼盘膝坐着,刚才的一战秦德根本没有看见。实际上此刻的秦德,根本没有任何精力注意到外面的一切,他的体内这个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度过天劫,虽然重伤之极,但是全身的先天真气却是发生了特殊的变化。

    一砂砾一世界,在内视中丹田却是无边无际的空间一般。此刻一道道‘水流’在无边丹田空间中流转着,这些水流不断流转,而后开始汇集,聚成一圆球。

    当年始皇度过天劫,也成结出金丹,方法秦德也是知道。当即秦德开始运转那秘法,那‘水流’汇集形成的‘水球’体积比较大,陡然体积小了一半,而后又再次变大了一些。

    缩小,再稍微变大。

    如此一涨一缩,水球不断变小,颜色也是不断变化,缓缓开始向金色开始转变,如此转变整整九九八十一次,一个淡金色的仿佛鸽蛋大小的圆球出现了,正是金丹。

    金丹周围还有着一道道气流流转。

    “终于成功了。”秦德心中一阵轻松,顿时一道道真元力从金丹周围的气流团中流了出来,开始流遍全身,金丹虽然成,可是五脏六腑刚才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即使是真元力,对身体的伤害修复都极难,此刻秦德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秦德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一道暗红色光芒。

    “砰!”

    秦德根本是条件反射,真元力灌输,直接控制自己的长剑猛地抵挡住了这暗红色光芒,同时秦德身形一动,便远远躲避开去。

    “竟然结成金丹了,速度好快,可惜了,你刚刚结成金丹,实力还太弱。而且身体伤势也重。唉……估计你是最短命的修真者吧。才成为修真者就要死了。”

    伍行御空飞起,脚踏飞剑,一脸的傲气。

    “呼。”秦羽喘了一口气,刚才看到那伍行要杀自己父王,秦羽便急了,可惜,一来他重伤。二来,他的速度再快也是及不上那短刀破空的速度。幸亏最后霎那秦德结成金丹。

    秦德金丹前期,身体却是重伤。有一柄中品灵器长剑。

    伍行金丹中期,身体没有伤势,有一柄下品灵器飞剑,外加一把中品灵器短刀。

    伍行控制真元力地经验也是比秦德多了,这一场大战,二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秦羽心中略微一想,便着急起来,可是,他秦羽的实力连他父王都是不如。

    “要杀我?”秦德冷笑,此刻的秦德也看到了场上局面。

    风玉子被伍德困住,那个杀手流星重伤,自己的其他手下都死光了。他没有人可以靠了,只能靠自己。

    “哼,一个刚刚踏入修真者的小家伙也猖狂,我就好心送你一程!”这伍行一声冷笑,而后根本不废话,那中品灵器短刀化作流光,不断极速攻击。

    “蓬!”“蓬!”“蓬!”“蓬!”……

    一霎那,秦羽只呼吸了两次,二人交手已经数十次了,激烈程度甚至于接近风玉子和伍德的大战。可是秦羽脸色渐渐变了,他清晰看到自己的父王嘴角开始流出鲜血。

    每一次交手,秦德体内地伤势就愈加地重。

    “哈哈~~~”

    伍行猖狂地大笑声响起,攻击愈加激烈,他完全看出秦德身体伤的很重。身体的伤,可是很难恢复的。如此激烈交战,秦德口中鲜血不断逸出。

    “滚开!”风玉子大急,猛地加大飞剑攻击,想要去救秦德逃走。

    “做梦!”伍德哈哈大笑了起来,体内真元力疯狂灌入飞剑,伍德仗着功力深厚,硬是将风玉子拖住。

    “父王!”看着秦德脸色愈加苍白,伤势愈加地重。秦羽只感到自己的心仿佛被万蚁噬咬一样,着急痛苦地难以呼吸,着急,急得心痛,脑袋都是一阵阵眩晕。

    秦德猛地一声大喝,脸色通红,他的长剑和伍行的短刀来了次最强碰撞。

    “噗~~”

    鲜血长喷,秦德身体的伤势再次加重,直接倒在了地上,而那伍行也是脸色微微苍白了些,伍行收回了短刀,眼中尽是冷笑:“可惜啊,一个刚刚踏入修真界的小子!”

    说着他手中的短刀再次亮了起来,一道道真元力灌输其中。

    “住手!”风玉子也知道不好了,一声狂喝,然而那伍德也发狂了,硬是牵制住了风玉子。

    秦羽看到重伤倒在地上的父王,又看着光芒愈加炽热地短刀,心中猛然一震,几乎霎那,过往的十九年的一切记忆闪电般流过脑海,十九年地刻苦修炼为了什么。

    为了彰显自己的价值,为了让自己的父王为自己骄傲,为了让父王知道,自己也是和大哥二哥一样有用。

    “死吧!”伍行轻声道,手微微一动,手中能量达至极致的短刀便化作暗红色流光直接射向重伤的秦德,伍行眼睛微微耷拉着,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他准备看着秦德死去。

    秦羽在伍行要出手的时候,便极速冲向秦德,待得伍行射出短刀,秦羽已经极速移动了。

    伍行和秦德距离过百米,秦羽则是在秦德侧面,只是距离数十米而已。虽然只是数十米,可是短刀速度太快,秦羽根本赶不上,看到极速移动的短刀。

    秦羽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抓住短刀’。

    “抓住!”秦羽心中猛地一声嘶嚎,速度完全达到极致,然而这样的速度依旧不够。心仿佛被无数蚂蚁噬咬般疼,脑袋急地要爆炸,此刻的秦羽眼睛已经完全赤红。

    陡然,一道冰冷的清流流入秦羽的脑中,秦羽陡然一片清澈,这一瞬间,整个世界完全静了下来,时间完全静止,秦羽脑中忽然出现三块《通天图》的36副图像。

    一共108副图像,从第一副图到最后一副图,一瞬间,秦羽有种明悟的感觉。

    “轰~~~”

    秦羽体表连续出现36道银色气柱、36道金色气柱,36道紫色气柱。一共108道气柱相互缠绕,形成一个图形很是完美自然的三色铠甲。

    同时刚才那种时间静止的感觉消失,短刀依旧极速飞行。

    “就差一那么一点!”秦羽按照自己的速度,心中一下子判断出差那么一点,然而——

    “咻!”

    包裹着108道气柱的秦羽犹如离弦之箭,速度骤然快上两倍,一下子出现在秦德身前,双手猛然伸出,焱炽拳套自然出现在手上。秦羽双手如同鹰爪,一把抓着流光一样的短刀。

    此次伍行可是下了杀招,短刀中的能量强的可怖。

    “蓬!”秦羽手中的焱炽拳套虽然当初了短刀,可是一道道刀气依旧从短刀中射出,射在秦羽身上,那三色铠甲看起来似乎很是威武,实际上只是气体而已,根本没有防御力。

    连续数十道刀气霎那射在了秦羽身上,秦羽**是强,可是依旧被射穿了腹部,只见秦羽腹部有着一个可怖的伤口,鲜血哗哗流下,失血之快让秦羽身体一晃。

    “焱炽拳套!”此刻努力站起的秦德看到秦羽手上的拳套,一下子呆了,“这杀手流星怎么有焱炽拳套,不是羽儿才有的么?”秦德想到那日自己和风玉子猜测杀手流星身份的场景。

    “难道……”秦德心中一震,“不过羽儿没有真气啊。”

    “呀呀~~~”伍行大怒,身形一闪便冲了过来,同时单手一指,他原本的飞剑便立即射向秦羽,秦羽被那刀气破了腹部,伤了要害,根本来不及躲闪。

    “噗~~”

    一道飞剑几乎在秦羽抓住短刀一会儿,便刺破了秦羽的胸膛,刺破了秦羽的心脏,同时流星泪发出一道道清流不断涌入修复,可惜心脏是人体要害。

    “父王!”秦羽对着秦德,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此刻他的声音恢复成了秦羽的声音。

    “什么!”秦德脸色终于变了,杀手流星真是自己的儿子!

    “再见了……现在看来,我还是有点用的……”秦羽努力挤出笑容,然而那胸口要害被伤害却是让秦羽脸上肌肉微微抽动。陡然秦羽眼中出现一丝决绝以及凶狠!

    “两个一起死吧。”伍行已经到了。

    “啊~~~”

    秦羽猛然仰天长吼,脸色狰狞了起来,原本抓住短刀的双手速度达到极限,只看到连到模糊的龙爪影子,秦羽体表的108道气柱都是一阵急促流动。

    “哧~~”

    秦羽的双爪速度之快,甚至于超过刚才的短刀极速飞行的速度,直接刺入了伍行胸膛中,秦羽右手猛地一抓,伍行的心脏便直接被秦羽一把捏碎了。

    “怎么可能……”伍行瞪大了眼睛,看着刺穿自己胸膛的双手,一脸的难以置信,刚才的飞剑已经刺穿了秦羽的胸膛,直接刺穿了心脏。即使是修真者也要死去,可是秦羽为什么可以坚持如此之久呢?

    伍行根本不知道,秦羽一受重伤,那流星泪便急切发出道道清流不断融入心脏中,这才让秦羽多坚持一段时间,来了次最后一击。

    “师弟!”伍德一声狂吼。

    忽然——

    一道凄厉的鹰啸声响起,一道流光从九天万米高空冲下,正是小黑。小黑飞的太高了,等发现秦羽遇到生命危机也来不及冲下了,小黑疯狂地哀鸣叫着并极速冲下。

    秦羽心脏被刺穿,即使是流星泪也不可能一会儿修复,秦羽只感到眼前渐渐黑了下来,也无法呼吸了,他知道……他要死了。秦羽的眼神渐渐暗淡了下来。

    他快死了。

    同时,秦羽的身形也开始变化了,恢复成原本秦羽的模样。此刻的秦羽无法继续保持《易形换骨》的样貌了。

    看到秦羽身形的变化,秦德只感到自己地心痛的揪起来,眼泪根本抑制不住地流下来了,秦羽看着秦德,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笑容,而后眼神便完全暗淡了下去。

    “羽儿死了!”

    秦德全身一震,整个人仿佛被雷电集中一般。

    ……

    “可是……你不给我机会,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你只会说,我参加一点用处都没有。父王啊,你连机会都没有给我,为什么敢肯定我没有用?为什么,为什么啊!

    ……

    “哈哈……我就是没用的,最没用的一个,无论我如何的努力,无论我修炼到什么地步,我永远是最无用的。好笑啊,这么多年,我修炼什么,我修炼干什么,我修炼又有什么用?”

    ……

    过往秦羽的声音还在耳边,秦德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他清晰记得自己儿子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再见了……现在看来,我还是有点用的……”

    “啊~~~”

    秦德仰天长吼,悲恸之极。

    此刻整个天空陡然出现了暗红色,就仿佛一开始天劫一样,然而此次覆盖的面积更加大,一眼看去整个天空都是暗红色,暗红色中央则是道道火红色云朵,就仿佛劫云一样。

    “啪!”小黑羽翼扇开,一把将秦德扇到一遍,不断哀鸣着,小黑的鹰眼中流出了滴滴珍珠般的眼泪,然而秦羽已经一动不动了。

    秦德被小黑扇开,却是瘫坐在地上。

    “轰!”

    天空色火红色劫云猛然一声雷响,一道极为粗大的光柱从天而降,那光柱估计需要三四个成年人才能环抱下,那巨大的火红色光柱便仿佛天雷一样轰下。

    目标——秦羽。

    此刻秦羽双手依旧插在已经伍行的胸膛中,而小黑则是用羽翼紧紧抱着秦羽,即使天空着恐怖的光柱轰下,它也是一动不动。

    “轰!”

    光柱轰在了秦羽等人身上,光柱那么粗大的范围,将秦羽、伍行以及小黑都包裹了。

    “羽儿!”秦德此刻才惊醒过来,不管如何,即使儿子死了,也不能死无全尸啊。然而待得那光柱消失,刚才被袭击的地方,甚至于二人战斗的武器都完全消失了。

    空无一物。

    “羽儿!”秦德牙关紧咬,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过去的一幕幕完全出现在心头,那一次自己儿子责问自己的场景不断出现,“哈哈……我就是没用的,最没用的一个,无论我如何的努力,无论我修炼到什么地步,我永远是最无用的。好笑啊,这么多年,我修炼什么,我修炼干什么,我修炼又有什么用?”

    秦德心中有的是无尽是伤痛,眼泪根本无法抑制地流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项广!伍德!”秦德陡然看向伍德,此刻的秦德心中充满了仇恨,如果不是项广,如果不是那两个修真者,以自己儿子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死?

    秦德不顾身体伤害,真元力涌动,持着长剑便朝伍德杀去。

    原本和风玉子攻击力不相上下的伍德看到秦德如此疯狂杀来,顿时大惊,不管如何,秦德也是金丹前期,而且还有中品灵器。再加上此刻也疯狂中的风玉子。

    伍德当即驾驭飞剑,也不管其他,用最快速度一溜烟直接破空而去,他攻击力极高,飞行速度也不是秦德他们所能追上的。

    看到伍德逃离,急怒攻心的秦德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他五脏六腑受地伤太重了。

    “王爷,冷静,你冷静点!”风玉子忙按住秦德,他知道此刻秦德的伤有多重,然而秦德眼中却是有着极度的恨,“伍德,项广,我妻死,如今,我儿又死!啊~~~~项广,伍德,我秦德在此立誓,不杀了你们,我秦德死无葬身之地!!!”

    “风兄,带我回去。一切计划提前,加速启动。半年之后一切要准备妥当。我要带领百万大军踏平他项家,灭了他项家一族。再让那伍德魂飞魄散!”

    秦德咬牙切齿,赤红疯狂的眼睛让人感到胆颤。

    (第三集结束,第四集‘星辰变’,第四集中,秦家数百年积蓄的实力一朝爆发,将会是如何局面。而同时,第四集中,秦羽真正的修炼功法将会出现……)

看过《星辰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