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变 > 第十三章 情感


    这是一个整的章节,今天两次更新合在一起。

    ——————————————————————

    将自己是先天高手的消息告诉自己的父王,秦羽心中有的便是兴奋,他想要得到父王的肯定,父王的赞扬。如今,他终于可以让他的父王知道,他不是一个无用的人!

    “不行!”

    听到秦德的话,秦羽身形一震,脸色顿时煞白,盯着秦德的眼睛中有的尽是难以置信以及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不行……”秦羽不断说着,似乎根本无法接受秦德的回答。

    秦羽眼睛迷蒙了开来,从八岁起就开始努力,没日没夜的努力,每天便是不断的极限训练。没有同龄人的快乐,没有父母的关怀,甚至于连一个同龄伙伴都没有。

    十年如一日,自己的勤奋刻苦加上一丝运气,终于达到了如今的实力。

    十年来如此苦修,秦羽却一句怨言都没有,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能够修炼到先天境界,能够帮助自己的父王,好让自己的父王高兴,好让自己的父王为自己自豪,为自己骄傲。

    “父王,你刚才不是说先天境界就可以的吗,我现在实力远超一般先天高手,即使是先天大圆满境界高手,我也有一拼之力,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允许我跟你一起去?”秦羽盯着自己的父王,眼中尽是愤怒以及不甘。

    秦羽那愤怒不甘的目光让秦羽心中微微一颤。

    “羽儿,冷静点。”秦德一声冷喝。

    秦羽深吸一口气,道:“好,我冷静,父王你说,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你说服不了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的。”

    “好。”秦德当即道,“一旦我要渡劫,我定会选择一隐蔽地点,你风伯伯也会跟着我。当然我要渡劫的消息会十分保密。那只有两种情况,一,如果项广他们查探不到我渡劫的消息,无人来打搅我,那自然是好事。你去与不去无所谓。二,如果项广得知我渡劫,两大上仙齐来,羽儿,你虽然实力不错,可是经历过四九天劫成为修真者的上仙们,实力根本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秦德叹气道:“虽然仅仅是个四九天劫,可是一般的先天大圆满高手和修真者相比根本是天与地。修真者简简单单的一招飞剑攻击,就可以轻易割掉你的头颅,你去,没有丝毫作用,只会无辜死去!”

    “所以……两种情况下,你去都没有丝毫帮助,反而有可能死去。”秦德盯着秦羽,“羽儿,这就是为何我不让你去的原因!”

    秦羽听了,沉默了。

    可是沉默的秦羽却是散发着混乱的气势,灵魂越强,产生的气势越强,秦羽虽然无意,可是此刻产生的气势却是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没有人知道此刻的秦羽在想什么。

    “小羽。”秦政和秦风都看向自己的弟弟。

    “父王,你还记得么?”秦羽根本没有理睬自己的大二二哥,而是自顾自说着,“在我六岁之前你是多么的关心我,经常陪我。那时候我好快乐,无忧无虑。在我心中,父王就是最英明最厉害的。然而六岁的那一年,我被送去了云雾山庄。”秦羽低着头,声音低沉,似乎自言自语,似乎又在和秦德诉说着。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在云雾山庄,就我一个六岁孩子,其他就是仆人或者护卫,没有人陪我玩耍,我孤独的一个人,当时我看天亮,看日落,期盼着什么时候父王能够来看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失望,终于父王来了,但是很快他就走了,而后我又继续期待……可是我没有等到,整整两年,父王只来过一次云雾山庄。”秦羽依旧缓缓说着。

    在场的人都想到了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看着日升日落,期待着父亲来临,却一次次失望的场景,

    秦德嘴唇微微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他无话可说!三个儿子,他觉得最愧疚的就是三儿子,陪秦羽的时间也是最少,关怀也是最少,相聚也是最少的。

    “我就在想,父王为什么不来看我呢?难道我不听话惹父王生气了,还是我太惹人厌,我如果什么做的不够好,难道父王不可以告诉我吗,我可以改的啊……不过我不笨,大哥他修炼武道,二哥学习政治上的一些事情,父王经常指导大哥二哥,经常去看他们,我终于知道……父王是认为我成不了才,所以不管我了。”秦羽咬了咬嘴唇,眼中闪烁着点点光芒。

    “想来想去,我便决定修炼成为一名高手。可是我丹田无法储存内力,只能修炼外功。第一年是赵云兴老师教导我,每天从天刚蒙蒙亮就开始修炼,极限训练,的确是超越生理极限的训练,每次我疼痛疲累之极,我累,真的坚持不了,可是一旦我心中想到能够以后让父王高兴,我就会咬牙继续坚持下去……”秦羽缓缓说着。

    而秦德眼睛湿润了。

    “十六岁那年,父王告诉了我一些秘密,我终于知道,父王并不是不爱我,而是他有自己的事情,他没有时间兼顾我。看着父王、大哥二哥他们为将来大事劳碌,而我这个同样秦家子孙却是一点忙都不上,只能在一旁干看着,那夜,父王说过,除非我达到先天境界才会允许我带兵杀敌,我当时便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成为先天高手!”

    秦羽脸上忽然有了一丝笑容:“十年,整整十年,我终于成功了,我有运气,同样也有苦修,但是无论如何,我终于达到了如今的境界!”秦羽猛然抬起头来,一股凌厉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开来,“古往今来,人们都说外功没有前途,根本无法达到先天境界,可是我不信邪,我一直在努力,果然,我终于做到了!”

    秦羽脸上有着一丝傲气,一个仅仅十八岁,就修炼到可以一比先天大圆满内家高手的境界,怎么可能没有傲气?而且秦羽修炼的还是众所周知比内功艰难多的外功。

    “先天外功高手,而且我如今比刚刚踏入先天境界进步了许多,实力更是高了许多。我想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父王,因为我认为,一旦父王知道我是先天高手,他对我也就和大哥二哥一样,予以重用,我也可以帮助到父王了。”秦羽盯着秦德,忽然脸色惨然,“哈哈……我错了,我错了,错的很离谱!”

    秦羽情绪忽然激昂了起来,对着秦德高声道:“父王,我功力弱时,你不用我,不让我帮忙,我不怪你,我自己咬牙努力,可是我如今已经远超一般先天高手了,达到这样的实力,你还是不让我帮忙,还是让我躲在一旁,看着你们经历危险,而我高枕无忧,父王,你以为这是关心我么,不,一点也不,我反而感到伤心!”

    “哈哈,每天每夜的苦修,舍弃同龄人的欢娱,舍弃一切一切,全身心投入修炼,十年,哈哈,十年啊,我修炼这十年到底是干什么。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又有何用?”秦羽脸上眼泪根本无法抑制地流下来。

    目标,十年来的目标,如今秦羽却发现十年心中最坚定的执着是一场空的时候,他是如何的悲哀。

    “父王,四九天劫我知道多么的厉害,一旦你渡劫失败……”秦羽身体颤抖了起来,他无法想象自己的父王一旦死去,会是对自己多么巨大的打击,“你如果不在了,那我这十年的坚持又有什么用?我修炼,可是一点用处都帮不上。无论如何,父王,至少能够让我发挥一点用处也好,如此,我死也不会遗憾了。”

    “可是……你不给我机会,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你只会说,我参加一点用处都没有。父王啊,你连机会都没有给我,为什么敢肯定我没有用?为什么,为什么啊!”秦羽赤红着眼睛对秦德声嘶力竭地大吼道。

    忽然秦羽凄厉笑了起来:“我知道了,父王,我这个三儿子在你心中一直是没有用的,对么?不管是干什么,我都没有一点用处,即使我修炼到先天境界,还是无用。过去没用,现在也是没用,父王。,我想,即使以后举兵,我一个先天高手,估计你还不会如何看重吧!”

    秦德无话可说。

    的确,即使将来大战,那是以十万为单位的军团大战,一个先天高手在如此大战中的确作用不大,秦德根本没有在乎过将来大战秦羽会起什么作用。

    看到秦德表情,秦羽笑了。

    “哈哈……我就是没用的,最没用的一个,无论我如何的努力,无论我修炼到什么地步,我永远是最无用的。好笑啊,这么多年,我修炼什么,我修炼干什么,我修炼又有什么用?”

    秦羽大笑着,而后却是无声地哭泣了起来,眼泪缓缓流下。

    秦德看着眼前的秦羽,自己从来没有下过心力关心的三儿子,忽然觉得无比的愧疚以及心痛,但是他张了张嘴巴,却是根本一句话说不出来,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的确,在他秦德心中,秦羽在他计划中根本一点用都没有,秦羽说的没有任何不对。

    “我傻,真是傻。”秦羽摇头苦笑。

    “小羽。”秦政和秦风刚要说什么,秦羽却是伸手阻止了二人,秦羽深吸一口气,看着秦德,平静道:“父王,对不起,我失态了。”第一次,这么多年心中的压抑情感第一次完全爆发。

    “羽儿,父王……”

    看到秦德想要说什么,秦羽苦笑道:“父王,我现在心情很乱,需要静一静,父王,你放心,我不会烦你了,至少这渡劫前的大半年,我不会回来烦你了。”秦羽看向风玉子道,“风伯伯,帮忙将周围禁制解开好么?”风玉子当即发出道道真元力,解除了禁制。

    秦羽仰头一声啸声,而后一道黑色闪电从高空俯冲而下。

    秦羽身形犹如闪电,留下数道残影,人已经上了十米高空的黑鹰背上,秦羽坐于黑鹰背上,忽然微微倾身抱着黑鹰的颈部,这么多年,小黑一直陪伴着秦羽,贴着小黑温暖的羽毛,秦羽心静了下来。

    轻轻拍了拍小黑,道:“小黑,我们走,回云雾山庄。”小黑也感受到秦羽此刻的哀伤,双翅一震,劲风骤起,黑鹰便已经飞向高空,仅仅片刻,便消失在天际。

    秦德脸色苍白之极,仿佛一个病弱者一样,秦德仰望天空,他知道秦羽离开了,至少大半年不会离开了,这大半年或许是他秦德在世最后的大半年。

    秦羽的话犹如刀子般一刀刀刻在他心上,然而秦德知道,他的儿子却是比他更痛苦,秦德虽然悲恸,可是更多的却是愧疚,无比的愧疚。可是今生,他秦德还来得及补偿吗?

    (这章番茄花费了许多心力,希望大家仔细看,仔细体会秦羽的情感吧。)

看过《星辰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