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变 > 第八章 独自一人 上


    有推荐票帮忙砸几张……

    ——————————

    此刻庭院之外,脚步声急骤响起,随着劲风声,一蓝衣老者带着一队人马出现在了庭院之中,这蓝衣老者看到庭院中场景,脸色一变,秦羽则是微微抬头冷冷看了蓝衣老者一眼,蓝衣老者看到秦羽面容,当即跪下道:“见过三殿下,属下来迟了。”

    “来迟了?”秦羽低声重复一声,心中却是充满了愤怒。

    如果早上一会儿,估计自己的连爷爷就不会死了,然而这些人来迟了。而且秦羽也曾经在自己父王身旁见过这个蓝衣老者,知道是自己父王的心腹之一。

    “这里的东西你们带回王府,至于连爷爷,我自己带着回去。”秦羽声音冰冷,没有丝毫感情。

    秦羽穿戴起了玄铁护臂和玄铁护腿,而后将连言抱在怀中。随着秦羽的一声长啸声,黑鹰化作一道黑光俯冲而下,秦羽身形一闪,便上了鹰背。

    “小黑,回王府。”秦羽轻轻道。

    黑鹰似乎感受到了秦羽心中的悲伤,没有和过去一样嬉闹,而是双翅一震,用最快的速度朝炎京城王府赶去。

    蓝衣老者看着秦羽坐着黑鹰消失在天际,眉头微微一皱,而后对着手下下令道:“快,将剑齿虎速速抬起,马上加紧速度送到王府。”蓝衣老者自己却是收了那第二块通天图。

    “连言死了,不过那易轻语也死了,也不算太糟糕。不过王爷他和连言感情极深……”蓝衣老者眉头深锁,显然他感到事情有点不妙。

    ……

    炎京城王府之中。

    一棵古树下,秦德和徐元对面而坐,彼此安静着下着围棋。

    “王爷,你又输了。”徐元轻轻放下一白子,笑着说道。

    秦德看了许久,一笑摇头道:“徐元你的棋艺是愈来愈精湛了,连我都不敌你了。”徐元看了看秦德,摇头道:“不是徐元棋艺进步,而是今日王爷心静不下来。”

    秦德叹了一口气道:“的确,今日我总是感到心跳,心静不下来。我总是担心连伯此次的事情,按道理,以连伯如今的实力,加上两位先天后期高手,解决此事应该不成问题。”

    “王爷放心,连前辈实力极强,项广那一方能够伤连前辈的也没有几个。”徐元笑道。

    忽然,秦德站了起来,抬头朝空中看去。

    黑鹰俯冲而下,极速朝秦德所在处飞来,黑鹰之上正是盘膝坐着秦羽,秦德顿时笑了起来,他一直等着秦羽回来,秦羽给他留下那么多石中焱炽铁,对于他来说,可是笔巨大财富,他当然要奖励秦羽一番。

    然而……秦德的笑容凝固了,因为他看到了秦羽怀中还有一人。

    “蓬!”秦羽从黑鹰背上一跃而下,落于地上。

    抱着连言,秦羽就这么平视着秦德一动不动。秦德看着秦羽怀中的连言,脸色顿时白了起来,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一步步走了过去,连言那带着微笑的苍白脸庞出现在他的眼中。

    “父王,连爷爷死了。”秦羽平静地声音中却蕴含着极度的悲恸。

    “怎么会这样,连伯他带有灵器啊?”秦德眼睛一瞬间湿润了,片刻之后,秦德忽然对着秦羽问道,“羽儿,我问你,项广那一方是不是有个叫易轻语的人。”

    秦羽摇头道:“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些人什么身份。”

    秦德看到连言身上的一个个窟窿,叹息一声道:“这是绣花针的伤口,项广那方面能够使用绣花针,又能够伤了连伯的,只有易轻语。连伯他总算解脱了。”

    秦德一生经历了许多事情,他自然可以看出连言的心事。

    “杀了连爷爷的人,已经被连爷爷一刀斩杀了。”秦羽直接说道,他当初在黑鹰背上就是感到连言二人大战气势在被吸引了,他下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连言杀死对方,而后仰天长笑的场面。

    秦德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连伯他解脱了,羽儿,你不必太难过。你反而要为你连爷爷你感到高兴。”

    秦羽却是一句话不说,只是看着怀中的连言,片刻之后,便有王府的下人接过了连言的尸体,秦羽看着连言的尸体被抬走,却是久久不语,而后淡淡道:“父王,我心情不好,先回去休息了。不要让人来打搅我。”

    秦羽说完就直接转身,朝自己专门所属的独院走去。

    独院之中。

    秦羽静静坐在石凳上,看着前方的柳树,柳枝飘荡,秦羽仿佛看到了孩提时候自己和连言在这嬉闹的场景。

    “呼!”

    秦羽身形一动,竟然在庭院中开始舞动了起来,完全按照第一块《通天图》上的三十六副图动作,秦羽根本没有如何多想,只是不断地极速做着那些动作。

    三十六道手臂粗细的天地灵气成环形相互交缠,就仿佛一个铠甲包裹着秦羽,而后这些灵气渗透进入秦羽体内。

    秦羽的眼泪无声滴下。

    秦羽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他根本不是练功,而是发泄而已,自然动作也是越来越快,三十六个动作愈来愈快,最后整个人都化成了一阵风在独院中闪动着。

    天地灵气愈来愈浑厚,秦羽的速度越快,这天地灵气就愈是浑厚,最后当秦羽化作清风一样飘荡的时候,三十六道天地灵气的气柱竟然产生了淡淡的银光,当蕴含着银光的气柱融入体内的时候,整个肌肉都猛地颤抖了起来。

    “啊~~~”

    一股钻心撕裂地痛苦从体内传来,秦羽骤然停下,脸上肌肉颤抖,双眼泪花涌现,没有丝毫抑制地仰天长吼,不知道是因为体内撕裂的痛苦,还是心中的痛,秦羽就这么长吼着,声音连绵不断,直到体内没有了气,这才停下,而后秦羽不断粗声呼吸着。

    “羽儿……”秦德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秦羽深呼吸了一次,努力平静道:“父王,让我平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不要让人来打搅我。就给我这段时间,好么?”独院之外静了许久,而后脚步声渐渐离去。

    (砸票了没?)

看过《星辰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