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变 > 第二十四章 流星之名

第二十四章 流星之名



    今天两次更新合在一起,让大家看个爽快!

    ————————

    纳兰丹正用她最擅长的身法绕着秦羽极速移动,想要让秦羽无法辨别她的身形所在,可是秦羽却站着一动不动,在冰冷的银色面具下面,根本没有人看到秦羽的嘴角有着一丝冷笑。

    比速度?

    秦羽身体修炼,最强的便是速度。当初十三岁的时候,秦羽当年单手不过百斤而已,速度就已经超过一般后天极限高手了,如今秦羽一举成为先天高手,全身肌肉细胞都发生了变化,在后天极限的时候,秦羽便已经单手一千五百斤了,如今秦羽的力量,怕是不下于两千斤。如今他的速度又达到什么地步呢?

    而且论控制力,肌肉当然比先天真气更加容易控制。论持久力,肌肉力量也是比先天真气更加持久。

    “我最讨厌别人喊我大娘。”纳兰丹冰冷无情的声音穿入秦羽耳朵,纳兰丹的那双采摘婴儿心脏的玉手犹如盛开的莲花一样,化作无数幻影朝秦羽攻击而来。

    “从古到今第一个外功修炼到先天境界的高手,力量有多大呢?”秦羽心中暗想,而后笑看着攻击而来的无数幻影,“就拿你做试验了。”秦羽全力的没有丝毫保留的一拳轰了出去。

    直线!

    “咻~~~”尖锐之极的空气呼啸声,秦羽的右拳携带着如泰山般重的威势,直接攻击向纳兰丹。

    听到如此恐怖的尖锐呼啸,纳兰风以及甄徐都是脸色一变,纳兰丹也是措手不及,拳头已经到面上,那拳风刺激她脸上针刺一般疼痛,顾及不了多少,双手盛开的莲花陡然收敛,体内的先天真气疯狂布置在双手中央,可是根本不容她聚集更多的先天真气,拳头已经到了!

    “轰!”

    仿佛大铁锤狠狠砸下一样,正中纳兰丹的双掌,纳兰丹身形飞退,脸色却是难看的很。

    超过两千斤的力量,全力这么一拳。这纳兰丹本来就不擅长力量,而且她不过是先天前期而已,这一拳就让她双臂痛的发麻,纳兰丹一下子不敢继续攻击了。

    “这个家伙是怪物,力量太强了。”纳兰丹寒声道。

    甄徐微微一笑道:“如此力量,估计是修炼《莽牛劲》注重力量的一类心法,达到先天的高手。”如果世上没有秦羽,甄徐的猜测也可以算是对的。毕竟就是先天高手,要达到如此恐怖的力量,也是极为难的。

    “小弟、小妹,你们俩一起上吧。”甄徐的命令响起。

    纳兰丹经过先天真气流转,双臂已经不再剧痛,只是隐隐有点不舒服而已,还是可以继续大战。纳兰丹和纳兰风二人相视一眼,陡然化作两道残影,再次攻击向秦羽,只是此刻二人都有了武器——弯刀。

    弯刀,成半月形,发着冰冷的寒光。

    秦羽眼睛微微眯起,陡然双手同时一握,成铁拳朝两个方向猛然击出,犹如出水蛟龙一般,携带着先天外功高手强大之极的力量,而后“蓬!”“蓬!”两声,秦羽的双拳刚好砸在两弯刀刀面上。

    “砰~~~”

    纳兰丹和纳兰风二人都是身形一震。

    “丹,这厮怎么只是银牌杀手,就是金牌杀手中,这家伙也绝对算是上游人物了。”纳兰风传音道,此刻他也感到了对手一拳砸来的恐怖的力量,那剧烈的一撞,让他胸口发闷了。

    “风,速度,只能靠速度。”纳兰丹的声音传来。

    纳兰丹和纳兰风苦恼的很。

    秦羽的拳头实在太重了,被他一拳砸一下,比被一块巨石砸一下还难受。一块两千斤的巨石砸下,好歹接触面还很大,可是秦羽的拳头,却是将过两千斤的力量完全集中在拳头上,冲击力更强。

    秦羽依旧是一动不动,任凭二人在他周围极速移动。

    “蓬!”“蓬!”“蓬!”“蓬!”……

    秦羽轻松的出拳,然而每一拳都犹如巨石铁锤轰砸,纳兰丹和纳兰风都快发疯了,刚要靠近攻击就被一拳轰出来,让他们一直保持如此极限速度,对先天真气消耗也是极大的。

    甄徐则是冷漠看着,瞳孔之中有的只是秦羽的攻击影像,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刚入先天境界,按道理也算是先天前期,可是我是先天前期的外功高手,你们只是先天前期的内功高手。”秦羽心中说道,“可他们太弱了,算了,解决他们吧。”

    秦羽一直在玩,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先天内家高手比试。

    可是秦羽错了,不是对方弱,而是他这个先天外功高手实在太过变态了。别人修炼外功,达到后天极限不过单手七八百斤就了不得了。可是秦羽的后天极限却是骇人的一千五百斤。

    当秦羽达到先天境界,他的实力又岂是普通的先天前期人物可以比的?

    “结束吧!”秦羽陡然眼睛爆发出精光。

    “不好!”甄徐此刻才发现不妙,然而……已经迟了。

    只见秦羽身形瞬间化作数个残影,而后残影合一,秦羽依旧是站在原来的位置,仿佛从来没有动过一样。而纳兰丹和纳兰风却是仿佛雕像一样一动不动了,陡然——

    “蓬!”“蓬!”

    纳兰风和纳兰丹竟然很是干脆的倒地,因为在刚才霎那,秦羽犹如闪电一般,用拳指击碎了二人喉咙要害,二人已经死了。

    “其实……我最强的并不是力量,而是速度!”秦羽淡然的声音在静寂的院落中响起。

    “小弟、小妹。”甄徐看着死去的纳兰丹和纳兰风,低声缓缓道,其中蕴含着极度的伤痛。而后甄徐抬头,盯着秦羽,眼中的寒光让秦羽感到全身发寒,同时甄徐整个人的气势陡然凌厉了起来,

    纳兰丹和纳兰风跟着甄徐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来,纳兰丹和纳兰风只听甄徐调遣,三人情同亲兄妹亲兄弟一样。可是刚才秦羽出手太快,待得甄徐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一声低沉的恨极的吼声响起。

    “嗡~~~”

    空气忽然震荡了起来,甄徐发带猛然崩断,长发肆意飘荡,一股恐怖之极的力量仿佛火山爆发一样从甄徐的体内爆发,狂暴的先天真气完全布满了甄徐体表,在先天真气包裹下,甄徐整个人都显得模糊不清,只是那双冰冷森寒的眼睛却是让人心寒。

    甄徐,虽然不是皇族项家情报部门的首脑,可是地位却丝毫不比首脑低,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来没有让项广失望过,项广也一直极为相信这个神秘的大将。

    然而……他的实力,外人却是完全不知道的。这个病怏怏的人到底多强。甄徐仿佛毒蛇一样的眼睛正盯着秦羽,只说了一句:“受死吧。”

    “嗡!”

    空气一阵急切震荡,仿佛波纹一样完全乱了,甄徐身形陡然消失,再出现就到了秦羽身前。

    “轰!”秦羽震惊之极,同时极速飞退,一股狂暴的力量完全袭击在他的身上,顿时脸上面具‘蓬’的一声便碎裂开来,同时秦羽身上的外套也是化作碎裂洒满长空,秦羽退的远远的,震骇看着眼前的甄徐。

    仅仅一招,秦羽上身只剩下黑金背心,连面具都粉碎。

    “速度好快,真气也强的可怖。护体罡气如此强,应该是先天后期高手。”秦羽心中十分肯定。纳兰丹和纳兰风的实力加起来,估计面对甄徐,也是一两招就要被杀,这个甄徐实在太强了。

    两个先天前期,根本无法和一个先天后期相比。

    甄徐盯着秦羽,咧嘴冷声道:“速度还不错,可惜,你最强的速度却不如我,力量虽然不错,可是我灌输先天真气的攻击,冲击力比你的拳头还要强。攻击、速度、防御你都远远不如我,你这次一定要死。”

    甄徐宣布了自己的判断。

    “速度仅仅只是不错吗?”秦羽忽然笑了,“抱歉,请稍等一下。”

    在甄徐惊异的目光下,秦羽从手臂上和腿上解下了玄铁护臂和玄铁护腿,“砰!”的一声,秦羽将玄铁护腿护臂扔在地面上,一阵厚重的金铁撞击声,重量可想而知。

    甄徐震惊了。

    此刻他才知道,原来刚才秦羽那么快的速度,还是穿着重的玄铁护腿和护臂的情况下。一旦脱去,那秦羽的速度又是多快呢?

    “脱去两百斤的负重,整个人等于轻了一半啊。速度即使不比刚才多一倍,至少也要多五成吧。差不多可以和这个家伙一比了,这黑金背心就不脱了,减轻两百斤足够了,而且黑金背心防御也是极强的。”秦羽心中暗道。

    “看来,我需要重新估计你了。”甄徐的瞳孔之中照映着秦羽的影像,脑海中却是精确地计算着。

    秦羽则是全神贯注盯着眼前的甄徐。

    “刷!”“刷!”

    二人身形猛地消失,同时极速呼啸的风声开始响起,准确说呼啸的风声只有一道。甄徐的移动虽然很快,身法也算巧妙,可是劲风呼啸阻力极大。秦羽的快速闪动却是悄无声息。

    二人相互追逐,因为风的阻力,论速度反而秦羽略微胜上那么一点。

    “断!”

    秦羽猛然一声低喝,右腿一个闪电直踹,携带着两三千斤的力量,很是干脆地踹在了甄徐的左腿侧边。然而,甄徐的护体罡气一阵震荡,竟然抵御了秦羽的重踹。

    “噗!”“噗!”“噗!”“噗!”……

    尖锐的空气爆破声响起,秦羽面色一变:“暗器!”这是秦羽的第一反应,然而秦羽的灵识却清晰发现了那发出空气爆破声的东西——手指,甄徐的利爪。

    犹如鹰爪一般,甄徐的左手五个手指指尖都发出金色的光芒,刺破了空气,攻击而来。

    “退!”

    秦羽单手一撑,飞速后退。

    “咻!”……五道尖锐的呼啸声传来,秦羽的灵识清晰发现甄徐手指上的指芒竟然脱离手指,五道金色指芒竟然继续极速射来,秦羽的速度是快,可是再快也是赶不上指芒啊,秦羽只来得及一个腾挪。

    五道指芒两道落空,还有三道射在秦羽的腹部。

    黑金背心不愧护体宝物,指芒“蓬”的一声射在黑金背心上竟然没有射破黑金背心,可是指芒强劲的冲击力却依旧透过黑金背心传了进来,让秦羽身体一震。

    “实力不错,值得我动武器了,这是仙品上级兵器——血魂爪,血魂爪乃是洪荒中一只妖兽的利爪,经过数十道工序后,才完善而成。”甄徐淡然说道,右手上便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血红色爪子。

    秦羽眼睛微微眯起,那爪子正是妖兽的爪子,而不是一般的钢铁等矿石所炼制出来的。

    “机会只有一次,必须把握住。”秦羽心中暗道。

    “哈哈,让你感受一下我最强的绝招吧——万爪穿心!”甄徐在短短霎那,眼睛猛地变得血红,和那‘血魂爪’一个颜色,同时血魂爪爪尖聚集出一道道指芒。

    “噗!”“噗!”“噗!”“噗!”……

    仿佛扫射子弹一样,甄徐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体内澎湃的先天真气不断在血魂爪爪尖形成金色指芒,而后射出,不断的形成指芒,而后射出,短短霎那,便有数十道指芒射出。

    最怪异的是,这些指芒似乎还受甄徐控制。

    “这是什么招数?”秦羽根本看不懂了,“不管,来不及了。”秦羽一咬牙,身形陡然斜冲,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而后一顿,又极速朝另外一个方向射去。

    秦羽极速闪动着,却没有丝毫风声。只有越来越多的指芒攻击秦羽,这些指芒虽然无法射穿黑金背心,可是秦羽的脑袋却抵挡不住如此指芒,秦羽只能闪烁,尽量躲开,无法躲开就用黑金背心抵挡。

    “最后一招!”秦羽眼中陡然亮了起来。

    秦羽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朝甄徐冲去。

    “哈哈,不用速度逃跑,反而来送死。”甄徐心中兴奋的很,脸上不禁有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血魂爪撕裂了空气,对着秦羽的头就抓了下来,秦羽眼中光芒一闪。

    焱炽拳套!

    秦羽双手光芒一闪,拳套陡然护住拳面,秦羽的左手一伸,悍然和血魂爪来了一次硬碰硬。

    “找死。”甄徐心中不屑,他的血魂爪可是仙品上级,他惧怕什么,甚至于血魂爪速度还加快了一些。

    “啊!”

    甄徐陡然大惊,秦羽的左手竟然和他右手上的血魂爪僵持住了,似乎秦羽左手那拳套极为怪异,连血魂爪那么强的撕裂力量都不惧怕丝毫,而此刻秦羽的右拳已经攻击而来。

    “蓬!”

    甄徐的左手也是一把挡住了秦羽的右拳,然而秦羽的右拳上有着焱炽拳套,甄徐只能用浑厚的先天真气抵御。

    “小子,以为这样我就杀不了你吗?”甄徐嘴角忽然有了一丝冷笑,正处于僵持中的血魂爪爪尖和左手手指之间再次出现了道道金色指芒,如此近距离,指芒射击,秦羽根本躲闪不开。

    甄徐不自禁兴奋了起来,他似乎看到秦羽脑袋被射爆的场景了。

    秦羽眼中陡然一亮——中品灵器‘焱炽剑’!

    “咻!”

    “啊!”甄徐一声惨叫。

    秦羽原本僵持住的右手之上陡然出现了一把黑色短剑,黑色短剑锋利之极,竟然一把割断了甄徐的左手手掌,继而朝甄徐的喉咙割去,如此近距离,根本来不及躲闪,甄徐一声大喝,强忍手掌被割断的剧痛,身上护体罡气陡然激烈了起来。

    “死!”甄徐眼中闪过一道厉色。

    甄徐知道来不及躲闪,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护体罡气,而同时甄徐心中发狠,血魂爪上的金色指芒愈加炽热了起来,同时猛然射出,想要射爆秦羽的脑袋。如此锋利的金色指芒,秦羽的脑袋自然无法抵御。

    生死关头,秦羽右手坚决地用焱炽铁狠心割破护体罡气,继而割向甄徐的喉咙。同一霎那,秦羽带着焱炽拳套的左手施展出穿透力最强的攻击——拳指攻击,直接攻击在血魂爪掌心。

    “噗!”

    鲜血喷飞!

    是甄徐被割断的喉咙喷出的鲜血,同时也是秦羽左臂上被射穿的窟窿流出了鲜血,还有秦羽口中喷出的鲜血。

    在刚才霎那,秦羽靠焱炽拳套的拳指攻击,直接让血魂爪内甄徐的掌心一阵发颤,自然血魂爪受到影响,那射击的指芒方向也猛然改变,两道指芒射在秦羽的左臂上,其他指芒射击在秦羽的胸口上。

    左臂上很是干脆的出现两个窟窿,鲜血直流。而胸口虽然有黑金背心保护,可是此次指芒靠的太近了,冲击力太强,依旧让秦羽口中喷出了鲜血,受了内伤。

    “好险。”秦羽看着已经被割喉杀死的甄徐,深深的呼吸,将新鲜的空气吸入腹中,而后才长长呼了出来。

    焱炽剑动用的时机刚好,如果一开始就拿出来,以甄徐的心机绝对不会让秦羽的短剑伤害他的机会,秦羽之所以能够杀掉甄徐,还是靠最后连续出现的焱炽拳套以及焱炽剑,让甄徐措手不及。即使如此,秦羽还是差点完蛋。

    “小黑!”秦羽忽然看到出现在身前的黑鹰,黑鹰正盯着秦羽。

    刚才秦羽和甄徐近身之战,那么近,霎那二人便决定生死,黑鹰根本来不及帮忙,但是黑鹰也不是凡物,也看出了刚才秦羽的危机。它正为自己没有帮到秦羽而难受。

    “小黑,我没事。嘶~~”秦羽倒吸一口凉气,看了一眼手臂伤势。内伤还好,可是左臂两个窟窿,如此严重伤势是否可以恢复还很难说,而且秦羽感到,似乎……左臂骨头筋脉都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秦羽看了一眼死去的三人,极速取了那装有通天图的铁盒以及钥匙,而后取了甄徐人头,便上了黑鹰背上,黑鹰双翼一震,直接冲上天际,飞离了这座城市。

    ……

    一无名峡谷深处,有一独立庄院,庄院之中高手极多,先天高手便过十个,而在庄院之外,便是竹林小溪,在小溪旁,一中年人正坐在竹椅上,静静地喝茶观景,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忽然,一灰衣一蓝衣老者到了这中年人身后,让人惊骇的是,这两个老者都是先天后期高手。

    “禀报首领,甄徐已死。”灰衣老者恭敬道。

    “哦?”那喝茶中年人手中茶杯微微一顿,“详细情形如实说来。”

    “禀报首领,甄徐被杀死的地方,同时还有他的两个手下纳兰丹和纳兰风的尸体。而且在事情发生之地,还有银色面具的碎末,应该是执行任务的银牌杀手‘流星’。”蓝衣老者说道。

    “银牌杀手?流星?”那中年人放下了茶杯,站了起来,“哦,不,现在那流星应该算是金牌杀手了。你们马上查探一下有关这个流星的资料。”

    杀死一名先天后期以及两名先天前期高手,如此金牌杀手,即使是天网首领也是感兴趣了。

    “首领,不过这段时间,杀手流星并没有缴纳人头完成人物。而且鉴定现场鲜血,除了死去的三人,还有另外一人鲜血,我们确定,那流星应该受了重伤。”蓝衣老者躬身说道。

    “哦,不过既然他能够离开现场,说明还没有死。如此人物,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中年人淡笑说道,而后中年人淡然道,“好了,马上准备一下,我要回炎京城了。”

    “是!”两名老者躬身应命。

    中年人低声喃喃道:“羽儿出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中年人转过身来,眉头还紧锁着,这位神秘的天网首领,骇然正是镇东王——秦德!

看过《星辰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