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变 > 第二十一章 灵器成 下

第二十一章 灵器成 下



    秦羽刚刚走入庭院,风玉子也是刚刚从密室之中走了出来,一走出来便看到秦羽,不禁一愣,而后笑道:“小羽,果然是巧,我刚刚炼制成功,你就出来了。”

    秦羽一听,顿时心中一阵激动。

    灵器啊,这可是上仙们才拥有的武器,正当秦羽激动的时候,旁边房间中的秦风和秦政都立即出来了,看到风玉子,这二人也顿时满脸兴奋道:“风伯伯,为小羽的武器已经炼制成功了么?”

    “成功了,成功了,小羽,这是你要的护住拳指关节的拳套以及仿造鱼肠剑样式的短剑。”风玉子手一伸,顿时一双拳套以及一柄短剑便飞向秦羽。

    拳套,为暗红色,甚至于表面有着淡淡火焰。短剑却是暗黑,火焰完全凝聚在内部,犹如飞剑一样的剑气在表面吞吐着。

    “谢谢风伯伯。”秦羽强忍住心头的激动,接过了拳套和短剑。

    风玉子叹息一声道:“小羽啊,限于风伯伯本身修为,这三昧真火级别不够,所以如此珍贵的石中焱炽铁,我不过炼制成中品灵器而已,如果是洞虚期高手来炼制,炼制成上品灵器都是有把握的。还有,灵器不同于一般的凡人武器,你只需要滴血就可以将这灵器收入体内,完全随心意出现在手上。”

    石中焱炽铁,的确是珍贵的炼器晶石,风玉子本身不过金丹中期而已,三昧真火还处于最弱的级别,自然无法完全发挥出石中焱炽铁的功效,只能炼制成中品灵器。

    “足够了,中品灵器对我来说足够了。”秦羽可是知道中品灵器在修真界代表什么。就是过去风玉子自己的飞剑也不过是下品灵器而已。

    最让秦羽激动的还是滴血认主后,可以随心意收入体内。

    “小羽,你怎么不炼制一件战甲。”秦政微微皱眉道。

    秦风也道:“那石中焱炽铁有那么大一块,即使炼制一件战甲,估计三分之一就足够了。有了战甲,身上要害可是大部分都能够保护住了。你怎么就炼制一把短剑,还有一个仅仅保护关节的拳套,还不是那种完全覆盖的拳套。这两样全加起来才多少一点石中焱炽铁。”

    秦风秦政两兄弟,他们心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三弟了,母亲早亡,而且秦羽无法修炼,两兄弟自然十分地关心秦羽。

    “小羽他是想要少用一点石中焱炽铁,多留一些给他父王而已。”风玉子在一旁说道,秦风和秦政身形一震,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秦羽,眼睛都微微有些红了。

    秦羽一笑道:“大哥,二哥,没有的事。你们也知道,这修炼外功,一旦有战甲保护,那我修炼进步速度自然减缓。还是没有的好。而且有拳套和短剑已经足够了。”

    自欺欺人。

    秦风和秦政都是英杰人物,自然不会被秦羽如此简单的话所欺骗。那可是灵器战甲,如果不想要战甲保护,直接将战甲收入体内就是。如果遇到无法躲避的危险,再用护身战甲啊。

    秦风和秦政都能够看透秦羽的心。

    “小羽,你这是你发现的,是属于你的,你想要炼制多少灵器,都没有人会说的。就是父王他也不会说什么的。”秦政盯着秦羽说道。

    秦羽摇头一笑,却是不语。

    “灵器果然了不得。”秦羽笑哈哈叉开话题说道,此刻他已经分别在拳套和短剑上滴了血,仅仅霎那,秦羽心中一动,拳套和短剑就完全消失在手上。

    秦风和秦政一时间注意力也转移到灵器上来。

    “果然厉害,如果战斗的时候,本来手上没有武器,后来凭空出现武器,定可以出其不意杀死对手。”秦风眼睛一亮,一下子就判断出灵器的好处所在。

    秦羽心中清晰感觉到拳套和短剑正在丹田的无边空间之中。

    丹田虽然只是身体的一个小部位,可是所谓一砂砾一世界,道理是一样的,就好像壶中日月,拳套和短剑只是犹如一点,在丹田的一个角落中而已。

    秦羽双拳猛然一握,双拳上陡然出现拳套,暗红色的拳套,保护着拳指关节处。

    拳头攻击的最佳部位就是关节,有中品灵器级别的拳套保护,秦羽的拳头可以和一些神兵进行硬碰硬,而不担心被手被伤害了。最让秦羽感到舒服的是,这拳套仿佛皮肤一样,完全干扰不到手指关节灵活变化。

    “呼!”

    一阵黑光闪过,秦羽手上依旧空空如也,在刚才霎那,秦羽的手上陡然出现一把黑色短剑,而后又再次消失了。

    “既然是石中焱炽铁炼制的,那这手套就叫焱炽拳套,短剑就叫焱炽剑。”秦羽微笑着说道,此刻秦羽心中满是兴奋,一个武者,得到最喜欢的武器,这当然是一件大喜事。

    风玉子笑道:“小羽,那短剑被我刻入禁制,所以光芒完全收敛,才成暗黑色。好了,我回密室继续炼制了。”风玉子此次回密室,是要为自己炼制一把飞剑。

    有了石中焱炽铁,原本的下品灵器级别的飞剑自然可以舍弃了。

    “小羽。”秦风和秦政看向秦羽。

    “大哥二哥……”秦羽看自己大哥二哥目光,不禁心中苦笑,当即道:“小黑,我们回去。”在空中的黑鹰当即俯冲而下,秦羽脚下一点,就跳了上去,而后便逃难似的离开了王府。

    秦风和秦政彼此相视一眼,却是无奈。

    “我们对小羽的关怀也太少了。”秦风长叹一声,秦政也是无言。他们这个做大哥做二哥的,还有秦德这个做父王的,一直忙于自己的事情,可从来没有什么时间关心这个三弟。

    如果不是此次秦羽找到了石中焱炽铁如此大事,估计秦风和秦政还在忙自己的事情呢。

    ……

    三日后。

    风玉子满脸喜色的出关了,他终于炼制成了自己的飞剑,这柄飞剑可是中品灵器,虽然中品和下品仅仅差一个档次,威力却是相差数倍,有此中品灵器,风玉子也敢和金丹后期高手战上一场了,当然前提是金丹后期高手用的是下品灵器。

    “风兄,恭喜,恭喜。”秦德拱手对风玉子说道,秦德是昨晚刚刚回的王府。

    那柄暗红色飞剑盘旋于风玉子头顶,而后直接融入体内。

    “哈哈,王爷,这可要感谢小羽啊。有了石中焱炽铁,我才有此宝贝啊。”风玉子显得很是高兴。

    秦德也点头。

    风玉子继续道:“王爷,你不是一直烦恼项家那阵营之中的两大上仙么?这两个老家伙,一个是金丹中期、一个金丹后期,有此石中焱炽铁,我足以对付伍德那厮,至于金丹中期的伍行,让几个先天级别高手用中品灵器围攻,照样可以奏效。”风玉子笑着说道。

    无论是金丹期高手还是元婴期高手,一旦**被毁掉,依附于**的灵魂自然魂飞魄散。只有达到洞虚期,灵魂可以附在元婴上,才能寿命无限。

    然而,即使是洞虚期、空冥期、渡劫期高手,一旦没有了**,只能修散仙。所以**对于修真者重要的很。

    风玉子所说,派一些先天高手使用中品灵器偷袭围攻金丹中期伍行,一旦毁掉他的**,就大事成功的。修真者真元力护体,平常兵器是无法破防的,中品灵器却是可以。

    秦羽所得到的石中焱炽铁,重要性堪比二十万大军。

    “小羽此次的确是立了大功,我心头一直烦恼对方的两大上仙,如今我却是有了一些把握。”秦德赞叹道,而后他反应过来,道,“小羽呢?小羽怎么还没有来?”

    秦德刚回来的时候,便让人找到秦羽回来的。

    “小羽他驾着黑鹰曾经回云雾山庄一次,而后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那黑鹰飞的极高,而且又极快,根本无法找到小羽的踪迹。”一旁的连言当即答道。

    秦德点了点头:“此次一定要好好奖励小羽一番。”秦德忽然看向风玉子道,“风兄,那石中焱炽铁还有多少?还有一半么?”

    “我和小羽所用加起来不过五份中的一份而已。”风玉子单手一动,一股真元力便直接飞向密室位置,而后一声密室门响,石中焱炽铁便飘飞了出来,修真者的神通可见一斑。

    石中焱炽铁看起来,高度略微减少一些,其他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小羽炼制了什么?怎么用这么少?”秦德疑惑道。

    按照秦德所想,这是小羽自己得到的石中焱炽铁,估计要花费一半,能留给他一半就很不错了,然而秦羽所用之少,却是让秦德感到难以置信。

    “小羽仅仅炼制一柄短剑,还有仅仅保护拳指关节的拳套而已,连护身战甲都不肯炼制。”秦风叹息道。一旁的秦政也叹息一声道,“可是小羽他竟然还说,要自己历练,说有护身战甲保护,难以有所突破。”

    在场的人无不是精英,自然明白中品灵器级别的护身战甲是可以融入体内的。而且……修炼外功,古往今来,就是外功的最强者,身体的防御力又赶上中品灵器的护体战甲么?

    外功练到最强,身体防御也不如中品灵器护体战甲,那秦羽为何还如此呢?答案根本不用说。

    一切都只是为了秦德这个父王而已。

    秦德微微一怔。

    “小羽。”秦德低声喃喃道,而后却是说不出话来。

    秦德还记得,秦羽十六岁成人礼那日,当初在密室之中他告诉秦羽秘密的时候,秦羽曾经对他强烈要求要加入军队,也要战斗。然而却是被秦德拒绝了,秦德清晰记得自己的儿子离开时候那寂寞的背影。

    从小到大,这个儿子就是不断的苦炼,实际上受的苦比他的大哥和二哥都要多的多。

    “可恨老天不公啊,羽儿他再苦修,外功最多到极致,也无法成为先天高手。按照云兴的预计,如今的小羽外功修为估计只是后天中期左右而已,如此修为,自保都难啊。”秦德心中暗叹。

    内功高手,外人可以根据内力判断其修为。可是外功高手,就是修真者来,也无法判断对方肌肉力量到底有多强。毕竟肌肉力量的强弱,判断实在困难的很,只能用单手多少斤来判断而已。

    这也是为何众人无法看穿秦羽真实实力的原因。

    在秦德心中,自己的三儿子秦羽不过是一个苦修外功,却终不得所成的孩子而已。

    “等找到羽儿,让他来找我。至于石中焱炽铁到底炼制些什么,晚上大家再商议。”秦德说完,直接转身就离开了,“徐元,跟我来,我还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不管如何,举兵灭掉项家才是最重要的。

看过《星辰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