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辰变 > 第九章 石中石 上


    东岚山高达三千多米,如此高山当然郁林葱葱,在山林深处,甚至于有野兽出没。

    而此刻,东岚山后山一极为偏僻的丛林间,正有一人影极速穿梭着,犹如黑豹一样矫捷,仿佛猿猴一样灵巧,甚至于一下子就窜上十数米,上了树杈,然后从这一树杈轻松窜到另外一树杈。

    最为怪异的是,这人影速度虽然极快,却引不起丝毫风声。

    人影陡然犹如闪电一样从十数米高处俯冲而下,一个猛子“蓬”的一声扎入了丛林深处的小湖泊,犹如美玉一般清澈美丽的湖泊荡起丝丝涟漪,这小小无名的湖泊十分清晨,甚至于可以清晰见到湖底中的鹅卵石。

    “真爽。”秦羽猛地从水底冒了出来,肆意地甩了甩头,水花四溅。

    秦羽得到流星泪已经一年半了,半年前,秦羽的力量就达到了那个天生神力的蛮栋的地步,速度更是无人能比,一般的刀枪更是伤不了秦羽丝毫,柔韧性更是不必说。

    即使不带手套,秦羽的手指就可以轻易抓裂青石,而且手指皮肤还是没有丝毫僵化。这完全不符合赵云兴的理论,人的手指即可以保持灵敏,又可以变得坚韧无比。

    按道理,秦羽已经达到了赵云兴境界,甚至于还超过了,也应该达到了所谓的后天极限。

    然而……秦羽的身体各项技能依旧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提高着,秦羽自己都感到进步太过恐怖了,他也不想让山庄的人传的沸沸扬扬,所以直接进入山林深处训练。

    在山林深处训练,巨石随处可见,而且对于《北斗七星月光舞》身法训练更是有好处,毕竟山林深处根本没有路,有的只是各种各样的阻碍,这样的情况对于身法训练才更有好处。

    “仅仅一年半,单手力量就达到千斤了,这,如果说出去……”秦羽脸上有着一丝笑容。

    单手撑起的力量,和一拳砸出去的力量,完全是两个概念,单手撑起要难的多。单手千斤,一拳砸出去过万斤肯定是有的。如此恐怖的力量,估计号称外功力量最强的蛮栋都要发傻吧。

    “这半年来,这三百斤负重几乎一直穿着,不知道脱了这负重,我的速度达到什么地步。”秦羽心中暗想,如果让其他人听到肯定会无法相信的。

    秦羽刚才在丛林中那极速穿梭,速度之快一般的外功高手都是不及。然而这却还是秦羽穿着三百斤负重的情况。

    “蓬!”随着几声声响,秦羽身上的玄铁护臂、玄铁护腿以及黑金背心已经脱到一旁。

    “哈哈,感受一下吧。”秦羽陡然犹如离弦之箭冲天而起,直接从水中窜出,而后身体在半空轻松地一晃荡,竟然……静止了!对,就是静止,虽然仅仅静止了两三秒左右。

    这就是秦羽身法借用风力的奥妙。

    “咻!”秦羽身形一抖,身形俯冲而下极速落于地面之上,“蓬!”脚下一点,秦羽整个人就‘刷’的一声就不见了,而后便看到周围的大树一阵阵震荡,一个模糊的声音闪电般穿梭于山林中。

    落地!

    秦羽猛地出现在湖泊旁,脸上很是兴奋:“三百斤负重除去,速度何止上去了一个层次,实在太快了,只是……”秦羽皱起了眉头,“只是速度这么快,阻力风实在太过恐怖了,即使我如今《北斗七星月光舞》的修为,还无法完全化解那些阻力。”

    速度越快,风的阻力越大,秦羽刚才速度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过去他能够轻易不受阻力影响,然而速度如此快,他也无法完美的化解阻力了。

    “恩,看来我还不够强啊,还需要继续努力,我倒要看看,我的极限到底在哪里。”秦羽眼中燃烧起了兴奋激情。

    ******

    秦羽在东岚山山林深处继续苦修……

    深夜,楚王朝京城皇宫,华阳宫中。

    华阳宫是玉贵妃的地方,今夜楚王朝皇帝项广正驾临玉贵妃华阳宫,经过一场翻云覆雨,项广和玉贵妃都沉沉睡去,门外两个宫女也打起了瞌睡,却依旧要努力睁开眼。

    睡熟的项广陡然身体颤了起来,额头也冒出了汗珠,整个人仿佛处于极度恐慌激动的状态。

    “不,不要,不要……”项广嘴里不断说着,声音很是混乱低沉,根本无法听清到底在说什么,然而项广整个人都跟着震颤,一旁的玉贵妃也被惊醒了。

    “皇上,皇上你怎么了,皇上。”玉贵妃看到项广满脸通红,不禁惊慌了起来。

    “去死!”闭着眼睛的项广猛然一声高喊双臂一挥,砸在了玉贵妃的身上。

    “蓬!”玉贵妃被砸下了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难以置信看着项广,她可是皇上最为宠幸的妃子啊。项广此刻也清醒过来,看着被自己打成重伤的玉贵妃,却是脸色冷漠。

    “来人,请御医。”项广说完后,就不管玉贵妃了,穿上衣服直接从重伤的玉贵妃身旁走过,甚至于没有多瞧一眼。

    片刻之后,项广出现在了御书房,一个鹰钩鼻黑衣男子恭敬站在一旁。

    “东域三郡杨力负责的吧。”项广声音冷漠。

    “是,皇上。”鹰钩鼻男子恭敬道。

    项广猛然站起,盯着鹰钩鼻子男子道:“将一切有关秦德的情报都整合起来告诉朕,还有,加大对东域三郡的监察力量,朕不相信他仅仅多招兵十万而已,那秦德到底有什么底牌,一定要查清了,杨力这么多年就查出这么一点,真是没用。从今天起,东域三郡情报工作完全让甄徐负责,杨力调回来。”

    “是!”鹰钩鼻子男子单膝跪下道。

    “去吧。”项广一挥袖,鹰钩鼻男子躬身,而后身形一闪就这么直接消失在了御书房中。

    项广目视着前方,心中却是想着其他。

    “不完全查清、查透你秦德,朕是夜不能寐,食不能安啊。”项广可是经常做恶梦了,梦到自己被秦德杀死。他最担心当年事情被秦德发现,他想灭掉秦家,然而秦家坐镇东域三郡数百年,根深蒂固,根本不是想灭就灭的。

    现在项广的策略是查清楚秦德,如果秦德真的有反叛的迹象,就直接发动全国之力灭掉秦家。如果秦德还不知道当年事情,没有反叛此事就算了。

    “杨力那个白痴一点用处都没有,不过,甄徐肯定能够查出来。秦德,你最好没有发现当年的事情,安分守己当你的镇东王,如果你真的要反叛,那……”项广眼中发出凌厉地寒芒。

看过《星辰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