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噬星空 > 第一章 罗哥,你好


    第一章罗哥,你好

    第二天清晨,当罗峰离开卧室下楼的时候,就发现客厅中坐着一人。

    “罗峰先生,早上好。”一身军服的男子站了起来,微笑道。

    “你好。”罗峰疑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还有,我似乎没见过你。”

    这军官微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宜安区看守所的董安。而这里是我宜安区的军人疗养小区,罗峰先生……没想到你已经准武者考核过关了。我们看守所自然没权力关押罗峰先生,罗峰先生有权现在回家。”

    “现在回家?”罗峰点点头。

    昨天自己打了那么多囚犯,特别是拳脚打在金属桌凳上,是很容易被人判定自己实力的,罗峰不奇怪。

    “我想问一下,到底谁想害我?”罗峰皱眉道。

    军官微微一迟疑。

    “如果你们看守所无法回答,我会通过极限武馆,向江南市安全局提交申请,查探一切事情的。”罗峰开口道,一旦这事情被捅上去,被人知道一个准武者在看守所里被人围攻,而看守所竟然包庇罪犯。

    看守所的高层,绝对会有麻烦的。

    军官连笑道:“罗峰先生,别急。事情是这样的,据我们调查是一位名叫‘周华阳’的地头蛇人物,安排了这些在押囚犯对罗峰先生你进行攻击,按照我们调查,他们是准备,打断罗峰先生你的一条腿和一条胳膊。”

    “哦?”罗峰皱眉道,“打断我一条胳膊一条腿?够狠啊,想废掉我吗?这周华阳我不认识,谁让他干的?”

    军官连回答道:“我们已经审问过周华阳,是名叫张昊白的年轻人请他帮忙的。”

    “张昊白?”

    罗峰目光一寒,“真是不知死活!”

    “他的确是不知死活。”军官微笑道,“罗峰你完全可以选择向江南市安全局申请捉拿张昊白。他幕后指使人伤害准武者,这是重罪!判有期徒刑二十年都很正常。”

    “别怪我多嘴,这张昊白的叔叔,也是一名武者!”军官说道,“罗峰你可以不给他叔叔面子,申请安全局捉拿张昊白……安全局乃是管理武者的机关,权力极大。张昊白叔叔根本不可能影响安全局做事。”

    “选择不惜得罪他叔,依旧要对付张昊白。”

    “还是让他私下调解,让张家赔钱。一切由罗峰你自己来决定。”军官微笑道,“我的话已经带到,这是罗峰先生你的手机等物品,都放在这。”

    罗峰点点头。

    让私下调解,让对方赔一笔大数额金钱?还是硬是要对付张昊白?

    “喂,爸。”罗峰拿起手机拨通电话,“我已经出了看守所,过会儿就能到家,到家吃早饭!放心吧,爸,你儿子现在实力厉害着呢,怎么可能有事?。”

    罗峰被看守所放出来的当天上午,宜安区的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中,一间包间当中,仅有周华阳和张昊白二人,二人面前的茶杯热气蒸腾,香气弥漫。

    “周哥,你这一大早把我喊来,到底什么事?”张昊白声音压低,轻声询问道,“是那件事情有结果了?如果真的搞定,周哥你放心,钱的事情是绝对没问题。”张昊白有些期待,罗峰是不是真的被打断了一条腿、一条胳膊。

    周华阳坐在那,脸色渐渐沉下去,一声不吭。

    “周哥?”

    张昊白觉得气氛不对劲,低声连道,“周哥,你,你倒是说话啊。”

    “张昊白,你够狠啊,你想找死竟然也把我拖下去。”周华阳冷笑看着张昊白。

    “我,我怎么了?”张昊白一头雾水,急切道,“周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跟我说清楚。”张昊白从周华阳的语气、脸色都察觉不对劲,可是他张昊白的确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华阳深吸一口气,低沉道:“张昊白,你是让我请人打断罗峰的一条腿一条胳膊,对吧?”

    “是,怎么?”张昊白点头道。

    “哼,怎么了?”周华阳声音冰冷,嗤笑道,“你要对付的罗峰,他是准武者!”

    “准武者?”张昊白一下子就蒙掉了。

    安静。

    包间内安静一片,张昊白脸色苍白,傻傻的坐在那一动不动,额头汗珠不停渗出。

    周华阳冷笑着坐在一旁,端着茶杯在那边一口又一口的喝茶,也不说话。

    “怎么这样,怎么会这样?”张昊白现在已经没有了嫉妒,有的只是恐惧!他家是富豪家庭,对于准武者有的一些特权他是很清楚的……自己竟然派人去要打断准武者的一条腿一条胳膊,准武者完全可以让江南市安全局来抓自己啊。

    一进安全局,自己这辈子就完蛋了!

    “不,不……”张昊白脸色煞白。

    “知道害怕了,傻了吧?”周华阳气的将杯子重重砸在桌上,怒喝道,“妈的,你这个蠢货如果真的想死,也别拖着我啊!准武者啊,你让我安排人去打断准武者的一条腿一条胳膊,人家一旦上报安全局,我也麻烦大了!”

    周华阳气的咬牙切齿。

    “周哥,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张昊白连道,“我,我不想被安全局抓去,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安全局……

    对普通公民而言,那是一个神秘可怕的地方。能出动安全局来抓人,那么几乎一辈子就完了。

    “对了,周哥,你有没有把我供出去?”张昊白眼睛一亮连说道,他请周华阳办事的事情,也就周华阳一个人知道,如果周华阳没把他供出去,那么这事情还有余地。

    “你这个狗日的在想什么呢?”周华阳气的一屁股站起来,怒指张昊白,“政府的人都到我这审问我了,我还敢不说?我不说,代你去死啊!!!”

    张昊白一怔。

    的确,周华阳如果不把他给供出来,周华阳自己就倒大霉了。

    “我是看在你我这么多年交情份上,才来告诉你一声。防止你被安全局抓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周华阳嗤笑一声,“我劝你还是回去,将这事情跟你爸商量商量吧,你爸路子比你多。做事肯定比你强。兄弟……你周哥我不陪你了,先走一步!这一桌的账单我已经付掉了,不必你买单。”

    说完,周华阳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包间内只剩下张昊白一人。

    “怎么会这样?”张昊白坐在椅子上,摇着头,依旧不敢相信,“他,他怎么会是准武者!在高考前,他一拳的拳力也就八百公斤。这才几天?他怎么可能成为准武者?”

    “不,不,我不想被安全局抓去。”

    “爸,爸……我去找爸爸。”

    张昊白脸色苍白的迅速冲出茶楼,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

    家中。

    张昊白坐在客厅沙发上,双拳紧握,身体微微发颤。

    “咔!”门开了。

    “昊白啊,这么急喊我干什么?还说我回来晚了,你就要死了?”从公司急匆匆赶回来的张泽龙推开走了进来,一看儿子脸色、样子,就心底疙瘩一下,暗道,“不好,昊白这孩子怕是惹大祸了。”

    “爸,我惹祸了。”张昊白抬头看向父亲。

    这简简单单几个字——我惹祸了。

    就让张泽龙心中一阵冰凉。

    “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详详细细的,不要漏下任何一点。全部说清楚。”张泽龙表情郑重起来,虽然知道事情麻烦,可是张泽龙并没有自乱阵脚,毕竟他是从大涅盘时期熬过来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张昊白深吸一口气:“是这样的,上一次在我家庭院,装饰公司送家具来……”

    从头到尾,张昊白没敢有一点隐瞒,全部说了出来。

    “你,你竟然敢找人去将准武者打残废掉?”张泽龙一瞪眼。

    “我,我不是不知道嘛。”张昊白被父亲这么一瞪眼,都慌掉了,“我如果知道,打死我也不敢啊!”

    张泽龙深吸一口气,没说话,只是取出手机连拨打电话。

    “嘟——嘟——”

    “滴!”

    一道声音在张泽龙手机上响起,张泽龙一看不由眉头一皱。

    “怎么了,爸?”张昊白连问道。

    “我给你叔打电话,不过,你叔现在正在基地市区外猎杀怪兽。”张泽龙坐在沙发上,“等你叔打回来吧。”

    在基地市区外,说不定什么地方就隐藏着一头怪兽。

    所以一般都是寻找一个安全地,才会和市区内通信联系。

    片刻后——

    “大哥,什么事?”一道低沉声音响起,“我现在比较忙。”

    “阿虎,这次事情不小。你侄儿闯大祸了。”张泽龙说着,眼睛都红了。

    “昊白闯什么祸了,大哥你说。我听着。”张泽龙的弟弟‘张泽虎’声音传来。

    “是这样的。”张泽龙立即将刚才儿子说的又复述了一遍。

    手机中沉默了片刻,之后张泽虎的声音传来:“昊白这孩子,竟然敢找准武者的麻烦。真是太胆大了!这样,从今天起,昊白你每天都给我呆在家,不要再出去惹祸。也不要再去见那个罗峰。”

    “知道,叔。”张昊白仿佛抱着最后一根稻草,连点头应道。

    “嗯,你们什么都不要做。”手机中声音继续道,“一切等我回来。就算安全局来人了,把你抓去了。也不要做任何其他事,一切等我回来。我这次任务比较重要,估计一两个月时间才能回来。”

    “嗯。”张昊白连点头。

    “放心,昊白!我大哥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说什么都会保住你的。”手机中声音继续道,“大哥,队长在喊我,不多说了。记住,不要做任何其他事情,直管等我回来。”

    挂上电话,张泽龙、张昊白父子二人这才长松一口气。

    张家人心惶惶,可罗峰家一家人却开开心心。

    晚饭后。

    罗峰带着弟弟罗华,从楼上到了小区当中,罗峰推着轮椅,在这小区中散着步。

    “哥,这个小区我们住了十多年了,爸妈更是住了超过二十年。”罗华抬头看着小区,小区的住宅楼密度很大,绿化非常的少,“以后我们离开这,住进那明月小区。每天我要出来逛逛,自己一个人就行了。”

    每天上下楼,对坐着轮椅的罗华而言是天大的难事。

    “嗯。”罗峰微笑点头,推着轮椅,“阿华,以后咱们不用一年四季都晒不到太阳,不用一年四季都在那小房间内。爸妈也不用一直睡沙发了。”

    罗华连点头。

    这一天……他们盼望好久了。

    “有人过来了。”罗华抬头看向前面,一名戴着眼睛的年轻男子微笑着走过来,先是朝坐在轮椅上的罗华一笑,而后看向罗峰,“罗哥,对吧?”

    “你是?”罗峰疑惑看着这人。

    这年轻男子微微一笑:“罗哥,你好,我叫周华阳!不知道罗哥有没时间,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看过《吞噬星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