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珠变 > 第三百零七章 圣婴
    第三百零七章圣婴

    幽冥之主幽绿色的双眸冷冷的注视着周维清,他的攻击依旧没有停止,更准确的说是刚刚开始而已。\wWW、Qb5、coM//

    身形闪烁,没有再消失,但是,他的速度也与空间平移没有什么区别了。更为可怕的是,在这幽冥空间之中,周维清自身的空间平移是施展不出来的,因为他无法找到这里的空间法则。像之前那样破坏空间法则还行,但想要掌控和利用却是完全做不到的。

    利爪,悄然出现在幽冥之主右手之上,而他背后的八条长腿也同时张开,一层幽绿色的光网直接朝着周维清席卷而去。这幽绿色,其实才是毁灭本源真正的颜色,比起黑色的毁灭能量要恐怖的太多太多了。

    幽冥之主的攻击很简单,没什么套路,简单,直接,凭借的就是强横的能量和速度。

    一道湛然白光从天而降,落在周维清身上,顿时,在他身上笼罩了一层白金色的光罩,正是天儿出手了。

    此时,天儿的身体也出现了变化,以她自身为主体,背后三对羽翼闪烁着白金色的光彩,竟是以自身幻化成为了六翼天使,而且身体还是保持原本大小,尽可能让自己的圣力保持在高浓缩状态。

    周维清不退反进,在空中一步跨出,他身体正面,恨地无环套装之上的所有星光突然全都亮了起来。恐怖的圣力凝聚在那每一点星光之上,仿佛下一瞬间的爆发就要将整个空间彻底摧毁似的。

    哪怕是幽冥之主感受到周维清这宛如拼命一般燃烧自己圣力的做法,都是吓了一跳,眼看着就要冲到周维清身前的他骤然折向,横着飘飞了出去。

    周维清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傻瓜,骗你的。”圣神丹悄然从周维清体内钻了出来,刚才那一幕,就是周维清借助圣神丹的能力制造出来的。是不是欺骗幽冥之主的,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一道星河,仿佛银河落九天一般从双子大力神锤上洒落,将幽冥之主之前释放出的幽绿色光芒破坏。圣力与毁灭之力之间,产生出剧烈的摩擦声音,那一连串的噗噗声听着令人牙酸。

    毫无疑问,因为自身能量的纯度问题,周维清的消耗要比幽冥之主大上许多,但是,他消耗掉的也是幽冥之主最珍贵的毁灭本源能量,现在幽冥之主已经得不到外界的补充了,这玩意儿消耗一点就是一点。被周维清欺骗,又白白消耗了一点本源能量却没能起到作用,气得幽冥之主不禁尖叫一声。速度突然暴增,宛如一道幽绿色光箭一般,直奔周维清身体电射而来,看那样子,竟是有几分要与周维清同归于尽的架势似的。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却依旧保持着极度的冷静,他很清楚,这很有可能是自己这一生最后的一战了,他要将自身实力完美的发挥出来,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幽冥之主好受。

    那么巨大的双子大力神锤在周维清手中此时就像是一根稻草一般,身体不动,双子大力神锤却在身前连续划动两下。同样都是白金色光芒闪耀的圣力,但它们带出的气息却绝对不同。

    幽冥之主几乎就在下一瞬间就已经撞了上来,没有轰鸣,幽冥之主只觉得身前能量产生出一种极为诡异的波动,自己身体竟然一划,没有撞击在周维清身上,反而是向侧面划了出去,哪怕是他那么纯净的毁灭本源能量,在这一刻竟然也只能是在滑开的同时令周维清释放出的两道能量被灭。

    空间割裂加时空错乱。这就是周维清刚才这一击应对的方法。千万不要忘记,在拥有圣力的情况下,他依旧是一名拥有六种意珠属性的天珠师,而在这幽冥空间中,他如果想尽可能消耗幽冥之主的毁灭本源,那就决不可能依靠圣力对轰。双方实力的差距依旧是巨大的,周维清现在所能依靠的就只有技巧。

    周维清与幽冥之主的身体几乎是错身而过,幽冥之主的速度只能用风驰电掣来形容,但是,周维清却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战斗天赋,从最初的欺骗,到之后的这一下卸力,他完全都是提前预判,才能在刚好的时候化解幽冥之主的攻击,与此同时,他在放出那两个技能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半转,幽冥之主从他身边划过的时候,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简直就是当作流星锤来用,狠狠的抽在了幽冥之主背上。

    轰隆一声,双子大力神锤先不说上面附加的圣力,单是这份力量的恐怖也足够幽冥之主喝一壶了。

    巨响之下,它整个身体就像是炮弹一般电射而出,转眼间竟然化为一个幽绿色的光点,消失在了周维清和天儿的视野中,可想而知,周维清在这一锤力量有多么恐怖。

    但是,周维清却并未因此而有所停顿,这一锤轰击在幽冥之主身上,他也受到了毁灭本源的反馈,全身圣力都是一虚。

    双子大力神锤收起,双手指天画地,两个三角形光芒在身前重合,六绝神芒阵赫然出现,而且,是双重的六绝神芒阵。

    两个璀璨的白金色六芒星分别出现在周维清的头顶脚下,十二颗意珠在其中盘旋闪耀。

    凭借六绝神芒阵,周维清就能在发挥出最强实力的情况下尽可能节约自己圣力的消耗。千万别小看之前他与幽冥之主的两次碰撞,表面上看全都是周维清占了便宜,可是,双方接触之下,周维清却对那毁灭本源的恐怖体会更加深刻了。他的圣力就在这两次接触下,直接消耗掉了两成,才化解了毁灭本源对他的侵蚀。这是何等恐怖的毁灭能量啊!

    白金色的光芒在六绝神芒阵的掩映下开始出现着奇异的变化,周维清身上的圣力,竟然开始向白炽色转化着。

    连周维清自己都没想到,六绝神芒阵竟然还有着这个特效,他是这法阵的主导者,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并不是他的圣力再次提纯了,而是六绝神芒阵令他的六种意珠属性完美融合后,产生的增幅。这增幅自然就作用在了圣力之上。从而让圣力威力更增。

    双子大力神锤再次出现在周维清手上,巨锤前指,浓烈的白炽色光芒令它看上去宛如一颗小太阳一般绽放出无比夺目的光彩。

    幽冥之主那幽绿色的身影也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白炽色的光芒范围之内。幽冥之主何等速度,刚才那一锤虽然轰的他不轻,但还不至于令他真正受创,但心中的郁闷就别提了。只是身形一闪,就飞了回来,也正好看到周维清那六绝神芒阵完成,令圣力的再次提纯。

    嗡——

    这一次,幽冥之主没有再直接冲向周维清,他背后的八根长腿同时亮了起来,每一根都变成了碧绿色,围绕着森森黑气的碧绿色,八道幽绿色光芒从这八条长腿的尖端电射而出,正好在他身前凝聚成一团。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作出一个合十的动作,另一团幽绿色光芒出现了。

    刹那间,整个幽冥空间都亮了起来,全部变成了幽绿的光泽。

    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疯狂的压迫在周维清和天儿身上,两人都是圣力全速运转,才能不让这股强大的毁灭能量作用在自己身上。

    空间、时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经被封死了,这一次已经不只是无法掌控空间和时间的法则,甚至连所有技能都已经用不出,只能凭借最纯粹的能量进行碰撞。

    周维清的技能让幽冥之主吃到了苦头,他已经不准备再珍惜自己的毁灭本源了,越是吝惜,付出的反而越多。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这一刻彻底解决战斗。

    周维清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通过圣力的感触,他让天儿回到自己身后。身上的白炽色圣力光芒也变得格外强盛起来。

    双子大力神锤横在胸前,恨地无环套装上每一点星光全部点亮,这里是幽冥空间,幽冥之主才是真正的主导者,当它下定决心要和周维清拼正面,周维清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选择。此时,他所能做的,就是点燃自己体内所有的圣力,与幽冥之主以死相拼,拼尽最后一丝圣力。

    幽冥之主的双眼亮了起来,它已经有了打算,杀死周维清之后,他一定会从周维清死亡以及他那红颜知己身上得到一定的负面能量。现在他只是希望这份负面能量能够多一些,足够自己日后在幽冥封印法阵上打开哪怕是最细微的一小道裂痕。那他就还有脱离这里的机会。

    嗡——,幽冥之主身前的两个绿色光球骤然重叠在一起,二合一,但体积却没有增大,但是,就在这融合之后的绿色光球中心,一团幽暗到极致的黑色随之出现,就像是一只眼睛一般,冰冷的注视着周维清。

    毁灭之眼,幽冥之主最强大的节能。当初,它在全盛时期的时候,正是凭借的这个技能数次将幽冥封印法阵轰开裂缝,此时,它却用这个技能来对付周维清。尽管现在的它和全盛时期相差许多,但这毁灭之眼的威力却依旧恐怖。

    漆黑幽暗的光芒几乎是一瞬间电射而出,另一边,周维清也受到气机牵引,那所有从恨地无环套装上爆发出的星光与他自身的白炽色圣力溶为一体,化为一道纤细但却无比凝实,宛如实质一般的白炽色光线与那毁灭之眼射出的光芒在空中悍然碰撞在一起。

    周维清的圣神丹,就是他爆发出这道光芒的核心所在,圣神丹双手合十,白炽色光线不断从那里奔涌而出。

    这绝对是周维清有生以来最强大的一击,在那一瞬间,他仿佛觉得自己也触摸到了天变级的边缘。尽管并不是真正的天变级,可是,那份升华的感受令他对自己增添了几分信心。

    但是,很快这份信心就变成了骇然。

    黑色与白炽色,两道光芒在空中碰撞在一起的瞬间,那黑色竟然就以压倒性的优势逼迫着周维清的白炽色向后退去,朝着周维清的身体退了回来。而且速度极快。

    那幽暗的毁灭之眼光芒,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迅速朝着周维清电射而来。

    也就在这一刻,幽冥之主的身体看上去都虚幻了几分,可想而知,释放这毁灭之眼对他的消耗有多么巨大,但也正是这份消耗,带给了他这一击如此恐怖的威势。周维清凝聚了自身、天儿以及恨地无环套装全部的能量,竟然也不能让这毁灭之眼射线有半分的停顿。

    周维清的脸色此时已经变得一片苍白,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毁灭能量,死亡,任何人都会惧怕。眼看着那漆黑的射线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周维清所有的潜力也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

    浓烈的白炽色光芒仿佛要将他的身体燃烧一般,白炽色的火焰升腾,令周维清完全沐浴在这白炽色的火焰之中。

    是的,在这虽是有可能殒灭的情况下,周维清燃烧起了自己的生命火焰。唯有如此,才能让他的攻击再有提升。

    毁灭之眼射线也就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圣神丹前方,那突然暴增的白炽色之中,似乎带出了一抹淡淡的柔和乳白色,也就是这一丝细微的乳白色出现,令那毁灭之眼射线在周维清胸前嘎然而止,距离圣神丹,只有一寸而已。

    幽冥之主眼神略微波动了一下,冷冷的道:“燃烧生命火焰么?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生命可以燃烧。在我毁灭之眼的射线之下,你的生命只能是加速陨落。”

    他所说的并不夸张,周维清虽然凭借着燃烧自身生命火焰,令攻击瞬间大幅度增强,但他也能够同时感觉到,自身的生命力正以一个极其惊人的速度消耗着。几乎只是一瞬间,周维清就有种苍老的感觉,他那满头黑发居然就那么变成了白色。

    生命力的剧烈流逝,却也让他勉强抵挡住,可是,他又能抵挡多长时间呢?

    天儿悬浮在周维清背后,亲眼看着周维清那一头黑发变成了白色,在这一瞬间,她的心仿佛都要碎了。可是,她却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此时,哪怕是以她那天神级初阶的圣力修为,对于周维清也已经没有什么帮助了。就算她也燃烧自己的圣力,也不可能去帮助周维清抵挡住毁灭之眼的攻击。

    小胖、小胖。泪水,令天儿的眼前一片朦胧,在这一刻,她心中已然只有绝望。

    封印之外。

    辉耀和朵思还没有回来,毕竟,要从幽冥封印飞出去到深渊之外,再飞回来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而周维清被幽冥之主抓入封印才只不过刚刚过去一刻钟而已。

    精灵女皇此时是最为紧张的,她那绝美的俏脸,早已是一片苍白。她一直默默感受着自己的生命力。她和周维清之间的生命共享是完全不受到时间和空间阻隔的。她虽然紧张,但脸色却很平静。因为她清楚,周维清如果死了,她也不可能独活。

    和一个男性人类同生共死,这种感受令她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而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心里,似乎周维清已经占居了无可替代的地位。

    他能活着回来么?精灵女皇脸上一片苦涩,毫无疑问,周维清能够活着回来的可能无限接近于零。那可是幽冥世界啊,在那里,幽冥之主的实力可想而知。周维清在属性上都被压制,更不用说是在修为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精灵女皇娇躯一晃,脸色瞬间大变,因为,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消耗着。

    维清,是周维清,他的生命力已经衰竭到需要消耗精灵女皇生命力的程度了。在这一刻,精灵女皇心中一片冰冷,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周维清能够在幽冥世界中坚持一刻钟的时间,其实已经足以自豪。可是,结局却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抹凄然出现在精灵女皇面庞之上,她缓缓盘膝坐下,无论是她还是她身后的生命古树,都开始绽放出浓郁的碧绿色光彩。化为一道道浓郁的能量波动悄然消失着。

    是的,周维清已经开始消耗精灵女皇的生命力了。当他的头发完全变白的时候,他自身的生命力就已经近乎枯竭。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消耗速度啊!要知道,周维清现在可是天神级巅峰强者,甚至已经触摸到了天变级的门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毁灭之眼,他的生命力都消耗的如此迅疾。

    “咦?”幽冥之主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他早就计算好了,就在下一刻周维清就要顶不住了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周维清体内竟然冒出一股顽强的生命力,继续燃烧,依旧顶住了毁灭之眼的射线,不让那漆黑的光芒将他吞噬。

    又一次超出了自己的预判,幽冥之主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毁灭之眼是强大,可是,对他那毁灭本源的消耗也同样是巨大的啊!再这样下去,恐怕他就真的剩不下什么余力了。

    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也同样没的选择,只有先杀死周维清和天儿,然后才有其他可能。

    周维清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双眼略微睁大了几分,他也感受到了那突然从自己心中涌出,涌向四肢百骸的庞大生命力。这股生命力是源源不绝传来的。在他心中,也同时出现了那一道靓影。

    是精灵女皇,我这是在共享她的生命力,甚至还有生命古树的生命力。

    可是,生命力的消耗实在是太迅速了,这样下去,恐怕他们也要和我一起去死啊!周维清心中充斥着一股苦涩的味道。但他却已经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生命共享注定着他和精灵女皇的生命要一起走到尽头。他又能怎么办呢?祈祷幽冥之主的毁灭之力不够充足么?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毁灭之眼的能量不但没有削弱的迹象,反而在不断增强,令自己体内燃烧的生命力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着。

    “小胖。”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几分颤抖的声音在周维清耳边响起。

    下一刻,他看到了天儿。

    因为周维清身体周围燃烧的白炽色圣力太过强大,天儿已经不可能接触到他的身体了。但同样心灵相通的他们,天儿能够感受到周维清那随时有可能枯竭的生命力。

    “小胖。”天儿柔柔的呼唤着他,“我不要看着你死。对不起,小胖,原谅我。我们母子先走一步了。在另一个世界,我们等着你。”

    “不要啊!天儿。”周维清在心中疯狂的呐喊着。可是,在这个时候,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儿的身体飞向了毁灭射线。

    是的,天儿已经决定了,她决定要自私一把。她真的受不了看到自己最爱的男人死在自己面前,所以,她宁可死在他前面。

    与周维清和天儿的决然正好相反,幽冥之主顿时大喜过望。从周维清和天儿来到幽冥空间之后,周维清就一直非常克制自己的情绪,哪怕是眼前即将濒死的情况下,他也没有释放出过任何负面情绪。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伴随着天儿冲向毁灭射线,庞大的负面情绪疯狂的从周维清意念中奔涌而出。而这些负面情绪却极大的补充了幽冥之主自身的毁灭能量。

    幽冥之主很清楚,一旦天儿死了,周维清的负面情绪必将大爆发,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只要天儿死了,自己的攻击就减慢一点,让周维清的负面情绪多散发一些,好补充自己的毁灭能量。

    一名天神级强者的飞行速度何等迅疾,在周维清心中发出呐喊的那一刻,天儿就已经冲进了毁灭射线。用她的身躯挡在了毁灭射线前方。

    周维清几乎是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两行浊泪不受控制的从他眼眸之中流淌而出。

    一幅幅画面,不断从他心中掠过。他还清楚的记得,天儿和他第一次见面时,那可爱的小肥猫是怎样的形象。在自己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时间,天儿用她的身体抚慰着自己创痛的心。无论何时,她都一直陪伴着自己,直到现在。此时此刻,周维清已经心痛的无法呼吸,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是在什么地方。

    天儿、天儿,周维清此时根本无法克制心中的痛苦。那份锥心刺骨的剧痛,令他体内燃烧着的生命能量都变得极其不稳定起来。甚至连封印之外的精灵女皇都感受到了他心中的呼唤。

    噗,毁灭射线准确的射在天儿身上,在那一瞬间,天儿的身体顿时僵直了。护体的圣力几乎是刹那就在毁灭之眼的射线下冰消瓦解,那可是连周维清都挡不住的恐怖能量啊!

    悄无声息的,毁灭射线落在了天儿身上。天儿已经闭上了双眸,她何等的不舍,但她不后悔,能够为自己的男人挡住这份攻击哪怕只是一瞬间,她也绝不后悔。

    毁灭之主眼中已经充满了疯狂的笑意,他在兴奋的等待着周维清的负面情绪大爆发,以及天儿死亡后,自身负面情绪的释放。

    但是,他眼中的笑意在下一刻却僵住了,甚至整个身体都剧烈的颤抖起来。因为,天儿的身体并没有因为被毁灭射线射中而消失。正相反的是,一层看上去十分柔和,仿佛人畜无害的白色光晕从天儿身上荡漾开来。

    那么强大的毁灭之眼射线,在这份柔和的白色光芒面前,简直就像是奶酪遇上了烧红的钢刀一般,瞬间破灭,只是炸眼的工夫,所有的毁灭射线就全都消失了。

    那柔和的白光,轻轻的荡漾到了毁灭之眼面前,毁灭之眼也僵住了,下一刻,在幽冥之主口中黑气狂喷的同时,毁灭之眼消失的荡然无存。

    “这、这不可能。”幽冥之主歇斯底里的呐喊着。他无法相信,他真的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是真的。

    幽冥之主感受到了那层柔和白光,周维清也同样感受到了,正在流泪的他,只觉得一股无比温和的能量突然笼罩在了自己身上,紧接着,自己先前所有消耗掉的生命力,都以比之前消耗更加迅疾的速度恢复着。体内圣力也同样在以一种神奇的速度重新回到了自己体内。而且,这一次圣力不再是白金色,也不是提纯之后的白炽色,而是一种柔和的白色,令周维清无法形容,却充满了创造的柔和白色。

    下意识的,周维清睁开了双眼。他的瞳孔瞬间放大,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在这充满幽暗与毁灭的幽冥空间中,有圣洁的光辉在闪耀着。

    天儿没有死,她就那么悬浮在那里,闭合着双眼,一圈圈柔和的白色光芒,正在不断从她小腹的位置扩散出来。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起,一团柔和的白光,竟然就那么从天儿小腹的位置飘了出来。

    是的,天儿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就那么从她小腹的为之,一个小小的婴儿飞了出来。

    婴儿的身长大约只有五十公分左右,一双小小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双腿收拢在自己胸前,的小屁股看上去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而且,在那双腿之间,明显有着一个可爱的小东西。

    是个男孩儿。

    这一刻,周维清痴了,天儿也痴了。所有的一切,都超越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别说幽冥之主无法相信,作为始作俑者的他们也同样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可是,这一幕却就这么发生了。

    柔和的白色光晕,正是从这小小的身躯中散发出来的,沐浴在其中的周维清和天儿,他们身上的圣力也同样变成了这柔和的白色。

    那婴孩儿的小小身躯从天儿小腹中漂浮出来后,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的身体虽然依旧蜷缩着,但在这一刻,周维清和天儿却看到了一双无比澄净的黑色眼眸。

    从那黑色眼眸之中,他们似乎能看到世界的另一端。也就在这一刻,两人都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所有一切的升华。

    幽冥之主早在毁灭之眼破灭的时候就飞到了远处。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幽冥空间内所有的毁灭之力正在以一个极其恐怖的速度消失着。就因为那婴儿身上散发出的柔和白光而消失着。

    这、这不可能。幽冥之主的灵魂在颤栗着。因为,它已经认出了这柔和的光芒是什么。

    那是圣力,但却不是周维清所施展的那种圣力,而是创世圣力,真正意义上的创世圣力啊!唯有创世神才能拥有的当世最为恐怖也是最为强大,拥有无尽创造之力的创世圣力。

    难道,他是创世神转世,他是圣婴……

    幽冥之主心中的绝望,就像之前的周维清一样,此时此刻,他已经根本兴不起半分反抗的念头。因为一切的反抗,在真正的创世之力面前都只能是浮云而已。

    “天儿。”周维清身形一闪,就已经来到了天儿身边,将她紧紧的拥入自己怀中。

    天儿也同样看向周维清,颤声道:“这、这是我们的孩子。”此时此刻,她已经联想到以前曾经在自己受到攻击时出现的白光。一直以来,竟然都是自己的孩子保护着自己。而在这一刻,它真的诞生了。

    “是的,那是我们的儿子。”周维清的声音也同样在颤抖着。他能感受到自己圣力上的变化,虽然没有幽冥之主判断的那么清楚,但他明白,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已经真正的结束了。自己一家,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那小小的婴儿缓缓飘向天儿,最终落入天儿的臂弯之中。它那睁着的大眼睛也同时有了神彩,带着几分来到这个世界的新奇,看着周维清和天儿。

    虽然东方寒月也给周维清生了个儿子,但亲眼看着自己儿子出生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此时的周维清,心中只有兴奋和喜悦。下意识的,抬起手就想轻轻的触摸一下这个可爱的小生命,带给他父母新生的小生命。

    可是,这小家伙明显很不给某人面子,一只白嫩的小手向前一探,就抓住了天儿的胸襟,另一只小手很自然的就伸了进去,掏摸了起来。

    这一幕,看的周维清目瞪口呆。而下一刻,一个白嫩嫩、圆鼓鼓的物体就被这小家伙掏摸了出来,的小嘴在天儿的惊呼声中,就凑了上去,啾啾的了起来。

    这是好色的本能还是生命的本能?周维清有些茫然了。不过,在茫然的过程中,他立刻想起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抬起头,他目光锐利的寻找向那道身影,拥有了真正的创世之力,就算此时的周维清不是创世神,也差不多了。哪怕是幽冥之主还处于全盛状态的情况下,也未必是他对手。更何况是一个只有残躯的幽冥之主。

    但是,周维清这一看却不要紧,他却吃惊的发现,幽冥之主消失了,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却已经完全不见了幽冥之主的踪迹。

    这家伙跑了?周维清冷哼一声,“幽冥,你以为你能跑得了么?看我将你这幽冥空间拆了,看你还往哪里跑。”以他现在一身创世圣力的修为,已经根本不在乎幽冥封印了。在这幽冥空间之中,幽冥之主是能隐藏,但如果没有了幽冥空间呢?它还往什么地方去藏?

    浓郁的圣光从周维清身上绽放而出,化为一圈巨大的白色光晕向外扩散,周围的一切毁灭能量都以一个无比惊人的速度被净化着,创世圣力所过之主,只有生机勃勃,再没有毁灭。

    “小家伙,先别急着动手。这幽冥空间还是留着比较好。至于那个幽冥,就由我来帮你解决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奇异的蓝色光芒就那么凭空出现在了这个黑暗的空间之中。

    周维清的创世圣力何等强大,但是,当这蓝色身影出现的时候,一道金光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竟然逼迫着周维清的圣力全部回归。

    刹那间,周维清脸色剧变。这是谁?怎么连创世圣力都对他没有作用?

    蓝色身影显现出来,那是一个年轻人,相貌英俊的年轻人,一头蔚蓝色的长发宛如海洋一般披散在他身后。同样是宛如海洋一般的蓝色长袍笼罩着他的身体。在他的右手之中,握着一柄金色的武器。

    灿金色的光芒几乎照亮了整个幽冥空间,也包括那蜷缩在一隅的幽冥之主。

    那是,一柄金色的三叉戟。

    最新全本:、、、、、、、、、、

    

看过《天珠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