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珠变 > 第三百零五章 英雄! 三合一
    在这一刻,周维清甚至有种错觉,自己仿佛已经突破天神,进入了天变境界。\WWW。qВ5、c0М\\那些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十二大神兽天力全部向他奔涌而来,最为神奇的是,如此庞大的天力在幽冥封印法阵的柞用下,根本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冲击,正相反的是,这些庞大的天力十分听话,完全受到他的控制。

    周维清胸口处的圣神丹爆发出无比璀璨的光彩,原本白金色的圣力渐渐散发出强烈的白炽色,外来的庞大天力在周维清的精确控制下,以一种无与伦比的速度转化成为他的天力。

    在周维清的身体周围,一个无形的巨大漩涡已经随之形成,周维清自己是这个漩涡的中心,而这个漩涡中的庞大能量就是由十二大神兽输出的庞大天力所组成的,这些庞大的天力不断旋转,每一圈盘旋,都是一个提纯的过程,被周维清的圣力所感染,转化为淳厚的圣力为周维清所操控。

    周维清虽然是天神级巍峰的修为,但如果如此庞大的圣力全都注入到他体内的话,他肯定是无法承受的,甚至会被撑爆,那可是十二大天神级天兽的全部修为,但是,在幽冥封印法阵的柞用下,却全然没有任何问题,这些提纯后的庞大圣力只是盘旋在周维清身体周围,任由他进行调动却并不需要进入他的身体。这也是为什么周维清会感觉到整个法阵就是他身体的缘故。

    在这种情况下,周维清本身所承受的压力几乎接近于零,却将十二神兽与自身的修为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这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啊!

    顾不上龙皇之死带来的悲伤,此时此刻,周维清唯一执着的信念就是将龙皇的遗愿,把那幽冥之主彻底封印。

    精灵女皇之前的出手太及时了,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也终究还是给周维清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否则,那时候周维清如果收到毁灭之力的沉重打击,就算不受到重创,也必定会打乱他对整个法阵的调动。他不是龙皇,对这幽冥封印法阵还不算熟悉。一旦出现问题,很可能就给了幽冥之主可乘之机。成败,往往只在一瞬之间。

    幽冥之主此时的郁闷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精灵女王与生命古树挡住它那一击虽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可不但抵消了它的攻势,而且还将它已经突出的前鳌砸回去了几分。如果是幽冥之主全部的力量,丙才那种全力攻击的情况,绝对可以将精灵女王或者生命古树之一彻底摧毁,但它最悲剧的就是,幽冥封印法阵毕竟没有完全被破开,它的大部分力量还被限制在法阵之内,根本不可能发挥出全部力量。否则的话,无论是龙皇还是精灵女皇,又怎么可能封印的住他呢?

    此时已经到了它能否突破封印的最关键时刻,幽冥之主完全不顿消耗的再次发动了攻势。

    漆黑的毁灭之光化为一圈圈圆环状光晕向上升腾,与此同时,一个漆黑的光团再次出现在两个前鳌之间。

    一圈圈圆形光环升腾而起,强行抵御着周维清联合十二大神兽释放而出的圣力漩涡,不让那庞大的圣力落入法阵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幽冥之主已经在拼命了,它很清楚,在不能发摔出自身全部实力的情况下,唯有用毁灭本源才有干掉周维清的可能。

    周维清冷哼一声,胸口处圣神丹爆发出璀璨的白炽色光芒,化为一道只有手臂粗细的白炽色光芒从天而降,狠狠轰击在幽冥之主丙网、开始凝聚的黑色光球之上。

    反击的时刻到了!

    噗

    没有强烈的爆炸声响起,黑与白,两种最纯粹的颜色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黑色光晕与白色漩涡也在同时接触。两者之间能量产生了剧烈的碰撞。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的圣力就显现出了其对毁灭之力强大的压制能力。如果换了是龙皇在这里主持幽冥封印法阵的话,还真的未必能够再次将幽冥之主重新压制回去。但是周维清的圣力却不一样。

    凭借着十二大神兽的支特,周维清根本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圣力枯竭,而且,他不只是能够调动这些庞大的圣力,同时也将自身圣力不断提纯,通过圣神丹爆发出来,这也是为什么那白炽色如此浓烈的原因。

    此时周维清所施展的圣力,已经是半步跨入创世级别的强大存在,虽然他永远不可能真正成为创世神,可是,此时他的圣力强度已经完全有能力对法阵中的幽冥之主发起冲击了。

    创造与毁灭相互倾轧,黑色与白色在空中产生着剧烈的碰撞。双方的能量虽然没有引爆,但却在剧烈的消耗着。

    整个幽冥封印法阵也已经完全亮了起来,只是,那红蒙蒙的光泽却在向着白色不断转化着。

    周维清此时心中十分平静,龙虎邪神变在他得到了龙皇本源之力后,再次产生了进化,令他的冰冷感知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幽冥封印法阵每一处奥妙所在,也在不断领悟着这份奥妙。凭借着那在法阵增幅下已经达到了天变级的强大神念,他控制着法阵朝着幽冥之主发起了疯狂的挤压。

    幽冥之主发出一声尖利的鸣叫,在这尖利的声音中,分明充斥着几分恐惧的情绪,它的毁灭本源在圣力的压制下已经不再是无往而不利,双方此时完全保持在一个均衡的状态。但是,最中心的毁灭本源之力能够抵挡住周维清的圣力,但它散发出的那一圈圈黑色光晕却无法完全顶住周维清那巨大胜利漩涡的逐渐下压。

    一丝丝、一缕缕的白金色光芒开始渐渐深入毁灭光环,不断朝着地面上的法阵靠近着。有些地方甚至已经与法阵升腾起的红色光芒接触在一起。

    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法阵的红色光芒接触到白金色星云圣力后,法阵本身的颜色立刻开始出现变化。

    圣力的同化能力极其强大,引动着法阵属性上的变化,对幽冥之主的压迫力自然在不断的攀升。

    十二大神兽们眼中的神色渐渐都变得兴奋起来,也更加坚定。

    如果说当龙皇决定让周维清接替他的那一刻,绝大多数神兽都有些无法接受的话,那么,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完全相信了龙皇的眼光,眼前这今年轻人带给他们的感觉竟然比龙皇更加强大,他看起来才不过二十多岁而已啊,

    龙皇死了,甚至是尸骨无存的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他的意志却没有消亡,每一位神兽此时心中都充满了执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幽冥之主出来。

    眼看着圣力与法阵开始接触,而那幽冥之主却怎么也冲不出周维清圣力凝聚的光芒,神兽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重新封印幽冥之主的希望啊!

    众志成城!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一位神兽会吝墙自己的修为,完全不顾及有可能对自己身体的损伤,全力运转体内天力,支持着周维清。而圣力也在不断滋润着他们的身体,令他们根本就不会受到创伤。

    精灵女皇带着生命古树落在远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那双美眸中也渐渐流露出几分兴奋的光彩。目光偶尔落在周维清那肃穆的面庞上时,眼中会略微流露出几分

    失神之色。她不能说周维清现在的成就是后无来者的,但却绝对是前无古人。至少在她的印象中,人类从未出现过像周维清这样强大的存在。

    深渊之外。

    “维清,维清呢?”上官冰儿第一个从那种迷惘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意识恢复,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叫了出来。

    天空已经变成了澄澈的湛蓝色,阳光洒落,带给这原本冰冷的北疆一抹淡淡的温暖,照耀在人身上十分舒服。

    可是,现在的上官冰儿却完全没有欣赏这份温暖的心情,因为,在她眼前,已经失去了那熟悉的身影。

    上官菲儿、上官雪儿和小巫女也相继醒转过来,短暂的迷惘之后,她们的神志也都清醒了过来。

    上官冰儿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六绝帝君龙释涯,忙不迭的跑了上去,“老师,维清呢?维清哪去了?”尽管她已经猜到了答案,但在这个时候,她却始终不愿意承认。

    “周小胖,你这个混蛋,你竟敢弄晕我们,自己跑了。你等着,你给我等着……”上官菲儿充满愤怒的大喊着。可是,在这呐喊的过程中,她的眼圈却不禁红了起来。

    小巫女呆呆的站在那里,在她的脑海中,还回荡着之前在失去神志之前周维清对她说的话。她只觉得,在这一刻,自己的心似乎是空了。

    当初,成为周维清祭品,为他献身的那一刻,她除了无法抗拒之外,本身也并不想抗拒。因为,她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周维清,但却可以肯定,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能够配得上自己的话,就一定是这个家伙。所以,她没有抗拒。

    之后,她离开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再见过周维清,她渐渐幢了什么叫思念。

    再遇周维清,虽然两人也亲热过,周维清也承诺了对她的责任,可是,眼看着他身边有那么多红颜知己,小巫女一直心中都有着那么一丝芥蒂,因为她不自信,她不知道,自己能够从周维清身上分到多少爱。

    或许,周维清这个家伙真的很花龘心,花龘心的想让自己去狠狠的揍他,可是,他心中终究还是给自己留着一份空间的。可是,他现在走了。他能不能活着回来,谁也不知道。在这一瞬间,小巫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也被他带走了。

    原来,我竟然真的爱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真真正正的爱上了他,并不是因为天邪教的未来而选择做他的妻。

    泪水,不知不觉的已经从她眼中滑落,而此时的她,脸色却完全是募然的,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任由那泪水宛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滑落。

    “姐”上官冰儿扑入上官菲儿怀中,放声痛哭,“小胖抛下我们,他自己去了,姐,我,我想去找他,我们一起去找他好不好?”

    上官冰儿眼中充满了恳求,仿佛上官菲儿才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

    上官菲儿恶狠狠的道:“去找他干嘛?他都不要我们自己跑了,还去找他干什么?这个坏蛋,死了得了。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省得让我们伤心,冰儿,不许去找他。”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上官冰儿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此时此刻,上官菲儿的身体在颤抖着,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上官雪儿和两个妹妹的反应却不一样,当她清醒过来之后,略微愣神片刻,轻轻的摸了摸自己曾经被他吻过的红唇,一步步的朝着那深渊的边缘走去。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木偶似的。

    “雪儿。”上官天阳拦在她面前,不让她继续向前走了。“孩子们,你们要冷静一点。维清这么做,是不想让你们和他一起去冒险。他有着真正的圣力在身,才能

    对付那幽冥之主,而你们却不同。你们的圣力并不纯粹。他是担心你们受到伤害啊!如果你们真的去找他,只会是起到反柞用,会影响到他的心神。虽然我不喜欢这

    小子的花龘心,但我不得不说,如果你们之中任何一个出事了,对他都将是致命的打击。现在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这里等着,等着他的归来。”

    “你们也不用太过悲观,他此去,只是辅助龙皇去加固封印而已。并不是去挑战那幽冥之主。这小子的运气一向很好,这次他也一定会活着会来的。”

    上官雪儿并没有因为上官天阳的阻止而停下脚步,反而是绕过了他,当上官天阳再想去阻挡她的时候,却发现她自行停了下来,停在深渊旁边,目光直直的向那深渊中看去。

    上官雪儿没有哭,但整个人的身体都显得十分僵硬。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心中在想些什么。

    她在后悔,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将计就计,不去戳破那个坏蛋的邪恶想法,就那么从了他。

    在所有周维清的红颜知己中,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和周维清真正发生关系的人。她现在真的好后悔。从小到大,她一直都为了浩渺宫而活着,为了成为浩渺宫主的接

    替者而不断努力着。自从她幢事以来,她就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根本不可能喜欢上任何一个男人。唯一要做的,就是将浩渺宫发扬光大,保住浩渺宫的那份荣

    耀。

    但是,自从认识了他之后,似乎一切都改变了,一切都随之变得不同。他不断撩拨着她的心弦,她还清楚的记得,那次自己和他之间发生

    的一切,那次赌约她输了,不只是输掉了自己的人,也输掉了自己的心。当初的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承认的。但是,她现在却很清楚,正是那一次,他真正的走

    入了自己心中。

    既然喜欢他,为什么还要保特那份矜持,不将自己完全的交给他。维清,你要活着回来。

    下意识的,上官雪儿攥紧了自己的双拳,她的脸色却已经苍白的像雪一样。

    东方寒月和四女的表现都不一样,她的激动早已平静下来。同样是默默的注视着深渊的方向,偶尔会看一眼玄天大陆的方向。看到上官三姐妹和小巫女的反应,她突然有些庆幸的感觉。或许,自己没有她们得到他的爱哪么多,但和她们相比,自己是幸运的,至少,自己为他留了个孩子。

    浩渺宫、无双教和雪神山的人,都默默的站在那里,如果说雪神山和浩渺宫的人原本还有些轻视周维清这个无双教教主的话,那么,伴随着他击杀焚天,义无反顾的跳入那幽冥深渊之中。他们心中,就已经真正的认可了这位圣地之主。

    雪傲天此时的神色是最复杂的,因为,前往那深渊的可不只是他的女婿,还有他唯一的女儿啊!

    在周维清和天儿离开的那一刻,他直接闭上了双眼,没有去阻止。除了女儿、女婿外,在那深渊之中,还有着他最爱的妻。

    雪神山毁了,如果自己的妻子、女儿再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就算是封印完成了,恐怕雪傲天也将因此而崩溃。这位曾经的天下第一强者,此时却显得有些衰老,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充满了萧索的味道。

    但是,无论是雪傲天、上官天阳,乃至于周维清的红颜知己以及在场所有的强者们,在他们内心深处,此时都在做着司一件事,祈祷。

    不知是否是三大圣地强者们众志成城的祈祷祈祷了柞用,幽冥封印中,一切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白炽色的光芒与幽深的黑芒依旧进行着对冲,但是,那份白炽色已经渐渐压制到了黑色的毁灭能量上方。

    这并不是因为周维清的圣力能够强过毁灭本源,更重要的,是因为幽冥封印法阵。

    此时,毁灭本源所释放出的一圈圈黑色光芒已经逐渐消失了,而周维清与十二大神兽联手组成的圣力漩涡已经与下方的法阵完全接轨。法阵中的红色早已不见,周围都已经是一片白金色的光彩。

    在这浓郁的白金色之中,似乎有无数星光飘动着,就像是这里已经变成了银河一般。星光每一次闪烁,整个法阵都会产生出强大的能量冲击着幽冥之主,而原本破碎的痕迹,也正以肉眼能辨的速度逐渐消失着。

    正是迫于法阵所带来的压力,幽冥之主释放出的毁灭本源才变得越来越弱,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正像精灵女皇和龙皇预料的那样,周维清的圣力柞用于幽冥封印法阵之中,起到了巨大的柞用。

    一声声低沉的咆哮不断从那前鳌撕开的法阵缝隙中传出,那是幽冥之主充满不甘的声音。

    周维清的面容依旧冷峻,尽管已经占居了上风,但他却没有半分的松懈。在没有完成整个封印之前,他是绝不会放松的。

    噗

    白炽色的圣力终于与那黑暗本源正面冲击在一起了,整个法阵都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庞大的能量波动骤然激荡,柞为法阵核心的周维清与那对巨大的前鳌同时震颤了一下。

    又是一声凄厉的尖啸声响起,最直接的对耗开始了。周维清眼中神光吞吐,庞大的神念调集所有的圣力全部融入到自己圣神丹爆发出的白炽色光芒之中。只是一瞬间的工夫,那白炽色不但没有增大,反而变得更加浓缩,就像是一柄固态的圣力长矛一般,狠狠的刺入黑暗本源。

    整个幽冥封印法阵也在这个时候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周围的空间剧烈波动中,竟然再次出现了周维清他们丙丙来到这里时的空间分割情况。

    单独的封印空间重新出现,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却没有半分的黑色,只有无尽的白金色光彩闪耀。而这个平行空间的空中,完全被星河所覆盖。一道道星光不断从天空中洒落,照耀在那白炽色的圣力长矛之上,缓慢但却稳定的向下刺出。

    恢复封印最关键的时刻终于到了,周维清现在有绝对的信心自己能够成功。在法阵的柞用下,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圣力核心,那圣力淳厚的程度,连他自己都

    觉得震惊。而且,幽冥封印法阵在他的圣力柞用下,也不断出现着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是良性的,似乎法阵因为他圣力的注入而不断完善着自身。在整个完善的过

    程中,法阵的威力也在不断的增强着。一起对幽冥之主施加压力。

    毁灭本源开始出现剧烈的颤抖,幽冥之主巨大的前鳌也随之震颤起来,并且一点一滴的被逐渐向下压去。

    被它前鳖破开的封印,以及封印上的裂痕,渐渐朝着那双前鳌根本融合过去,此时,法阵其他位置的裂痕已经在圣力的注入下荡然无存了,一切都在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着。

    “混蛋、混蛋。”幽冥之主愤怒的咆哮着,可是,无论它如何愤怒,也改变不了它那双前鳌正在逐步被压回幽冥空间的事实。

    强烈的危机感与恐惧感不断出现在幽冥之主的意念之内,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原本自己在封印上从其他位置偷偷开启的小裂缝,都因为周维清圣力的注入而合拢了。这也就意味着,它最担心的情况即将出现。

    因为封印空间的重新开启,此时能够透过光幕清楚的看到,另一边的幽冥之主,庞大的身体正在不断的晃动着,显然它已经在全力以赴的释放着自己的毁灭能量,希望能把握住这最后的机会。但是,在这封印空间之内,现在所能感受到的就只有那充满创造气息的圣力。

    在圣力的柞用下,精灵女皇和生命古树的伤势都恢复了许多,对于他们来说,圣力显然是最好的补品。

    “滚回你的幽冥空间去吧。你永远都只能被镇龘压在其中。”周维清冰冷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着。双手在胸前一合,强大的神念再次爆发而出,配合着自己圣神丹上释放的光芒给了幽冥之主重重的一击,硬生生的将那双巨大前鳌压下去数米之多。

    此时,与周维清一起组成法阵的十二大神兽,情绪都是无比亢奋的,眼看着封印即将重新完成,他们又怎么能不高兴呢?他们对于法阵的熟悉比丹维清更深刻,自

    然能够感觉到这次法阵完成后将得到的完美状态。而且,由于周维清不断将它们自身的天力转化为圣力,它们也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这影响是良性的,

    圣力在恢复着它们的身体,而且让它们的天力变得更加顺畅,更加源源不绝。

    幽冥之主巨大的前鳌渐渐已经被压回三分之一,剩余的部分被压制回去的速度也在不断增加,此消彼长之下,它已经完全无法和周维清所控制的圣力相抗衡了。

    “周维清,我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早一点发现你拥有了圣力。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对付不了你了么?你以为,你们这样就能将我永久封印了么?你毕竟不是龙皇。”

    幽冥之主在光幕另一边的身体突然不再晃动了,那宛如来自九幽一般的冰冷声音,令人发自灵魂的颤典兴它那一双巨大的前鳖似乎也不再反抗圣力的冲击,就连前鳌之间的毁灭本源也已悄然收回。任由庞大的圣力将那双巨大的前鳌笼罩在其中,以更加迅疾的速度将它压制回去。

    “幽冥之主,你还要垂死挣扎么?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周维清并没有因为幽冥之主突然放弃对抗而有所放松,反而更加强了圣力的输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隐约中,他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幽冥之主的话,并不像是在无的放矢。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双散发着墨绿色光泽的巨大前鳌突然停滞了下来,在被向下压制的过程中停滞了下来。任由周维清如何催动圣力,也无法将它再压入半分。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周维清和神兽们都是大吃一惊。难道说幽冥之主又从什么地方得到了毁灭能量不成?可是,它原本已经那么强大了。而且,丙才的机会显然比现在要更好,他为什么丙才不使用这强大的能力,而是等到现在?

    也就在这时候,那双巨大的前鳌之上,突然开始出现一道道墨绿色的电光,哪怕是周维清通过圣神丹输出的那么纯粹的圣力,在遇到这墨绿色的电光时也被不断瓦

    解,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从那双前鳌之中剧烈的释放出来。恐怖的压迫力,直接将法阵所释放出的圣力压迫出去数十米开外。

    墨绿色的前鳌渐渐变色,变成了晶莹剔透宛如黑色水晶一般的颜色,而在它周围的那一道道漆黑的闪电光芒也随之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幸好,那恐怖的黑色闪电似乎只能是围绕在幽冥之主的前鳌周围,不断将周围压迫过来的圣力撕碎。

    这是什么能力?周维清心中有些不解,看着那巨大的前鳌,眼中不禁流露出疑感的光芒。

    “周维清,能够将本座逼迫到这个地步,你已经足以自豪了。那么,现在,你就去死吧。”森冷的声音在法阵中回荡着。而那双前鳌周围的黑色电光也骤然暴增起来。隐约中,周维清似乎看到,在幽冥之主那双巨大的前鳌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不好,它要弓爆自己这对前鳌。维清,小心。”精灵女皇的惊呼声从法阵外传来。但是,现在却和之前她替周维清抵挡住幽冥之主的攻击不同。法阵已经恢复完成,没有周维清这个法阵核心的司意,就算是以她的修为也不可能冲入法阵。

    自爆?周维清丙呀听清楚这两个字的时候,一声无与伦比的剧烈轰鸣,已经在他身下,也就是幽冥封印法阵最核心的位置爆开了。

    那不只是能量的震荡,更是灵魂的颤栗。剧烈的轰鸣声伴随着一圈澄净的黑色光环同时爆发出来。

    周维清刹那间只觉得心神剧震,整个法阵似乎在这一刹那就要解体一般。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法阵之中那一个个已经变成了白金色的复杂符号全都亮了起来,他们散发着浓郁的神圣光彩,每一个符号都爆发出强大的圣力,虽然在法阵中央的大量圣力被那扩散开来的黑色光环摧毁,但是,那黑色光环却硬生生的被压制在直径三百米范围内而无法冲出去。

    原本幽冥之主的前鳌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很显然,哪怕是自爆,幽冥之主的毁灭能量现在也不足以冲破已经近乎完成的幽冥封印法阵了。反倒是伴随着它这双前鳌的自爆,原本前鳌位置破开的法阵处,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合拢着。

    这爆炸出的毁灭能量虽然强大,却终究会被圣力所逐渐消融,而只要封印法阵完成,那幽冥之主就完了。他现在这样做,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在饮鸩止渴。

    可是,幽冥之主真的会做无谓的事情么?尤其是在它生死存亡的关头?

    虽然幽冥封印法阵并没有因为它这一下剧烈的自爆而被破坏,但是,那恐怖的爆炸力也令周围所有的圣力被强行逼开,那毕竟是幽冥之主身体一部分的自爆,所产生的毁灭之力可想而知。

    这就造成了,在法阵中央位置,出现了一片真空,而那爆炸所形成的黑色毁灭能量旋涡却是凝而不散,瞬间席卷而上,直奔周维清和天儿所在的位置而去。

    那黑色旋涡的体积并不算太大,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毁灭能量却太可怕了,似乎完全是由毁灭本源凝聚而成的。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立刻带着天儿离开这核心位置,躲闪开毁灭能量旋涡。他是法阵的中心,想要离开随时都可以。

    但是,如果他那样做的话,很可能会让即将合拢,完成完美封印的幽冥封印法阵被破坏。谁也不知道那样的话,幽冥之主能否趁机冲出来。此时,下方法阵最后的缺口还没有被圣力完全封闭。一旦法阵的柞用消失了,幽冥之主冲出来的可能极大。那么,所有的一切就全都前功尽弃了。

    周维清的第二个选择就是不去理会幽冥之主的攻击,全力以赴的将法阵合拢,彻底将其封印。可是那样的话,他自身就要承受幽冥之主恐怖的攻击,不死恐怕也要受到重创。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脑海中瞬间闪过龙皇将龙皇本源给他之时眼中的不屈。自幼怕死的周维清,在这个时候,做出了他一生中最坚定的一次抉择。

    周维清的第一个动柞,是圣力释放,自身圣力的释放,一股柔和却强韧的力量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将搂着自己的天儿身体震起,通过对周围圣力的控制,直接将天儿送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他自身没有半分移动,甚至没有去看那强大的毁灭旋涡,而是全力以赴催动着圣力,注入幽冥封印法阵,将法阵的效果最大程度的激发出来。

    “维清……”精灵女皇在法阵之外失声惊呼。

    所有神兽在这一刻都瞪大了眼睛,但是,它们不是法阵的核心,并且将自己的神念全都开放给了周维清,只能任由周维清控制他们的行动,却影响不了周维清的决定。

    最后几天了,让大家看的爽一点,今天三更一起发了。,上爆发一下,有月票的兄弟,最后支持一下天珠吧,谢谢大家。

    最新全本:、、、、、、、、、、

    

看过《天珠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