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蛊真人 > 第五十一节: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

第五十一节: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



    (ps:上一节在最后稍作了修改,使剧情更加连贯。大家若觉得突兀,可以先看看上节的最后部分,然后再看这一节。)

    ……

    “方源今天居然没来上课呀。你们看,他的位置一直空着。”

    “他胆子怎么这么大!今天早上是学堂家老的课,他居然也敢不来。”

    “不妙,家老大人脸色难看,看来方源要倒霉了。嘻嘻嘻。”

    学堂之上,少年们小声地议论着。一些目光不断地扫向方源的空座,还有学堂家老越来越黑的脸。

    方源自从抢劫勒索以来,就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上。看他倒霉,是所有学员喜闻乐见的事情。

    学堂家老脸色铁青,一边讲解着温养空窍的窍门,一边暗暗扫视着方源的座位。

    他在心中冷笑:“方源啊,方源。昨天还愁着抓不到你的把柄。今天你就主动送上门来。到底是十五岁的少年,我还是高估你了。”

    他此时难看的脸色,大半都是装出来的。目的就是要趁机发难,整治方源,打消掉他越来越张扬的气焰。

    不可否认,随着时间的推移,方源的气势越来越盛,压得其他学员都喘不过气来。

    一家独大不是学堂家老希望看到的事情,他希望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景象。

    “来人。”学堂家老屈起手指,轻轻地敲敲讲桌。

    “大人,属下在。”门外的两个侍卫,当即推门而入。

    学堂家老当众冷哼一声:“这个方源太不像话了,居然懒散成这个样子,在我眼皮子底下公然旷课。你们去宿舍把他给我提过来。”

    “是,大人。”侍卫转身而去。

    看着侍卫们消失在门外,学堂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嘈杂之音。

    无数学员交头接耳。

    “方源这下倒霉了。”有人双眼发亮。

    “嘿嘿,待会有好戏看了。”有人幸灾乐祸地笑着。

    “哥哥,你也太狂妄了。你这是在挑战家老大人的权威啊。不管受到什么惩处,都是你自找的。”古月方正望了望座位,心中也叹息一声。

    砰砰砰!

    学堂家老一脸冷峻神情,用手连拍三下讲桌:“都安静,学堂上不可喧哗!”

    他此时的气场,就像是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令人望而生畏。

    顿时,学堂中静得针落可闻。

    学员们畏惧地都闭上了嘴,纷纷正襟危坐着。

    只是他们表面如此,内心的注意力早已经被此事牵扯过去。

    课程继续,少年们都表现得有些心不在焉。

    一些座位靠着窗子的学员,还时不时地望向窗外。

    时间流逝,过了好一会儿,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霎时间,许多学员耳朵动动,数十双眼中陡然绽放出明亮的光彩。

    “来了……”学堂家老也听到了脚步声,他不由地眯了眯眼睛。

    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处置方源。就罚他站在门外三个时辰。

    惩罚虽然不重,但却丢脸面。

    课上课下,学员们出门进门,不断走动,就会看到罚站的方源。

    如此一来,就打破了方源的恐怖形象。当学员们意识到方源也不过如此的时候,方源带给他们的威慑力就会大降,他们心中就会平添一股勇气,激发出争斗之心。

    更妙的是,对方源的惩罚来源于学堂。无形当中,又会让学员对学堂更加敬畏。

    只有敬畏,才会有遵从。

    因此,别看这手段简简单单,其实背地里却大有深意。

    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来人停在了门外。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呵呵,我来开门!”最靠近门边坐着的一名学员,自告奋勇地站起来,走出座位,打开了门。

    学堂中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盯着门扉。

    吱呀。

    门在那学员的手中,被轻轻地拉开了一条缝隙。

    阳光透着缝隙射进来,开门的那位学员身躯却在这时,猛地一颤!

    “啊!!!”他楞了一下,忽然惊呼一声,下意识地后退一大步。

    他的身体撞到课桌,顿时失去平衡,连课桌带人都翻到在地上。

    他的脸色全白了,充满惊恐之色,四肢抖颤,使不上气力。倒在地上,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又再度栽倒下去。

    “怎么回事?!”一时间,所有人都把心一提,深深地皱起眉头。

    无数双被激起好奇心的探究的目光,都向门扉射去。

    门被外面的人缓缓地推开来。

    学堂家老也下意识地停止了讲课。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撑着门面的一只手。

    一只少年的左手。

    一只血淋淋的左手。

    一只血手!

    看到这只血手,不少的女学员都捂住嘴唇,发出一声难以遏制的惊呼。

    门慢慢地,被完全推开。

    明亮的阳光照射进来,光线刺眼,众人都不由地眯起了眼皮。

    白炽的阳光成为了背景,一个漆黑的剪影,勾勒出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呈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不知为何,学堂家老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妙之感。

    “是方源!”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充满震惊的大叫。

    众人也随即适应了阳光,都看清楚了来人。

    只见方源浑身浴血,昂首立在门口,似乎是经历了一场激战。

    他推门的左手缓缓收回,他的右手上则拽着头发,拖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左臂已经齐根而断,一动不动,已经昏死过去。任由着左肩的伤口处咕咕地流淌出鲜血。

    “是去找方源的侍卫之一!”有人认出了此人的身份。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有人抓狂。

    “他又杀人了,这次杀了侍卫!”有人指着方源,惶恐大叫。似乎叫得越大声,就能发泄出自己内心的惊惶和恐惧。

    一时间,学堂一片哗然。

    许多学员都在这一刻忘记了纪律,惊得不由自主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他们用充满震惊和慌张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门口方源。

    在他们的想象中,方源将是被两个侍卫一左一右押过来的。

    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方源浑身浴血,神情冷酷,直如恶鬼临门。两个侍卫消失了一个,还有一个一动都不动,血液从他的体内缓缓地流淌而出,很快就在门口积蓄成一滩鲜红的血泊。

    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顿时在学堂中弥漫开来。

    学堂家老都愣住了,他从未料到会是这番景象!

    震惊之后,就是汹涌的怒火。

    这两个侍卫都是外姓的武者,死了也就死了,学堂家老并不在乎。

    但关键是他们的身份。他们是学堂的侍卫,代表着学堂的威严,代表着他学堂家老的脸面。

    这方源简直是胆大包天,杀了一个高碗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学堂的侍卫都敢杀!

    不,何止是胆大包天,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挑衅家族学堂的权威。

    学堂家老怒发冲冠,指着方源,大喝道:“方源!你这是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最好给我一个饶恕你的理由。否则单凭你滥杀侍卫,就要关入监牢,等候家法的处决!”

    全体学员噤若寒蝉。

    窗棂都在颤抖,满堂都回荡着学堂家老的咆哮声。

    唯有方源面色平淡,他双目深幽,一如平时,看不出一丝的波动。

    目光环视一周,方源松开右手,扑通一声,侍卫的脑袋砸在地上的血泊,溅起一蓬血滴,沾染上方源的裤脚。

    他向学堂家老拱了拱手,寂静的学堂中就响起了他平和的声音:“学堂家老大人,晚辈的确有事禀告。”

    “你说。”学堂家老双手背剪,昂首看着方源,目光如冰。

    心中亦在冷笑:“方源你一错再错,越错越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蛊真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