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蛊真人 > 第二十节:学堂家老无语了

第二十节:学堂家老无语了



    巨大的喜悦没有冲昏方源的头脑,他很快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春秋蝉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春秋蝉的能力是重生。但它现在虚弱至极,一动用就是死亡。但是,它毕竟是六转蛊虫,我完全可以利用它的气息。这对它本身是没有任何损害的。”

    “呵呵呵。”想到这里,方源收回心神,睁开双眼。

    只见面前,酒虫悬浮在眼前,被烟气状的青铜真元包裹住,正在瑟瑟发抖。

    方才它为了求生,孤注一掷,结果意志被春秋蝉的气息轻而易举地击溃。它也因此受到了重创,意志不足先前的百分之一。

    “春秋蝉。”方源意念一动,释放出春秋蝉的一丝气息。

    气息压迫到酒虫身上,酒虫立即静止,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它残留的意志,感受到春秋蝉的气息,就好像是老鼠碰到了猫,被死死的震慑住,缩成一团不敢动弹丝毫。

    方源哈哈一笑,趁机鼓动真元。

    青铜真元起初炼化时,因为酒虫意志的顽强抵抗,只能一点一丝艰难扩张。但是此刻,方源的青铜真元,长驱直入,一泻千里。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

    酒虫表面青铜之色,迅速扩张,几个眨眼间,就将白珍珠般的酒虫染成了一头绿虫。

    大势已去,酒虫的残留意志,最后被方源的意志轻轻一冲,顿时冰消瓦解。

    就这样,酒虫炼成了!

    比较起先前翻山越岭般的艰难困苦,如今这炼化过程,就如同喝口水般简单。

    一股亲切而又玄妙的感应,将酒虫和方源联系在一起。

    炼化的酒虫,就好像是方源身体的一部分。方源叫它蜷缩身躯它就蜷缩,叫它团起来它就团成汤圆状。就好像是动动手指头一样的感觉。

    方源收回真元,酒虫又恢复到白白胖胖的模样。

    然后凭空一跃,就投入到方源的空窍当中去了。到了空窍当中,它远远地绕开空中的春秋蝉,钻入青铜元海。在海面上,它恣意地舒展身躯,时不时还扭几下胖乎乎的腰,舒服得好像在泡热水澡一样。

    “有了春秋蝉,我的计划就也该改了。”方源从空窍中抽回心神,又取出那枚月光蛊。

    他如法炮制,泄露出一丝春秋蝉的气息,压在月光蛊上。

    感受到春秋蝉的气息,月光蛊的意志,立即缴械投降,畏惧得只能龟缩到身体的最角落。

    方源的真元滚滚而下,一眨眼间,就将月光蛊染成了一颗翠玉。

    最后,他念头稍稍一动,月光蛊的意志,就被轻而易举的绞杀。

    这之后,他抽回真元,月光蛊又恢复成先前透明的蓝水晶模样。

    他收起月光蛊。

    这月光蛊却没有进入空窍,而是直接落到方源的额头中间,形成一个淡蓝色的弯月印记。

    从炼化月光蛊开始,到结束,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五分钟。

    这和原先的艰难炼化,速度之快,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而且不仅速度快,真元的消耗也极少。

    这些天,方源炼化酒虫,前前后后足足消耗了六块元石。但是这一晚,他根本就没有耗费元石,仅仅只是空窍中的青铜真元海见了底。

    “哈哈,春秋蝉在手,简直是有如神助!今后只要用它的气息镇压,任何的一转蛊虫都是手到擒来。就算是我只有丙等资质,都不用借助元石。前后差别,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方源心情愉悦,这一刻简直是拨开云雾见了青天。

    尽管春秋蝉已经虚弱到极点,但它却是堂堂的六转蛊虫。虎倒威尤在,烂船还有三磅钉,单靠它的气息,就是方源今后修行中一股巨大的推动力。

    此刻。

    窗外月明星稀,月色穿过窗户,照在方源的脸上。

    “原本以为得不到第一,想不到峰回路转。时不我待,现在就去学堂,领取头名奖励!”方源眼中精芒闪烁。

    他念头一动,空窍中春秋蝉便隐去身形,再次消失,进入沉睡。又唤出酒虫,藏在床头角落。

    这都是为了防止学堂方面不必要的检查。

    一刻钟后,家族学堂。

    学堂家老早已经睡下,但是在睡梦中,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人敲门。

    他被敲门声吵醒,睁开双眼,有些不悦:“三更半夜的,是谁在外面?”

    门外立即传来恭谨的答话:“禀告家老大人,是今年这一届的一位学员,他已经成功炼化了月光蛊。您之前吩咐过下属,只要头名出现,不论什么时间,都要立刻来向您禀告的。”

    “嗯……是有这么回事。”学堂家老的眉头皱了皱,起身下了床,一边穿衣一边问道,“是哪个学员,得了今年的第一?是古月方正么?”

    门外下属便答:“好像是的。属下听到消息就赶忙来通报大人您了,好像就是方家支脉。”

    “呵,算算时间,也该是他。”学堂家老轻声笑起来,自言自语道,“除了这甲等天才,还能有谁?那些乙等学员,就算是利用了元石,终究还是差那么一筹的。要不然,修行的资质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说着,他推门而出。

    门外,下属恭敬地后退两步,弯腰行礼,附和着:“大人说的是。”

    厅堂中,十几根烛光一齐燃烧着,将大厅照的通明。

    接待方源的人,此时已经问清了情况。在明亮的灯火下,他的脸上涌现出浓重的惊愕之色:“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叫古月方源,不是古月方正?”

    方源点点头,就在这时,学堂家老从门外走进来。

    方源和接待者一齐转身行礼。

    学堂家老看到方源,脸上已经满是笑意。他迈开步伐,走到方源面前,友善地拍拍方源的肩膀:“做得好,古月方正,你没有让我失望。果真是有甲等资质的天才!那些乙等、丙等的同龄人,不管怎么努力,都是比不上你的。哈哈哈。”

    方源和方正是孪生兄弟,外表极为相似,以至于学堂家老都认错了。

    方源不卑不亢,稍稍后退一步,让肩膀脱离了学堂家老的手掌。他望着学堂家老,背负双手,淡淡地笑着:“家老大人,你认错了。晚辈是古月方源,古月方正是我的弟弟。”

    “嗯?”学堂家老微微张开嘴巴,脸色浮现出一抹错愕之色。

    他疑惑地看着方源,眉头紧皱。过了几个呼吸,他这才开口:“你是古月方源?”

    “正是晚辈。”方源答道。

    “你炼化了月光蛊?”学堂家老心中诧异万分,他双眼紧紧地盯住方源额头的月牙印记,目光灼灼,已是明知故问。

    “是这么回事。”方源又答。

    “这么说,你就是本届第一?”学堂家老问的似乎有点傻,但这也不能怪他。因为这情况实在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要知道他掌管学堂已经数十年了,经验丰富至极。也见过丙等资质夺魁的情况,但时间绝对不会这么早。况且这一届中,还有甲等、乙等资质的同龄人。

    “如果没有比我更早的人……”方源做出思索的样子,又摸了摸鼻子,这才继续答道,“貌似是这样的。”

    学堂家老:“……”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蛊真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