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第0076章 我活该
    0076

    “不会的……不会的……”

    包俊伦失魂落魄地摇头念叨,忽然想起什么,冲过去朝着白欣研伸手恳求:“警官,给我手机用一下!快……快让我打个电话……”

    白欣研已经明白过来林飞的意思,很可能包俊伦的家人已经和他一样遭到了暗杀,于是二话不说把手机借给了包俊伦。

    包俊伦颤抖着手指,拨通了一个号码,咽着喉咙,等着人接听。

    可是,直到进入语音留言,依然杳无回应……

    包俊伦整个人仿佛虚脱一般,一手扶着墙壁,说不出话来。

    “你别太慌张,可能刚好你家人没看到,现在我立刻带你回家”,白欣研也顾不得太多了,跟汪倩通了个电话后,就急匆匆带着包俊伦下楼。

    林飞也不慌不忙地跟着,前面白欣研开着警车走,他就后面跟随去包俊伦的家。

    那是一处相对陈旧的老商品房社区,很多屋子已经空了,估计再过几年就会拆迁。

    包俊伦的屋子在顶层,是那种一百多平米的老房子。

    白欣研见到林飞跟着来了,蹙了蹙眉头,不知道这个男人跟来是什么意思,但也没心思去搭理他。

    包俊伦颤抖着手,拿出随身携带的钥匙,他的手机早早没电了,这两天都没跟家里联络。

    不过因为他常年都在外面为青蜂堂跑腿,不回家几天的事常有,所以家里人应该也不会太担心。

    当他打开生锈的保险门,推开屋门的时候,却突然闻到里面有一股刺鼻的味道!

    “是煤气!”白欣研一捂瑶鼻,惊呼道。

    包俊伦就跟疯了似的跑进屋内,也不管吸入多少煤气,张口就大喊,“玉芬!玉芬!小燕!小燕……”

    可是没有半个人回应他。

    白欣研顾不得太多,跑进屋里,把窗门都快速地打开,让屋子里的一氧化碳尽快跑出去。

    而当她要进厨房去关掉煤气罐的时候,地砖上,一大一小两具女人的尸体,却让她花容惨白。

    包俊伦这时也跑到了厨房门口,当看到躺在地上的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十几岁,穿着校服的胖丫头,顿时整个人就像是风化了一般,面如土色。

    “玉……玉芬……老婆……燕儿……小燕……”

    男人的两条腿发软,直接“噗通”跪倒在地上,两眼充着血丝,似乎连哭都哭不出来,只是不停地哽着喉咙,身体一抖一颤,仿佛随时会晕阙。

    林飞这时走到两人身后,看了眼地上的尸体,淡淡道:“一氧化碳造成的严重中毒,大小便失禁,死亡时间应该就在今天下午”。

    白欣研捂着嘴,看到老包那痛不欲生的哽咽,她也跟着落下了簌簌的泪水。

    她其实已经见过不少生死离别,但这种家破人亡的惨剧,就这么眼睁睁发生在她面前,依旧带来了太大的冲击。

    包俊伦终于还是大声嚎啕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扑在妻子和女儿的尸体跟前,不停地大喊“是我害了你们”。

    白欣研让自己冷静下来后,喊来了警局的人以及救护人员,当然,也没什么人需要救治,需要的,只是将尸体去安置。

    到深夜十点多,现场的采集样本工作算是结束了,警方开始收工。

    包俊伦似乎已经哭干了眼泪,一个人坐在楼下的花坛边,唇角发干,眼眶红肿,配着他那还绷带吊着的左手臂,落魄到了极点。

    林飞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也没离开,这时候很自然地上去,递了根烟给他。

    “抽么?”

    包俊伦似乎对林飞已经没什么畏惧,二话不说地接过,叼在嘴上,又拿过林飞的打火机,点上。

    可他没想到这烟这么辣,才抽了一口就直咳嗽发呛。

    “不习惯?”林飞咧嘴笑道。

    包俊伦摇摇头,默不作声地用力吸了几口,似乎这样的辛辣,反而能给他一丝安宁。

    “为什么要救我……”包俊伦低头忽然开口问,他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我早说了,如果我在医院的时候你死了,他们就又要怀疑是我干的,所以,我不是救你,只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林飞悠哉地坐在一旁,翘起了二郎腿。

    包俊伦点了点头,很快的把一根烟抽完,随后,望向林飞,眼神很明显,还想要一根。

    林飞也早心领神会一般,已经把一根点好了直接递给他。

    “谢谢”,包俊伦还是颇为客气,他潜意识里,还是对林飞有着敬畏和恐惧。

    只是遭逢这等大变,他的恐惧,已经被伤痛所掩盖。

    沉默着抽了会儿烟,包俊伦好似喃喃自语道:“我以前觉得,我那婆娘早点走了也好,每次就知道抱怨我拿回家的钱少,就知道说我不关心女儿读书……明明长得这么丑,要不是当年老人介绍对象,我才不会娶她。

    可没想到她就这么走了,我心里会这么不自在……说起来,她嫁给我以后,整天担惊受怕的,也没过过几天好日子……这么多年了,婚纱照都没跟她拍一张,也没带她去哪儿走走,看看……

    还有我那个不争气的女儿,燕儿……她出生的时候,我还嫌弃她不带把儿,都没怎么抱她……

    后来人随我,长得丑,读书又读不出,总是成绩全班倒数,我气的时候也不管她是男是女的,拿着皮带就抽她……可她每次看见我回家,还会帮我倒茶,还会给我捶背……”

    说着说着,包俊伦的声音有些哽咽,眼里再度湿润起来。

    他吸了吸鼻子,抽着烟,夹着烟的手指却有点发抖。

    末了,他自嘲地苦笑了下,“我从初中没毕业就混,混了这三十多年,二十出头,就已经进了青蜂堂,这些年,给吴钦吴东锦那对父子跑腿,打杂,说出去好听,是眼前的红人,可说白了,要权没权,要钱也没钱,就是一个使着顺手的奴才……

    到最后,什么也没捞着,葬送了仅有的几个好弟兄,自己断了只手。

    这要是死在仇家手上,倒也罢了,竟然是我追随了十几年的人,说派人杀我,就杀我,还连带着让我老婆女儿跟着我遭罪……

    你说,像我这种没用的废物,还能算什么爷们儿……那天你要是把我也杀了多好,就该把我剁成肉馅儿,我活该……”

    男人如泣如诉的话语,被夏季夜里那虫鸣声所冲淡,但每一个字,都让人耳如针刺,扎入心中。

    

看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