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第0040章 真正的他
    0040

    “小飞……”

    林大元肿着眼皮的眸子,看到了林飞,低声唤了一句。

    林飞身上的煞气散去,换而是勉强而艰涩的露出一个笑容,走到大伯身边,弯腰凑到林大元耳边,说道:“大伯,是我,你怎么样了?”

    “别……别担心”,林大元似乎说话都很吃力,“大伯没事。”

    林飞皱了下眉头,“都这样了怎么还说没事,大伯你就别糊弄我了。”

    “呵呵……”林大元和蔼地看着侄子,目光瞥到苏映雪那儿,疑惑地道:“这位是……”

    苏映雪又简单自我介绍了下,林大元知道竟是林飞的女上司,还很客气地问候,似乎担心失了礼数。

    “实在抱歉,我这把老骨头现在就跟吊在梁上似的下不来……苏老板,我侄儿小飞去年才刚从国外回来,很多地方不懂,您别生他的气,但他开车技术真的很好的……人也懂事,很孝顺……”

    苏映雪心里暗道,才上班第一天就差点把自己气死了,哪有懂事?但还是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点点头。

    “大伯,您自己都这样了,就别说这些了,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你换个好点的病房,你得在医院住上至少半个月”,林飞听着不是滋味道。

    林大元赶紧拒绝,“别,换病房多贵啊,这儿躺两天就回家去吧,医药费太贵了,你赚点钱不容易。我没事儿,就硬毛病,养十天半个月就好”。

    林飞哪肯,直接叫过来一个小护士,问转去单人病房的事。

    小护士很直白地道:“病房是有,但价钱挺贵的,你们经济负担吃得消吗?”

    林飞一皱眉,直接掏出那张一百万的支票,“这里是一百万,拿去慢慢扣,所有好的医疗资源都尽管用”。

    “真的假的……”小护士有点不相信地看着那张支票,“咱这儿也不收支票呀。”

    苏映雪这时插声道:“这位伯父的医药费我来付,你们快去安排病房吧”。

    小护士一看苏映雪的穿着和气质,就很放心了,笑着道:“临时安排,我得去找领导,您稍等下”。

    躺着的林大元急了,咳嗽了几声,“别啊,苏老板,这怎么好意思,咱非亲非故的……”

    “就当是从林飞的工资里扣吧”,苏映雪扭头问向林飞,“你说呢?”

    林飞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这女人跟来还真帮上忙了,点点头,又对林大元道:“大伯,我现在收入可高了,您放心养伤,医药费不算什么。你换个好点的环境,早点好起来,也让瑶瑶不会太担心啊,您说是不是?”

    林大元很是歉疚地看着泪眼汪汪的女儿,只好答应下来了。

    有钱好办事,苏映雪把卡一刷,医院里立马把林大元安排进了高级病房。

    林飞中途问了问,林大元认不认识那些打他的小混混,结果林大元是一头雾水。

    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来自哪里,为什么二话不说,冲上来就狠狠打地他四肢骨折,在马路边疼晕过去。

    反倒林大元还很担心,问林飞是不是招惹上了什么大人物,千万别冲动找事儿。

    林飞自然不会说出之前发生过的事,知道问不出什么,林飞便让大伯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

    可林大元身上实在太疼了,最后还是靠打了镇静剂,才进入睡眠。

    林瑶里里外外跑了一晚上,心力憔悴,跟辅导员请了假,晚上就打算在病房里睡了,好在有两张床,可以随时照顾到父亲。

    面对这无妄之灾,父女俩虽然很憋屈,可也只能认为刚好碰到一群闲着没事做恶的混混,不然也找不出别的理由了。

    算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也是小百姓的悲哀。

    走出医院,前往停车场的路上,苏映雪幽幽说道:“有一个这样关心你的大伯,很幸福吧,自己都这么重伤了,还想着让我照顾你的前程。”

    林飞嘴角泛起一抹满足的微笑,眼里散着淡淡回忆:“我小时候很顽皮,我爸忙着开面馆做生意,我给他捣乱的时候,他就拿着铁勺子追我要打我。

    每次我被我爸打的时候,就是我大伯替我出头,还抱着我,替我教训我爸,然后就带着我去买好吃的……

    大伯说,我还是个娃娃的时候,第一个就是尿了他一身,后来让我骑他脖子上,也尿过他好几次,说我是什么撒尿大王……”

    林飞说着,笑着,但越是想到那些时光,就越发感到愧疚,自责。

    自己不在国内的那十几年,最对不起的人,恐怕就是一直担心着自己的大伯吧。

    苏映雪听到男人说这些事,好像眼前真的浮现了那一幕幕景象,心头有些发酸。

    不知不觉,走到停车的位置,林飞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林飞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眼里闪过一丝冷色,想到什么,接了起来。

    “喂”。

    “嘿嘿,小子,这会儿应该已经看到那打断了四条狗腿的老杂毛了吧”,一个男子嗓音在电话那头桀桀怪笑,满是得意。

    林飞捏着电话的手紧了一紧,深呼吸了一口气,“你们是什么人”。

    “大爷我们是谁,你还不配知道,告诉你,别以为会几手功夫,就拽得跟二百五似的!这回弄的是你家那老杂种,下回要弄,就是你那如花似玉的小堂妹!

    嘿嘿,我们有的是兄弟,就喜欢玩那种水灵灵的大学妹,你那堂妹长得不错,估计玩完了卖去夜店里上班,也能卖个好价钱”,男子邪笑道。

    林飞的脸上已经没了丝毫情感色彩,整个人就如同一柄森冷的钢刀,在夜色下闪烁着骇人的寒芒。

    苏映雪知道肯定是那批打林大元的人打来的电话,当看到林飞这样的神色,有些紧张地不敢大声出气。

    这个男人,实在在短时间里显露了太多不同面,嬉笑怒骂,无赖泼皮,深沉睿智,还有冷酷无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说吧,到底想怎么样”,林飞好似语调很轻松地问。

    “算你上道”,男子并没听出什么特别的味道,冷笑道:“临安城北的安江水库西边,下头有个做罐头的小工厂。限你两小时内到达,只能是你一个……别指望耍什么花招,你要敢报警,保准你会后悔终生”……

    

看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