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第0032章 裂纹
    0032

    从董事长办公室走出来后,苏映雪身上的怒气转化成浓浓的委屈和酸涩。

    径直地来到一条走廊,走廊的两侧是苏星原收集的油画,妆点地极为有艺术气息。

    苏映雪却并没有因为环境而改善多少情绪,她走到僻静的角落,一处落地窗前,额头抵着窗玻璃,闭目调整着情绪。

    林飞跟在后面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女人微微耸动着的香肩,并没出声,而是饶有兴致地看起了那些风格各异的西洋油画。

    这种时候,说劝慰的话是没意义的,她只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待一会儿。

    过了十几分钟,苏映雪收拾了情绪,转过身来,倚着落地窗,有些自嘲地一笑。

    好似自言自语,苏映雪幽幽道:“其实对于外面的所有人来说,我是倾城集团的总裁,远比苏家的女儿要来得重要……

    就连对父亲来说,我也只是倾城集团的总裁,他最器重的下属,别的,什么人也不算了吧……

    不过,我一直对自己说,我对父亲而言,是个有用的人,父亲需要我,所以让我年纪轻轻的能坐在总裁的位置上……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在父亲眼里,自始自终,也不过是一个季度的新商品。

    该交易,该卖掉的时候,父亲根本不会有丝毫的不舍得,因为只不过是……一件,活的商品,而已……”

    女人的眸子里满是黯淡无光,仿佛思绪陷入了一片黑暗的泥沼。

    过了好一会儿,苏映雪抹了抹眼角,抬起头来,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不用那么想,我不需要任何怜悯,只是想说出来而已”。

    她看着林飞,可林飞似乎正站在一副宗教油画面前,静静欣赏,并没怎么听她说的是什么。

    “你有在听我说话?”

    苏映雪蹙眉,有些不满,她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性面前吐露这些,虽然不指望有人安慰她,可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放心上,就不太乐意了。

    “Craquelure”,林飞突然说了个外语单词。

    “什么?”苏映雪会英文,但听不出这到底是不是英文单词。

    林飞这时转过头来,对她温柔地笑了笑,“这个词汇来自于法语,形容油画干了以后因年久而硬化,产生的裂纹。”

    “你还会法语?”苏映雪显得有些不相信,但又觉得不像骗人。

    林飞并没正面回答,而是继续道:“你知道吗,在艺术家眼里,油画的裂纹所代表的意义是不同的……

    许多艺术家认为,它并不表示油画的苍老与脆弱,正所谓,‘夹缝中生存’。

    一副油画上所产生的裂纹,是油画历经了百年甚至千年,所屹立在世界上的证据,是它最坚韧而坚强的印记。

    就好似现在你的心,它有了裂痕,有了伤口,但你依然像个战士一样地站在这里。

    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来说,你已经很了不起,当然不需要任何怜悯,不是么?”

    苏映雪怔然地看着林飞,这番话好似一汪温暖的溪流,汇入自己的心田里。

    她感到心头暖暖的,有种巧克力融化似的舒缓和甜蜜。

    虽然男人说不需要怜悯她,但他显然用了一种更为使她接受的方式,安慰和鼓励了她。

    这是一种男人独有关爱,低沉而浑厚,让她感到安稳和享受。

    “故弄玄虚,哪有这么夸张”,苏映雪强忍着嘴角的欢喜笑意,白了男人一眼,心里则是默念了声,“谢谢”。

    林飞洒然一笑,指了指那副油画,道:“知道这里画的是什么吗?”

    “难道你看得出来?”

    苏映雪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但不认为林飞应该知道。

    “这副画描绘的,是犹太民族领袖,摩西,在死前对以色列人训话的场景……看到这副画,我想起一句话,可以送给现在的你”。

    “什么话,该不是什么励志的名言警句吧”,苏映雪觉得这男人越说越玄乎。

    林飞笑着摇摇头,突然用一种奇怪的语调说道:“Habahlhargechahashkemlhargo”。

    苏映雪有些吃惊地看着他,这次她绝对不相信,这是英语,更不会是法语,但听着男人不像胡说八道一句。

    “这是什么语言?”

    林飞嘴角扬起一抹邪笑,解释道:“这是希伯来语,这句话来源于HebrewTalmud,也就是希伯来犹太法典。

    这是申命记中的话,翻译成英文,意思是,Ifsomeoneiscomingtokillyou,riseagainsthimandkillhimfirst。”

    说完后,林飞也不管呆在原地的苏映雪,用怎么样一种惊疑的眼神看着他,转过身去,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苏总,我先去办公室里睡午觉了,下午回家了再叫我……”

    苏映雪依然站在原地没动,她的心里,默念着林飞说的这句话……

    “如果有人要来杀你,发动进攻,先把他们杀了!”

    这样的话,会是来源于犹太法典?会是先贤说的话?

    而且,为什么林飞的英文发音是这么标准的伦敦腔,他又怎么会希伯来语?

    这个男人瞬间就变得让她有些忐忑,不仅仅是他的神秘,还有……他越来越能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这是从前不曾有过的,让苏映雪心情有些烦躁,甚至都忘了刚才跟父亲谈话的不愉快。

    揣着一番复杂的心思,回到办公室里,苏映雪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林飞所说的话。

    得出的结果让苏映雪感到震惊,林飞说的东西,全都是事实,甚至连他的希伯来语发音都没任何问题,那幅画的内容,与犹太法典的内容,全是真的!

    这个男人怎么会连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都知道?他不是一个代班的出租司机么?

    这时,办公室门敲响。

    “请进”,苏映雪恢复了冷若冰清的工作工作状态。

    张静抱着几份文件走了进来,她的脸上难以掩饰喜色,想来是对收购思暖成功的喜悦。

    “苏总,这些是合同书,请您过目,还有是关于水口村新建工厂的企划书,按照您的要求改过后再给您审核……”

    苏映雪轻声应了句,“都放下吧”。

    张静知道自己老板不爱废话,很识趣地放下东西后,就点了点头,打算转身离开。

    “哎,张静你等下”。

    张静立刻回身,认真地询问:“苏总还有什么吩咐?”

    苏映雪犹豫了下,道:“去把林飞叫过来,我有事找他”。

    

看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