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监狱 > 一个人的游戏
(这是几年前写的了,刚好和这段情节有些应景,所以贴出来)

    今天玩游戏很带劲,因为我很快就要升到60级,只要午夜十二点一过,我做几个任务就能升上去,换一批更好的装备,大杀四方。无意中,我看见了自己的仇人名单,里面有一个人名叫“夏天的疯”,几个星期前的一天,他杀了我,然后我杀了他,之后一直逮着他杀。现在看见这个名字,顺手点了他的名字,查看了一下他的信息,他的装备很垃圾,我早已经超过了他,他的家将资质很低,只学了几个技能,最后我看了看他的游戏时间,他已经三个星期没有上线了,我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他已经离开这个游戏了。

    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冷清的感觉,我看了看仇人名单其余的名字,他们大都已经灰掉了,已经离开了这个游戏,我再也不可能遇见他们,所有的仇恨在这一刻统统消散,不管当初怎么杀,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站在空荡荡的主城里,NPC还是那些NPC,永远都站在各自的位置,聊天频道几个小时没有人说话,整个服务器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几个人在玩,在旷野里大喊一声,只能听见苍凉的风声,没有人回答。

    这个区曾经也热闹过,当时聊天频道刷个不停,还有指导员知道如何游戏,那时我只是众多玩家中默默无闻的一个,也曾被人杀,也曾羡慕别人的高级装备,几个星期过去,当我的装备已经提升上来,当我的等级已经进入了排行榜前五名,他们却早已经离开了,这变成我,短短的几个星期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不知不觉,这里已经荒凉如此了。

    我突然没有了弄装备的心思,一个人在主城里溜达,曾经这里多么热闹,但现在已经空无一人,我在阴暗的小巷里,不知往那边走,无论怎么走,都只有自己的脚步声。

    我退出游戏,打开百度,搜索了魔界,这是我玩的第一个游戏。

    那是2006年的十一月份,当时这个游戏刚出来不久,我也刚刚接触网游小说,被网络游戏的生活所吸引。寝室里的一个夜晚,同学说明天去玩这个游戏,我上了心,第二天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网吧,那个网吧叫“都市E站”,我甚至还记得自己坐的那个位置,在一个靠墙的角落,我第一次打开游戏,进去创建了角色,我之前没玩过网络游戏,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进入了一个老区,新手村早已经没有人了,空空荡荡,我一个人背着一把笨拙的大剑,认真地做着任务,每一个任务都看得很清楚,到底是怎样一个故事,然后又认认真真地去杀怪。

    那个新手村叫烈焰崖,里面是一片沙漠,我小小的身影穿行在期间,周围没有任何人,网吧里在放水木年华的《完美世界》,再配上游戏里带着异域风情的背景音乐,我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打到一件很垃圾的装备也会开心地笑,那时的心情是多么快乐,再垃圾的东西都放在包裹里,不舍得丢弃,慢慢地我到了主城,离开了空荡的新手村,开始看见别的玩家,他们衣甲鲜明,威武不凡,而我只是一个穿着布衣的愣头青,在主城四处逛着,不追求装备,也不追求等级,只是单纯地沉浸在其中。

    两个小时过去,要上课了,我下了游戏,回到学校上课,也没把这个游戏当回事,后来放假,我不知道要干什么,没有看书的心思,女朋友也已经分手,我漫无目的地离开学校,天空很阴沉,站在十字路口,站在路人的中央,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又看见了那个网吧,我进去,打开QQ,看见她的头像,但不敢说话,四周是大喊大叫的学生,他们玩游戏玩得很起劲,忘记了一切烦恼,我又想起了魔界,打开游戏继续玩,傻乎乎地穿着垃圾装备奋斗,从光芒城慢慢去了希望之州杀乌龟,每爆出一件装备,我就会很开心。

    后来的日子,我上网不知道要干嘛,就会上这个游戏,慢慢地沉浸在里面,我慢慢知道了要如何搞装备,要怎么样快速升级,我像是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奇幻的世界,我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更高级的地方,但我还是比不过别人,经常被人杀死,我没有报仇的能力,只得乖乖回城,重新跑一遍。

    那段时间,是我这么多年玩游戏以来最难忘的时光,有着单纯的快乐,不会刻意去追求装备,被人杀了也不会生气,也没有朋友,就是一个人在游戏里傻乎乎地玩,多年后,我看见魔兽里面“鱼别丢”那个故事时,我总是会想起这段单纯的时光。

    后来,我彻底**在了魔界里面,每一个周末,甚至小到每一个午后放学,我都会跑到网吧玩,网吧也换了几个,从都市E站,到焦点,到天网通,到帝国,学校周围的网吧几乎都被我玩遍了,只有在玩游戏的时候,我才不会想起她,只有玩游戏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由衷的快乐,我换了一个区,换到了大唐盛世,在里面我认识了很多朋友,我的装备越来越好,充钱买了坐骑,加入了官方的记者团,成为游戏里的名人,很多人都能看见我写的新闻稿,公会里的朋友都对我很好,带我下副本,我喜欢这个世界。

    后来,那个区人越来越少了,任何一个游戏都有人来有人走的,我心里有些失落,一看见国家频道有人问问题,就会热情地回答,教他们怎么玩游戏,就像看见了当年的我,那时我也是一个傻乎乎的新手,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成为了这个区的老人。

    2007年的高考,当时我读高二,高三考试,我们放假,我没有回家,而是在网吧里玩,那天我们区和其余几个区合在一块了,游戏里突然热闹了许多,官方也搞双倍经验的活动,我卖力地练级,国家频道出现了很多新面孔,我吃了双倍经验石,去了远古遗迹,练级速度飞快,后来石头吃完了,我在国家频道收,有一个名叫“爱转角”的人密了我,他说他有双倍石头,我立刻回城,他把石头给了我,但我的钱却不够了,他说没关系,然后把石头免费给了我。

    我有些感动,毕竟我们素不相识,他却愿意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我,我看了看他的资料,他的等级很低装备也很差,估计是刚玩这个游戏,还不怎么懂,我加了他好友,教他怎么玩这个游戏,最后他想要我带他练级,但我刚好要冲50级三转,带上他会拖累步伐,我就跟他说先等一会,等我三转了再带。

    那天我顺利三转了,正想带他,却发现他已经下线了,我有些惭愧,他送我东西的时候这么爽快,但他要我带的时候,我却这么磨蹭,我心里下定决心,下次他上线了一定要带他升级。

    可是后来,他再也没有上过线。

    那几天学校在高考,我一直呆在天网通网吧,饿了就出去吃碗面,然后继续回网吧奋斗,夜深了才回寝室睡觉,我一直都在等他上线,但一直没等到,我心里的愧疚感更强了,总觉得对不起他,我关掉游戏,走出网吧,这是放假的最后一天,晚上就要上课,天气很阴沉,街道上路人寥寥,我看着路上的转角,想着那个名叫“爱转角”的人,我还没带他升级,心里有些失落。

    慢慢地走到了学校,高三的已经高考完了,高一高二的也开始来学校,我突然有些孤单,想起了她也想起了游戏里的一些事情,我坐在一个花池上,看着阴沉的天空发呆,那个下午是如此漫长,那个下午是如此难忘,我总在想,如果当时我不那么急着练级,而是立刻答应带他升级,或许他就不会走吧,或许他在这个游戏里就有了我这样一个朋友,就会一直玩下去了。

    第二天,我接了同学的MP3听,听着听着,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三个字“爱转角”,我顿时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是一首歌名,我仔细听了听,这首歌很忧伤,就像在一个阴天,站在转角处静静地唱,我又想起了那个人,我想他之所以取这样一个名字,估计现实里也是一个伤怀的人吧,或许也和我一样,在某个转角想起了她,这是一种无形的共鸣。

    那天中午放学,我又去了网吧,上了游戏等他上线,但他的名字一直都是灰色的,永远都不会再上线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在人海里匆匆相识,还未成为朋友,就失去了联系方式,但很巧的,那天另一个很久不上线的大哥上线了,他的装备和等级都比我要好,他在公会里喊了几声,但没有人,很多兄弟都已经离开了,我应了他一声,他告诉我他以后不会玩这个游戏了,之后就把他的装备送给了我,就立刻下线了。

    我拿着他的装备有些不知所措,一种离别的情绪又在心里滋生,他的武器很好,已经炼到了+5,通体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很耀眼,但照不亮他灰色的名字,学校又要上课,我关掉游戏,出了网吧,来到外面的街道,炙热的阳光透过树梢洒在我身上,就像刚刚那把武器金灿灿的光芒,街道上路人寥寥,我匆匆而过,像是走在游戏里的主城,里面空空荡荡,人越来越少,消失在这个游戏里,我们现实中是天南地北的陌生人,离开了这个游戏,就再也没有交集。

    回到学校,高三的正带着行李离开,离别的情绪充斥在每一个角落,我想一年之后我也要高考,也要离开这里,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玩不玩魔界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游戏里的人越来越少,不管是仇人还是朋友,当你回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好像某个名字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或许他和你没有交集,在游戏里从来没有说过话,但你看见过他,他曾在聊天频道收过东西,曾在主城匆匆而过,只是某一天,你再也没有看见过他。

    不知不觉,又合区了,服务器里的人越来越少,少到一个程度,就会合区,将一些寂寞的人合在一起,他们或许也失去了他们的兄弟,他们留在这个游戏,或许也只是为了回忆。

    后来,我认识了“陈旧的城市”,他玩的是冰法,操作很好,那天是放假,我通宵玩,在翼人部落的时候,一个人突然点了我交易,把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给了我,我打了个问号过去,他说他不玩了,这些装备送我,后来我跟他聊了一会,两人越来越投机,他说他以前很多玩这个游戏的朋友都走了,他一个人玩也没意思,我说那我们一起玩啊,他没说话,那天他也没下线,在竞技场教我PK,他说天亮了就走,不玩这个游戏了。

    我心里微微叹气,这个新认识的大哥天亮就要离开了,下半夜,我有点想睡觉,开始打瞌睡,游戏里的人很久都没动,慢慢地熬到了凌晨,我睁开眼看了看游戏,却发现他跟我说了几句话,但我都没回,刚好这时,他发了一句话,说他要走了,我顿时没有了睡意,却不知道怎么挽留,虽然我们只玩了一个通宵,但感觉却如同多年不见的好友,他说他以后不会再玩这个游戏,接着他把他的号给了我,然后他就下线了。

    我站在空荡荡的竞技场,忽然没有了方向,这个游戏装备有什么用呢?等级有什么用呢?朋友一走,什么都不值钱了,我开始幻想我离开这个游戏的情景,当有一天我也要离开,或许我会去新手村,去那个叫做烈焰崖的沙漠走一走,回忆一下最初玩这个游戏的单纯时光,如果我看见了一个默默砍着小怪的新手,我或许会停下脚步,点他交易,把我身上所有的装备给他,然后下线。

    ……

    不知不觉,08年到来,我已经60多级,高考的气氛开始凝结,我们的区又合了一次,昔日的朋友早已不见了,游戏也越来越乏味,每天都有人离开,仅有的几个人慢慢地销声匿迹,我也感觉很没意思了,那段时间我是在帝国网吧玩,这个网吧的环境很好,比天网通要好得多,我也一直没有等都那个爱转角上线,慢慢地淡化了这件事情。

    渐渐地,我也萌生了退意,但我想练到65级四转,可以学到一个新的大技,我继续每天去网吧玩,游戏里的人越来越少,聊天频道里充斥着卖装备卖号的消息,大家都选择离开了,我在空旷的海底遗迹里杀着高等级螃蟹,我手动操作,没有外挂,职业也不强力,练一个小时的经验还没有别人一分钟那么多,但我就是靠着一种毅力坚持了下来。

    终于,我65级了,立刻四转,学会了新的技能,高兴了好一阵,在主城里释放着这个技能,但能看见的却寥寥无几,后来,我没有了方向,上线没有人说话,不想练级,我就那么一个人在住宅区溜达,瀚海公园里的背景音乐很宁静,宽阔的广场里只有一些一动不动的NPC,我想,如果整个游戏没有人了,这些NPC会很寂寞吗?他们站在这里,见证了这个游戏从火热到衰退的全过程,曾经有密密麻麻的人影围在他们周围交任务,但现在等上几天也看不到一个,还有野外刷新的哪些BOSS,曾经有无数人在那里等着BOSS刷新抢怪,但现在BOSS就在那里,没有人杀。

    慢慢的,我厌倦了,不想再练级,不想再搞装备,成天上线就是呆在公园里发呆,后来的一天,我回到了新手村,回到了烈焰崖,我想起了当时默默砍着小蜜蜂的岁月,那时我如此单纯,没有装备,没有等级,没有朋友,却最为开心,现在我的实力早已可以秒杀他们,就算是猪太郎BOSS也不例外,但我一直没有看到有玩家在这里,整个新手村空空荡荡,寂寞的沙漠,没有温度的阳光。

    终于,我发布了卖号信息,把身上辛辛苦苦弄来的装备卖掉了,后来的日子经常有些不习惯,时不时会上游戏看看,看看哪些朋友还在,哪些朋友已经离开,那些熟悉的场景展现在我面前,但我已经没有了装备,打不过它们,很多时候,我都是上一上游戏,几分钟就会走。

    慢慢地,我上号的次数越来越少,很久很久,偶尔记起来了才上一次,里面是越来越陌生的一些人,后来高考来临,那天,我想起了一年前的同一天,那时我遇见了一个名叫爱转角的人,我还没来得及带他升级,这是我心中一直以来的一个遗憾。

    高考之后,我去了长沙,开始玩了新的游戏,《地下城与勇士》《魔兽世界》《剑网3》等等,当我某一天想起魔界,想要上去看看时,却发现已经合区了,账号要加后缀,我不知道怎么加,就再也没有上过,到现在我连号都已经忘记,不知道游戏里面怎么样了,昔日那些战友早就走光了吧,新手村更加清冷了吧,烈焰崖还有人吗?

    玩了这么多游戏,最难忘的还是魔界,现在连大学也已经毕业,我进了游戏公司,开始开发游戏,开发这样一个平台,很多人都会在我开发的游戏里相遇,然后离开,留下一个个不知名的故事。

    今晚,我回想起了这些事情,其实能写出来的仅仅是零碎的一点,更多的记忆,连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我进魔界的官方网站看了看,里面早已变了样,不再是我当年熟悉的网站,游戏也从几百个区合到了三个,我已经找不到当年我所在的区,我想看看游戏论坛,但已经无法登陆上去,官网像是已经被遗弃,上面存留着很久很久以前的四周年庆典专题,冲1000块钱就能拿到顶级装备,**裸地圈钱,不再是当年那个冲30块钱就能感受到乐趣的魔界,我知道现在这个游戏已经没有人玩,或许所有的玩家加在一起也只有几百个人甚至是几十个人,那些漂亮的活动页面也是孤独地闪烁,其实没有人点,整个官方网站或许一天的流量也不会超过10个,冷清到连游戏公司都不会去打理了。

    我现在玩的这个游戏也慢慢地冷清了,总有一天我也会离开,换下一个游戏,但总有一些人,是不会离开的,就像魔界里坚持到现在的那点玩家,他们四年都不曾离开,或许只是为了怀念吧!

    黄华溢www.baiyuege.com

    ;

看过《英雄监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