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无耻的巨人——幽冥血河车
    李泰大字型趴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身上黑烟袅袅,这是被人家从天上扔下来结果。

    原本一代超凡入圣的学宗,是乘着五色祥云升天的,不管是接引的童子还是三花的飞天都美到了极致,只因为自己多嘴问了一句亲朋好友哪里去了,就被人家一脚踹了下来。

    也不知道掉了多久,按照李泰在往下掉的闲暇时间里用重力加速度大概计算了一下,发现缺少条件,自己现在是往日的算术题里的石头,而不是那个冷静的令人发指的考生。

    下落的时候他看到了无数奇怪的世界,看到了神龙在飞天,也看到彩凤在翱翔,看到了隐藏在云雾里的仙宫和辉煌的奇怪建筑,一些巨大的山峦在在天空随风飘荡,上面好像有无数的美丽女子和各种鲜美绝伦的果实。

    随着不断地往下掉,环境变得逐渐恶劣,他甚至看到云烨坐在自己的尸体边上喝酒,他也想喝,早就听说那家伙珍藏了一批酒,到现在最少有六十年了,没想到这家伙现在把酒倒在自己的尸体上,吧嗒一下嘴巴,一点酒味都没有,看来这样的祭祀没什么用处。

    还以为最多被贬斥几级,到了阳间就会复活,这样会吓云烨一大跳,想想都得意,却不料自己又跌进了无边的黑暗,并且很快的就像一块石头一样的砸在大地上。

    “疼死老子了!”李泰呻吟一声,不满的叫嚷两句,不过这只是一种习惯,事实上他并没有疼痛的感觉。

    抬头四处望望,不由得他叹了一口气,多了一句嘴。就被弄到地狱里来了,或许人家没弄错,自己固执的想要见亲朋好友,人家说不定就是送自己去见亲朋好友的。就是送过来的方式不太讲究。从来都没有期望过自己的亲朋好友能进入天堂啊。一个个手上都沾满了鲜血,杀的满世界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的家伙不大可能升天去享福。

    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深坑里爬出来,站在旷野上,瞅着暗红色的天边郁闷的大吼一嗓子,却吓了自己一大跳。自己发出来的声音大极了,有一种洪钟大吕的感觉。

    声音造成的音波形成一道可以看见的气墙,从面前烟尘滚滚的一路向前方翻滚,直到大地的尽头,尘埃过后李泰坐在地上,托着下巴遗憾的在想,难道老子的本事都在一张嘴上?

    天穹上落下一道红色的光芒。笔直的砸在李泰的身上,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猪尿泡,正在被迅速的吹起来,不过他并不担心。红光入体之后他立刻就知道那是什么了,是无数赞美自己的心愿,能感受到云烨的痛苦,也能感受自己学生的悲痛,更能感受到无数人的怀念,有人说自己是圣人,有人说自己是贤王,有人说自己一生淡泊,也有人说自己胸怀宽广,说的最多的却是自己研究出来的那些学问会如何的造福后人。

    这样的东西入体绝对不可能是坏事,没听说有人是被夸奖而死的……

    身高数十丈的李泰对自己现在身体满意极了,每跨出一步脚下都有白色的莲花生成,每挥动一次臂膀,隐隐的有风雷攒动。再配上洪钟大吕般的声音,绝对有振聋发聩的效果。

    随便选定了一个地方,就大踏步的行走,刚刚拥有了一步百里的效果,就算是走遍这片地域也不算难事,先看看这个新世界也好。

    芒砀山有野马,头上长角。蹄下生火,角如利刃,蹄如铁锤,性如烈火的,凶悍绝伦,一步可跨大河,越高山,胆敢有幽魂野鬼越境者必定被踩的魂飞魄散。

    野马聚群,芒砀山也就成了神鬼难入之地。

    一匹巨大的野马躺在一片彼岸花丛中,嚼一口彼岸花,然后再吐掉,吐出来的彼岸花汁液打在对面的山崖上,对面的山崖已经变得千疮百孔的,冥界的马不需要吃东西,因为它就剩下一个骨架,眼眶里只有两团暗红色的火焰,而这匹巨大的野马,眼眶里却是绿色的两块宝石一般的固体,只要转转脑袋,别的野马就会拜倒在地上,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只有脖子下面挂着一只丝质的锦囊,摇晃间还能听见里面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或许感到了厌烦,那匹野马灵活的用自己的蹄子把脖子上的锦囊推了下来,用嘴叼着将锦囊里面的物事倒出来,非常的诡异,那里面居然是一些铜板和银币,用巨大的马蹄子在一枚枚的数过那里的铜板和银币之后,马嘴里喷出一口气,那些铜板和银币就再一次装进了锦囊,浮在虚空里的锦囊缓缓地套在它的脖子上,珍惜的拿蹄子按一下,就心满意足的躺在地上,继续打盹。

    这里经常有风暴,还是黑风暴,每当这个时候野马群就会钻进山洞躲避,那些黑风暴非常的恐怖,里面夹杂的砂石会生生的将幽灵扯成碎片,重新化为天地的本源,对于还有实质骨架的幽冥马来说更是恐怖的大敌。

    只有这匹巨大的马王不在乎,站了起来,正好让这些黑风暴把自己骨架上的尘埃清理干净,这是它的习惯,没有一匹马会像它一样喜欢干净。

    仰起脖子感受着风沙摩擦着骨头的声音,就像最动听的音乐一样,很久以前,有人带着自己去听过音乐,不过不太好听,吵得荒,如果不是有一双温柔的小手总是帮自己挠着下巴,早就跑出去找吃的去了。

    到现在还能记得甘蔗的香甜,梨子的脆爽,稠酒顺着喉咙滑下去的美妙感觉,一想到这些旺财就会发疯,那个熟悉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来,一匹马在地狱里熬成了妖精,他也没有来。

    想要叫唤,没有舌头,只能有一股股的黑气从全是骨头的嘴里喷出来……

    今天的黑风暴和以往的不一样,似乎有一股子熟悉的味道,没了鼻子。旺财只能用最灵敏的感觉,这非常的玄妙,说不清楚。

    一纵身从山洞口顶着风跃到一根高耸的石笋上,放开灵觉尽情的感受。很熟悉。旺财从百余丈高的石笋上越了下来,落地的时候四蹄踏处有黑色的火焰丛生。

    沿着一个方向狂飙。无数的野马探出头来,看着自己的王在黑色的风暴里狂奔……

    身子大了有个很大的麻烦,那就是比较兜风,不过这样顺风走路也非常的舒坦。有时候根本就不用抬腿,就会被狂风卷集着自己向前飞跃。

    李泰玩的不亦乐乎,跳起来之后被风兜着往前飞,这样的感觉他从未有过,来到这个世界,自己身体的能力被放大到了极致,人世间的梦想在这里都能得到最好的实现。想想都得意,在这里比什么天宫活的更加的开心,既然不需要吃饭穿衣,精神的愉悦毫无疑问就是最大的愉悦。

    一匹巨大的马跑了过来。一看就不是善类,一张多长的一对大角恶毒的向前伸出,明晃晃的,蹄子底下还有黑色的火焰燃烧,全身都是洁白的骨头架子,眼睛绿油油的。看起来非常的邪恶。

    原本打算一脚把这个家伙踢飞的李泰把抬起来的腿又放了下来,他也觉得面前这个家伙非常的熟悉,尤其看到它张着嘴围着自己转悠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加的熟悉,当他发现骨头马胸口的地方放着一个漂亮的锦囊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探手去拿,只是一握,他就清楚面前的这个家伙是谁了,高兴地张开双臂抱住骨头马跳跃不已。

    这是自己见到的第1724章也能飞渡,可是我们的大军过不去,你们就算飞渡过去也无济于事。”

    李二笑道:“朕与皇后知节三人飞渡过去抢夺望乡桥就是了,如今地府之地,我们已经三分天下有其一,区区的冥河不足以阻挡朕的百万大军。”

    房玄龄拱手道:“陛下勇猛无敌这是事实,微臣担心这本来就是阎罗王设下的陷阱,专门对付陛下的,不可不防,我们最近的进展,也着实容易了一些,微臣认为,这很可能就是一个陷阱,前些日子,听军卒来报,在首阳山发现了谛听的踪迹,这是地藏菩萨的灵兽,如今地藏被困在空间夹层动弹不得,谛听出现绝非好兆头,陛下万万小心。”

    李二眯起眼睛瞅瞅前方,果断的下令道:“先去看看,酌情出动就是。”

    应龙率先迈开爪子,大军轰隆隆的继续向冥河开进。

    “我有马车了!”李泰兴奋的围着那辆马车转悠,高兴地对旺财说。

    “恭喜!”旺财举起两个硕大的蹄子恭喜李泰。

    “我说我有马车了!”李泰瞪着旺财说。

    “我恭喜过了!”旺财小心的回答,并且随时做出要逃跑的准备,他打不过李泰。

    暴怒的李泰抱住旺财的脖子就把他摔倒在地上,怒吼道:“我说我有马车了,你难道不应该送我几十匹马拉车吗?”

    “不给,俺兄弟说了,自家的东西谁都不给!尤其是打着旗号来骗的兄弟!”旺财愤怒的把铜锤一样的蹄子轰向李泰的脑袋,太无耻了,还有强要礼物的。

    李泰的身子在一瞬间变得非常巨大,一只手就抓住了旺财的四个蹄子,解下腰带狠狠的缠绕了两圈,扔下四蹄朝天的旺财,哈哈大笑着就向远处的马群跑去,马群开始四散奔逃,可惜在巨人般的李泰面前根本就跑不掉,不大的功夫,他就捉到了三十二匹看起来最健壮的幽冥马。

    鬼藤非常的坚韧,李泰用力的拉扯一下依旧没有动静,这是非常好的绳索,只需要把鬼藤缠绕在幽冥马的骨头上,另外一头连到马车上,就能驱赶着这样的马车横行地狱了。

    栓好了幽冥马,李泰解开旺财蹄子上的腰带,得意的说:“你在这里待着等你的兄弟,我驾车四处走走,说不定还会回来。”

    “强盗!”旺财大声的反驳,还用长角去挑那些鬼藤,想要把部下放出来。李泰丝毫不理睬旺财解救自己部下的行动,非常结实的水手结旺财没有灵活的手指只能越挑越结实。

    无耻的摸摸旺财的大脑袋,象征性的安慰他一下,把身子缩小,站在这辆黄金般灿烂的马车上抖抖鬼藤,灵魂受到鞭挞的三十二匹幽冥马顿时就四蹄腾空,无声的昂嘶一声就拖着这辆车子向旺财说的战场飞奔。

    看着远去的马车旺财追了两步,又停下脚步,一步跨上最高的山巅,朝着灰蒙蒙的幽冥地狱大喊:“兄弟,你怎么还不来啊,有人来抢咱家的东西……”

    幽冥马的四蹄踏处火焰纷飞,黄金般的车轮碾过,万物皆成齑粉,从地面探出来的干枯手臂,遇到黄金车轮也在瞬间变成飞灰。

    马蹄如雷,车轮如鼓,马车到处,大地颤抖,鬼魂哀鸣,黄金般的马车变得更加的灿烂,如同一轮耀眼的太阳。

    李泰兴奋之极,驾长车,踏破幽冥山缺。

    腐尸组成的大军想要阻拦这辆天神的马车,却被碾出一道笔直的血肉大道,一位浑身烂肉的鬼王,在高处怒吼,长槊化作闪电击打在车厢上,爆起灿烂的火花,长槊折断,鬼藤编织的马鞭抽打在他的身体上,冒起浓烈的黑烟,鬼王惨叫一声拔腿就跑。

    高高的山巅,马车越山而过,宽阔的长河断成两截,给马车让路,李泰驾驶长车欢笑不绝。

    幽冥河边两军交战正酣,很听得大地颤抖,雷电轰鸣,齐齐的向声音的来处看去,只见一辆黄金马车从山谷里飞奔出来,三十二匹幽冥马喷吐着火焰,火焰笼罩着整个身子,就像三十二团烈火,无论烈火燃烧的多么猛烈都不及身后的黄金马车璀璨。

    “幽冥血河车啊!驾车的是谁?魏王殿下?”颜之推睁开双目,见李二仰天大笑,长孙惊怒交加,呵呵笑了起来,举起身边的旗子指向了那条宽阔无边的大河。

    李泰长啸一声恐怖的音波轰开了面前的鬼族,顺着颜之推指的方向挥动了马鞭,幽冥马再一次加速,一头扎进宽阔的冥河,幽冥血河车见者让路,冥河也不例外,大河开始咆哮起来,上游的浪头卷起千堆雪,波浪滔天,下游的河水迅速退去,露出光可鉴人的黑石河底,转瞬间一条大路出现在百万大军的面前。

    李二呵呵一笑,跨上应龙,拍拍龙头,应龙箭一般地率先冲进这条大路,程咬金路过停在河心的李泰挑挑拇指,也大笑着催动蛟龙跨河而过……

    ps:

    下一章不死的活人——幽冥界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