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骑龙的黑虎——福将轰天
    

    秭归山前大战不休。

    应龙在天空不断地怒吼,喷出的烈火将漫天的飞尸化为灰烬,巨爪挥动隐隐风雷动,巨爪到处残尸满天,双翅一缩,箭一般地从高空扑下来,一团黄色的火焰自口中喷出落在吊桥的铁链上,只见铁链在瞬间变红而后化为飞烟。

    白骨链接成的巨大吊桥轰然落地,无数的神魔从浓雾里跳了出来,疾奔上吊桥,还未站定尉迟恭手里的巨锤就脱手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那道坚固的青铜大门上。

    大地似乎都随着这声闷响蹦跳了一下,秭归关上抖落了无数站立不稳的阴兵,掉进翻滚不休的血河中阴气消散顷刻间就化为骷髅现身本相,来不及攀爬上岸就被血河溶解成一滩浆糊,最后混在血河中漂浮不定。

    尉迟恭的巨锤接连敲击了三记依然不能让那道大门有任何的损毁,秦琼至,虎头枪带着尖啸刺向青铜门,叮咚一声后,青铜门终于被破开一个大洞,等到秦琼抽回虎头枪,那个大洞居然自己慢慢的愈合了。

    李纲看得清楚,对李二说:“秭归城的这道大门上混有息壤,有再生之能,想要破开,很难,非东方青龙,西方黑虎不能竟全功。”

    “朕乃是本命金龙,待我破之!”

    李二伸手拨开从城头不住往下落的巨石和黑雨,斥退蜂拥而上的魔神,吐气开声,自百丈之外一拳击打在拿到青铜大门上,不闻金铁交鸣之音,只见大门上出现了无数裂纹,转瞬间就龟裂开来。巨大的青铜块洒落一地,尉迟恭,秦琼大喜,率部抢先进入秭归城大杀四方。

    李二的笑声未绝。却发现那道大门再一次自动拼接成一道完整的门户。从半空落下,数十个魔神闪避不及。被大门砸成肉泥。青铜门再一次阻断了大军的去处。

    李二怒吼一声,再次出拳,这一次大门却纹丝不动……

    颜之推道:“陛下,息壤乃是时间至刚之物。遇强愈强,上一次陛下能击破,这一次它吸收了陛下的力量,用同样的力量您是无法打开门户的。”

    长孙焦急的道:“那该如何,秦将军和尉迟将军已经杀进去了,如若没有援兵,他们凶多吉少!”

    李二听着秭归城里面震天的厮杀声。抬手就要召唤应龙,顾不上秭归城上空的蚀骨迷雾,就要翻越进城,救出秦琼和尉迟恭两员大将。

    长孙化作彩凤长呖一声。血河倒卷,扑上半空,双翅一振,血河再高升百丈,如同一匹红色的绸布覆盖在城墙上,血河灌进秭归城,只听得城内哀嚎不绝,不多时有一轮红日自城内升起,爆裂开来,血河也随之开裂,化作血雨向城外的魔神群笼罩下来。

    李二无奈,挥袖拂开血雨,见城头上浓云密布,天罗地网缓缓下降,罩住秭归城,让自己再无机会下手……

    程咬金的路走的郁闷无比,怎么都没想自己的一条腿会变成黑乎乎的老虎腿,这东西老程很熟悉,活着的时候没少吃。

    耳边还萦绕着子孙的哭声,这些人里面就数云烨最没良心,自己白疼爱他几十年了,老夫死的时候连滴眼泪都不掉算怎么回事?一句老爷子走好就把自己打发了?

    没一个孝顺的!

    老程没有在那里多留,多留也于事无补,哭声听久了心烦,既然老子的新生活开始了,那就开始过日子,这一辈子一定要过的快活如意。

    一条老虎腿,一条人腿,问题也不是很大,最多变成瘸子而已,右手变成老虎爪子就让人伤心了,老程将右手曲张两下,看见锋利如刀的指甲从肉垫里弹出来的时候,随手就抓在旁边的石头上,只见爪子轻易地就刺进了这坚硬如铁的石壁,五根指头往回一缩,那些黑色的石头就四分五裂。

    有这样的本事让程咬金极为开心,男人嘛,长一只老虎爪子也不错,只要有用,难看点不算什么大问题。

    左手伸到屁股后面用力的一扯,一条一丈多长的尾巴就被他扯了出来,回头看看这条铁鞭一样的大虫尾巴,程咬金有些得意,保命的本事又增加了,因为尾巴刚刚不小心碰到石头上,只是摇摆一下,一颗人头大小的石头就被扫的不见踪影。

    直到长出一颗老虎脑袋之后,老程才开始后悔上辈子老虎肉吃的少了些,如果整个身体变成老虎也不错,兽中之王说出去也好听,就因为老虎肉吃的不够多这才变得不够彻底。

    这里的环境怪怪的,走了这么长时间了,依旧是黄昏,看样子地平线上的那道光是落不下去了,看不见牛头,也找不见马面,黄泉边上空空荡荡,鬼影子都看不见,

    死掉的那些人都去哪了?

    “黑虎天尊,可还记得故人否?”

    程咬金吓一跳,因为他看见一头蛟龙从乱石堆里爬了出来,数了数这家伙的指头,居然还是五根,这是皇帝命啊,不过看到这条蛟龙,程咬金就皱起了眉头,这绝对不会是陛下,李二陛下要是成了这副德行,程咬金绝对会趁着没人的时候把他干掉,整个大唐丢不起这个人,太猥琐了,一条龙居然把自己伪装的如同石头一样。

    那条龙的脑袋变成了人头,程咬金辨认了好久才发现这家伙竟然是颉利!

    “颉利?”程咬金不确定的问一声。

    “哈哈哈,颉利早死,如今只剩下蛟龙,这天牢地锁再也困我不住,朕自当龙啸九天!”

    程咬金和颉利没什么话说,上辈子这条龙已经被糟蹋的够呛,突厥的劲舞跳得不错,就算是有什么罪孽,也早就赎干净了,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转身就走,却听得颉利大笑道:“黑虎天尊。你是在找你的故人吗?不用找了,他们已经被天罗地网困在秭归山下,用不了多少时日,就会全部消亡。李二也会被押赴斩龙台受刑。这地狱经过此次灾难,一定会空出好多的位置。只要你我联手占据一方成为鬼王也无不可。

    邙山鬼王单雄信乃是你的结义兄弟,如今他落魄不堪,但是家底犹在,只要向他借一万阴兵。你我二人定能征战出一方势力,享受无尽的血食。”

    程咬金猛地转过身,这一次变化的就比较彻底了,除了一条腿,剩下的部位都已经化作一头幽冥黑虎,摇头摆尾之间,威风凛凛。

    “秭归山?在何方?”

    “铁围山西北角。那里有天罗地网,你进不去,李二也出不来,最多能远远的看一眼。”

    “老子从来就不信这世上有什么牢不可破的东西。我兄弟在那里鏖战,你要我老程袖手旁观?那还是老程吗?”

    颉利笑的非常开心,大声道:“此言不虚,天罗地网确实可以破除,除非南方丙丁火催生东方甲乙木的生机,生机生生不绝才可以让苍天网开一面,否则死定了。”

    黑老虎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道:“哪里去找丙丁火,和甲乙木?帮帮忙,算俺老程欠你一个人情!”

    颉利听了这句话欢快之极,一纵身就跃上天空,巨大的蛟龙身躯在迷雾冥冥中翻卷不休,搅得迷雾蒸腾,直到高兴够了,这才从迷雾中探出一颗巨大的脑袋对地上的黑老虎说:“我的本命就是一条青龙,乃是纯粹的甲乙木本命,你是黑虎天尊,性如烈火,你的本命就是丙丁火,只要你我刚柔相济,自然能掀开天罗地网,让李二逃出生天,不过,你认为我会去帮李二么?

    我本是一条青龙帝君,被李二活擒,这才褪去龙鳞断去龙角成为蛟龙,没有三万年苦修根本就无法还我本来青龙真身,黑虎天尊,你认为我会去帮李二么?”

    黑老虎非常人性化的点点头,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卧了下来,伸出舌头理理自己肩头的毛发,淡淡的说:“生死大仇啊,这是无解的,既然我帮不上什么忙,那就算了。”

    蛟龙缓缓落下站在黑老虎的旁边说:“你我天命相生,如果我们结为挚友,在这纷乱不堪的地府自能辟出自己的供养之所,你为李二征战一生,难道死了还要为他卖命不成?”

    黑老虎用心的在清理自己的两只巨爪,指甲碰撞间火星四溅。看着远处说:“我去找单二哥也不错,他比你靠谱,你要是趁我不备身后给我一爪子,老程可就亏大了,找到单二哥,要一个一字并肩王不难,有他一口血食吃,老程就不担心没吃的。”

    巨大的龙头凑到老虎头边小声说:“邙山鬼王最近也不安宁,他假装投靠李二,却在暗中和转轮王勾结,在李二和转轮王在清波石大战的时候,突然反水开始攻击李二,逼得李二只好走放逐之地,如果不是凤凰现,李二到现在还被困在放逐地。

    邙山鬼王被李二攻伐,老巢都没有了,你怎么依仗他,不如我们假意去投靠他,趁他落魄的时候夺了他的阴兵,自立为王如何?”

    黑老虎挠挠脑袋用三条腿站立起来,拖着那条人腿走到巨石边上对蛟龙说:“我过来的时日尚短,一条腿还没有变化成功,你得先告诉我怎么才能把身子变得完整才行。”

    蛟龙笑道:“你的本性尚未复苏,只要你本性复苏,立刻就会拥有你黑虎真身本来的神通,如今你如此弱小,我都没有趁人之危,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黑老虎点头道:“就是看在这一点上,我才会有跟你走的想法,你的族人已经不在东土,你成了孤魂鬼,我的族人困在天罗地网里,我无力施救,也是孤魂野鬼,走吧,颉利,我们都是孤魂野鬼,不要去找单雄信了,背信弃义的事情单雄信能做,老程做不来,我们走远些,慢慢的图谋将来吧。”

    黑老虎的一番话说的蛟龙唏嘘不已,对黑老虎说:“我们向西走七千里,有一座山叫做无妄山,那里虽然算不得神仙宝地,也算是一处安宁之所,我们就在那里暂时安身。待你恢复灵身,我们就开始走自己的路。”

    于是,一龙一虎就慢慢的在地狱黑色的大地上慢慢的向西走去,孤独而哀伤……

    黑老虎拖着一条腿走的很艰难。蛟龙走一阵子总要停下来等黑老虎。眼见黑老虎走的无精打采,忍不住开口道:“这样的走法。我们一年都走不到无妄山,真是想不通,你黑虎天尊在神界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为何灵身恢复的如此之慢。”

    黑虎回头看着来处苦笑道:“红尘牵绊。难以忘怀,”

    蛟龙把脑袋凑过来说:“不如我背负你吧,这样我们很快就能到无妄山。”

    黑老虎低声咆哮一下怒道:“你将要成为我的兄弟,如何能操此贱役,你必须忘掉你在大唐的种种屈辱,恢复你的草原狼王的本性,你是蛟龙。蛟龙就该龙腾四海,行云布雨,敢有触逆鳞者必死,如果你连这样的雄心都没有。我们不如分道扬镳!”

    蛟龙哀伤的拿脑袋蹭蹭黑虎的脑袋说:“我没有忘记,从来没有,蛟龙被人役使确实是屈辱,如今,你的腿不方便,你是我的兄弟,我背负你一段路程是情义,与尊严无关,我们当务之急就是快点赶到无妄山,你恢复灵身之后,我们才能大展宏图,做大事不拘小节,快些上来,赶路要紧!”

    黑老虎看着屈身在地上的蛟龙,眼睛一闭,纵身跃上蛟龙的后背,再无言语。

    蛟龙长啸一声腾身而起,有穿云追电之疾,一路向西……

    黑老虎紧紧地抱住蛟龙,不知不觉间两只虎爪已经弹出两尺长的指甲,紧紧地扣在蛟龙的颌下的逆鳞处,让蛟龙感到难受万分,正要让黑老虎松一下爪子却听背上的黑老虎咆哮着说:“你这头蠢驴,赶紧给老子往秭归山飞,老子的兄弟正在厮杀,谁有闲工夫和你磨牙!”

    蛟龙怒气冲天,昂嘶一声扶摇直上九万里,想要甩掉这头黑老虎,嘴里吼道:“你灵身未复就敢骗我,我要将你撕成碎片吞掉!”

    地狱的天空不知几许高,蛟龙在迷雾中穿梭,摩擦出无数的雷电,黑老虎依旧用爪子紧紧地扣住蛟龙的逆鳞。大吼一声,身上的黑色虎皮顿时化作一套黝黑的铠甲,将他的全身裹得严严实实,那条还没有变成老虎腿的人腿,也在瞬间幻化成成功,一柄巨大的开山斧被尾巴卷住,凶狠的敲击在蛟龙的背上,一时间黑老虎的身上雷电闪耀,蛟龙的背上火星四溅,威风凛凛的黑老虎那里有半点先前的颓废模样。

    “你骗我!你恢复了灵身!”吃痛的蛟龙不由自主的从天空往下落。

    黑虎松开一只爪子,另一只爪子握着开山斧,用力的砸在蛟龙的脑袋上怒吼道:“你这个杂碎,你程爷爷一辈子都是扮猪吃老虎呸,装病服蛟龙的主,你可曾听说过你程爷爷吃过亏,老子一辈子都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

    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不伪装的弱一点弄清楚局势,怎么在这个阴曹地府混,也只有你这舞姬才跟暴发户一样的暴露自己所有的实力,既然甲乙木,丙丁火能破天罗地网,就老实的给老子往秭归飞,干得好,老子有赏赐!”

    黑老虎边说边猛力的用巨斧敲蛟龙的脑袋,可怜的蛟龙鲜血飞溅,那颗龙头一会化作颉利,一会变作蛟龙,无论如何都躲不开那柄巨大的斧头。

    蛟龙带着黑老虎轰然一声掉在地上,将坚实的大地砸出一个大坑,尘土飞扬,片刻之后,只见黑老虎从大坑里爬出来,手上扯着一条巨大的锁链,锁链的尽头穿在蛟龙的鼻子上,可怜蛟龙一世雄风此刻却被黑老虎牵牛一样的从大坑里牵出来,巨大的眼睛里尽是屈辱的眼泪。

    “装你娘的蛋,上辈子被人家从旱獭洞里刨出来,你他娘的还不是唱歌跳舞活的开开心心,这时候变成蛟龙就觉得长威风了?

    现在给老子往秭归飞,要是干得好,老子不会亏待你,上辈子赏赐你金银的时候俺老程是最大方的,这个好你要念。”

    黑老虎嘴上说的好听,手底下却丝毫的不含糊,开山斧的斧脑依旧一锤一锤的砸了下去,他固执地认为颉利就是一个贱人。非要打怕了才会好好地干活……

    旷野上传来一声蛟龙的鸣叫声,悲愤无比,荒原上的薄雾似乎都感同身受,震荡一下之后有黑色的雨丝落下……

    秭归山边。李二化身百丈。手持一根巨大的骨杖不断地轰击秭归城墙,长孙化身凤凰口吐烈焰奋力的在消弭城头落下的黑水。无数的神魔疯狂的向城头攀爬,只可惜,才到城头就被天罗地网捆住,被粘在大网上接受雷电的轰击……

    “老子不信天罗地网能够消灭百万大军。冲……”段志玄将自己的本身放到最大,巨大的折铁刀砍在城墙上,身子已经窜了起来,砍一刀窜百丈,来到天罗地网下,怒吼一声用尽全部神通折铁刀带着万丈青光,砍在天罗地网上。

    “给我开啊!”

    折铁刀砍在天罗地网上。那张大网泛起一丝涟漪,抖落了无数粘在大网上的神魔,李纲挥袖,青色的袍服转瞬间变成一张巨大的布幔。接住了雨点般掉落的魔神。

    颜之推并不关心战局,只是把目光盯向西方,该来了!

    耳边传来一声龙的嘶鸣声,正在和平等王激战的李二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有自己在,还有那头龙敢出声?

    透过天罗地网的孔洞,李二看到一条蛟龙穿透层层的迷雾,风驰电掣般的杀了过来,最奇怪的是龙背上站着一头满身盔甲的黑老虎,那头黑老虎咆哮一声,抖抖手上的锁链,一龙一虎蛮横的撞在天罗地网上。

    白色的闪电将整个昏暗的大地照耀的如同白日,天罗地网变成了红色的大网,上面腾起熊熊的火焰,一些粘在网上的魔神来不及呼救就化作青烟。

    “再来!”黑老虎扯起龙头再一次飙射到高空,顾不上蛟龙的哀鸣,将锁链拴在腰上,双手高举着开山斧,大吼一声,再一次疾冲了下来。

    蛟龙的身上蒙上一层浓重的青色光芒,而黑老虎全身缭绕着红色的火焰,如同流星般再一次撞击在天罗地网上。青色的光芒和红色的火焰汇集到了一起,和白色的火焰纠缠不休,而整张大网却发出恐怖的轰鸣声。

    迟迟不能打开的秭归城墙寸寸开裂,李二乘势将自己的骨杖脱手掷出砸向城墙,自己的拳头也重重的落在惊愕的不能自己的平等王的胸口。

    咔嚓一声响,平等王被李二的拳头砸的骨断筋折,身子倒飞出去,甚至比骨杖还要先到城墙上,轰隆一声巨响,李二的骨杖就像是击碎了一个美丽的花瓶,没入云雾中的城墙倒塌了,崩飞的巨石带着火焰四处飞射……

    天上的天罗地网没了,城破了,李二,李神通,段志玄带着大军蜂拥而入,已经厮杀的精疲力竭的秦琼,尉迟恭大笑一身,就开始向秭归城里突进,只要大军进来,什么时候都不晚……

    血河边上有一个巨大的坑,袅袅的冒着黑烟,蛟龙的鳞片也不知道脱落了多少,奄奄一息的倒在大坑里,旁边是那头黑色的老虎,同样遍体凌伤,身上的盔甲已经不见了,从身体的外形看,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唯有那只粗大的虎爪里依旧紧紧地攥着一条锁链。

    “你又骗我,你说过帮完你之后就放我离开……”

    ‘没骗你,老子从不骗人,仗没打完我的忙你不是没帮完么……”

    “我好悔啊……”

    “这其实不怨我,都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好好的在地上走,你非要拖着我要同甘共苦,打自己的江山,黑虎爷爷惹不得,谁惹我谁掉一身毛……”

    颜之推坐着骨车来到大坑边上,探头看着里面说:“再躺会,娘娘来了之后就帮你疗伤。”

    “我骨头断了!”

    “老夫知道,再忍忍!”颜之推说完就笑呵呵的被骨车带着向秭归城里走去。

    ps:

    无耻的巨人——血河车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