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不死的皇后——凤凰歌
    

    幽冥气,哀伤地,放逐之原……

    李二大踏步的走在最前面,一双大手不断地撕开浓密的几乎凝结成固体的浓雾,每当李二撕开一片浓雾,应龙就用破烂的肉翅将缝隙弄得更大一些,好方便身后的魔神大军能够继续前进。

    秦琼担忧的看着李二腰腹出那个恐怖的大洞,几次想要代替李二开路,都被他拒绝了。是自己的轻信导致了这次的失败,所以担任最艰苦的开路任务,李二并不觉得苦,他从来都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人。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二的面前霍然开朗,前面出现了一座黝黑的湖泊,湖泊里没有水,有的只是黝黑的油脂,李二单膝跪倒在岸边,拿手捞取了一把黑色的油脂,一群长着恐怖牙齿的细小怪鱼狠狠地啮咬在李二的手上,即使他的大手离开黑油,也紧紧的咬住不放。

    看着手上的怪鱼,李二摘下来一条,塞进身旁的仙鹤童子的嘴里,原本气息奄奄的仙鹤童子立刻精神一震,跳起来抱住李二那只挂满怪鱼的手掌,一口气吞尽了怪鱼,这才恋恋不舍的看着这个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泊,本能告诉他,这里面有更加恐怖的生灵。

    李纲长须飘飘俯身进言道:“陛下,邙山鬼王单雄信背信弃义抛弃了誓言,在我大军生死决战之时攻伐我们,导致大军在还魂殿大败,如今退守放逐之地,这里毫无生机,天地之气在这里得不到丝毫的补充,陛下当早作打算才是。”

    李二闷哼一声道:“这是朕的错,单雄信阳世被我斩首怨气难消。还以为他会以大局为重,不料此人自私自利到了如此地步,日后被朕擒住,定将他填塞冰海之眼。永受酷毒之苦!”

    秦琼大声说道:“陛下。放逐之地了无生机,我等未曾成为地府游魂。不能永生共存,没有了生机,将士们的伤患就没有痊愈之机,陛下身上的伤患。也需早日着手修补,否则无法带领大军突破黑风峡!”

    房玄龄嘿嘿笑道:“我族之中陛下战力最高,也只有陛下的皇龙气才能保佑我等平安渡过能蚀骨的黑风狱,没有天地生机补充,我们还有十万神魔,十万神魔十万血,定能让陛下恢复如初……”

    “神魔血乃是尔等命脉本源。损伤一次,再难修复……”

    尉迟恭大笑道:“陛下不能竟全功,我等还有什么希望可言。三军听令!十万神魔十万血助陛下功成!”

    “喏!”十万神魔躬身应诺,齐齐的挥刀斩开头颅。一滴金黄色的神魔血飞出破裂的头颅,十万神魔的十万滴神魔血汇集成一个金色的神魔在虚空巡游一周,像是在检阅魔神,而后就咆哮着向李二飞了过来。

    李二并没有去接那只神魔,而是背着手看着身后黑色的湖泊若有所思。

    “请陛下早日修补神躯,率我等击破转轮王,酆都之主非陛下莫属,请陛下莫要迁延,枉费臣子的苦心。”

    杜如晦的言辞并没有说动李二,李二笑道:“你们听,有歌声传来,观音婢也来了……”

    颜之推坐在一辆人骨制成的轮椅上缓缓向前,闭上眼睛倾听,良久才睁开眼睛,俯视着地面,只见一颗火红色的嫩芽钻破土壤,带着丝丝的火光。

    “彼岸花!妙哉,生机不绝,大道不灭!”颜之推挥袖拍散金色神魔,金色神魔再次变成漫天的神魔血各安本位。

    “皇后的福泽比您深厚!哈哈哈哈”颜之推大笑起来。枯瘦的脸上居然焕发出很久都未出现的欢颜。

    “她比朕多接受了数十年的人间愿力。”李二有些不满,亦或是有些嫉妒。

    从无波澜的黑色湖泊起了一丝涟漪,自湖泊的中心荡漾开来,成环形扩散,湖心慢慢的开始沸腾,数十尾妇人身躯大鱼尾巴的人鱼从湖泊里高高的跃起,几十个黑色的身躯形成一个美丽的花瓣在缓缓盛开。

    虚空中有飘渺的歌声传来,就像风,又像春雨,也像母亲的手,从天空落下抚慰着每一个受伤的身躯,身体上的残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虚张的肉芽如同正在蓬勃生长的彼岸花互相交织,互相纠缠,互相融合……

    不断的有人鱼飞跃出来,那朵巨大的黑色花瓣不断地在盛开,而且越开越大,一个巨大的头颅自黑色的湖泊缓缓升起,长孙娇媚无双的面容就出现在湖面上,未曾开口,只是展颜一笑,刚刚长出来的彼岸花就全部盛开,从湖泊的边缘一直延伸到大地的尽头。

    “闭上你们的狗眼!”李二忽然下令。

    “为什么?”尉迟恭小声的问秦琼。

    早就闭上眼睛的秦琼闷哼一声道:“你如果不想被陛下拿去塞海眼,就尽管睁着眼睛看吧,皇后身上没衣服。”

    “哦!”尉迟恭立刻就闭上了眼睛,感受那如同春风般的温暖。

    “老夫就不必了,观音婢的周岁洗礼,还是老夫亲手做的,哈哈哈,我要看看这个小妮子,到底有多大的造化。”颜之推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

    李二此时已经听不见颜之推调侃的话,怔怔的看着那张秀美的脸庞,前世的记忆潮水般的涌来,不由自主的迈步向前,每跨一步,脚下就会出现一个美丽的人鱼当做踏脚石,他的脚步轻盈的就像海鸥在水面上划过。

    长孙的歌声不绝于耳,如同耳边的呢喃……

    湖面宽阔无比,虽是咫尺,却也是天涯,修长的颈,圆润的肩头,高耸的胸,越升越高,李二的心头像是装着一团火焰,快要将自己燃烧成灰烬。

    颜之推笑道:“但取心头一团火,燃尽俗念换新颜!”

    这句话刚说完,李二的身体里就飞出一团明亮的黄色火焰,穿越过无尽的虚空,没入长孙的眉心。

    “没有龙气。算什么皇后!”颜之推小声的嘀咕着,见仙鹤童子瞪大了眼睛在偷看,就一巴掌将仙鹤童子拍进泥土里,自己习惯性的闭上眼睛。面带笑容。

    只听得一声凤凰的高歌。长孙玲珑剔透的身体顿时就爆出一团灿烂的火焰,那些围拢在长孙身边的亲昵地游动的人鱼。纷纷逃离开来。

    火焰爆出不知多远,李二就在熊熊的火焰中悻悻的看着那色彩斑斓,美丽到极致的凤凰,对他而言。长孙比什么凤凰更重要。

    “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彩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凤一鸣五谷丰登。凤二鸣百载祥和,凤三鸣枯木开花,凤四鸣天花落地,凤五鸣亘古未见之……黑暗中现光明,绝望中催生气,面对十殿阎君,陛下的力量还是单薄了些,程咬金这头黑虎,李靖这条蛟龙,李绩这条看家的恶犬,因何迟迟不至?云烨啊,你强留他们要到几时?与其让他们在人间苟延残喘,不若一刀杀了加入这场意义深远的战争……”

    颜之推喃喃自语,李纲看着那只五彩的凤凰笑着说:“您不是答应云烨把这里的事情托梦给他么?为何不说?”

    颜之推羞恼的说:“这个混蛋出身仙境,居然不相信阴曹地府,老夫去了两次,他竟然说老夫是梦幻,是心魔,如果再敢去搅扰他的美梦,他就见神杀神,见鬼杀鬼。”

    “生死簿上看不见他的前因,找不见他的后果,他如果不想死很可能会一直活下去!”李纲翻阅着手里的一个账簿,这是大军攻破城隍判官府的时候得到的战利品。

    “老夫估计他早就活的不耐烦了,迟早会来的,现在安心的听取凤凰歌疗伤要紧。”

    凤凰非梧桐不栖,长孙化身的凤凰更是如此,翅膀上的火焰点燃了黑色的湖泊,黑色的湖泊上燃烧着蓝色的火焰,火焰的最高处就变成了纯白色。

    火势炽烈,高达百丈,灰色的浓雾遇到白色的火焰就化作漫天的飞雨落下,粗大的雨点敲击在美艳的彼岸花上,发出密集的战鼓之声。

    雨水洗刷着将士疲惫而残破的身躯,他们仰着头,长大了嘴巴接受这难得的甘霖,身体散发出丝丝地青色青烟,看似轻盈,却沉重无比,落在大地上,就像水银落在了尘埃。

    轻柔的歌声不绝,澎湃的生气就不灭,从未得到过休整的身躯在大雨过后就变得焕然一新,那些名臣勇将,一个个大笑着跨进燃烧的大湖,炽热的火焰烧掉了他们身上的战甲,烧掉了他们的破烂肌肤,只剩下洁白的骨骼在大湖里接受凤凰火焰的煅烧。

    尉迟恭张着森森白牙,张开两根只剩骨头的臂膀,无声的大笑着,眼看洁白的骨骼从白色变成红色,而后变成青铜的颜色,双拳互击一下,发出金铁的交鸣声。

    他猛地张开大嘴,一团金黄色的神魔血喷涌而出,尽数落在自己青铜般的骨骼上,给青铜色包裹上一层金子般的光芒……

    飘飞的凤凰再度鸣叫一声,口中喷出青色的火焰落在李二的身上,李二大笑一声扔出那根铁链轻柔的绑缚在凤凰的身上,凤凰欢快的鸣叫一声踩着那根铁链就到了李二的身边。

    李二大笑道:“区区热力不足以助朕脱胎换骨,观音婢还有法门吗?”

    凤凰再度鸣叫一声伸开双翅拥抱住李二,缓缓地沉入这个充满火焰的大湖之中,稍顷,大湖之上火焰翻涌,一龙一凤自大湖里扶摇直上,龙凤和鸣之下,他们的身躯汇集成一轮白日,让人目不能视。

    日光到处,浓雾翻卷,顷刻间就消散的干干净净。

    骑在一匹猛虎身上的单雄信沾染了一丝日光,大叫一声,浑身冒着青烟拨转虎头就跑,邙山的阴兵不及逃散者就像见到阳光的雪人,融化成一滩黑水,慢慢的渗入地下。

    转轮王不动如山,一只洁白的轮子呼啸着破空而至,就要将天空中的那条金龙斩于轮下,此王身具三十二相,即位时,由天感得轮宝,转其轮宝,而降伏四方,故曰转轮王。转轮王又飞行空中,故曰飞行皇帝。

    那条黄金龙长须飘拂,昂嘶一声探出巨爪,就要擒住那只飞轮,斑斓的彩凤张口吐出一团火焰,被火焰包裹着的龙爪在轰然一声巨响之后紧紧地擒住翻飞不定的的白玉法轮,那只轮子从白色慢慢的变成红色,最后炸了开来,爆炸的余波在空中产生波浪般的音波,音波到处地龙翻身,高山倒折。

    十万神魔呼啸着从薄薄的雾霭里冲杀出来,所向披靡……

    应龙呼扇着肉翅转瞬间就到了转轮王的身前,一双巨大的爪子抓向转轮王巨大的头颅,却不想转轮王的巨首化作一只食龙的鲲鹏,巨口一张就要将应龙吞掉。

    应龙哀鸣一声努力的振翅高飞,刚才听仙鹤童子说只要干掉转轮王,吃掉它的头颅就能褪掉翅膀,变成和李二一样的五爪龙,为了这个诱惑,胆小的应龙才变得勇猛无比。

    一只巨大的骨棒敲击在鲲鹏的头颅上,鲲鹏落地,应龙这才逃过一劫,咆哮的尉迟恭大踏步的冲杀过来,手里的一对撼山锤重重的敲击在收回本相的转轮王的背上。

    转轮王的口鼻冒出星星点点的火焰,回头看一眼再一次抡着巨棒飞过来的李二,化作鲲鹏向大地的尽头飞去。

    十殿阎君的幽冥沃燋石失守!

    ps:

    下一章骑龙的黑虎——福将轰天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