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平叛的皇帝——皇龙气
    平叛的皇帝皇龙气

    天之弥高,海之弥远……

    上有雷霆震响,身侧有闪电刺破这亘古的黑暗……

    李二站在应龙的背上哈哈大笑,苍穹中尽是他的大笑声,惊雷亦不能遮盖……

    脚下的应龙也欢快异常,被囚禁地底三万年,终于可以伸展双翅,怎么能不尽情的翱翔,肉翅斩断了闪电,长尾轰开了阴云,长啸一声,声波在浓厚的阴云上开出一条通往光明的大洞。

    李二伸出大手,那只手却在虚空中不断地放大,巨大的手掌搭在大洞的边缘腾身而起准备离开这片黑暗的世界,却听到身后应龙的悲鸣之声。

    “也罢!朕登天庭,捎你一程算是你的福泽!”李二的另一只手抓住应龙的脖颈,大笑一声就穿过那个光明无比的大洞。

    九重天上还有天且大日炎炎,除了寒凉别无其他。白云之上还有苍穹,李二再一次伸出大手想要撕裂头顶的天空,却被无数的雷电所阻,应龙哀鸣一声就藏在身高百丈的李二膝下瑟瑟发抖,一道粗大的闪电如同鞭子一般抽在李二的背上,发出的巨响响彻寰宇……

    这样的试探进行了无数次,李二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鞭子,他依然对这样的试探乐此不疲,到了最后,一条锁链盘旋着从天而降,意欲捆缚李二。

    这是一道带有灵性的锁链,不管李二如何躲避,依旧追索不休,瞬息万里,上天入地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亵渎天庭之人。

    李二提起身边懦鸡一样的应龙迎上锁链,在应龙无助的悲鸣声中。那道闪烁着电光的锁链将应龙绑缚的结结实实,准瞬间就爆出灿烂的电光……

    李二躺在白云上,闲适无比,身边是那条差点被雷电轰击成焦炭的应龙,如果不是李二冒着双手被电成飞灰的危险把他从锁链里抽出来,他此时早就灰飞烟灭了。而那条锁链,这时候却老老实实地缠在李二的腰间,充当腰带。

    这样的事情李二听说过,云烨早就说过雷电需要有一个释放的过程,一旦释放掉能量,威能就会大减,这小子说的话很少有错的,比如现在,刚开始能把应龙电成焦炭的锁链在释放过一次之后。就不再那样无法克制。

    李二将自己的手伸到面前仔细的看,就是这只手刚才散发出蒙蒙的黄色气息,让这条锁链在发现自己无力抵挡的时候,乖乖臣服。

    天庭之大,不知几万里也,白云层上空无一人,李二带着应龙在云间漫步,每一步都转瞬千里。翻过一座云山,后面是空寂的云原。跨过云原,面前又出现一座云山,没有终结,也没有开始,当李二轰开面前的这座比较别致的彩云山峦的时候,他终于发现。自己就像是一头拉磨的老驴,在不断地转圈子……

    “朕为人皇,汝安敢羞辱!”

    李二抬头怒视苍穹,发出惊雷般的怒吼!锁链飞出,延伸至九天之上。那里却空空荡荡,不论他如何的恼怒,天穹上依旧只有自己的吼声。

    云烨说神仙其实就是一块块的石头,想到这里,李二的心里变得苍凉起来,不敢想象自己在天庭的部属和臣民都是石头的样子,他从来都认为自己天生就该是王,就该是皇,可惜,做一群石头的王,和皇,还有什么趣味。

    朕要的是仙子的歌舞,长生的美酒,美味的鲜果,恭顺的臣民,决定生死的权利,不是要这么一片死寂的天空!

    有鹤西来,口衔金纸,不等仙鹤口吐人言,李二先用锁链绑住仙鹤,取下他口中的金纸,俯首瞧去不由大怒,只见上面写着“地狱不宁平叛之!”

    这样的旨意自己不知道曾经发出过多少封,“河曲不宁平叛之”这是给程咬金的旨意。

    “东河不宁平叛之!”这是自己给尉迟恭的旨意。

    “陇右不宁平叛之!”这是给长孙无忌的旨意。

    “西域不宁平叛之!”这是给云烨的旨意。

    现在竟然有人给朕发出了旨意地狱不宁平叛之!荒唐!荒唐!!

    “朕的领地在哪里?朕的臣民在哪里?朕的臣子在哪里?朕的宫殿在哪里?”李二掐着那个已经化成童子的仙鹤的脖子摇晃着问道。

    应龙疯狂的拿爪子扒拉着李二的大手,眼看那个童子慢慢的又变成一只仙鹤,并且脑袋有被揪下来的危险,这时候还不能弄死这只鹤。

    李二松开了手掌,背着手等待那只鹤重新化成人形,有些事情必须问清楚,李家的列祖列宗都在哪里,死去的名臣勇将又去了哪里。都要问清楚才成。

    童子趴伏在地上指着李二大吼道:“我是神帝信使,汝怎敢如此胆大妄为,汝擅改天机罪大恶极,汝唐朝只有二百八十九年的国运,被你偷用机缘,篡改的生生的看不见首尾,天机因你而改变,后世人皇不能按序应位,星斗错位,天机紊乱,天机镜上茫茫一片,既看不见前因,也看不见后果,都是拜你所赐!”

    李二不怒反笑,捶击着胸膛大笑道:“朕干的还不错,哈哈哈,李氏子孙万世绵延,看不见前因,那就慢慢摸索,看不见后果事到临头再说,算得什么大事,告诉朕,朕的臣子和领地在哪,见到了他们,朕如果心情不错,再去评叛不迟!”

    “他们都在地狱!你之所以能上天,也是因为皇龙气带你上来的,这里是无间天,正是为你这样的罪人所设!你只有平灭叛乱,让天机恢复运转,才能上到天庭,安享你的神仙果位。”

    “地狱怎么走?”李二没有耗费半点时间,听说天上和地狱的时间不一样,他可不想经历天上三日,地上千年的悲剧,自己答应等候长孙的。自己说话怎能不算数。

    仙鹤童子袖子里飞出一颗珠子,一条幽深的大洞出现在白云之上,里面黑色的雾气旋转不休,并且有无数的痛苦地哀嚎声隐约可闻,那些声音不只是传递到耳朵里,更多的是在人的心中产生痛苦的共鸣。

    李二驱应龙共往。不耐应龙的哀求,提起来扔进大洞,而后自己一步跨入,回首对童子说:“是朕的,谁都拿不走。朕会回来的!”

    说完转身就走,仙鹤童子大笑道:“久远劫来,流浪生死,汝不孝父母,当坠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汝毁谤三宝,不敬尊经,当坠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汝恣行淫欲,或杀或害当坠无间地狱,求出无期。

    铁围山上。汝只能作战到永远,人世间祥和。地狱必将戾气不休,想要回来,本座看不到时期!”

    眼见大洞就要闭合,一条铁链飞了出来,紧紧地捆住仙鹤童子,只听李二飘渺的声音传了出来:“朕改主意了。你还是随朕走一趟地狱为好……”

    仙鹤童子恐惧之极,显出原形,从铁链的缝隙里探出双翅,勉力飞上高空,却被铁链上的大力拽了回来。那股力量是如此的巨大,不论他如何紧紧地抓住大洞的边缘,依旧被铁链带进了大洞,大洞也转瞬间消失了,白云依旧缓慢的翻腾,只有仙鹤童子的惨叫被天风吹散,这里就像从来都没有人出现过一般,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

    应龙欢呼一声,一头扎进暗红色的岩浆里欢快的在火焰里洗澡,李二背着手站在一座黑色的高山上,这里寸草不生,是冰与火的世界,大山的一边是无尽的冰原,而另一边是暗红色的岩浆,头顶则是无尽的黑暗,好在地平线上还有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光辉,就像是黄昏十分天边的微曦,李二在山顶停留了好久,那道光芒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仙鹤童子狼狈不堪的走在后面带着哭腔说:“别看了,那里是铁围山,也就是地狱的所在地,那道光芒是佛光,是地藏菩萨的灵源所化,本来地藏菩萨因该化身新罗王子金乔觉在九华山建立道场普度众生的,结果被你灭掉了新罗国,金乔觉的先祖死于战乱,轮回被你破坏,地藏菩萨被困于无奈天,进不得出不得,所以地狱才会大乱。”

    李二笑了一下,一步千丈,踩在岩浆上势若流星,仙鹤童子被他捆在腰带上,无奈之下,只得努力飞翔才能勉强跟得上李二的脚步,应龙从火焰里钻了出来带着大蓬的火焰紧紧跟随。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二看遍了地狱的美景,这里既有彼岸花开,也有枯骨垒成的山峦燃烧着青碧色的磷火,手一招,那些磷火就会星散开来,宛如萤火点点,美丽异常。

    彼岸花不好吃,李二随手扔掉,一口彼岸花的汁液吐到地上,黑色的大地上立刻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孔洞……

    冥河上漂浮着无数的尸体,也有无尽的哀嚎,李二瞅了一眼,说了一声“聒噪!”河里的冤魂就乖乖地闭上嘴,即使再痛苦也不敢吱声,河岸上那个全身都被一轮黄色的光芒笼罩的人弹指间就会让自己魂飞魄散。

    奈何桥上空无一人,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孟婆,也没有见到传说中的牛头马面。

    “奈何桥上没人了,这里是东狱天,你的子民死了之后不去投胎,全部跟着你以前的部下去造反了,你只要杀掉你的那些部属,再命令你的子民抹杀掉前世的记忆去投胎,或为牛马,或为猪羊,十世之后当可为人!你也能回到天界了!”

    仙鹤童子依旧孜孜不倦的劝说李二,仙鹤童子不是云烨,如果他是的话,就绝对不会多费唇舌,这个男人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的游说对象。

    李二露出森森的白牙笑道:“此地甚好!”

    应龙从远处衔来一根巨大的腿骨,这根腿骨金光灿灿,李二顺手拎起来,挥舞两下觉得甚是趁手,自己马上就要进入战场了,没有一个趁手的兵刃可不行。

    前面的厮杀声越发的激烈,李二仰起头深深的呼吸一口,没有闻到熟悉的血腥味,其实他这样做是徒劳的,他早就不需要什么呼吸了,只是习惯使然而。

    跨过一座高山,李二就看见两支大军正在作战,人少的那支大军打着一面破烂的唐字大旗,在无边无沿的敌军中奋战不休。

    这是骷髅和腐尸的战斗,刀剑过处人头滚滚,人头掉了,捡起来安上继续战斗,直到全身都被撕扯开来,在会停止战斗,身体的各个部分蠕动着想要继续粘连,战意不休,灵魂不灭。

    李二咪起眼睛看着整个战局,大唐的人依旧是标准的三花阵,在为首的几员大将的带领下左冲右突任然不能寸进。

    李二的眼睛看到了极远处,就在极为遥远的地方,有一座青铜台,青铜台的铜柱上被铁链绑缚着几个人,他们都被火焰包裹着不断地化成飞灰,又恢复完整,无时不刻不在接受烈焰焚身之苦。

    李二看的很清楚,火焰最高的地方,绑缚着的那个人是颜之推,老头子好像年轻了许多,可能是骨头比较硬的缘故,青灰色的火焰只烧掉了他的下半身,他的旁边分明就是李纲,房玄龄他们……

    李二看看作战的将军,还好,秦琼,段志玄,张俭,李神通,他们都在,看到弟弟李玄霸的时候更是让李二百感交集,抬头看看漆黑的天空,回头对仙鹤童子说:“这里才是老子的世界!”

    应龙昂嘶一声,李二跨上应龙,应龙的双翅扇动时风雷俱动,仙鹤童子惨叫一声就被应龙带着飘荡了起来。

    战场上所有的人都在抬头望,只见一只巨大的应龙腾空一跃,从高高的山巅一下子就跃到战场上最激烈的地方,一根黄色的巨大腿骨,击碎了一个高大的鬼王的头颅,这是巨目鬼王,两颗眼珠子飞溅了出来,被躲在后面的仙鹤童子抓住,见李二没注意,悄悄地把那一对大眼睛小心的塞进自己的嘴里,对他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东西。

    应龙的巨爪生生的踩在一个粗壮的鬼王身上,两只爪子稍微错动一下,那个鬼王就被撕成两片,李二的大棍落处前军避逸。

    秦琼看到了李二大声的嘶吼着将自己的枪尖指向遥远的青铜台,李二大笑一声,拍一下应龙,应龙展翅飞翔,转瞬间就来到青铜台前。

    一个穿着朱红色官服的鬼王怒吼道:“李世民!你是前来平叛的,难道你也要造反不成?”

    李二向前一步,一棍子敲断了判官鬼王的一双铁笔,大笑着说:“朕,就是来平叛的,天军到处你竟然胆敢违抗,杀无赦!”

    判官想要辩解,应龙流着馋涎的大嘴已经到了身前,他哀嚎一声,就被应龙吞了下去。

    绑在最高出的颜之推开口骂道:“你二十年前就该来了,怎么磨蹭到现在?”

    李二笑着扯断他身上的铁链子说:“儿孙辈舍不得我早死,所以才拖延到现在,如今也不晚,云烨总说旌旗十万斩阎罗,就算是现在败了,我们从头来过也不晚!”

    ps:下一卷,不死的皇后凤凰歌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