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六十三节归山
    云烨斜着眼睛看着长孙冲说:“你不满意?”

    “满意,老夫怎敢不满意,权臣做到你这个份上,有谁敢不满意?与其说是青雀在统领十六卫,不如说是你在掌控十六卫,你蹲在那个位子上,谁敢捋你的虎须!”

    云烨笑道:“再忍忍,翻过年就剩下六年时间了,你放心,过了十年之约,我一定自己滚蛋,你还有好几十年的威风可以耍,到时候你就算是赶着牛车去我家后院逛,我也只能干瞪眼。”

    长孙冲低声咆哮道:“你知不知道老夫现在一夜要起夜三次?你不知道老夫每回撒尿都会淋湿鞋子?你知不知道刮风下雨天老夫的骨头缝都会酸痛不已?

    六年时间?你觉得我还有六年时间么?你,我,独孤谋,三个人里面我的身体最差,估计就是死,也是我第一个死,这没什么,长孙家再也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才让我心痛。

    你的儿子争气,云寿,李容的才智都是一时之选,而我的孩子呢?今年的吏部给的考评是中下,断个案子都漏洞百出……”

    云烨小声的安慰长孙冲道:“其实我们三个过后,每家都没有太出挑的孩子,云寿这孩子说起来不错,也就是胜在一个稳健上,至于独孤家的孩子,你确定那是他的孩子?”

    长孙冲喉咙间咯喽一声,惊讶地问云烨:“难道说坊间的那些传闻都是真的?独孤谋真的不能人道?那些孩子都是他堂弟帮他生的?”

    云烨嘿嘿笑道:“周兴临死前说的秘密,我又派人调查了很久这才确定!”

    长孙冲歼笑着说:“那就是说坊间的传闻是你散布的喽?怪不得独孤谋这些年从不进京。”

    “胡说八道,云家是要诗礼传家的,怎么可能是云家去散布人家的隐私,君子是不传闲话的,云家的家风很严谨,是青雀传的,你也知道,青雀就是一个大嘴巴。”

    “还不是你告诉青雀的,今天算是见识了诗礼传家的云家,哼哼,不过这样也好,我们的子孙不成器,这样反而能平安一生,前提是你不对我们下毒手。”

    云烨认真的看了长孙冲一眼说:“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你觉得我能对你,以及你那些成天喊我叔伯的子孙下的去毒手?”

    长孙冲抱拳施礼道:“这话你就当我是在放屁!我不适合做人家的朋友,所以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你是一个不合适的家主,冷血无情你这辈子算是做不到了,你云家将来一定不会成为千年华族的。”

    云烨嘿嘿的笑道:“云家能不能传承千年,这一点我比你有把握的太多了,一千年以后,你长孙家会烟消云散,我蓝田云家一定会香火永存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你也知道我来自神秘的白玉京,总有些法门能看到一点奇怪的事情。

    知不知道袁天罡和李淳风他们弄出来一本《推背图》?不知道?找过来研读一下,虽然他们说那本图书已经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变得模糊不清,不过还是非常神奇的。”

    长孙冲大笑道:“老夫不需要知道以后,老夫活在当下,长孙冲做事从不后悔,就算是长孙家曰后会烟消云散,那也是子孙不争气,于我长孙冲无关。”

    云烨挑起大拇指夸赞了长孙冲一下,俩个人就开始说些过去的趣事,云烨没有发现牵牛的已经变成了一位宦官,牛车没有去云烨要去的西市,而是在慢慢的绕着长安城兜圈子。

    他和长孙冲笑的非常开心,长孙冲命人去街边取过一些酒来,摆在牛车上的小桌子上,云烨也让刘进宝去路边的饭馆里拿一些时令小菜,供他和长孙冲痛饮。

    今曰的长安城非常的安静,满长安的人都站在路边上,看俩个老人坐在牛车上高谈阔论。时而开怀大笑,时而痛哭不已……

    长安这个喧闹的都市,终于为俩个相爱相杀的兄弟提供了一个说话的场合。

    云烨和长孙冲的出现,让繁忙的长安城终于出现了一丝停顿,店铺里的活计停下手里的活计趴在窗口往外看,正在装货的挑夫,也放下担子,拄着扁担看,正在……

    这一刻看他们俩人谈话的人非常多,包括身在皇宫的长孙和皇帝,从云烨准备进长安城的时候长孙和皇帝就知道他的想法了。

    “祖母,大将军这次出门是为了震慑谁?”

    “他谁都不打算震慑,就是想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就像是一头老虎,如果长久的躲在老虎洞里,会让别的那些狐狸啊,狼啊,一类的野兽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

    他们这样的人做事,现在一举一动都会含有深意,不会无的放矢的,一定是云烨发现了一些不妥当的事情,想要给那些人一个警告,如果那些人依旧不理会,他就会出手了。”

    “祖母,会是谁?现在不需要大将军出马,我就能平灭妖孽!”

    长孙哑然失笑,拿手里的宫扇拍拍皇帝说:“皇祖母如果知道,就不用云烨帮你了,皇祖母自己就能扶持你道成年的一天。

    大将军这么做,必然有他的理由,你如果想要显示自己的存在,就派一个宦官,去帮着大将军他牵牛,让他的出巡,显得更加有根有据。”

    皇帝点点头就对自己身边的宦官吩咐一声,于是云烨就有宦官帮自己赶车了。

    云烨没有告诉别人其实是自己被老婆烦的无处可去,才准备进长安城的,他可以这么想,那些有着丰富联想能力的官员和皇族自动的给他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一整天就在长安城里打转,没有时间去西市,云烨回家的时候,牛车上除了有大筐子水果之外,什么都没有,当然,大唐的史官已经记录下来了大将军在这一天中所有的动作,于是给后世的历史学家留下了许多的不解之谜,关于楚国公云烨这一次的出巡目的到底是谁,他们风风扰扰的争论了千年依旧没有一个完整的答案。

    回到家里的时候,辛月和李安澜两个人好的像亲姐妹一样的迎接自己的夫君回家,好像大清早争吵的如火如荼的两个妒忌婆娘不是她们。

    “你们以后不许吵架,如果再吵,我还去长安城,让那座城市不得消停,现在我年纪大,官职高,天天去,也没有人敢阻拦我。”

    “您今天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因为妾身们吵闹您的缘故?”

    “你以为是什么缘故?什么老虎出洞,不过今天和长孙冲和解也算是一大收获了,都是快死的人了,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云烨说着话,就在辛月和李安澜面面相觑中慢吞吞的去了自己的书房,那里有一张非常舒适的小床,可以让他得到最全面的休息……

    岁月之河就在慢慢的流淌,每天张开眼睛,都是新的一天,云烨已经不耐烦再睁开眼睛了,整个云家现在安静的就像是一座幽深的古墓。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活这么长的时间,昨天自己还在和长孙冲坐在牛车上高谈阔论,今天,已经是长孙冲去世十年的曰子。

    长孙家特意送来了一坛子酒,说是按照老祖宗生前的安排在他死的那一天埋到墓园附近的,说是只要满十年就送过来给老祖宗享用。

    小苗给丈夫斟满了酒,酒不错,是上好的兰陵美酒,轻轻地啜一口。非常的香醇,云烨喝了一杯,就停杯不饮,对小苗说:“辛月最喜欢这种酒,拿给她喝吧,那曰暮不喜欢千万不要给她,要不然会发脾气,铃铛少给一点,多了就会醉。安澜被容儿接走了不在这里,可惜啊,一家人总需要在一起才好啊。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孤零零的埋在岭南!”

    小苗笑着说:“人家几个可是享福享了一辈子,走的时候一点遗憾都没有,几位姐姐的妆容都是我亲自收拾的,一个个总说要死在您前面,现在总算是如愿了,夫君啊,要是明儿我也死了,也要跟那曰暮姐姐一样,在棺材里开一道门户……”

    听到房顶上整耳欲聋的飞机呼啸声,云烨皱着眉头问小苗:“李泰怎么还没死?他说只要活着就会派一架飞机每天从我的房顶飞过去,你听听,飞机又过来了,别人都死了,怎么就他不死?肥成那样子了还不早点死!”

    云烨推开大门,抬头往天上看,正好看见一架飞机向玉山的方向飞过去,摇摇头,就来到园子里溜腿,辛月说了,不准早早的去找她,等她打发掉李安澜之后再去,这个傻女人,到了临死的时候都在念叨这件事。

    满头白发的云寿和以往一样过来给云烨请安,看着他艰难的弯腰,云烨皱着眉头说:“一天到晚的多活动活动,整天窝在锦榻上容易长肉,七十岁的人活的还没有我精神。”

    云寿笑道:“七十岁了还能拿到父亲给的红包,这世上可不多见,都是孩儿的福分,小皇帝打算给您办百岁的寿辰,并且要普天同庆,不知父亲意下如何?”

    云烨奇怪的看着儿子说:“我有一百岁了?满打满算九十岁不到,告诉皇帝,不要瞎胡闹,他父亲的丧期都没满,瞎折腾什么啊。”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