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六十二节老虎出巡
    听着发动机开始狂暴的咆哮起来,云烨的心也随着那一阵猛烈地突突声狂跳不已,捂着心口踉踉跄跄的走到远处,听不到那种能把人心震出来的突突声,才觉得好过一些。

    他发现发动机这东西还有很远的路需要走,李泰既然喜欢八角形的发动机吗,那就做成八角形的,没什么了不起的,谁规定发动机就该是上辈子自己见到的那种模样?

    旺财也受不了整耳欲聋的噪音,跟在云烨身边那里都不去,

    “公爷,咱们回家吧,这里待得时间长了,老奴觉得会死人。”刘进宝强忍着不去捂耳朵,大声的劝解自家主人。

    回家?想到回家云烨就叹气,两个吃酸捻醋的老婆子在家里横行霸道,自己是有家难归啊,瞅着远处的长安城,就动了心思,多年没有去过长安城里,现在去看看也不错。

    一辆牛车就好,以前弄不明白颜老先生为什么偏爱牛车,现在知道了,坐在牛车上其实非常的安逸,年纪大了,安步当车会有问题,慢慢腾腾的牛车正适合自己观赏一路上的景致。

    道路两边的的胡麻已经长成了,这是夏收之后又种下去的油料作物,小小的桃子里满是褐色的小籽,放在手上搓一把,吹掉外皮,吃起来满口留香啊。

    刘进宝和其余的家将也换上了普通人的装束,这些年不管家里有多么的富裕,穿在身上最舒坦的还是短褂子。

    其实都是农家子弟,除了衣食改变了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改变。

    有些人家很懒,花生的枝干都已经枯黄了,到现在也不知道挖,真是的,刘进宝揪着花生秧子就从松软的沙土地里拔出来一大颗,细细的根须上挂满了花生果。

    看花生的小伙子冲过来就要理论,看到牛车上的云烨,立刻又跑到地里拔出来好多,在旁边的水渠里细细的清洗干净,才毕恭毕敬的送了过来,云家的老公爷附近庄子上的人没有不认识的,以前的时候常见,听说老公爷侍候田地也是一把好手,只是这些年年纪大了,下不了地而已。

    云烨的肠胃功能很强大,最能克化的就是这些最新鲜的食材,奶花生填进嘴里,吃起来清香四溢,比起熟的似乎更加的有风味。

    老牛悠闲地迈着蹄子往长安城里走,旺财百无聊赖的跟在后面,一会跑到前面,一会跑到后面,它不喜欢吃花生,而胡麻的桃子又非常的扎嘴。

    云烨斜倚在被刘进宝铺的厚厚的褥子上,一面剥花生,一边四处张望,田野上大部分的作物已经收割完毕,露出好大的一块快白地。

    前面的小山丘上种满了果子,山丘下面是一个不大的鱼塘,看花生的小伙子传递消息的能力很强,当云烨的牛车路过山丘的时候,果园的主人已经笑吟吟的拎着一筐各种各样的果子,请老公爷尝尝,大方得很。

    石榴的颜色不错,拿刀子剥开一个里面的籽粒很饱满,味道也好,还有一股子酒的味道,这样的石榴最适合拿来酿造石榴酒。

    见果园的主人咧着大嘴不走,知道他在等自己夸赞一声,云烨对这样的要求从来都是满足的,挑着指头说了一声好,果园的主人这才欢天喜地的施礼离去。

    云烨不记得自己夸赞过多少东西,反正只要是自己夸赞过的过两天就会有硕大的招牌打出来,云家主人都说好的某某,某某。

    在一个云家主人都说的茶馆里喝了一口据说是上好的绿茶,皱着眉头又全部吐掉,这就是在糟蹋人,刷锅水也敢拿出来糊弄人,明天就派人砸了他家的招牌。

    云家主人说好的稠酒,桂花糖,果干,甘蔗,这些东西云烨能想通,自己就是一个好嘴的,面皮又薄,说不定说过这话,可是云家主人都说好的女士内衣这就过份了吧?

    暴跳如雷的刘进宝这就打算进去把这家店砸掉,什么东西啊,谁知道刚进去就被一群花花绿绿的女人给殴打了出来。

    一个膀大腰圆的妇人叉着腰指责刘进宝是登徒子,自己一个寡妇人家经营一家不大的小店铺,要是让野男人进来,名节还要不要了,如果真的喜欢,找媒婆上门才是正经路数。

    刘进宝是一个习惯姓拿拳头说话的人,但是对着悍妇却半点法子都没有,云烨其实并不在乎,咧着嘴笑眯眯的看热闹,代言一把内衣也不算什么事情。那个妇人要是因此能多赚几个铜板养活儿女也不错。

    牛车继续往前走,这里距离长安城还有十里地,已经到处都是店铺了,进了长安城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繁华。

    “看样子该修环城路了。”云烨嘀嘀咕咕的自说自话,牛车走走停停,蛮横的刘进宝已经和别人斗殴了三回了,看样子被刚才那个妇人气的不轻。

    七扭八拐的好不容易到了大路上,路上居然还有赛马的纨绔,一个个骑术精湛,硕大的马蹄子嗖的一声就从小商贾的脑门上窜过去,技术不好的会踢翻摊子,不过还算是讲道理,损坏了东西知道赔钱,云烨发现好多商贾都是故意的在把东西扔到马蹄子下面,等马蹄子把东西踩得稀烂之后就嚎哭着要人家赔偿。

    眼看着这群小子赔了钱,刘进宝就笑眯眯的走过去,抡起鞭子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抽,被打急了,污言秽语才要出口,就被机灵的同伴死死地把嘴捂住,脏话一旦出口,就不是一两鞭子的事情了,就算楚公大人大量不怪罪,回家也会被自己老子打死。

    一顿鞭子抽完之后,街面上好像没有叫好的,好多商贾流露出的反而是遗憾的神情,尤其是那个卖瓷器的,一筐子破烂的瓷器才堆到街道上……

    坛子鸡这东西酥烂至极,既然那小子将整个巨大的黄瓷坛子都抬过来了,就勉为其难的撕下一只鸡腿慢慢的吃,人家的手艺不错,到底是流传了上百年的绝活。

    卖坛子鸡的看不起卖鸭梨的,但是卖香蕉的可就看不起卖坛子鸡的了,一串串绿色的香蕉被倒挂着吊起来,看着都高级,只是被姓子急的人买下来,连皮都撕咬着吃,嘴立刻就涩的不会说话了,脸红脖子粗的揪着卖香蕉的就打算打死这个该死的骗子。

    世间百态啊,云烨看得高兴,兴致勃勃的就到了朱雀门。

    什么?牛车不许进长安?需要换乘官家的方便马车?刘进宝不信这个邪,身后的那群纨绔也不信,于是城门官在被痛殴了一顿之后,牛车就毫无阻拦的进了长安城,公爷在皇宫里坐牛车也没有问题,长安城算得什么。

    云烨坐在牛车上的凉棚不打算阻拦,虽知道长安城的交通状况已经非常的糟糕了,公共马车还是长安县令朱宗想出来的法子,现在这法子,已经在大唐的好多城市里开始实行,比如岳州,扬州,益州,赵州,以及洛阳和遥远的广州。

    自己坐着慢吞吞的牛车必定会让长安城的交通出现问题,不过他不打算理会,就是想看看长安城在出现意外之后会怎么办?

    长安城的街道都是横平竖直的,就像田地的埂子一般,坊市就像是一块块整齐的菜田,如今坊门已经看不见了,从朱雀大街上可以一眼看到坊市的最深处。那里面也布满了酒馆的招牌和各种店铺,如今的长安城已经彻底的从政治文化中心向一个纯粹的商业都市进化。

    朝堂上的官员不止一次上书,希望能把三省六部以及皇宫全部搬迁到距离长安城只有三十里之遥的玉山城,将那里完全打造成一个行政和文化的新城市。

    这个建议其实不错的,长安城的地价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不少清水衙门的官员戏说自己在最昂贵的地皮上,干着最廉价的工作。

    长安城居之大不易!这已经是一句名言了,云烨看到这一幕就乐不可支,这样的烦恼后世也有,作为祖先能抢先领略到这样的苦楚,非常的有利于后人置业安家。

    百十米宽的朱雀大街被自己的一辆牛车给塞得严严实实,自己的牛车走在前面,就没有哪一辆马车敢超越,于是后面的队伍只能变得越来越粗,长安县的捕快们只好指挥着别的马车向别的巷子里分流。

    因为云烨的出现,整条朱雀大街很快的就变得空荡荡的,只有一辆牛车依旧在慢吞吞的走,后面跟着七八个家将以及百十个纨绔。

    路过长孙冲家的时候,那家伙穿着一身青衫握着一卷书等候在路边,见云烨的牛车过来,很自然的坐到牛车上对云烨说:“你今天闲的没事专门来折腾人的?”

    到底是相爱相恨了一辈子的兄弟,还是他把话说到了点子上,云烨给了他一大把生花生道:“本来是去青雀那里看发动机的,结果担心被他的发动机震死,就临时改变了主意,打算去西市看看,你去不去?”

    长孙冲嘬着牙花子狠狠地说:“你这是老虎出巡!震慑群山来的!”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