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二十七节大儒逍遥子
    满屋子的人鸦雀无声,都打算听云烨背诵他们从未听说过的书。云烨清一清嗓子说:“这是家师教的,他老人家认为以前的启蒙书籍晦涩难懂,根本不能激发孩童的读书兴趣,再加之许多文字没有经过用心的整理,不押韵,也不上口,背诵起来艰难,就特地给小子作了《三字经》以启发小子的读书兴趣,小子这就将家师所做的《三字经》背诵给大家听。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云烨在教室里得意洋洋的背诵《三字经》却不知窗外长孙皇后心中如同巨浪翻滚,这就是明证啊,云烨的确是从不可知之地出来的,如果一个人撒谎,没有可能会准备的如此充分,高妙的恪物,精深的算学,层出不穷的医疗手段,再加上独具匠心的启蒙书籍,这不是一两代人就能完成的,只要看宋濂捻断的胡须和张大的嘴巴就知道这位大儒心中的惊骇。长孙莞尔一笑,我大唐还真是洪福齐天,老天爷把这样一个活宝送到手里,想不兴盛都难啊!她推开门走了进去,没有惊动任何人,他们全部沉浸在朗朗上口的经文里。李承乾早就有准备,正在努力抄写,偶尔会遗漏几个字,他都做好标记,准备一会就去问云烨。

    “人遗子,金满嬴。我教子,惟一经。勤有功,戏无益。戒之哉,宜勉力。”在去除了隋朝以后的人和事件,云烨一口气背诵完了唐朝版的三字经,心头却涩涩的,这哪里是自己的启蒙书籍,这是儿子三岁时启蒙用的,为了教儿子,自己和儿子一起背诵,不知道儿子现在还记不记得这些,自己却深深的映在脑海里,一生都不会磨灭。

    见云烨眼中蕴满泪水,长孙皇后以为他在哀悼自己过世的师傅,人的真实情感如何瞒得过阅人无数的皇后,这种感情的迸发最是能过打动人心,到底是妇人,长孙这一刻也觉得鼻子酸酸的,对云烨的疑问也就彻底消散,说到底,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半大孩子。宋濂闭目不言,脸上抽动的肌肉却暴露了激动的心情。长长舒一口气,睁开双眼,微笑着面对云烨说:“汝何须哀痛,令师一代大儒,留下这一部旷世奇典,足以光耀万世,区区生死何须在意,只要汝将这部经典传扬开来,教化万民,想必令师在九泉之下也会欣慰。”

    宋濂轻抚着云烨的肩背又说:“汝在令师门下所学想必已自成一家,与老夫胸中的圣人之言虽有出入,却殊途同归,大道至简,却又至繁,老夫不可教你,以免坏了你的学问,不伦不类想要再入厅堂就难了。待你心情平复,老夫还要听听那《百家姓》和《弟子规》想必那也是两纸飘香奇文,老夫非常期待。”说完呵呵笑着对皇后施一礼转身离去。

    云烨这才发现皇后就站在自己身旁,赶紧要施礼被长孙皇后拦住了:“本宫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令师逍遥子的确是一代奇人,生不见此人之面实在是一大遗憾。好在有你。你老实告诉本宫,你老师的学问你到底学了几成?”

    我到底学了几成?云烨暗自问自己,数学刚刚完成制式教学的全部课程,物理也就知道一些和本专业相同的地方,化学几乎就是白痴,生物?那是什么?历史,除了唐朝其他的就不怎么熟悉,这还是因为自己是陕西人的缘故。英语就算了,现在没一点用处,堂堂侯爷要是跑去和胡子叽里哇啦说话,会被整个长安人民笑话致死,死不了也会被言官弹劾。被拉到朱雀大街上扇嘴巴就难看了。

    見云烨犹豫不定长孙皇后就问:“可学了五成?”

    “没有”。天哪,后世谁敢说自己通晓了全部学问的一半,爱意斯坦也没说着话的勇气,牛顿还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才有一些发现,我?说这话会被人以为是棒子国的人。

    “三成?”长孙脸上有些不好看了。

    “没有!”云烨说的斩钉截铁。

    ”一成?”她脖子上的青筋有些坟起。

    为了不让长孙皇后抓狂,云烨连忙说:“娘娘容禀,家师的学问又不是他一个人的,是一群人钻研了好几代人才有的结果,微臣只在家师身边学习了十年,有这些师傅已经说不容易了。白玉京难进,更加难出,师傅说好几百年就跑出来他一个人,就这已经严重损坏了他的健康,要不是牵挂小子,早就命赴黄泉,后来的十年还是强拖着不走,师傅说他十年前就死了,是他生生用药物吊着一口气照顾微臣长大。”云烨决定把自己师傅塑造成一位善良仁慈,学问高深却又坚贞不屈的圣人。当然,医学,功夫总是要会一点的。

    长孙皇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死人硬生生活了十年,这是什么样的奇迹,现在,她对白玉京之事已经确信无疑,云烨说的对,逍遥子的学问就不是一个人能学的懂的,哪怕穷其一生也办不到,只有通过一代代人的努力积累,才会有质的变化。从古至今就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叹了口气,对云烨说:“也罢,是上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有你在就是我大唐的福分,本宫要求的太多,也太贪心了。如今宋濂学士已经说了教不了你,你就在皇宫里自习,你今日伤了心神,就许你一天假,明日在学堂里把剩下的两篇启蒙文章默写出来,本宫要看,陛下也要看,知道吗?”

    云烨连忙点头,心头大喜,总算不用同这一帮子龙子龙孙一同上学了,太危险了,别看现在还是一群正太和萝莉,过几年都是要吃人的霸王龙。珍惜生命远离危险是云烨的一向主张。

    长孙走后,云烨就被一群小家伙围住,吱吱喳喳的问个不停,还好早有准备,姑姑新做的双肩书包里装满了云府秘制的炸鸡,一拿出来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就消失了,一双双小手抓着炸鸡块吃的飞快,顾不上问云烨,只有李承乾嚼着炸鸡,扬着手里的纸张让云烨补充完整。

    第三节奉上求收藏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