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十九节有狐
    歌声清越,婉转而动听,其间夹杂狐鸣啾啾,仿佛真有一只狐狸在河边徘徊,琴音越拔越高,歌声也随之高亢,瞽目琴师双手由缓到急,渐渐只闻琴音如急雨敲打大地,其间一只白狐在雨中奔跑似乎在寻觅一个温暖的避身之所。古琴以君子之风为正音,如此嘈杂早失去了端庄,稳重之意,不知为什么混在歌声中却不突唐,竟似乐声原本就该如此。云烨如痴如醉,满怀伤感,程处默双目圆睁似乎在发怒,长孙冲摇头晃脑轻吟有声,至于李怀仁早就伸长了脖子迫不及待的要看美人。窈娘偷眼观察几位大爷,见到云烨,长孙冲心有喜意,看到程处默又有些担心,至于看李怀仁就如同看到一坨大便。

    曲罢歌歇,瞽目琴师被小童牵着走了出去,没有施礼,没有告辞。

    “何草不黄?何日不行?何人不将?经营四方,何草不玄?何人不矜?哀我征夫,独为匪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有芃者狐,率彼幽草。有栈之车,行彼周道。”长孙冲在歌唱,云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程处默暴怒,李怀仁十分惊讶。正在云烨想要问,程处默想要揍,李怀仁要闪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出,

    “多谢公子以这首《何草不黄》相和,九衣感激不尽。”说完一个青衣女子从屏风后转出来。云烨大失所望,原来是一只萝莉,十三四岁的样子,脸上还有萝莉特有的婴儿肥,前面不突,后面不翘,实在是没什么看头。要不是歌唱的实在是不错,云烨也想打人。长孙冲面孔朝天一副高人状,程处默满脸绯红抓起桌上的哈密瓜塞到长孙冲嘴里,噎的他直翻白眼。又把正要吐糟的李怀仁塞到案几底下,再恶狠狠看云烨,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惹不起,连忙摇头,表示自己对九衣姑娘没有觊觎之心。

    窈娘脸上笑得开怀心里却暗自吃惊,那长孙冲乃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子,平日里在长安纨绔中说一不二的人物,如今被人塞了一嘴哈密瓜却不恼怒,反而细嚼慢咽起来,似乎一点被冒犯的觉悟都没有。今日因为长孙冲在,特意把九衣放出来就是想让他给捧一捧,日后也好在长安立足。不想今日竟然来了三位身份相当的贵客,真是意外。不知这位程三公子是何等人物,也不知能不能护住九衣。

    九衣小萝莉吃惊的看着程处默霸道的行径,完全搞不清为什么自己一出来,他们会打起来,有些害怕。

    程处默一步窜过案几,来到九衣面前,难得的有礼貌:“我叫程处默,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有谁欺负你,你找我老子揍他,你想欺负人,你找我,老子还揍他。”说完拉着九衣的手来到自己案几前并排坐下,轰走旁边伺候的歌姬,含情脉脉的看着九衣。

    哥三离他远远的,全部用鄙视的目光看他。长孙冲抹一把脸上的瓜浆子说:“程三今天看来是回不了家了,他有美人相伴,我们哥三怎么办?”等他回过头却发现云烨在吃瓜,李怀仁拉着窈娘和程处默一个样子,恨恨的甩甩手,自己回到座位拉着伺候的小歌姬谈心去了。

    瓜不错,葡萄酿也好,这酥皮点心不油不腻,外皮酥脆内里绵软,也不知是如何做的,小丫一定喜欢。正沉浸在美食之中却发现一个香香的身子快钻到怀里了,却是伺候自己的歌姬。云烨很不习惯,前世还在上初中的小丫头自己实在下不去这牙口。窈娘的话或许能成,抬头却没看见人,李怀仁也不见了。程处默抓着羔羊一般的九衣喋喋不休,长孙冲正抱着歌姬往暗门里钻。混蛋啊!

    云烨决定和小歌姬好好讨论一下人生,让小姑娘坐好,发给她一个宝石先安安心。然后就开始问她是哪里人会不会做点心,就是桌子上的这种。没想到这小姑娘也是美食爱好者,说起点心也是一套套的,什么平康坊的酥皮,瑞宁院的麻食,西市老王家的羹汤,胡人的麻饼粘上芝麻可香了。到底是年纪幼小,话一说开就吱吱喳喳说个不停,云烨也就是天色已晚,要不然早拉着她去找这些美食了,正说到刘婆婆家的酥酪加上果干是如何香甜时,程处默在背后拍他。你不去泡妞拍我干什么,不耐烦的转过头,程处默正在搓手,这混蛋一为难,求人的时候就这德行。

    “干嘛?没见我们正说的高兴?”

    “兄弟,你会作诗不?”

    “作什么诗?作谁家的诗?你什么时候对诗感兴趣了?”

    ”我刚才告诉九衣我兄弟无所不能,无所不通,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不会的事,九衣很高兴说是正月里的应酬多,希望你给做几首诗撑场面,我刚才都答应了,说作十首都没问题,你愣着干嘛?快作啊?我和九衣还等着用呢”程处默一脸的不耐烦,九衣掩着嘴偷笑。

    “你妹啊!”云烨彻底爆发了,你当作诗是你程家母猪下崽,一下子就十只?脸气得发青,浑身哆嗦,张口结舌说不出话。胳膊疼的厉害,举不起来,要不是早掐死这混蛋了,你泡妞关老子屁事,拿我说事,还作诗?我总共能背下来的诗就那么十来首,全给你泡妞了,老子还混个屁啊?

    ”就一首歌,要不要说句话,今天没心思作诗。”作为公司里的著名麦霸,歌曲会唱无数首,从粤语到英文都能来几句,刚才九衣不是喜欢唱狐狸吗?就教会她唱《狐歌》这首歌好了。云烨发现自己似乎不懂的拒绝程处默。

    ”小女子能得云公子赠歌一曲,也是福缘不浅,这就洗耳聆听。”这丫头满脸戏谑之色,知道她见识了程处默的粗俗,便把云烨也看成粗俗的军汉,刚才让程处默作诗,就是一时起了顽皮心思,作弄小程而已,没想到小程想都没想就找云烨代替他作诗。却不知在小程看来,再正常不过了,我兄弟无所不能,没甚事可以难住他。

    “这首歌有个小故事先讲给你们听。话说三国年间,天下纷争不休,战乱不止,民间百姓颠沛流离,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有一个少年有幸得到一只被人射伤的白狐狸,大喜之下准备把狐狸剥皮拆骨做一顿美餐,要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饱饭了。就在他将要动手的时候,看见狐狸在流泪,嘴里发出啾啾哀鸣,似乎在求他放了自己,少年一时心软就给他包扎了伤口,放它离去。白狐狸绕了他三圈就钻到草丛里去了。少年人不久之后被强征入伍,战死在沙场。白狐狸一直没有离去,就在远处看着少年战死,它看到少年的灵魂在世间飘荡,最后转世投胎,再成为婴儿,少年,成人,老去。一代又一代。此时的狐狸早已成精,只是不能脱去畜生的皮毛,化作人形。转眼间到了前朝,那个少年再次成长为一个美少年然而家境贫寒,他却一心向往读书,经过十年苦读终于读书有成,经过官府推荐,打算前往长安考取进士,不想在路过一座破庙染上风寒,一病不起。狐狸看到非常着急,却没有办法,她去请教最老的狐狸,老狐狸告诉她,只要喝了她的药就会变成一个美丽的女子,只是再也无法成为仙人,而且它的尾巴还不能化形,也就是说一个美丽的女子永远会长着一条狐狸尾巴。白狐狸喝下了药,化作一位美丽的少女。她在破庙里照顾那个生命中的少年,直到痊愈,在养病的这段时间,少年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姑娘,他们海誓山盟相许相爱到永远。少年离去,他们说好只要考试完毕就来接她成亲。可惜事与愿违啊!少年考得极好,得到皇帝的赏识,而且在世家大族为他定了一门亲事,就在皇榜公布的当天,少年也和世家小姐成亲。狐狸知道了这个消息赶到长安,却被法力高深的道长打伤,狐狸拼命逃脱,只能眼睁睁的看自己的爱人和别人洞房花烛,她在旷野中唱歌,在大漠中作舞纪念自己做人的喜怒悲欢,知道天长地久。

    云烨没有理会眼睛红红的程处默,和两个哭的稀里哗啦的歌姬,低声唱起一首自写的《狐歌》,他很早就喜欢这个美丽凄凉的故事,身处大漠自是孤寂难耐,就自己写下了一首大漠狐歌。

    月儿圆圆

    心儿酸酸

    人影小,背影远

    你可看见

    我的眼泪

    没心的人看不见我的伤感

    你看不见

    相见欢欢

    离别惨惨

    花烛烧,美人艳

    我已看见

    你的福缘

    千年的爱挡不住富贵红颜

    你看不见

    三生石写错姻缘

    天地间没有狐女的感慨

    远离人间

    远离人间

    在霞雾里打湿我的眼睑

    远离人间

    远离人间

    在霞雾里打湿我的眼睑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