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十四节夺血续命 2
    “朕也很好奇,到底是如何夺血续命的,既然对秦卿身体有好处,不妨尽管施展,以乱臣贼子的命换我大唐柱国将军的身体好转还是值得的。这个恶名朕背又如何?”李二背着手施施然从外面走进来。满屋子的人顿时矮了一截,繁杂的礼数在李二一挥手间变得简单。秦琼正要训斥管家,被李二阻止了,

    “朕今日只是来看看秦卿的病体如何,就直接到了后堂,些许俗礼,就免了吧!”说的云淡风轻,似乎直接到你家后堂是给你面子。云烨暗自腹诽。

    “老臣贱体虽有小恙怎敢劳陛下亲自探望,真是折煞老臣了。”秦琼话说得没半点骨气。

    ”爱卿为我大唐出生入死,身披百创,只是爱卿身体不容饮酒,否则朕定要效仿孙权旧事,一道伤一杯酒以酬爱卿功绩”。这话说的秦琼眼眶发红,旁边四位国公也是唏嘘不已。

    这就收买了人心?云烨觉得这老哥几位情商太低了,一句惠而不费的话就让几位感激涕零,瞧尉迟老傻激动的恨不能现在就抱着炸药包去炸敌人碉堡。在云烨看来,以老秦的功绩怎么样也要弄几万贯花花,美女也送几名,华宅弄上几套,还必须是一环以内的,这才值得感动一把,其他的全是扯淡。

    “朕带来了十名死囚,全是恶贯满盈之辈,云卿你看可够?”说完手往外一指。众人看到门外跪着十个头罩黑布袋的死囚在寒风里打哆嗦。

    云烨的心就像这寒风一般冰冷,这是人,还是汉人,他做不到像松井石根一样的禽兽行径。抽一点血死不了人,云烨知道,可满屋子的这些人不知道,那些死囚不知道,李二不知道,他们以为抽血就等于抽命,是把他人的生命抽到别人身上。是借命!这不是借你十两银子,今借了,明还。被借的还有命等着你还吗?李二满脸的难以寻味,李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云烨,李绩笑嘻嘻,程咬金脸上神色难明,尉迟恭一脸的期待,秦琼内心似乎在挣扎。都在等待云烨发话。

    “云卿,为何还不动手施术?难道说这十人血不堪用?大牢里还有,朕再让他们送来如何?”云烨知道李二不会放过他,他不亲眼见到输血是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

    “回禀陛下,只要通过验对就会知道,翼国公老大人的身体的确需要输血,他的血型是甲型,这是一种很普通的血型,很容易找到对应者,这十人中有八成的可能有甲型血的人。”

    ”哦?那你还不赶快验对?”

    “不用验对了,那十个人血型对不对臣不知,有一人的血型是一定合适的。”云烨低着头说。

    “是何人?”李二语气有些压迫感。

    “为免大家担心,臣先讲一下输血是怎么回事。它没有传说中的神奇,只是一种简单的治疗方式,上次庄三停失血过多引发休克,但是他的伤还不足以致命,只要及时的补充血液就会好转,这没什么稀奇的。翼国公身体造血功能减退,身体血液不足,质量差不足以供养全身,这就造成体弱多病。输血会在最快的时间改变体质会是一种有效的医治手段。血型就臣所知共有五种,甲乙丙丁四种非常普通,我们几乎全部的人都是这四种类型,第五种是戊型血,极为罕见百万人中才有几例。由于父母血型不同,所以后代会有差别,有时父子血型不同不足为怪,可笑世人居然以滴血来认亲,何其的愚昧。一个人全身的血液量是一个人体重的不足一成,平时给别人输一点血并不会死亡,反而会刺激身体造出更多的血液来。上次那个羌人是被吓死的不是被抽血抽死的。”

    “果真如此?”李二满脸疑问。室内众人也面面相觑,半信半疑。

    “为验证臣所说的话是实话,就由臣来给翼国公输血。很巧,臣的血型与国公同是甲型。”

    “不可!”老程断然拒绝。

    “不可”秦琼也不同意。程处默拦着云烨不让他去输血“要输就输他们的。”他指着外面蒙头的死囚。

    感激的抱一下程处默,推开他来到皇帝面前下拜:“陛下臣已讲明输血的原理,这就开始,请陛下恩准。”

    李二有些迷惑,看看云烨,又看看屋外的死囚“汝因何不愿用死囚的血而愿意用自己的血来代替?”

    “臣自束发就学以来家师就先教会了写”人”字,一撇为仁义,一捺为忠信,一撇一捺之间顶天立地,今日若用了死囚的血会让微臣失去做人的根本,小臣不取。再说朝廷法度森严,死囚自有死的缘由,哪怕刀砍斧磔是律条判罚。微臣不能以私坏法。”

    “你在指责朕败坏律法?”李二明显脸红了,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子指责有些脸面挂不住。“汝在陇右行径又如何解释?羌人不是人?”

    “臣的仁慈只会给我大唐子民,至于敌人,臣还真没有把他们看作是人。家师与友人在域外一夜屠尽三百马贼归来举杯畅饮,小臣在一边持觞劝酒,不觉有何不妥。”师傅的身影再次高大起来,高人子弟吗,没见过几件热血沸腾的事件还成?

    “好,好,朕准了,今日就看你如何将自己的血抽给翼国公,如果成功,朕准你入皇宫与诸皇子一起就读。”

    天哪,云烨在心里惨叫,我从没有进你家读书的打算,就你家一家子变态,老子进去了能有好吗?这是奖励还是惩罚?自己挖坑埋自己啊!满屋子的人还羡慕的不行,尤其是李绩都有些妒忌了。

    刚请秦琼躺下,用酒精消完毒,打算给自己胳膊消毒就听外面一个死囚头磕的梆梆直响。李二吩咐取下死囚嘴里的麻核,让他开口讲话。

    “罪囚愿意抽血,罪囚愿意抽血,请给罪囚一个补过的机会。”说完又开始磕头,头都磕破了。

    “云烨,他是自愿的想必与你理念不相悖,你验验他的血如果可用就用他的,如果能用,朕会免他一死。”

    云烨当然不想用自己的血,那多疼啊,再说了,能给这哥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何乐而不为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去了两次寺庙云烨觉得自己善良了许多。但愿这哥们与老秦血型相同。

    验过血,这兄弟很幸运,是o型,和老秦的血型相同,拍拍他的肩膀:“你好运气啊!只要抽一斤血就可以换回一条命,这生意做得。”

    这位也是一个傻大胆,居然咧着嘴笑,还对云烨说:“大人不知,小的在街上砍死了人,也被人家砍了两刀,血流了一地也没见死了,就大胆求官家给个活命的机会。多谢大人,以后需要血找小的就好,只要抽不死随便抽。”这他娘的还做上生意了,惹得李二哭笑不得,满屋子的紧张气氛也松缓下来。

    很顺利,傻大胆的血液质量很好,顺利的进入老秦的血管,两人躺得一样高,血压明显的不同,傻大胆的血压正常自然流进老秦低血压的身体。在一刻钟之后云烨结束了输血的过程。老秦气息舒缓,肺间听不见杂音,居然睡着了。旁边李二带来的御医摸着老秦的脉搏频频点头,并不时回头看看云烨对输血的效果非常惊奇。

    “秦卿身体如何?”李二问御医很是急迫。

    “回禀陛下,翼国公脉搏强劲,气息悠长,已然入睡了。”老秦被病痛折磨气不够用,每晚入睡极轻,每晚能真正睡眠的时间很短,这一放松,不再胸闷,多日的困倦自然如潮水般袭来,呼噜打得山响。

    李二吩咐秦夫人好生照顾带着众人来到前院,傻大胆也被带来,这家伙抽了一斤多血除了脸色发白这会跟没事一样,被尉迟老傻在身上敲的蓬蓬作响还举起双臂做有力状。

    “看来输血不会死人,输血也能救人,世间之事真是神奇,朕自以为是了。家里安顿好就来宫里就学吧!”说完就摆驾回宫了。云烨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侍卫头子还把一块腰牌送给他,说是进宫的凭证。拉着云烨的手说:“以后哥俩交流一下抽血的心得。”

    老程满意了,李靖满意了,李绩很是惊讶,尉迟老傻很不满意说只看到续命没见夺血,说是要再见识一下,他喜欢看别人流血,这个变态。秦怀玉眼睛全是星星,亮的渗人,人前人后云兄云兄的叫个不停,明明他比云烨大,正在志得意满之际,脖领子又被揪住,熟悉的狐臭,为了不再被夹胳肢窝里连忙叫停,

    “小子刚才心忧秦伯伯身体掀了几位伯伯的场子,让几位伯伯没有尽兴,实在是罪该万死,就容小子亲手做几个菜,请伯伯赏脸品尝如何?”

    脖领子松了,几位国公一副给小辈面子的神态坐在案几后面品茶,等着云烨给他们弄吃的。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