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九节 邪恶的白玉京
    一向安稳如泰山的李靖居然趴地上痛哭失声,李二迷惑,众臣也迷惑,见李靖的哀痛不是临时装出来的,眼泪下来了,嗓音变得沙哑,一个劲的请求陛下放他长假,他要去找他兄弟,以慰多年相思之苦。

    基情无处不见啊!云烨揉着屁股暗自感叹,只是小小试探一下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堂堂大将军要扔下千军万马,娇妻美妾跑去找一个传说中的黑炭头,两人间的感情看来早就超越了友谊,化作巨大的背背山,难道说,他和虬髯客才是一对,红拂女是奇怪的第三者?

    “云烨,你来告诉李爱卿哪虬髯客去了何方?不得隐瞒。”李二估计被烦得够呛,冲云烨怒吼。

    “回禀陛下,哪虬髯客去了白玉京,大概会不来了。”唐时皇权天授早已深入人心,这世界上到处都是不可知之地。昆仑山有王母,东海有龙王,天上有诸天神佛,地下有阎王。反正到处充满神仙,哪怕你蹲茅厕说不定都有一位猥琐的神仙在偷看,老子再加上一个白玉京有何不可?再说老子起的这名字一听就让人有去看看的欲望。云烨心中充满了恶趣味。

    “胡说八道!白玉京是月亮的别称,谁能爬到月亮上去?”李靖不愧是文武全才第一反应就是云烨在胡说八道。

    “李大将军好大的官威啊,刚才踹了侯爵一个大马趴,现在又指责他胡说八道,谁说月亮上没人?有嫦娥,有玉兔,说不定那虬髯客慕嫦娥之美色,有办法跑月亮上去见美人也无不可。”程咬金护短的脾气暴发,早就把云烨视为自家子侄,他一脚一脚踹来踹去没关系,别人来踹就不高兴。

    李大将军军功太盛,早就惹得群臣不爽,难得有奚落李靖的机会,更待何时,所以满殿哄笑。

    李二陛下脸都绿了,轻咳两声,大殿顿时安静下来,他恶狠狠的看着云烨问:“白玉京怎么回事,老实道来,若是胡说八道,朕会让你去白玉京。”很凶残的威胁。

    “微臣在这大殿上怎敢胡说八道,我也问过师傅白玉京在哪?回答我的却是一通臭揍,师傅第一次揍我,屁股都没知觉了,所以他老人家的话记得十分清楚。师傅说:世人都想长生,从帝王到普通百姓都把生命的延长当作最深的梦想,却不知长生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笑话。佛家要求寂灭,道家要求无为,儒家在探索中正,殊途同归,到头来就是要把人变成石头。乌龟长寿是因为迟缓,树木长寿是因为不动,亘古长存的只有石头。灭人欲,绝人伦,断五觉,阻试听这还是人吗?不知寒暑,不识香臭,不辨是非,无家国之念,没有亲情之观,无喜乐,无悲欢与朽木何异?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就在于我们有思维,懂礼仪,知亲情,会劳动,会创造,会改造天地,也会创造天地,让世间万物为我所用。这才是人的本分。超越自己的能力妄图去追求虚无缥缈的长生,却不知上天早有安排,你想长生那就得变成石头,可笑世人愚昧如扑火的飞蛾哭着,抢着要变成石头,实在是可笑,老夫半只脚跨入白玉京却硬生生抽回来,就是不想成为天地间的石块。我要大喜,大悲,大哀,大痛就是不要成为石头。师傅还问我:要做百十年的人,还是要做一万年的石头,微臣回答自然要做人,百万年的石头也不做。师傅甚是开心,摸着我的头念了一首诗:天上白玉京,九宫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微臣听了这首诗连着做了好几天的噩梦,老觉得有一位石头样的仙人要我和他一样变成石头,师傅抱着我睡了两天才摆脱梦魇。这就是微臣知道的白玉京。”

    云烨衷心希望李二能够听进去,不要再梦想长生这回事,多少英明的帝王栽在长生这个大坑里,徒留千古笑柄。

    李靖不再作声,面孔上不知是喜还是忧,冲云烨拱拱手:“不知你师傅可曾说到我兄弟虬髯客到底如何?刚才是李某失礼了,还望云侯据实告知。”

    ”李伯伯,小侄就实话实说,您千万不要生气,”说着又朝满大殿的文武百官施礼:“晚辈就重复师傅的话,请陛下不要怪罪,诸位叔伯千万担待,否则每人一脚,晚辈就成肉泥了。”

    李二阴沉着脸说:“你只管据实相告朕自有决断。”

    ”说好了,不怪罪的,”云烨赶紧敲定脚跟。

    满堂大笑,群臣很好奇,他师傅到底是怎么说的,难道要把这大殿上所有人都装进去?

    ”师傅说:虬髯客这种有本事的笨蛋,进去的越多越好,现在天下又开始大治,老夫恨不能全天下的这种祸害都进去变成石头,这样天下也能多平安些年。虬髯客大概还进不去,有执念,有放不下的杂虑,即使到了白玉京不死也会脱层皮。”云烨一说完就跑到柱子后面藏起来,打定主意不出来了。

    李靖怒火填胸,一想到虬髯客生死不明,云烨师傅又幸灾乐祸就想逮住云烨出气,见他躲在柱子后面不好擒拿,只得“嘿”的一声不再言语。

    房玄龄笑呵呵的出班启奏:“陛下,老臣倒觉得这话糙理不糙,搅动天下风云者,无不是身手通天之辈,要是把这些雄才统统放入白玉京,老臣厚颜相随也心甘情愿。呵呵呵。。。。。。

    一时间满朝堂争先恐后的要要去白玉京,当然不乏自抬身价者,比如尉迟老傻,你他娘的本来就是石头一块,还争什么。

    李二的朝堂变成菜市场,闹哄哄一片,看的李二直皱眉头,咳嗽半天才止住群臣的胡言乱语,见云烨躲在柱子后面伸出头往外看气不打一处来,吩咐内侍抓他出来。

    “哼!好好的朝堂弄成市场,成何体统,既然李爱卿已经问完,那虬髯客福祸自取,就不要难过了。土豆神种虽是他取得,献于朕的却是云烨,朕说过,以侯爵酬奇功,以万金劳其苦,自不会食言,来人,将冠带献上。”两个内侍捧上紫金冠,绯红袍。

    老程笑呵呵的向李二行李:“微臣之子与云烨甚为投契,不如由为臣为他正冠如何?”

    李二笑而许之。

    御陛两旁的雅乐奏响,礼部尚书王珪不知用那种口音念着谕旨,甚是动听,四位宫娥缓步上来解去云烨外裳,摘下束发金冠,用梳子梳龙好头发,绾成髻,又为他穿好绯红袍,束上玉带,躬身施礼退下,老程一摇三晃的过来,取过紫金冠戴在云烨头上,用玉簪固定,系上额下的冠带,大声训话要忠心为国,报效陛下殊遇。雅乐止,训言止。房玄龄亲手为他系上紫金鱼袋,带着他三拜九叩拜谢皇恩。李二勉励几句,礼成。内侍宣布退朝,李二坐上御撵率先离去。

    群臣围上来拱手祝贺,弄得云烨不知所措,手忙脚乱。

    牛进达笑呵呵的说:“你已成正牌侯爷,府中大宴何时开席?”

    老程接话:“这小子好嘴,弄出的饭食至今还让老夫流口水,不弄的热闹些可不成,回头让你婶婶去操办,你的家人还拿不出手。”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