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四十二节表彰与挨揍
    银行只是作为云烨梦想中的一个社会机构,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一庞大机构的架设。一没钱,二没权,三没人脉,更要命的是没有必要的社会经验积累。所以只能想想罢了。现在把李承乾给卖掉已是最大能力。

    皇太子的号召力不是白给的,十天时间那些富户,大族,商人拼了老命在筹粮,大大小小的粮车快把左武卫大营淹没。没人再提钱,只是希望能拜见一下太子,尽管太子殿下不一定能看到自己,能坐在太子寝帐得到一碗煎茶就心满意足。恐怖的皇家教育,太变态了。全身冕服的李承乾高高坐在上首,每十位粮商一批在经过严格的身体搜查进帐与太子殿下攀谈。与其说是交谈不如说是太子在训话,缓慢的语音,高雅的谈吐,恰到好处的手势,温婉和煦的笑容让云烨呕吐三生,众商家,豪门,大族诚服诚敬,瞧,这位身穿儒衣的族长听着太子妙语连珠如饮佳酿,频频点头,屁股虚坐在绣墩上狂练骑马蹲裆式,头发半百的老儒练习此式顿饭功夫脚下竟不见丝毫摇晃,让军训半年的云烨羞愧难当。那位已经不成了,深秋的寒意挡不住人血沸腾,已经沸腾的冒烟了,袅袅白气在头顶蒸腾,早已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只是汗如雨下就不知练的是何种奇门异术。这两位还是好的,功力精深顶得住,地上趴着的商人把头杵在地上想学土行孙?太子殿下大气啊,无视众人丑态,将趴地上的商人一一扶起,也不落座就对众人说:“适才孤作为大唐太子受诸位贤达一拜是为尽礼,现在孤只是一个晚辈,诸位就不必多礼,这次筹粮得大家相助,孤多谢了,陇右受教化多年,有今日之盛况,全赖诸位贤达,孤一定上表将诸位相助之功一一表奏,上达天听。孤有感于诸位仁义,特备薄礼,以彰礼善人家。”

    云烨上场,八名全身明光凯的壮汉鱼贯而入分两排站立,手握刀柄杀气腾腾,后面跟着两个内侍捧着木盘,上面用红绸遮盖,云烨上前掀开绸布,只见一个木盘上摆着一卷羊皮文书另一个木盘上摆着一面银光闪闪的勋章。云烨取过第一张文书面对老儒大声喝道:“太子教:周听松跪接!”

    老儒周听松扑通一声跪在云烨脚下:“草民周听松接太子教。”

    “孤闻陇右道兰州县有周姓名听松者善行乡里,德行显著,特彰显其名,以宣教化,赐礼善人家银牌一面,以示殊礼。”老儒听到太子教,把头在地上磕的梆梆作响。勉励之后,双腿在地上划拉死活站不起来,在内侍的搀扶下勉强站立,手抖的如同中风,眼泪流成河了。云烨不管不顾,取过刻有礼善人家的银牌,用那个背后的夹扣夹在老儒的胸前,杏黄色缎带飘在银牌下非常美观,老儒捂着银牌跪在地上泣不成声。云烨敲击胸口大喝:“礼成”!八名军士也敲击胸口发出如雷闷响,齐声大喝:“礼成!”

    帐中其它九人呆住了,老儒只比他们多筹粮一百石,就得到如此显赫荣耀,这便宜占大了。练三花聚顶神功的这位双目赤红有走火入魔迹象,趴在地上怎么劝也不起身,只说家中还有新粮千石愿为太子殿下效犬马之劳。

    “皇家殊遇只表彰心诚者,恭敬者,不是区区钱粮可换取的。”云烨深知,奖励只能精而少。不能滥发,否则会影响它的价值,得不偿失,而且现在有老儒作表率,不愁弄不到粮食。

    老儒周听松是的了势,胸挺的半天高,手背在身后,行走如同王八。在陇右乡亲面前兜足了威风,两儿子快马加鞭,又筹足两千石粮食运来。此时,陇右筹粮已高达三十万石,基本达到老程的目的。

    京中又有天使到来,有密旨给程咬金。李承乾云烨领到的是各自二十大板。

    看云烨受刑老程竟然笑眯眯的,还给掌刑的天使说:“这小子就是欠揍,老夫最近找不到借口,这下皇后娘娘给老夫出气,真是大快人心。”

    木板一下一下抽在屁股上,云烨就一下一下惨叫。心里那个委屈啊对谁去说?

    说二十下就二十下,说不能影响回京就不影响回京,打板子的这两位早就练习的炉火纯青,满屁股青紫,竟然不见一丝血痕。好在挨打的不止他一人,旁边嚎叫的还有一位大唐太子殿下,本来太子每挨一下只是闷哼一声,架不住云烨在旁边惨叫的热情奔放,做兄弟的义气为重只能一起丢人。

    太子,云烨挨揍,老程,老牛举杯庆贺,自从见到军营粮积如山,老程,老牛脸色减缓,一心调集陇右民夫源源不断的往京城运粮。云烨不知老程得到什么旨意,居然不把将要到来的蝗灾放在眼里,老牛这位发誓不再让一人饿死的圣人仿佛也不再发愁,一副智珠在握的恶心样子。不管他们,自己责任已经尽到,再有麻烦就不关自己的事。只是这顿打挨得着实有些冤枉。李二打我他是皇帝,想揍谁就揍谁,可是自己何时得罪了皇后,历史上鼎鼎有名的贤后,干嘛和我过不去?云烨百思不得其解。

    圣旨上说左武卫全体拔营回京,克日到达。这就是说五天之内,就得动身,运粮之事交给地方官府。左武卫筹粮由云烨负责,这前前后后的账目,财务交接就不是一时半会可以交代清楚的,屁股被打成五花肉,绿了吧唧看不成了。粮食交接又是大事,不能委托他人,只好被亲兵抬着满军营忙绿。

    天黑了,云烨又累又饿,屁股还疼的厉害,路过太子营帐瞄了一眼,顿时气炸了肺,凭什么我一打工仔就得带伤干活?你一太子趴在软榻上,有人一颗一颗的喂葡桃?还尽挑好的,嘴里还念叨:“小烨也挨了母后的揍,身体不适,剩下的葡桃就留给小烨把。”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