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三十六节觉悟和怀念
    帐篷里的小聚让云烨彻底融进大唐这个封建主义大家庭。无论是长孙冲弹剑作歌,还是李怀仁抛冠解发长啸作和,都激起他早就沉寂的热血,郁闷积在胸口让人不觉要大喊,要狂吼,要纵马狂奔。夹在筷子间的牛肉掉在腿上,依然把空筷塞进嘴里嚼得津津有味。他有些痛恨自己心头的那一丝漠然。曾几何时,他也有过热血,也曾慷慨激昂过,如今听闻国家有难却生不起一点为之效死的觉悟,难道说我不是纯粹的唐朝人,我没有这个义务,这心思一起自己都觉得无耻。

    晚会在老程的怒火中结束,五个人包括李承乾全被关进地牢。两天,这是对云烨,李承乾的处罚。四天是针对长孙冲喝酒唱歌,李怀仁大喊大叫,程处默挥刀乱舞割破帐篷的处罚。很奇怪,李承乾没有争辩半句,拱手领罚,随军法官去地牢,云烨见状只好萧规曹随乖乖被押走。程处默三人喜出望外,没有挨揍,没有别的处罚,直有关四天而已,仿佛占了多大便宜似的催着狱卒赶快把他们关进去,生怕程咬金反悔。完全没有看到老程眼中戏谑之色。

    地牢完全按云烨设计建造的,长五步,宽八步,高不过一丈,里面只有一床,一几一壶一杯一净桶,再有高不过三寸的一截蜡烛,墙壁上方有一半尺长宽的透气孔,坐在床上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阴暗但不潮湿,黄土高原特有的厚土层吸干了所有的多余水份,一缕亮光透过气孔照进土牢,灰尘在上面飞舞,这是土牢内唯一会动的东西,当然云烨自己除外。狱卒不发一声关上牢门,云烨听到铁链哗啦作响的声音,这大概是自己这两天能听到的最响亮的声音。未来两天除了从门底下小口送饭,送水换净桶,就不会有任何声响。程处默他们或许不会怕肉体的折磨,但精神折磨会让他们终生难忘,关在这样的地牢内,一天愉快,两天要命,三天崩溃,四天生不如死啊,但愿他们能熬过去。老程明显是要试试地牢的威力拿哥几个做实验。

    双手靠在脑后枕在薄薄的毯子上,盯着房顶发呆,这是一个幽闭的环境,除了自己外没有外人,不需要戴面具,不需要装作少年模样,脑海中的亲人可以排着队来看他,母亲的善良,妻子的温柔,儿子的活泼,一切就像真的一样一一出现在眼前,云烨知道只能看,不能用手去触碰,因为只有伸手去碰,美好的幻境就会支离破碎,接触到的永远比眼睛看到的更真实。好啊,心可以自由飞翔,可以穿越时空,剥去伪装的身体是如此的轻盈,整个人是这样的通明剔透。云烨发现爱上了这个幽闭的空间,老程是如此的善解人意,知道自己需要独立的空间就给了这样机会,在这里梦都变得真实。妻子笑颜如花,老母温言笑语,儿子,儿子还是那样让人担忧。心痛如刀割,泪水终于淹没了天地。

    两天了,云烨整整沉浸在怀念中两天了,饭食端来又端走,不吃不喝,不i眠不休,身体的代谢似乎停止了,只有脑海在翻腾,三十余年的往事像电影在回放,一遍又一遍,儿时的幸福,少年时代的天真,恋爱时的美好,新婚的甜蜜,儿子出生时的喜悦,正要吧新婚的甜蜜再重温一回就听见老程暴怒的声音:“小子,你在干什么?”妈呀,我新婚怎么会有老程,这是一个噩梦,得赶快把他赶走,太煞风景了。正要付诸行动,脖领一紧又被拎在半空,叹口气:“程伯伯时间到了吗?”

    “废话,老夫再不来,你小子会被饿死。”老程眼中全是担忧,李承乾满脸泪痕头发如乱草站在老程背后还在抽噎,这孩子被关坏了。

    “这两天难得清静,小侄不由得有些怀念师傅,想起一些往事,让人有喜有难过,一时沉迷,伯伯莫怪。”

    ”难怪你小子时哭时笑,原来想你师傅了,还有些孝心,一会到外面刻个牌牌上几柱香,供上几天,人有个念想,就不会胡思乱想,什么事埋在心里,会伤神,他娘的比伤身还可怕。人有多少心思,有多少眼泪是有数的,用的越多,以后就越少,宝贵着哪,你才十五岁,以后有你伤心的时候,现在还是少用为妙。”李承乾指指自己脸上泪痕意思是他也需要安慰,这家伙越来越有人味了,这才是十一岁的孩子应有的状态。老程撇撇嘴:“云小子是伤心,你是哭,男子汉大丈夫关两天就流尿水,还要老夫给你擦不成?”说完扭头就走,李承乾涨红了脸,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云烨拍拍他的肩膀:“你找程大将军给你安慰,脑袋撞猪身上了?”李承乾急了扑到云烨背上双手使劲勒他脖子,云烨也不管,背着他走出地牢。

    一巨碗臊子面让云烨彻底回魂了,李承乾抱着肚子在哼哼,吃多了。挑衅般的朝他挑挑眉毛,意思自己也吃了一巨碗,不理会李承乾的无聊举动,没见旺财一个劲的往帐篷里探头吗,两天没见,想我了。

    旺财越来越人性化,嘴里打着图鲁和云烨说话,不用翻译,云烨全都听得懂,无非是这两天它没见云烨以为云烨一人私自逃跑,去吃香喝辣,不带它一起逃离这个人间地狱实在是不够意思。云烨郑重向它解释这两天不在的原因,不是私逃,而是被关起来了。旺财深知被关的痛苦,感同身受,用头拱云烨意思是原谅他了,让他把自己准备过冬的厚毛刷干净,弄利索了好过冬。一人一马交流的欢天喜地,云烨不时给它讲讲母马的优缺点,旺财再补充完全。全然无视来来往往的众人投来的诡异目光。

    一个穿着皮甲的胖子就站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人马交流,双手抚在硕大的肚腩上,不时敲击几下。云烨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从未见过这胖子,也就三十几岁和云烨穿越虫洞前一般年纪,脸上还带有胡人遗传的特质,深深的眼窝,眼珠带有淡淡的黄色,鹰钩鼻又挺又直,圆圆的胖脸带着和煦温暖的笑容。?云烨注意到他,就走了过来,拍拍旺财的背,说声好马。云烨?此人气度不凡就躬身?礼:“这是晚辈在荒原上捡到的野马,不敢当前辈赞誉,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老夫长孙无忌。“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