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砖 > 第十七节意志
    连日行军,枯燥乏味,辛苦。虽说都是关中子弟个个骁勇善战,大日头底下行军却需强大的耐力。副帅牛进达顶盔掼甲手持马朔率前军开路于前,大将军程咬金全身披挂压阵在中军,程处默压着粮草,军械跟在中军尾巴上。两位大帅没有一丝优待,顶着烈日默默行军,程处默要不是穿明光铠实在热的受不了,绝不会爬上云烨马车暂避。或许这就是古代军人的操守,这个靠个人魅力领军的时代,这也是一位合格统帅必须做到的表率。老程昨天就已经有轻微中暑,云烨用铜钱给他刮痧,虽说刮得脊背红一道,青一道,明显是技术不过关,但也让老程睡了一个好觉。行军前,老程特意让云烨教军医这一简单而有效的治疗方法,毕竟这几日中暑者已达百人,云烨没办法告诉军医这是严重的电解质缺失现象,只能学程处默的教育方式,蛮横的告诉军医不要问为什么照做就是,配置了大量盐糖水,给中暑的军士灌下去就是。或许是云烨蒙对了治疗方法,也或许是军士体质良好,总之,方才军医来报,躺在马车上的中暑军士症状得到减轻,已能进流食,全身高热已然减退。军医报告这一消息时眼中全是敬意。看来自己在军医面前已是高不可攀的名医,云烨没多少得意之情,在后世自己军训中暑得到的治疗也不过如此,所以云烨坚信这是治疗中暑的最简单,最有效,也最经济的做法。在吩咐军医给伤兵继续喝盐糖水喝绿豆汤外,让他们好好休息等待体力恢复。?军医领命而去。云烨不禁担心起老程来,虽说还在壮年,但白天行军,夜晚筹划路线和行军防卫问题肯定休息不好别出什么问题。翻出自己的墨镜,虽是两百元的便宜货,还是能有效遮挡阳光让他不伤害眼睛。凉凉的冰盐水灌了两罐又敲了几块大大的冰块扔进罐子里。吩咐赶车的民夫加快速度追上老程。越过长长的队伍,不一会就见老程勉强睁着血红的眼睛强自挺直了身躯坐在马背上赶路。连忙喊住老程:“程伯伯,您请稍憩片刻,”说着从马车上跳下来抓住老程的马缰。

    “滚开小子,再阻挡老子战马,小心军法从事。”老程知道云烨关心自己身体心头一热,嘴上却毫不留情。

    “下官现在是后勤营行军书记,大帅是我左武卫主心骨,您的身体好坏也属下官管辖范围,现有疗暑良药请大帅服下。”云烨一本正经的说完,举起罐子递给老程。

    老程已经喝了很多水,胸中却仿佛有团火在燃烧,无论喝多少水都扑不灭心中火焰,听云烨这么说,一把抄起罐子仰头狠狠灌了一大口,只觉一股凉意从口中一下滑到腹中,不禁长长哈一口气只觉胸中那团火顷刻间随那口长气逸出体外,索性举起罐子兜头浇了下来,打一个寒战,全身舒爽。又捞出冰块随手抛给一边的亲卫,低头对云烨说:“药老子服了,现在滚回马车里,再擅自乱跑,军棍伺候。”说完见云烨又取出一个罐子遂吩咐亲兵把罐子送给牛进达,云烨不知道罐子里的冰送到牛进达手中会不会化掉,毕竟牛进达前军已在三十里外。不管了,反正心意已经尽到,从怀中掏出墨镜,递给老程。

    “这是什么东西?”老程拿在手中左右比划。云烨?老程有掰开眼镜的架势,赶紧要过来给老程表演一下,?老程将眼镜正确的扣在眼睛上才施一礼回到马车,吩咐车夫把马车停在路边等待程处默。

    云烨撩开马车窗帘,眼看着大军迤逦前行,心中却早无先前的悠闲。程咬金明知烈日下行军为兵家大忌,却不管不顾任自强令大军每日必须在烈日下行军四十里,这不是老程出昏招,而是大唐四面楚歌,周边群雄虎视眈眈,左武卫新兵必须尽快成长起来,趁着剿灭羌人的有利时机,对大军进行一次艰苦的磨练。从这次突厥叩关就可看出大唐是虚弱的,稚嫩的,还没有成长到可以抵御任何危机的程度。在后世每回读到李世民贞观之治的时候,心中永远充满慷慨激昂之意。幻想自己就是策马奔腾的大唐军人手持横刀横扫草原,将唐朝版图扩至葱岭,勒石燕然对大唐只是一个笑话,连北海都只是大唐内海。从没想到在扩张前,大唐处境是如此艰难,还好,有眼前这批铁血男儿,足以度过最艰难的时刻。云烨此时心中对这些在烈日下默默行走的大唐军人充满敬意。

    程处默敲敲车厢把云烨从沉思中拉了回来,看到那张谄媚的笑脸,云烨对大唐军士的敬意一下子下降了一大截,果然,败类是无处不在。他老子一罐冰水都要和袍泽共享,这混蛋背上布包里全是冰块,头上再戴一顶范阳笠,冰化之后,水从脊背上流下,酷热现在根本就威胁不到他。

    “兄弟再走半个时辰就到今天的目的地,咱哥俩今晚吃什么?”云烨自穿越以来对大唐的人文环境大为满意,如果不让他吃火头军做出的猪食,和酿造出的浑酒大唐绝对是天堂般的存在,自从云烨自己每天开火以来,程处默每天必到,还美其名曰担心兄弟一人吃饭孤独,特地陪他,以全兄弟之义。

    “今日小弟欲请程伯伯共进晚餐,处默兄可同来。”

    “啊,哥哥今日肠胃有些不适,打算饿一顿清清肠胃,晚饭你和我爹吃就好。”如果说老程是猫,程处默绝对是一只小老鼠,除了必要的时刻,程处默绝对不和老程碰面。见程处默落荒而逃,云烨哈哈大笑。

    古时大军驻锡之地必须有足够的水源,背山面水无疑是最佳的营地,此时陇右还不是后世时的不毛之地,青山绿水随处可见。老程治军严格,哪怕是只住一夜的临时营地也必然伐木立寨,严谨的行军体系保证了大唐军卒战无不胜的美名,在云烨的要求下,左武卫不允许任何人喝生水,每天行军后,必须用热水烫脚,有条件的话,洗澡也是每天必做的工作,现在,云烨可以骄傲的宣布,左武卫可能不是战斗力最强的,但绝对是最干净的。

    最新全本:、、、、、、、、、、

    

看过《唐砖》的书友还喜欢